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OLA “Carry The Flame” 30年,薪火,相傳依然。

我是1992年入行做廣告的,那個時代,中國大陸的廣告市場剛剛起步,我才剛畢業沒多久,就幸運地加入了奧美駐香港的中國部門,每個月,都遊走奔波於北京、上海和廣州幾個城市。

初入行,聽前輩說,香港廣告界有幾家響噹噹的影片廣告製作公司,每家公司,都總有一位脾氣不太好,但卻又充滿着個人魅力的掌門人。

他們位位各領風騷,狀況,就有點像金庸射鵰英雄傳內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而當中,MOVIOLA的掌門人David Tsui徐導演,正正是香港影片廣告界的翹楚之一。

徐導演除了精彩作品無數,更重要的,是這家廣告界的少林寺,曾經栽培過不少傑出的廣告導演、製片、攝影師等等的行業精英,擔綱了薪火相傳的責任。

MOVIOLA今年剛滿30歲,他們特意製作了一份紀念品送給廣告業界的朋友,我是有幸收到這份心意的其中之一。

精緻的盒子上面寫着Carry The Flame,內裡原來是一個香薰蠟燭台。

在這個風雨飄搖、居然又有人揚言要放棄下一代的這個時代,Carry The Flame這句話,似乎別具意義。

十年人事幾番新,更何況是三十年?

事實上,由80年代到今時今日,徐導演的作品,一直都見證着香港、甚至是整個亞洲地區不同時代的風貌。

無論是輕鬆惹笑的溫馨小品、大時代氣勢浩瀚的大製作,他的作品中,往往都饒富濃濃的人文氣息,同時間,亦散發出着一種令人懷緬的時代品味。

據說,他在拍片時,對場景的每件大小道具,都要求甚高,這些細節,往往就是Good與Great的分別。

小弟不才,當年還在廣告公司做創意的時候,只經歷過與徐導演合作的兩次機會,可是,他的精彩作品,大多數都依然令在下印象難忘。

回憶有時未免太完美,所以,回憶有時會騙人,所以,我經常會提醒自己,不要過於沉溺懷緬過去。

可是,今天早上,我卻在MOVIOLA的Vimeo帳號,一口氣重溫了徐導演的多輯精彩作品,感覺上,就如看了一趟Cinema Paradiso電影的濃縮精華。

一下子間,我驀然發現,間中緬懷一下過去日子的喜與悲,卻又會提醒我們,今天,我們應該如何更勇敢地,迎接將來的挑戰。

徐導演的優秀作品,多如天上繁星,以下只是冰山一角。但已足以證明,他的作品,的確足以成為香港以及整個亞洲地區,過去30年的時代見證,有些舊作,今天再看,依然令人怦然心動。

30歲,你正好處於壯年的最佳狀態,你既累積了相當的人生經驗,卻又未有完全被世俗同化;你既對個人充滿了自信,卻又還會周遭不滿的處境,充滿着焦慮與躁動;你既開始享受到努力得來的甜味成果,卻還是期待新的挑戰、拒絕坐享收成期。

期待MOVIOLA的下一個30年,薪火,相傳依然。

2018 UOB “Bookstore” 

2017 Mitsubishi Episode 1 “Mother & Daughter”

2013 PepsiCo “Bringing Happiness Home”

Solvil et Titus “100 Years Of Love” 

2005 Langham Hotel “The Butler” Director’s Cut

1998 P&G China 10th Anniversary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1996 Yakult “Stone Paper Scissors”

1995 Hutchison Tien Dey Seen

1994 Knife Brand Cooking Oil “Missing Mother”

Burberry”s “Haven’t We Met”

1993 Satchi “Doubt” 

1993 Solvil et Titus “Flying Tiger”

1993 Hongkong Bank “Old Couple” 

1992 San Miguel Street “RoadBlock”

1992 Durffee “Childhood” 

1991 Solvil et Titus “Winter”

1991 MTR “Dining” 

1990 MTR “Ant”

1990 Club de Remy Martin “Raise The Red Lantern”

1989 Hennessy VSOP “Songbird”

1989 IDD “Spaceman” 

1989 Yellow Pages “Little Empe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