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tar Calling 召喚全港結他英雄

上世紀的80年代初,香港曾經出現過一本《結他雜誌》,主腦人是黑鳥樂隊的郭達年先生,1982年,該雜誌舉辦過一次《Guitar Players Festival 結他大賽》,事後亦推出了一張專輯《香港結他比賽冠軍精英輯》,當中出現了的名字,包括了組成Beyond前的黃家駒、還是以獨立單非結他手身份出現的劉以達,以及現今已經是國際級的爵士結他手包以正。我還記得當日在Walkman聽到這專輯時的震撼,當時我赫然發現,原來香港樂壇有這些音樂高手和非主流聲音。

即使老一輩樂迷經常批評本地樂壇是如何一蟹不如一蟹,但我還是覺得,真正有能力的新一代樂手,因為吸收資訊與正規學習的渠道比從前多,再加上音樂科技上的普及,他/她們在音樂造詣和製作的能力上,只會一代比一代更青出於藍,最近經在聽《Guitar Calling》這張專輯,正正讓我感受到,老中青幾代的樂手,大家其實都一起在進步。

純音樂製作的本地專輯,非常罕有,更何況,這是以號召9位本地結他精英為主題的作品?這班來自不同背景年代的結他手,當中有著名的唱片製作幕後舵手、編曲和作曲人,也有新晉獨立樂隊的主音結他手,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全部都是技術派。

李小龍經典電影《Enter the Dragon》電結他前奏甫一響起,大家就會感到渾身是勁,Tommy Chan這趟向經典的致敬,更加入了大量的和弦改編及創新技術元素,結他、Hammond Organ和鼓的solo交戰,既熟悉又又新鮮感,令人聽得熱血沸騰。

《長髮》本來是Barry Chung本人作曲的90年代經典K歌,但這版本卻成為了一次由他一人分演多個結他手角色的結他大合唱,編曲充滿層次感,魚絲結他甜美得尤其令人聽出耳油。

光陰似箭,《刺客》原來是劉以達30多年前寫給譚詠麟的作品,這個全新結他版本,依然充滿達哥一貫的糜爛風格,Les Paul彈奏的主旋律,亦帶領我們到達一個迷幻境界。

樂隊觸執毛的Mike Orange,是我個人最欣賞新一代香港結他手,他選來80年代的《不羈的風》重新演譯,令我有點始料不及,原本的日系偶像曲風,居然可以變成這個炫技的搖滾流行版本。

Goro Wong用了大量結他音效演譯的《張氏情歌》,把原本陳奕迅滄桑悲情的聲音,變成一首動漫主題曲般的電子搖滾舞曲,很多你以為是電子合成器的聲音,原來都是電結他製造的音效。

崔展鴻把王菀之原作《畫意》的旋律,賦予了另一種人聲以外不可觸及的領域,結他的聲音,像充滿層次感的油彩,同一個旋律,卻調較出不同的色調和質感,音樂有畫面,充滿電影感。

又來一首陳奕迅的好歌,《白玫瑰》原曲是一首輕描淡寫Rock Ballad,Andrew Cheung卻把樂曲注入一股瘋狂的血,一支七弦電結他,加上重金屬搖滾的進擊節奏,熱血得令耳朵冒汗。

《荒蕪中起舞》是盧凱彤具有懷舊味道的輕搖滾歌曲,Jeff @Dusty Bottle和Tin Hang@ONE PROMISE兩位雙結他上陣,先以Flamingo結他啟動,然後再以Fender Strat電結他在副歌回應,再聯鼓花如浪花拍岸的鼓手Steffunn勳,你一邊聽,就會自自然然地舉起無形結他跟著揮舞。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