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兒」不屬於我,而是屬於你們的回憶。

Photo by Tony Detroit on Unsplash

身為一名作者,我經常覺得,作品呱呱落地後,已經再不屬於我,亦不存在於這世上,而是存活在我的聽眾和觀眾的記憶中。

每個人的腦海深處,都有一個時間囊,幸運的話,如果你的作品,能夠被人家收藏在這裡,恭喜你,你作品的生命,就會存活在他們的記憶裡。

我曾經有一段很短暫的日子,簽約了給唱片公司,寫過一些歌曲,那個時候,我當然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打上流行榜,享受一下那種飄飄然的虛榮感。

但事實上,登上流行榜只是一個短暫的結局,熱鬧過後,隨時間流逝,你的作品,很快就會被下一首流行作品的浪花蓋過,冷不防,你的作品,已經被沖往無邊無際的大海中,然後被人忘記。

Photo by Big Dodzy on Unsplash

20多年前,我剛剛出來社會工作,我還住在爸媽的家,位置就在旺角火車站的附近。

那是一個我剛剛下班的晚上,一如每天下班的時候一樣,我累得像個洩氣皮球,我步出旺角地鐵站,由喧鬧的女人街,路過燈火闌珊處的旺角鬧市,前往歸家的路途上。

回到家裡的一刻,我突然懷念起,我仍然在中文大學讀書的日子,大學四年級,我住在位於大埔道的學生宿舍,享受著恬靜的校園生活。

那是80年代尾、90年代頭,相信當時的大學生活,比現在來得平凡又簡單。

但我卻實在太懷念,入黑就沒甚燈光的大學校園,還有我在宿舍的附近,當抬頭望天空,還間中可以見到閃爍的星光、皎潔的月色的日子。

這一晚,我身處在隔窗的鄰居幾乎伸手可及的旺角的家中,回憶著這些美好的校園生活,同時間,我起了寫一首兒歌的念頭,概念也泉湧如潮。

歌曲很快寫好,翌日,我便雀躍地找大學的師兄兼填詞人林瑞峰,相約在旺角某家麥當勞,把Demo交給他,同時把我一大堆的想法,滔滔不絕地告訴了他。

這一首歌,本來是一名初出茅廬的年輕人,由簡樸的校園生活,來到現實世界的一點感觸,到最後,這些心聲,卻成為了一首天真爛漫的兒歌。

這一首歌,叫「哪兒」。

Photo by Sean Foley on Unsplash

昨天,有網友也有朋友雀躍地告訴我,TVB有套電視劇叫【降魔的2.0】,最新一集,「哪兒」居然是其中插曲。

當然,我又感到一陣的飄飄然,但興奮過後,真正令我感到快慰的,是當我的作品,原來已經可以成為別人的回憶的一部分,那種感覺,實在是太奇妙。

片段中看到,「哪兒」在這套TVB電視劇中出現時,原來又是和劇中的角色的回憶有關。

Photo by Namroud Gorguis on Unsplash

過去,因為大部份的作品都沒有被人垂青,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一事無成的音樂人,亦因為這樣,在追求音樂理想的旅途中,我選擇了現實。

但當我長大了,到頭來,卻發覺人生的路,原來真的像馬拉松,十分漫長,重點就是,能夠左步右步左步右步一直走下去。

下一個街角會遇上的未知,隨時會柳暗花明。

我亦深深體會到,當我的作品寫好了之後,其實已經不再屬於我,亦不再存在於這世上,而是存活在我的聽眾的記憶中。

多謝你們,因為你們把「哪兒」放進了在你的記憶時間囊,這首歌的生命,才得以延續。

人類的記憶,實在是一個奇妙莫測的世界。

一首關於回憶的歌,居然能夠超越時空,成為不同人的回憶。

而這段旅程,有起點,亦有不同的中途站,至於終站會在那裡,卻又無人可以知曉。

當TVB不再是屬於我們的TVB,但我希望,「哪兒」還是屬於我們記憶中的「哪兒」。

你的生命回憶,又是在「哪兒」?

世界哪兒有著農夫在插秧?

多得unwire.hk的作者天恩,寫了「19 年前的《哪兒》一首「兒歌」暗藏控訴,是寫給大人看」這篇文章,那天從朋友的臉書分享上讀到,讓我樂透了大半天。

是這樣的,我還未看「狂舞派」,不知道原來葉蘊儀最近低調復出,該文章作者翻開了一件陳年往事,就是我在差不多二十年前,因為參加了TVB的兒歌創作比賽,我負責作曲編曲,僥倖地拿了個亞軍,那首歌叫「哪兒」,主唱者,就正好是葉蘊儀小姐,後來,更僥倖地,該曲成為了1994年的十大兒歌金曲之一。

我與葉小姐只有在頒獎禮上的一面之緣,連合照都沒有,我與她唯一的對白,只係「恭喜你啊,首歌好好聽啊。」然後我就只有傻笑並重複講了很多次多謝多謝,本來想和她多聊兩句,但一轉眼間,葉小姐已經被記者包圍,我只可遙望著她的背影,看著她甜美地回眸一笑和我說聲bye bye。

說回該文,作者說「哪兒」這首歌暗藏控訴,雖然說得有點誇張了,但的而且確,當年我與填詞人林瑞峰在構思此曲主題時,是有意將「理想中的美好與現實不符」這概念加進去的,是的,這首歌表面是一首兒歌,但我們更希望,成年人聽到會有另一番得著。

小時候,我們在書本上所認識的這個美好世界,其實與現實世界相差甚遠,尤其是,我輩成長於都市化的社會的一代,幼稚園小學時課本教授的內容,什麽農夫插秧呀、晚間滿天星斗呀,其實都已經變成了一種生活上的奢侈或甚至乎是歷史文物。

或多或少,都市化的繁榮與方便,的確令我們這代人,失去了像我們父母那一代更接近大自然的簡樸生活。

我是宮崎駿老師的粉絲,有關「哪兒」這首歌的主題,當時也曾被他的作品「風之谷」、「天空之城」、「龍貓」等作品中的深邃寓意所影響。

究竟,我們想為下一代留下一個怎麼樣的地球?答案不言而喻。

再次多謝unwire.hk的作者天恩寫了這篇文章,事隔差不多二十年後,來為「哪兒」解碼,終於讓我知道,當年的小朋友中,其實也有人會聽得明曲中含意,我真的老懷安慰了。

國語堂讓我知鳥兒歌唱 喜報天亮
數學堂又說星數目難知道
我每夜望但見空蕩
美術堂又說天 雨後虹彩會跨過天上
我便求下雨天雨後常張望
我看不到我只找到隔壁窗

書本中有農場 抬頭只得操場
世界哪兒有著農夫在插秧
天空不見月亮月亮躲於高牆
也許羞愧再比不上晚燈光

哪兒讓我聽鳥兒歌唱 充滿早上
哪兒望見星每夜來閃照
數著入睡到天亮
哪兒若有天雨後虹彩降 可給我張望
哪兒讓我找老樹來依傍
那麼空矌那麼廣闊那麼清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