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物語

季小薇Zee Avi 嗓子透心涼

又是最老套的無心插柳柳成蔭那類故事,話說兩年前,出生自馬來西亞小島Borneo,當時還籍籍無名的季小薇Zee Avi,把將她自彈自唱的的音樂錄像上載到YouTube,本來是為了給錯過了她演出的朋友欣賞,但誰知這卻改寫了她的音樂旅程。 除了被YouTube放了在頭版成為精選短片外,小妮子的音樂才華輾轉給Jack Johnson發現,命運從此改寫,季小薇Zee Avi成了由Jack Johnson主理的Brushfire Records旗下的第一名女歌手,第一首作品便被選為其Music Label雜錦碟的主打歌。 去過馬來西亞的話,你一定領略過當地人友善親切的風土人情,一如大部份東南亞國家的人民,他們總常帶著副easy go lucky的面孔,因此,即使不是一名個大美人,季小薇Zee Avi卻能以她的甜美笑容與歌聲打動你。 我第一次聽到他的歌聲,正好在吉隆坡某公路車廂內,當收音機播出了她這首Bitter Heart時,感覺就像夏日中的一陣涼風,再在細嚐一下,又像呷一口加了一茶匙蜂蜜的Camomile Tea,甜在舌頭涼在心。 我不太喜歡Bitter Heart的MV,因為中段的Solo導演居然夠膽拿Trumpet當Trombone,所以我還是找來了她的現場演出,順便讓大家聽聽這位23歲個子小小的女子,是如何的有台型兼淡淡定地去用歌聲結他聲征服你。

固執得漂亮—風見志郎

我得承認,我還是到了Ten Days In The Madhouse 才開始認真去聽何韻詩的歌的。 常覺得,這個社會,說話的太多,說完會做的太少。 何韻詩是我們這個社會中少數說完會做的人,更難得的,她是一個歌手,固執之餘唔煩到人又會身體力行的,這類人我最欣賞。 我不知道在這晚音樂會中忘我地尖叫著「阿詩你好型阿菇你好靚」的粉絲們,當中有多少會認真理解她歌中的意義,但我心諗:「有人同佢講點都好過無啦」。 「風見志郎」是Ten Days In The Madhouse全碟中我最欣賞的一首歌,亦是這晚音樂會中,我最有感覺的一刻。 風見志郎是誰?和我差不多老餅的大男孩,當然會知道他就是同時擁有幪面超人一、二號的能力,腰帶上有兩個風車仔的V3,他「像奇異生物,任世間指點,怪一點點,寧願孤身在戰」。 日本特撮英雄的方程式是這樣的,那位超級英雄永遠會在人類有需要的時候變身出現,可是,雖然英雄與變身前的主角二人同體,但由於沒人見過英雄變身,即使二人永遠擁有同時不在同一現場出現的證據,這世上永遠無人知道他們是同一人,英雄真身無論為人類犧牲了多少,永遠都沒有人知道,更要久不久給人臭罵無膽匪類,次次出事才玩失蹤。 唯一知道這秘密,對他抱以無限崇敬的,只有坐在電視面前的我的這觀眾。說起來有點弔詭,但現實世界,我常覺得這類無名英雄其實無處不在。 努力呀,風見志郎,堅持落去呀,何韻詩,地球需要你。 風見志郎 主唱:何韻詩 作曲:陳奐仁for the invisible men.何秉舜@goomusic 填詞:林若寧 編曲:陳奐仁for the invisible men.何秉舜@goomusic 監製:陳奐仁for the invisible men.何秉舜@goomusic.hocc@goomusic 歌詞 沒名字的臉 夕照的剪影 因山水抗戰 像奇異生物 任世間指點 怪一點點 寧願孤身在戰 被困這溫室甲蟲也感染 用渺小的觸角力抗這偏見 沙粒也顫抖 一粒一粒一粒拯救 伸張非一般的正義得一對手 可能他的身軀好比妖獸 一天一天稀釋價值得他甘心去守 默然稻草田 被瞬間剪短 將磚片搭建 但幪面青年 入世雖短淺 都死守流失的海岸線 像最小的甲蟲也苦戰 用最蠢的方法但勇敢依然 冰川也顫抖 一些一些一些拯救 得出多悲哀的結局他都不甘脫勾 就算昆蟲 他都珍惜牠的罕有 不肯棲息摩天塔下一心退休 人間風景 沒法一幅一幅出手拯救 他忠於的一些價值鋪於四周

久石讓與宮崎駿的25年

八十年代,廟街的精美唱片,是我幾乎隔天便去打躉的地方。 那個時候,我剛上中學,開始迷戀在黑膠唱片上轉下轉下轉出來的美妙聲音。我甚麼都愛聽,古典、爵士、中外古今的流行音樂,通通都不放過。 精美唱片有位很好人品的大哥哥,他見我幾乎每次來都是在特價碟堆中尋寶,兼且看多於買,九成是窮鬼一名。於是乎,久不久,他便會偷偷地幫我錄幾盒卡帶,醒啲好嘢我聽。 有一次,他問我看過「風之谷」這卡通沒有,我說:「正場戲飛太貴,待我等早場二輪推出時才看吧。」誰知他說:戲可以等,但 Soundtrack卻不能。 於是,他便轉過頭來,靜雞雞給了一盒90分鐘的卡式帶予我,裡面有齊「風之谷」的主要電影配樂。他還頗有心思地,A面B面分類,一面是電子版,另一面是管弦樂版。 那個年代,一般人家裡連電腦都沒有,更不用說什麼上網Google了。所以,當我聽完之後,即使懷著異常興奮的心情,卻久久未能知道這位大師久石讓究竟是何方神聖,為什麼他可以電子及管弦樂皆精。 久石讓的電子配樂,很受一些新浪漫派管弦樂曲配器影響,也有點富田勳的影子。所以,你同時亦不會感到意外,久石讓的管弦樂配器,也會帶點Berlioz或Stravinsky等作曲家的大型管弦樂作品之影子,前衛詭異之處,更深受日本前衛作曲家武滿徹的影響。 但更難能可貴的是,久石讓同時亦是一名天生的旋律大師,他筆下寥寥兩三句的優美旋律,老少咸宜,令人過耳不忘。 即使是最沒有音樂感的朋友,看過任何一齣久石讓做配樂的電影,離場時,你總會哼得出其中一兩句充滿詩意的旋律。 之後,我開始發覺,每齣宮崎駿的卡通,電影配樂都打上了久石讓三個字,如影隨形。 不是聽過這「久石讓在武道館~與宮崎駿動畫走過的25年」音樂會,我才不會猛然發覺,宮崎駿+久石讓這個組合,原來已經有25年。試問,人生有多少個精彩如他們兩位老拍擋的25年? 這場音樂會已出了Blu-Ray,25年的心血結晶,在一個音樂會上,每一套卡通配樂作品都一次過以組曲形式演繹出來,我看過網上有人在電視錄下來的高清版,有多個場面早聽得我毛管直豎,心想,Blu-Ray版一定更震撼,當行貨到達後,我一定會買(後來我真的據為己有了,超開心)。 單是看以下這段800人大合唱的「天空之城」主題曲 ,已值回票價。我第一次聽時,真的感動得眼泛淚光哦。

點解那麼多香港樂迷都錯過了恭碩良?

今早在上班的路上一直在聽iPod內的恭碩良Playlist,驀然驚覺,原來恭碩良這第一張大碟已是十年前的事情。 1999年可說是唱片業踏入衰退大家又唔知點好的黑暗時期,吃了多年大茶飯無憂米的唱片公司高層,一口咬定都係翻版累事,但誰知MP3一出,大鑊才正式臨頭,萬劫不復一鑊熟。 恭碩良在那個時候入行,都可謂生不逢時,你看這支唱片公司為他製作的Karoke片,同飛圖之類的老套製作,肉酸程度絕對有得揮,完全係求其有條片可以放落那些寶麗金卡拉OK33018超級至尊精選雷射影碟就算的製作水平。 基本上看以得出,當年,唱片公司根本不懂得捧恭碩良這類講音樂講實力的可造之材,佢今時今日仲未因為玩音樂而餓死,應該係前世積福。 這首歌的歌詞,是林夕當年多產下間唔屎出現的超級爛作,但音樂而言,無論旋律和編曲,今天聽來也仍不過時,是首佳作。當年我在電台聽到居然中文流行曲會有段這麼型仔的Harmon Mute Trumpet Solo,再加上我以為係Johnny Boy打的鼓 (Johnny Boy係當年香港樂壇最有名的爵士樂鼓手),隔日就自己掏何包買了一張CD支持。(當年我還在寫樂評,CD九成有人送。) iTunes store的九毫九一首歌、Radiohead的隨便你開價下載,都已經告訴了大家愛變才會贏這道理,香港唱片業,如何才能找出一個可讓更多像恭碩良這類音樂人生存的商業模式呢? 我沒有答案,只好繼續聽歌。

斉藤和義—歌うたいのバラッド(歌者之Ballad)

我算是後知後覺,聽了櫻井和壽在 ap bank fes’07 聲嘶力竭地翻唱了「歌うたいのバラッド」這首歌,才第一次聽到這首已經有12年歌齡的好歌,知道斉藤和義這名字。 櫻井和壽與Mr. Children監製小林武史合組的 Bank Band,在其第二張大碟沿志奏逢2內,也收錄了這首翻唱歌,放了在不大起眼的第13 Track。 但好歌始終是好歌,櫻井和壽不單多次在現場演出中演繹過這首歌,令愈來愈多人(包括我)認識了此曲及斉藤和義,據知,櫻井他更曾經在某個場合遇上斉藤時,向原作人道歉,說自己實在太喜歡這首歌,有時簡直會以為自己是原唱者。 斉藤和義本身是一名出色的結他手,他的歌藝不算份外出色,但卻富有一份獨特的滄桑情感,歌路是像奧田民生或山崎將義的民謠輕搖滾,93年出道,一直以唱作人兼幕後製作自居,作風低調,近年因「歌うたいのバラッド」此曲被翻唱,備受注目。 某天路過旺角信和地庫的日版CD/DVD水貨店,赫然給我發現了這張3CD的精選碟,只售$38,我一方面暗喜兼速速磅水外,另一方面有暗地裡概嘆,似乎唱片店的老闆和顧客都唔識貨。 大佬,$38蚊,當買呢隻Single都抵啦。 P.S. 事有湊巧,山崎將義近年被重新發掘的舊作「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同樣也是1997年的作品。 櫻井和壽的Bank Band版本,一下子唱紅了這首歌。 櫻井和壽在ap bank fes’07的演繹,唱得聲嘶力竭,感人肺腑。 斉藤和義的原曲PV(尚有大量不同版本在YouTube,不能盡錄) 斉藤和義一人一結他單挑獨唱,一派浪子風格。

Mr. Children: Hanabi (花火)

現場演出,孩子先生的演繹總有另一番的感人力量。 不是新歌了,已聽了兩三個月,但近日總喜歡在步行上班的路途上,將這首個歌在iPod中響起一遍,然後就頓感精神抖擻,充滿鬥志,在睛朗的一天出發。孩子先生,果然是勵志歌王。 世界太多矛盾,世事太多是非,我初聽時幾乎隻字聽不懂的這首日文歌,卻反而給我莫大的感覺,今天找到人家翻譯了的歌詞來看看,內容居然與感覺如此接近。 音樂,果然是世界共通語言。 順帶一提此曲的曲式。 是非典型的四段旋律曲式,先用了B段的旋律作樂器前奏,然後展開AABA的典型曲式,但走入副歌前,卻跳走了B段,直接展開C段副歌重複,回到曲首旋轉,但以正常的ABCC三段進行,進入CODA的D段,歌曲來到高潮,接駁入升KEY的C段副歌,當櫻井和壽聲嘶力竭地重複副歌最後一句:もう一回 もう一回【再一次 再一次】,歌曲進入尾聲,再次以B段旋律樂器演奏作終結,來個首尾呼應。 B(Instrumental Intro) – AABACC – ABCCD – CC(New Key)-B(Instrumental Finale) 最後,送上人家的翻譯歌詞,希望大家能好好欣賞。 Mr.Children – HANABI 翻译 :時雨 どれくらいの値打ちがあるだろう【到底有多大的价值呢】 僕ら今生きているこの世界に【有时也会觉得 我们现如今生存的这个世界上的】 すべてが無意味だって思える【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 ちょっと疲れてんのかなあ【应该是活得有点累了吧】 手に入れたもん 引き換えにして【用得到的一切 作为交换】 切り捨てたいくつもの輝き【曾舍弃了几多光辉】 いちいち憂いでいれるほど【每件事都要忧心忡忡似的】 平和な世の中じゃない【这哪是和平的世界】 いったいどんな理想を描いたらいい【到底要描绘怎样的梦想才好呢】 どんな希望を抱き進んだらいい【应该怀揣怎样的梦想前行才好呢】 答えようもないその問いかけは【这些无从答复的问题】 日常に葬られて【在日常生活中被掩埋】 君がいたら 何って言うかな【要是你在的话会说些什么呢?】 「暗い」と茶化して笑うのかな【应该会嘲笑我“太悲观”的吧】 その柔らかな 笑顔に触れて【要是能在你那温柔的笑颜中】 この憂鬱が吹き飛んだらいいのに【任这忧愁烟消云散】 決して捕まえることのできない【就算是无法捕捉的】 花火のような 光だとしたって【烟火般的光芒 我还是想】 もう一回 もう一回【再一次 再一次】 もう一回 もう一回【再一次 再一次】 僕はこの手を 伸ばしたい【伸出双手】 誰もみな 悲しみを抱いてる【无论谁 …

Mr. Children: Hanabi (花火) Read More »

我有「聽」神你未必有

成日都嘆世界果位蔡瀾話過:我有食神你未必有,所以,就算幫襯同一度,我成日食到好嘢但唔代表你都食到。 我無蔡瀾的食神,但我諗我自細就好有「聽」神,譬如我成日有高人指點介紹些好音樂過我,讀大學果陣,又傻更更地被本地樂評界老祖馮禮慈老師帶了入行做樂評人,享受了多年免費聽CD同音樂會的開心日子。 即使近年我已經收山無寫樂評,但我依然耐唔屎撞上又好聽又唔駛俾錢買飛的音樂會,有時覺得自己是行運超人。 繼上兩星期坐靚位聽Billy Joel外,昨晚我又有位做Banker兼對古典音樂無甚興趣的朋友,無端端有兩張飛請我去聽朗朗在InterContinental Ball Room舉行的演奏會。 演奏會只有一個多小時,音樂會完場又特設朗朗粉絲答問大會,感覺上是主辦單位UBS娛己及娛賓的小聚會。但朗朗的確吃得開,沒有半點不悅兼害羞,演出的半例牌曲目亦交足功課。 我還是愛聽他毫不浮誇造作的Mozart’s Sonata 和Schumann’s Fantasie,他彈的Listz’s Hungarian Rhapsody,反真的令我有點耳累,但技巧之高,真的令我無話可說,硬要「彈」他,就真的是搵來「彈」了。 多謝老友阿Pat,這晚請我做了她的尊貴尚賓。

ap bank fes ’07 DVD Box Set

其實在此Blog都介紹過一次,但實在太喜歡,加上相信今天看見的DVD Box Set應該數量有限,所以想及早通知各位Blog友。 Bank Band是Mr Children主腦人櫻井和壽及其唱片監製小林武史於04年所組成的樂隊,其成立的目的,是主要是為一家名為ap bank的銀行籌款—一家能為有意開發天然能源,或者是其餘環保項目的個人或團體提供低息貸款的銀行。 除了出唱片,Bank Band由05年開始,每年更會開辦大型音樂會,並邀請多位有份量的音樂人或歌手參加演出。 演出名單中,便先後出現過小田和正、桑田佳祐、今井美樹、ASKA、大貫妙子、井上陽水、佐野元春、BoA、倖田來未、中島美嘉等,橫跨幾代的出色歌手。 作為音樂會的House Band,Bank Band除了上述的櫻井和壽及小林武史,更有東京事變的亀田誠治,大家互不搶鏡,相當一家人friend過打band的感覺。 我曾經幸運地,在灣仔188以二百多元的超旬價買了一套ap bank fes ’06的日本版 3DVD Box Set,今天下午在信和地庫,居然給我找到ap bank fes ’07的日本版 3DVD Box Set,承惠180大洋,以後唔駛逐首上Youtube搵。 作為Mr Children樂迷,我當然開心到暈。但相信這裡亦不乏我等Mr Children fans,所以想速速通知大家,但真係手快有、手慢無 。 (唔好話俾咁多人知呀)

Mr.Children 給北京奧運的禮物

即使未看歌詞的中文翻譯,初看這MV,已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或許,正如歌曲中所言,「最漂亮的顏色是什麼顏色?最閃亮的東西是什麼東西?」 在每個人的心中,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定義。懂得追尋屬於自己的快樂,就是最幸福的人生。 聽著這首歌寫這番話的這一刻,這首歌令我感到很快樂。 孩子先生,多謝你這禮物。 (GIFT是Mr. Children專誠為NHK電視台迎接北京奧運而寫最新單曲)

「沒有玫瑰的花店」主題曲

日本樂壇真的有趣,很難想像,一位像山下達郎這類的創作歌手,可以由60年代唱到今時今日,還要久不久為年輕偶像度身訂造新歌,又或者親自出手,主唱人氣日劇主題曲,真係Out都未Out過。 能夠受到跨年代樂迷的喜愛,正因為人家賣的,是切切實賣實的才華。 由中學時代開始,山下達郎已經是我的偶像,除了佩服他曲詞編主唱皆能外,還有他的無敵超低音至超高音一人和唱團,數碼錄音尚未普及的年代,他已經玩一人分演多角的Accapella,技巧鬼斧神工,犀利到暈。 他的曲式,講真,多年來,變化不大,但他寫旋律的功力,的確一絕,無論是陽光的或窩心的,都一一令我愈聽愈有感情。 「ずっと一緒さ(永遠在一起)」是日劇「沒有玫瑰的花店」的主題曲,這首新歌,初聽是覺得極像他的舊作Get Back In Love,OK喇,不過不失,可是,重聽數次之後,卻令我聽出味道,聽出癮來。 編曲簡單到不能,鋼琴結他都是毫無花巧的Ching Ching Ching Ching,但副歌重複時,弦樂部份的副旋律,卻將原本優美到不能的主旋律,襯托得極漂亮。 旋律是神來之筆,有些人天生就有這種在腦袋浮現優美音符的能耐,我等凡人,學也學不來,只能羨慕。 我真的很羨慕山下達郎。 片末曲 全曲試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