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廣告公司參與比稿的迎送生涯。

Photo by Dylan Gillis on Unsplash

*pitch(比稿)是廣告業行內的常用語,亦是工作生涯的一部分。通常,有部份廣告客戶,在物色廣告公司的合作期間,或由於公司政策,或由於話事人的個人喜好,通常都會邀請多過一家廣告公司,提出建議書,並進行提案,最後,由廣告客戶挑選出最合適的合作夥伴。創意是廣告公司最珍貴的無形資產,同時,參與pitch亦要消耗公司大量的人力成本,此活動向來都在業內為人所詬病,亦有廣告公司為客戶應否繳付pitch fee而爭論得喋喋不休。

為何獨立廣告公司較少參與公開比稿?

最近有廣告新鮮人來見工,提起agency日pitch夜pitch這話題,同學問:「平日你們會否接很多pitch?」

我回答說,實情是,我們的公司,同事平時已經很忙,所以很少接受pitch邀請,更不會主動找新客戶做pitch。

於是,很多朋友都誤會,以為我們的生意太好,所以不在乎拿新客戶。

提起pitch,也有江湖傳聞,大部份像我們這類的獨立廣告公司,都不會輕易接受pitch的邀請,要pitch的話,相金先惠。

我不可以代表我的同業說話,站在我們公司的立場,經常不接受新客戶的pitch邀請,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們只是一家小公司,人力物力相當有限,現有資源,我們都會優先放在服務現有的客戶上。

我們的團隊,經常會有新客戶提出合作要求,有趣的是,2020年上半年,疫情期間,我所收到的邀請,竟然要比去年多。

我的慣常做法,是會先要求對方理解一下我們公司的作品及工作特色,然後亦希望對方能先給我們一個brief及預算,最後,才進一步商討,看看有否下一步討論空間。

一切視乎雙方的誠意,以及我們有否足夠資源而決定。

事實上,我們有超過一半以上的客戶,都是沒有經過pitch這過程,從而直接展開合作關係的。

國際廣告公司,參與比稿次數也要交數。

回想從前,我還在國際大公司上班的日子,每季參與pitch的次數,多不勝數,是工作生涯的常規活動。

甚至乎,公司總部或本地管理層,明文規定,每季做pitch的次數,也要上繳中央,要交數。

某天,我和老闆理論,說同事目前要應付現有的客戶已經忙得透不過氣,這一季,可否推掉一些pitch?

尤其是,那些動不動都會邀請過10間公司pitch的政府或公營機構project?

然後,老闆說:「做pitch,對公司平日的運作、成本,不應有太大的影響。反正同事每個月出糧已經是fixed cost,平日太忙的話,叫他們週末OT就可以。」

抗命失敗,於是,我唯有和同事們繼續埋頭苦幹。

後來,我當上了管理層,自己部門的pitch,或多或少較易受到控制,但其他部門「邀請」你參與的pitch,反而很難推卻。

尤其是,有些「邀請」,是總部命令下達,要求全民參與,公司上下,沒有人能夠say no。

又或者,當你經常推卻其他部門的合作邀請,在管理層的小圈子,你很快會被人視為不合作分子,我便曾經被其他部門主管,戲稱為Mr. No。

在大公司,表面上口口聲聲說的團隊合作,但卻經常成為了某些部門主管,把像參與pitch的這類有支出但沒收入的課外活動,轉嫁給其他部門的借口。

當然,如果成功贏了pitch,功勞及利潤的大部分,都是歸於這些率領pitch的部門主管。

疫情下,小公司再忙也參與比稿的原因。

現在輪到我經營自己的公司,我們依然是十pitch九推,我還是那位Mr. No。

可是,最近在心態上,我有點些微的改變。

雖然,我們的公司,雖稱不上風生水起,但托賴,一直還是有點忙,可是,因為疫情關係,我身邊有很多做製作的朋友,都頻頻向我訴苦沒工開。

於是,有關應否接受pitch的邀請,我和我的團隊,最近,開始會持一個較開放的態度。

為什麼呢?

第一,幸運的話,成功拿到新客戶,我們又可以讓經常和我們合作的製作公司,在這段艱難日子,繼續有工開。

第二,做pitch的最大挑戰,就是因為這是新客戶,有關對方的業務或公司的文化等事情,對我們來說,大都一竅不通,因此,事前你要比平時做一個現有客戶的project,需要花更多功夫,這個過程,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當然,對方有沒有給一個完善的brief,也是考慮的首要條件。

第三,以我個人的能力,在猜度客戶想法這方面,其實是我的一大弱項。老實說,做pitch,我的成功率,向來不算特別高。但每次輸了,反而令我察覺自己的不足,而且,又會成為一個令我和我團隊成長的好機會。

小隊操作,小兵領大功。

但說到底,我們公司始終人手有限,平日接受pitch邀請,我還是會精挑細選,只會接受一些較有誠意,而我的團隊亦會較有興趣參與的企劃。

大部分情況下,我都不會讓全公司總動員,可能只會讓其中兩三個同事組隊參與。

我永遠難忘,從前在大公司,每次為了做pitch而廢寢忘餐,全公司齊齊OT,pitch的日子逼近眉睫,有家歸不得的那些年那些歲月。

現在可以自己做決策,每次做pitch,我都會調整進攻策略,盡量精簡人手之餘,亦會嘗試加入一些自己不熟悉的製作領域。

此外,除了主持大局,編寫策略藍圖,我也會擔當小兵的角色,撰寫文案。

小隊操作,現在做pitch,反而令我樂得輕鬆。

做agency的你,有沒有一些過往做pitch時值得分享的故事呢?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