背影

起初看見這照片,女友的Auntie說,不明白我為何好端端的不從前面拍,偏要拍背面。

可能是小時候讀過朱自清的背影吧,長大後,我總覺得,每個背影,都好像有個旁人未必看得到的故事。

我曾經在這裡說過,這照片,是去年十一月,女友的婆婆來香港旅行時,在昂坪360拍的。左邊的是婆婆的媳婦(即女友的媽媽),右邊是婆婆的孻仔(即女友的叔叔),我跟隨在他們的後面,看見這幅美麗的圖畫,便按下了快門。

女友回馬來西亞奔喪,我們買了一個相架,將這張相裱起,她帶了回家去。女友說,家人都說了和那位Auntie類似的話,唯有相中的孻叔,卻愛不釋手。

昨天女友Auntie來電,說她看見孻叔把這張相,珍而重之地放了在家中的電腦桌旁,她看多了幾次,最近開始明白,背影後的故事,原來真的更動人,更耐聽。

追憶 林子祥
曲︰林子祥
詞︰林振強
編︰鐘定一

童年在那泥路里伸頸看一對耍把戲藝人
爺爺木偶令到它打筋斗使我開心拍著手
然而待戲班離去之後我問
為何木偶不留低一絲足印
為何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
從前在那炎夏里的暑假跟我爸爸笑著行
沿途談談來日我的打算首次跟他喝著酒
然而自他離去之後我問
為何夏變得如冬一般灰暗
為何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
從前共你朦朧夜里
躺于星塵背後
難明白你為何別去
留下空空的一個地球
徘徊悠悠長路里今天我知道始終要獨行
閑來回頭回望去追憶去邊笑邊哭邊喝啖酒
然而就算哭仍暗私下慶幸
時日在我心留低許多足印
從前從前曾共我一起的仍然在心里逗留
從前誰曾燃亮我的心始終一生在心內逗留

婆婆走了

昨天傳來噩耗,女友的婆婆離開了。

婆婆中風是兩星期前的星期六,熬了十多天,最後於昨天早上,靜悄悄地離開。

婆婆是馬來西亞人,說得一口流利英式英語,兼且是家中唯一還懂得寫中文的成員,女友邊洒淚邊笑說,婆婆離開後,家中成員想找人問自己的中文名字怎麼寫,將會成為一大難題。

這張照片,是去年十一月,婆婆來香港旅行時,在昂坪360拍的。左邊的是婆婆的媳婦(即女友的媽媽),右邊是婆婆的孻仔(即女友的舅舅),我跟隨在他們的後面,看見這幅美麗的圖畫,便按下了快門。這張照片,亦成為了我對婆婆的最後印象。

那次到港一遊,對於十多廿年沒來過香港的婆婆來說,一切的感覺,都像是完美。

星期日擠得水洩不通的彌敦道、招呼九流的廟街糖水舖、見你是遊客不騙你才偷笑的女人街街邊檔、等了兩個多小時才可成行的昂坪360,她都一一以和藹的笑容說著:好好,好好。

我覺得,這位年近八十仍精神奕奕兼比我好胃口的婆婆,是正能量超人的化身。

不少香港人,永遠事業第一,朋友第二,家庭包尾。對於家人,很多人會很容易地take it for granted。我看見婆婆和她家人的親密關係,親情以外,我更覺得,能維持這種家庭關係,多少和這正能量有關。

大家不用羨慕,因為這種正能量,其實就在你左近。

婆婆,我會永遠記住你的笑容,因為,你幾乎有你的孫女咁靚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