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一周年,蓋茨都賞面?

(原文刊於2010年10月5日【信報】經管錦言專欄,我是本文作者)

不經不覺,新浪微博已經踏入一周年,這個被譽為Twitter「升呢」版的國產微博或微網誌 (Micro-blog)平台,推出以來,除了要面對國內其他入門網站同業對手急起直追的瘋狂競爭外,更同時要在配合國情的「和諧」政策之同時,又要步步為營地走在社交媒體自由開放的鋼線上,左右夾攻下,於短短一年內,新浪微博首先交出的第一張成績表,是為坐擁4,400萬個帳戶的海量用戶群,在華文微博中稱冠。

在平均每天產生300萬條新貼的增長速度下,目前新浪微博已累積了超過9,000萬條微博,至於我,作為獲得了新浪微博V級認證的3萬4千多個帳戶之一,除了保持著每天也最少發一條原創微博的紀錄外,我也透過我「關注」了的好些企業、傳媒及名人帳戶,每天第一時間獲取了不少由實用以至無聊(但有趣)的資訊,當中有硬有軟,琳瑯滿目,適隨專便。

可能我們香港這邊的用戶,還是以那些「星級童鞋」及其追隨者為主(童鞋即同學的普通話諧音,國內朋友向對方親切的暱稱),但過去大半年來,我每天也在觀察,發覺這微網誌熱潮,表面上是小眾得來,其實卻很大眾,而且其生態亦不斷在蛻變。譬如,我早上最喜愛收聽的電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這個以嬉笑怒罵形式評論時下熱門新聞的節目,除了討論各大報章頭條新聞外,主持人近期亦會在有意無意間,透過在新浪微博讀到的熱門話題,進行深化討論(當然還是以調侃手法為主)。

最近被「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主持人們談個不亦樂乎,談了幾乎整個早上的話題,我可以舉一個例。上個月29號巴菲特與蓋茨與一眾中國富豪所舉行的閉門夜宴,雖然謝絕採訪,但賓客席中榜上有名,分別任SOHO中國董事長及CEO的 @潘石屹 和 @張欣,卻透過他倆手上的iPhone,即時即場連環發貼,當然立即掀起了不絕於耳的話題,我之所以在二人的名字前加上@這符號,正因為這就好是二人的新浪微博帳戶,事實上,這對中國新一代的富豪夫婦,同樣為新浪微博的「星級童鞋」,他們二人分別坐擁逾201萬及76萬名紛絲,人氣不亞於不少港台娛樂圈中名人。

這跨出版媒體找報導題材的現象,並非新事物,但自從網絡上開始流行「用戶原創內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以來,這媒體生態便掀起了更微妙的變化,微博的出現,加上智能手機盛行的催化下(智能手機大大方便了微博的圖片和文字上載),令此現象終抵達了「引爆點」(Tipping Point),兼且一發不可收拾。年初接收彭博(Bloomberg)訪問時,CNN總裁克雷恩(Jon Klein)便一方面公開地說Twitter是其主要競爭對手之一,另一便廂,CNN亦同時善用Twitter作為其宣傳平台,旗下星級主持如安德森·庫珀(Anderson Cooper)等,亦深諳透過 Twitter廣增人氣之道。據知,最近就連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編輯室,也開始透過數據分析,以Twitter內被廣推的新聞報導及熱門關鍵詞,作為該報內容話題選擇時的參考。

可是,由於要符合中國國情,在「和諧」的氣氛籠罩下,新浪微博,或者是其他國內的微博平台,未必可以像開放性較強的Twitter般,孕育出同一樣的傳媒互動生態。但當撇開政治敏感話題,由於其資訊更新的速度、海量的用戶數量、用戶群的多樣性、以及於中國市場的龍頭地位,卻令新浪微博於傳媒中,依然佔著一個不一樣的特殊位置,並且備受各界關注,成為了不少人搜尋第一手資訊的平台。

站在商業的立場,在任誰都盯著中國這龐大市場的今天,有本事吸引了如@潘石屹 等具這般份量的人氣用戶,新浪微博固然是魅力非比尋常。在香港,不少要兼顧或想打進中國市場的娛樂圈中人,早已紛紛插旗,並以此陣地作為發放新聞的非官方頻道,著名經理人@霍汶希Mani,便經常透過微博發放她的獨家消息及圖片,成為了狗仔隊們天天守候的帳戶;近期主攻大中華市場的@何韻詩HOCC,剛剛推出了她首張國語大碟,但早於過去多個月來,她已一直在微博上發佈了她整張大碟的製作過程,醞釀粉絲們的期待。

不用多說,想吸納更多國內消費者的香港商業機構如 @香港海港城、本地品牌如@莎莎網、以及旅遊業相關的官方機構與組織如@香港旅遊發展局 及 @香港海洋公園,亦早已不甘後人,紛紛進駐新浪微博,不說不知,我們的香港政府,也設有一個 @香港政府新聞網,紛絲有6萬4千多人,人氣不俗呢。

就連剛剛到了中國展開其慈善之旅的蓋茨,亦在出發前開了一個新浪微博帳戶@Gates新浪亦當然識趣,馬上給他發了個V級用戶認證,讓大家放心「關注」。蓋茨一直於旅途上發放消息,第一身報導了他這趟慈善之旅,他所發的微博,當然都是用英語書寫的,他的微博亦實在值得一看,大家有興趣的話,可到@Gates「關注」他吧。

執筆之時,蓋茨的新浪微博有超過13萬追隨他的粉絲,但反過來,他暫時連一個人也未有「關注」。『蓋茨先生,你可以「關注」我一下嗎?我是你的追隨者 @路迪涼 哦,我很喜歡用微軟的產品呢。為什麼你不在這裡弄一個翻譯機械人呢?相信我們公司可以幫你哦。』我嘗試了以此方法,希望獲得蓋茨「關注」,但暫時未見@Gates有任何回應。

@何韵诗HOCC 是新浪微博的「好童鞋」

話說我於剛過去的星期一,獲頒新浪微博一周年的活動中,有幸成為了「星级童鞋」之一。

當天獲頒的「星级童鞋」中,不乏娛樂圈中名人,但我覺得我無謂再為人家錦上添花,一一細數了。

可是,在云云的娛樂圈圈名人中,我卻在獲獎名單上沒見到 @何韵诗HOCC 的蹤影 ,反而令我覺得有點詫異。

可能是屬於主流中的非主流關係吧,加上紛絲人數在藝人圈中並非最高(執筆之時為44萬多),不知是否這個關係,@何韵诗HOCC 未有因而獲選為「星级童鞋」,但對於這點,我卻有點保留。

本來,人家新浪微博頒了個獎給我,我不應說三道四的,而且我其實亦不太了解這個「星级童鞋」的殷選準則究竟為何,可是,我還是不吐不快,我覺得如果新浪微博真的要表揚一下對這個平台有所貢獻的用戶,@何韵诗HOCC 絕對應該榜上有名。

不用說在新浪微博尚未在香港流行的之初,@何韵诗HOCC 已仿如扮演著非官方大使般,四出叫和教人家開微博(當然其中又以娛樂圈中人為主),再者,在眾多娛樂圈的微博用戶中,她亦可算是更新得最密集最勤奮的其中一位。

此外,更不得不說,她的「微」影響力亦相當驚人,目前為止,在我發過的微博中,獲得轉發次數最高的的兩條貼(一條過千一條四百多),都是不得不多謝 @何韵诗HOCC 的轉發,才可獲得高度關注的。

一般人玩微博,尤其是藝人,都難免會太自我中心,主要以發佈個人訊息為主。

但就我的觀察,除了個人宣傳外,@何韵诗HOCC 亦會經常和她的大伙兒圈中朋友們,有不少互動的交流,她亦間中會留意草根網民如我等所發的微博,並作出回應或轉發,單是這點,我已經覺得新浪微博已應該頒一個「好童鞋」大獎給她吧。

但不要緊吧,我相信@何韵诗HOCC是不太介意有沒有獲得這個獎的,因為在不少微博用戶的心中,她的確是一個超越星級的「好童鞋」。

為什麼我會成為新浪微博的星级童鞋?

(圖片來自新浪香港)

有點像發了一場夢,剛過去了的星期一,我被邀出席了新浪微博一周年的慶祝派對,雖然大會事先張揚,我知道自己會有機會於當日的「童鞋星级礼」獲得嘉許,但頒獎那一刻,我才赫然發現,獲獎單位其實不算多,這個也算不上是什麼豬肉獎吧。

再看看其他獲獎的名人,我更加是覺得有點受寵若驚。

我獲獎的一刻,腦袋一片空白,除了多謝大會,以及那位沒有投訴我花時間寫網誌寫微博的太太外,我亦多謝了@Lady嘉嘉,她是來自@香港海港城 的管理高層,雖然她並非我的客戶,但平日卻有很多交流,今年農曆年前,她便興高采烈地嚷著叫我快快到新浪開微博,她亦順理成章,成為了我最早的所「關注」及「關注」了我的朋友。

等候領獎之餘,我亦遇了好些名人,@金培达 先生我差不多18年前做的第一支電視廣告(那個應該是幫President Food品牌為大陸市場做的肉鬆廣告),替我負責做音樂的作曲人(他還開金口主唱),之後我亦和Peter合作過好幾次,廿年人事豈止幾番新?Peter現在已經是首屈一指的華人作曲家之一,當天他還雀躍地告訴我,他最近正忙著一套音樂劇的製作,真的極度期待哦。

@金培达 先生身旁的是另一位樂壇中人@陈少琪 ,由達明一派的「馬路天使」開始,我一直也很欣賞@陈少琪 先生筆下的歌詞,而雖然我寫過的歌不多,亦從來沒有大紅過,但卻於很多年前有幸和他合作過,那就是陳曉東主唱的風吹草動

然後,我又遇上了 @黄伟文,想不到我與他第一次對話,他的開場白居然是:「嗨,你好面善,你是否崇基人(香港中文大學其一書院)?」我答:「是呀,我跟你同一屆,和你同班上過幾百人的通識課哦。」究竟是(A)Wyman的記憶力超強,還是(B)我真的事隔廿幾年也沒怎麼變呢?後來,Wyman的回應是(B):「你事隔廿幾年也沒怎麼變(只由短褲變了長褲)」。

我不得不在此再次多謝新浪微博頒這個獎給我(雖然我仍然覺得自己在做夢),更讓我有這個機會,在頒獎當日,能夠和以上幾位神交已久的朋友敘敘舊,真的比獲獎更興奮。

Peter、少琪、Wyman,我們在微博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