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KIWI)國度的雞尾酒

我平日頂多只是名social drinker,愛酒但不嗜酒,常喝的都是一紅一白一黑,即紅酒白酒黑啤,對於雞尾酒嘛,總覺得糖水混酒這玩意太乸型,小生怕怕。

但誰知,某天酒痴同事L試過VNC這加冰即飲的雞尾酒,竟然也讚不絕口,並且向我大力推薦,某天和老婆行超市,湊巧遇上試飲,我亦居然一試鍾情,馬上買了一瓶回家。

倒入有冰塊的酒杯中,這混合了伏特加酒和兩種果味的雞尾酒,即產生了奇妙的化學作用,讓平日不嗜甜酒的我,也中了這新西蘭鮮果的魔咒,一時間為之心醉神迷。

我先後已試過幾款口味的VNC,暫時最喜歡的還是Feijoa & Apple。我不肯定Feijoa的中文名稱是什麼(有人稱之為鳳梨番石榴),但早幾個月前去新西蘭旅行,我已馬上愛上這口味清新,外表像番石榴般的土產。事實上,新西蘭人也早將此原產於巴西的水果據為己有,視為本土特產。

VNC雞尾酒全部都是以不同種類的鮮甜水果配搭伏特加酒,再加上不同的配方如薄荷葉或青檸等適量的配製而成,味道充滿層次感。

產品的包裝上更再三強調,VNC一律只採用百分百新鮮果汁原,混和了伏特加酒和水,絕無其他添加成分。糖水?又是百分百零添加。

事實上,VNC還是一家十分年青的公司,於2006年組成。老闆之一的Shane McKillen本身從事伏特加酒業多年 ,平日最愛招呼朋友來到他的家中搞派對,可是,作為主人家,他每次都要忙於躲在廚房中為賓客準備雞尾酒,因而每次都未能盡興,見市場中尚未有一個較像樣的雞尾酒品牌,於是便索性來個自家創作,成立了這加冰即飲雞尾酒的品牌。

細讀產品上的文案,你即可體會到這品牌充滿新西蘭人的樂天幽默性情:「VNC一律在新西蘭製造,原因是什麼?勉強糊扯的話,可能是由於擁有VNC這公司的那些仁兄實在太喜歡新西蘭這國土,所以鐵定賴着不走。新西蘭實在太好,因為當這個世界其他地方要擔心人口過剩或能源危機等問題時,我們頂多只會怕給人家笑我們英文的奇異口音。」

愛生活、愛自然更愛美酒,這就是大部份新西蘭人的天性,如此種種的特質,讓人家品嚐起VNC這雞尾酒時,亦能間接地感受得到,我只淺酌兩三口,人也「奇異」地變得開朗起來。

碧海、藍天、黑沙,180度—Piha Beach

中午吃過飯後再逛一逛,與大笨象說聲再見,離開了奧克蘭國家動物園後,我便和太太開車繼續我們的新西蘭北島遊。

行程繼續沒有精心策劃,與當地人閒聊間,聽聞不遠之處大概一個小時車程的Piha Beach風景優美,於是啟動車內的GPS,便在沿途找一找。

未幾,轉幾個彎路,陣陣沙灘味道撲鼻,迎頭海風撲面而來,Piha Beach黝黑的細沙,經已近在眼前。

發現沙灘附近草地盡是拖男帶女,一家大小開車過來的當地遊人,好些一老一少更在沙灘的橋樑上垂釣,當然還有不少抵不住陽光誘惑的青春少艾,紛紛跳進海裡暢泳。

遊人的喧嘩聲,嬉戲中的笑聲,居然不及此起彼落的波濤拍岸及海鷗呼喚,這一刻,對於我等都市人看來最奢侈的生活,人家只是每個週末的例行事兒。

我一邊與在橋上垂釣的一雙父女搭訕,那一刻,我的心,忽然感到如置身深海內般的恬靜,周圍的喧嘩聲,頃刻盡是幻覺。

暫時嫌背起單鏡機的累贅,拿起隨身的Canon G12 DC,隨便舉機亂拍,景美實在太美,傻瓜機拍出來的效果,居然也有少許意外收獲。

旅行的意義,不是就要不刻意地尋找意外收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