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博客論壇—「除了帽子什麽都可以綠」(二)

我慶幸當晚我臨危上陣,被點選了去作打頭陣的首位講者,因為快快完事後,接下來我便可以好好享受其他嘉賓講者的演說。

我額頭的一把汗尚未抹乾,第二位講者已經登場。孫老師是國內資深IT人,這晚,他為我們分析企業和環保千絲萬縷的關係,亦列舉了當晚活動贊助惠普HP的一些環保項目。孫老師一派學者形象,演說的內容技術性較濃,但仍深入淺出。

孫永杰http://blog.sina.com.cn/sunyongjie

第三位講者是來自台灣的Vista Cheng,我先要為他澄清,Vista本人之名已改了多年,但絕對與Microsoft無關,據說他本人亦沒有打算將名字Upgrade為7。本以為Vista作為數位時代的執行編輯,演說內容會科技前科技後,但誰知在他以「愛上我的綠生活」為題的演說中,居然主要是大談日常家居和社區內的環保例子,內容極之生活化。Vista同時亦和我們分享了台南水災的災情,大家看後心情都有點慼慼然。

Vista http://blog.vista.tw

第四位登場的,是一位外型酷酷的上海姑娘Miss Faye,她以「當時尚遇上環保」為題,分享了時尚中人如何在設計中滲入環保概念,為地球盡了一點點力之餘,環保亦可以成為時尚,有創意,也有生意。

Miss Faye http://missfaye.blogbus.com

第五位便輪到在香港網誌界非常活躍的Jansen,他的演講題目是「環保博客網絡」,所講的主要是除商業機構以外,環保組織其實也可透過網民去策動活動,引爆熱點。他更舉了地球一小時這活動為例,說明了適當地與網民搞通,由他們來推波助瀾,威力可以有多澎湃。

Jansen http://tech.azuremedia.net/

最後壓軸登場的,便是胖兔子粥粥,他來自蘇州,但現今人在北京,目前是一位自由撰稿人兼漫畫家和設計師。粥粥一開始便以和大會標題唱反調的標語「帽子憑啥不能綠?」引來一陣爆笑,之後他列舉了多個他個人及世界各地的真實個案,以調侃的語調,為這個晚上的活動畫上了一個輕鬆的句號。眾望所歸,粥粥亦成了這晚得票最高的演講嘉賓。

粥粥http://blog.sina.com.cn/ptzzz

總的來說,這次的北京之旅,雖然來去匆匆,但的確印象難忘,我除了有機會感受到國內氣氛熾熱的博客文化外,我更很高興能觀摩得到國內博客的演說手法,確實有太多地方讓我學習。

下次若然再有機會,出發前我要好好地認真練習一下我的刨冬瓜(普通話),刨呀刨呀。

北京印象

十多年前初出茅廬,我一份在廣告公司的工作便是到奧美中國O&M China當小文案,試用期未滿,老闆就已經委以重任(其實是不理我死活),任由我單人匹馬,和一個經驗只略為比我多一些的小AE(客戶經理)到北京出差去。我到國內出差的第一次,就是這樣獻了給北京。

我早年的廣告生涯,經常要到國內出差,路過北京無數次,眼見中國愈來愈繁榮昌盛,建築物愈架愈高愈現代化,感覺上,變化再大,北京給我的印象,還是總有一份說不出所以然的古樸情懷。

走在北京的林蔭大道,我總會幻想著與穿著長衫的魯迅擦身而過,看見在路旁百無了賴地邊看報紙邊打瞌睡的,我又會幻想著大白天也像已喝得半醉的孔乙己。

我這樣說並無貶意,這大概就是我們那一代受港英教育下的香港人,小時候上學被灌輸的一些北京印象而已,多得在培正中小學教我國文和中國文學的老師們,我從小或多或少會對北京這座古城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敬畏感,說起北京大學又會馬上肅然起敬。

不知道香港年輕一代上國文課的時候,還會不會受到類似的薰陶呢?

北京博客論壇—「除了帽子什麽都可以綠」(一)

我最後一次因工作跑大陸,數數手指原來已經是二千年的事了,那個時候我還在Bates 達彼思上班(我至今為止還是覺得這是云云國際4As中改得最好的中文名),又做煙又做酒但同時又做保健品等等的大小客戶,雖然做得有點人格分裂兼死去活來,但現在回頭看,又覺得這總比做香港這個彈丸市場見識更加良多。

十年人事幾番新,沒想過多年後再來中國做Presentation,今次居然我會是以博客身份進行演講。雖然出發前一星期,我一有機會就打開電視看鳳凰視,讓耳朵熟習一下久違了的「刨冬瓜」(普通話),但一踏足北京,和司機大佬打個招呼我便立即現形,弊傢伙,我的舌頭打了結,耳朵也頓成弱聽。

學陳奕迅話齋「人總需要勇敢生存」,無辦法,我點都要硬著頭皮上,因為當天稍後的黃昏,講座便要馬上開始。

抵達下榻的木棉花酒店,亦是當晚的講座場地,稍作安頓,我便立即到會場和負責接待的公關公司打招呼,誰知笑面迎人的的公關經理原來笑裡藏刀,「今天晚上就拜由您來打頭陣哦,拜託拜託」,他一邊搭著我那正已緊張得冒汗的肩膀說,我也唯有以我結結巴巴的普通話,唯唯諾諾地回應。

時間話咁快就到,我終於硬著頭皮展開了這晚論壇的序幕。幸好因為場地面積有限,大會只接受了頭60名登記的博客參加,我才不至於在更多的國內同胞面前出醜。

先說回這晚的活動,主辦的機構,是多年來都積極支持環保的電腦及電子產品生產商惠普,但他們並非那類叫你買多D他們便捐多D錢出來植樹的企業,而是身體力行,講果套做果套,落實在生產及回收的過程中,全力支持環保。

這晚大會以「除了帽子什麽都可以綠」為主題,請來了中港台三地共六位的博客來自由發揮各抒己見,每人限時15分鐘,演講後亦特設博客觀眾發問,最後便由現場觀眾選出最受歡迎的講者。

當晚正式開場前,先由新浪網的編輯Julien和大家來一回熱身活動,每位在場的博客除了要自我介紹外,更要記得先前兩位博客的名字及其網誌主題,看來有部份博客之間早久仰對方大名,這個熱身環節居然成了互相相認「原來係你」的活動。

我的演講主題是「一個廣告人的劣根性和綠根性」,主要分享了我從事廣告行十多年來的一些個人體會,從前我在廣告公司,每天都製造著大量用完即棄的Layout、Storyboard和Artwork,我更痛恨自從有了PowerPoint做Document,大家更喜歡將一版一張Slide的PowerPoint,大大紙印出來,一式數份給尊貴的客戶惠存。

一覺醒來,發覺原來廣告除了製造大量不必要的消費,即是間接製造浪費外,我們每天在辦公室,也無可避免地製造著大量垃圾。對此我感到有點無奈,我先去了做客戶,後又跑了去做網絡廣告,第一家打工的公司是Yahoo!,那是一家鼓勵無紙張辦公室環境的公司,人人一台筆電,幾乎人在機在。

自此,往後我一直都是做網絡廣告,表面上,我確實是少見了往日那些堆積如山的浪費,但可是,眼不見沒浪費不代表沒有,即使做網絡廣告,也可能會做成其他譬如過度耗電、製造電子廢物等等的浪費。

於是我發現,不管是做傳統廣告也好,網絡廣告也好,在職場之內,其實每個人都應該守好自己的崗位,壓抑劣根性,發掘綠根性,浪費,唔該可免則免。

你可能認為我這番話說起來會有點夫子自道,但講真的,我說起來真的非常由衷,信不信,就由你吧。「除了帽子什麽都可以綠」要實行起來,其實不一定要大鑼大鼓,有時,即使是一個再渺小的選擇,其實影響也可以很大。

明天星期一開工,又是另一個開始。

哦賒寨齋脾精

如題,我現在在北京。

首都機場,宏偉得讓我叫了五個「嘩」。

已經近十年無來過,感覺真的是天壤之別。

今天去了久仰的798藝術區,行了差不多一整天,感覺滿足。

但很意外的是,我才剛剛下車,行了幾幾步便見到李宗盛先生的木結他工作室,話口未完,向右望,我居然見到剛剛上班來的李宗盛,就在我幾尺之外,我當時拿著大大部相機,O咀O了近五秒,見這似乎已深居簡出的他,我也不好意思打擾他,報上個微笑(他也好像以為我是狗仔隊),就看著他急急腳走了上他的工作室。

回港後才和大家分享些照片。

北京798藝術區




講你也未必相信,我開始留意「798藝術區」,是因為看了曾特首的特首網誌推介。
http://www.ceo.gov.hk/blog/chi/blog281107.html

我與曾特首一樣,對藝術作品往往摸不著頭腦。但我每逢出外旅遊,逛藝術館又總是最愛項目之一。

原因無他,因為我覺得,看著這些令我抓爆頭的藝術品,反而能令我心境平靜,魂遊太虛,兼且激發思維,有效過食腦白金。

「798藝術區」位於朝陽區的邊緣位置,由朝陽區市中心搭地鐵搭幾個站,再搭大概15分鐘的士就可到達。

該區原址是國營798兵工廠,如今,卻成了藝術家們自發功的藝術開發區。

由於區內所有的畫廊藝術館設計工作室,都盡量保留著原址極具大躍進時代兵工廠的特色風貌,所以,幾乎一磚一石一鐵一銅,每處都予我一種時空錯摸的感覺。

的而且確,正如不少人說,如今的「798藝術區」,早成為「$$藝術區」。

但回想當日,我除買了瓶啤酒吃了頓平靚正60人仔有找的川菜午飯外,我一個人由上午十點逛至下午四點有多,斗零也沒花過,影了百幾張相,樂透了大半天,對於我來說,我又感覺不到那裡有太多的銅臭味。

(嗨,老占兄,上面第一張相,就是李宗盛做木結他的工作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