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二汶【對媽有話兒】

20130510-234723.jpg

笑中有淚這形容,聽起來好像有點行貨。

但這一晚夜,在壽臣劇院的某個陰暗角落,的而且確,我笑得實在很大聲,暗地裡,我又真的流下過幾滴眼淚。

有關於和媽媽相處的那事兒,這晚夜,林二汶和我們分享的,不單止是屬於她個人的,故事中的人物,是她,也是你和我。

二汶一人分飾多角,由媽媽疼愛的孩子、有著眾人影子的老媽子、以至是,那位離鄉背井,放下自己的孩子,來幫忙撫養人家孩子的異幫女子。

人家說,在媽媽的心目中,我們永遠都是沒長大過的孩子。

十月懷胎,眠乾睡濕的日子還不夠,為我們操心,是她的終生職業。

所以,難怪又有人說,唯有當母親離開後,我等男生,才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媽媽離開了,已經是第八個年頭,我敢不肯定,我是否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但我只知道,老媽子從前所教過我的,由洗澡、擦牙、綁鞋帶、拿筷子,生活上最基本的二三事,當然,還有搭巴士要讓座給老人家和大肚婆朝早見人要講早晨這事兒。

我的一舉一動,待人接物,其實,都甚有母親的影子。

感謝這晚二汶何秉一把靚聲一台鋼琴的精彩演出,勾起了我對媽媽往事的種種思憶,讓我笑得實在太開心,淚水也流得很痛快。

願,大家母親節快樂。

P.S.林二汶在她的粉絲頁說,江湖規矩,看首場的,不能爆響口說rundown,所以,我這篇網誌,只能分享我看後感受的小小心事了。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何韻詩的粵曲小調「癡情司」

不是因為家陣幾十歲人才這樣說,但我自少就真的喜歡聽旋律帶有粵曲小調韻味的流行曲。

啼笑姻緣那個年代顧嘉輝先生的翡翠劇場主題曲不用說,到了80年代,除了羅文繼續遊走歐西流行曲與粵曲小調之間外,就算是當年最時髦如陳百強,也唱過一首膾炙人口的粵曲小調偏偏喜歡你,這首歌,久不久我就拿出來聽。

只可惜,近年這類曲風都被人視為老套的等同,再者,因為香港的音樂市場被邊緣化,香港音樂人北上唱普通話已成生活現實,廣東歌已開始式微,更不要說粵曲小調了。

我沒有去看何韻詩的「賈寶玉」舞台劇,但我第一時間買了她的最新廣東大碟Awakening,當中愛透了的一首歌,正好就是粵曲小調「癡情司」。

大家的目光都放在何韻詩,我反而希望大家會留意一下幕後的何秉舜。

誰說粵曲小調就一定等同老套?音樂魔術師何秉舜除了寫得一手不落俗套的好旋律外,編曲更是愈來愈有功架了(鍾肇峰大師後繼有人)。

我從前有位音樂老師說:「每件樂器奏起來,都應該要有個令人動容的表情。」

你不明白這個道理的話,請一邊欣賞歌曲,一邊留心以下這個MV中舒淇毋須對白的純表情演繹吧,你就會明白,這首歌的編曲,也賦予當中出現的每一件樂器的一個憂郁表情,單簧管那段過門,又是神來之筆。

秋風秋雨愁煞人這神韻,舒淇演繹得十分到位,但背後的那班樂師,也同樣到位。

如果有機會,我多麼想親身多謝製作這首好歌的何韻詩及何秉舜哦,當然,還有寫出這手風格凄怨中顯豔麗、文風工整中藏暗湧的好詞的黃偉文,他們讓我能再次懷緬百聽不厭的廣東流行小調。

這個愁煞人的秋天,來得正好。

 

癡情司

舞台劇【賈寶玉】主題曲

主唱:何韻詩

作曲:何秉舜@goomusic
填詞:黃偉文
編曲:何秉舜@goomusic
監製:何秉舜@goomusic.hocc@goomusic

歌詞

夢還沒有完 大寒尚有蟬
夜來冒風雪 叫喚著雨點
夢還沒有完 斷垣望歸燕
有人情癡得 不怕天地變

夢還沒有完 淚流尚覺甜
別離亦不怕 約誓在耳邊
夢還沒有完 命途若不變
你還能偏執 拖到幾丈遠

其實你我這美夢 氣數早已盡 重來也是無用
情願百世都讚頌 最美的落紅 敢捨棄才是勇

夢還沒有完 恨還沒有填
牽掛像筆債 再聚又再添
夢還沒有完 越還越虧欠
嘆紅樓金釵 醒覺不復見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夢太好別相信
其實你我這美夢 氣數早已盡 重來也是無用
情願百世都讚頌 最美的落紅 曾為君栽種
其實你我這美夢 氣數早已盡 纏綿也是無用
情願百世都讚頌 最愛的面容 因愛而目送

夢還沒有完 願還沒有圓
漫長地心算 快樂卻太短

有誰情癡得 不怕天地變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一片白茫茫裡面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讓情癡一洗恨怨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今世若無權惦念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遲一點天上見

歌詞引用自小奧堅詞

 

鋼琴王子伴奏陳奕迅演繹陀飛輪

我對「陀飛輪」這首陳奕迅的新歌既愛又恨,Eason的演繹已洗煉得滿溢不可思議的感染力,句句窩心,大旋律寫得漂亮得無話可說,歌詞我有七成(卻不是全首)喜歡,但一細心留意編曲,我便會聽得很「掹蹭」,哎喲哎喲。

可能我聽歌聽得太仔細了,所以每次聽到那段聲音好像用咸豐年前Yamaha Electone彈的trumpet solo時,我總覺很礙耳,扮得不像不重要,彈的phrasing(造句)卻真的有點很怪,尤其結尾那一句,哎喲,各位Eason粉絲,請恕我太過挑剔。

終於終於,這個晚上,我聽到何秉舜單人匹馬,純用鋼琴伴著陳奕迅演繹一次「陀飛輪」,我對這首歌的不完美處的不滿情緒,頓然釋懷。

音樂就是一樣這麼奇妙的東西,欣賞一首歌是一個旅程,正如這晚,聽到一些舊歌、一些新歌,感覺都和從前聽的時候,截然不同。

下面是這鋼琴版陀飛輪的第一場錄音,我見部份網民對Eason批評得好狠。聽說陳奕迅今回這演出會,他的演出狀態欠佳,但說真的,像近期這樣的爛天氣(香港空氣污染指數創歷史性高位),試問誰的氣管會好?

我覺得昨晚(23號)的演出還好,Eason的聲線初時的確有點沙,唱得小心翼翼,但第四五首歌開始已進入狀態,到了中段,他一開聲已可以降服整個舞台。

我好歹也是讀音樂出身的,不會對音樂無要求,但每次去聽音樂會,我反而從不會過份地把自己放在消費者的高位,盡情投入去欣賞,總比每秒也計較著有否「值回票價」,來得更加開心。

離開紅館時,我聽到旁邊的粉絲說:「超….有無搞錯,Encore得果兩首。」,暗地裡,我為她抱著如此的心情去聽音樂會而感到可惜。

固執得漂亮—風見志郎

我得承認,我還是到了Ten Days In The Madhouse 才開始認真去聽何韻詩的歌的。

常覺得,這個社會,說話的太多,說完會做的太少。

何韻詩是我們這個社會中少數說完會做的人,更難得的,她是一個歌手,固執之餘唔煩到人又會身體力行的,這類人我最欣賞。

我不知道在這晚音樂會中忘我地尖叫著「阿詩你好型阿菇你好靚」的粉絲們,當中有多少會認真理解她歌中的意義,但我心諗:「有人同佢講點都好過無啦」。

「風見志郎」是Ten Days In The Madhouse全碟中我最欣賞的一首歌,亦是這晚音樂會中,我最有感覺的一刻。

風見志郎是誰?和我差不多老餅的大男孩,當然會知道他就是同時擁有幪面超人一、二號的能力,腰帶上有兩個風車仔的V3,他「像奇異生物,任世間指點,怪一點點,寧願孤身在戰」。

日本特撮英雄的方程式是這樣的,那位超級英雄永遠會在人類有需要的時候變身出現,可是,雖然英雄與變身前的主角二人同體,但由於沒人見過英雄變身,即使二人永遠擁有同時不在同一現場出現的證據,這世上永遠無人知道他們是同一人,英雄真身無論為人類犧牲了多少,永遠都沒有人知道,更要久不久給人臭罵無膽匪類,次次出事才玩失蹤。

唯一知道這秘密,對他抱以無限崇敬的,只有坐在電視面前的我的這觀眾。說起來有點弔詭,但現實世界,我常覺得這類無名英雄其實無處不在。

努力呀,風見志郎,堅持落去呀,何韻詩,地球需要你。

風見志郎

主唱:何韻詩
作曲:陳奐仁for the invisible men.何秉舜@goomusic
填詞:林若寧
編曲:陳奐仁for the invisible men.何秉舜@goomusic
監製:陳奐仁for the invisible men.何秉舜@goomusic.hocc@goomusic

歌詞

沒名字的臉 夕照的剪影 因山水抗戰
像奇異生物 任世間指點 怪一點點
寧願孤身在戰
被困這溫室甲蟲也感染
用渺小的觸角力抗這偏見

沙粒也顫抖 一粒一粒一粒拯救
伸張非一般的正義得一對手
可能他的身軀好比妖獸
一天一天稀釋價值得他甘心去守

默然稻草田 被瞬間剪短 將磚片搭建
但幪面青年 入世雖短淺
都死守流失的海岸線
像最小的甲蟲也苦戰
用最蠢的方法但勇敢依然

冰川也顫抖 一些一些一些拯救
得出多悲哀的結局他都不甘脫勾
就算昆蟲 他都珍惜牠的罕有
不肯棲息摩天塔下一心退休

人間風景 沒法一幅一幅出手拯救
他忠於的一些價值鋪於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