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人尋味」的黑啤

大學畢業不久,我第一份廣告公司的工作,是在太古城柏嘉大廈的奧美。

公司長期加班包晚飯包宵夜,公司會議室的雪櫃裡,更長期會有啤酒免費供應。

啤酒有兩款選擇,一係就係喜力、一係就係健力士。

可能黑啤比較重口味,喜力似乎壓倒性地比健力士受歡迎,於是,每天通常黃昏六點半未夠,喜力已經全部掃光,剩下來的啤酒,只有健力士。

出來社會大學前,我非常大鄉里,一直沒品嚐過什麼是黑啤,第一次喝,就是喝公司免費提供的健力士。

初初喝,感覺像喝廿四味,澀澀地、苦苦地,感覺實在是重口味。

但我這份人,最怕同人爭,於是,我也懶得在6點前,箭步到公司會議室的雪櫃和人家搶喜力,雪櫃有什麼啤酒我就喝什麼啤酒吧,反正都是免費的。

過了幾個月,我索性只喝黑啤,漸漸地,我由開始時喝不慣,到四年後,離開這間公司時,我已經變成無黑啤不歡。

我甚至會覺得,大部分主流品牌的啤酒,口感實在太差勁,薄、稀、酸,又有點像喝沒味又澀的汽水,難喝得要死。

相比起大部份的黑啤,有質感、有口感、有層次,感覺就好似老夫子漫畫裡面常說的「耐人尋味」。

當年在奧美喝健力士黑啤,還有一個小插曲,公司有位年過60歲的加拿大裔資深文案,造型像家鄉雞的山德士上校,是公司內像一本活動健力士百科全書,很多有關健力士黑啤的事情,我都會請教他。

跟據他的維基百科,健力士黑啤,口味其實有好幾種,50、60年代,健力士登錄來到亞洲,其實在馬來西亞也有另一個變奏版本,包裝和口味都略有不同。

後來,我去了都柏林的健力士總部的博物館,參加了一個黑啤品酒班,逐一品嚐過不同的版本健力士,居然也包括了馬來西亞版,發覺「耐人尋味」,真的各有不同。

人逐漸長大了,我終於體會到,這就正如我們的人生之苦哦,苦澀味,其實也可以有很多種。

而且,喝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啊。

最好喝的健力士,個人最首推,還是要在餐廳酒吧才喝得到的新鮮生黑啤。

喝新鮮生黑啤,一定要連啤酒泡一起品嚐,黑啤啤酒泡有點像一層滑溜溜的忌廉,透過它來品嚐帶著濃濃麥芽味的啤酒,實在是人生一大享受。

雖然我是健力士粉絲,但罐裝健力士,平日在香港買到的,一般而言,都並非我最喜愛的版本,味道亦有點參差。罐裝健力士生啤,我又嫌太淡太多氣。

90年代,進口啤酒在香港還未流行,所以,起初,我以為黑啤只是愛爾蘭或其他鄰近國家才有的產物。

很多年前,某個盛夏,我去日本旅行,晚上回酒店的順道,我卻在LAWSON便利店發現了麒麟黑生,一喝難忘。

那天的情景,有點像日本的CM,我走路和逼JR了一整天,帶著疲累的身軀,呷一口冰涼的黑啤,整天的疲累,就好像一掃而光。

翌日晚上,我再試了另一款惠比壽黑啤,感覺同樣不俗,但又好像不及麒麟黑啤好喝,於是,接下來的旅程,每個晚上,回酒店前,我都會路過LAWSON買一罐麒麟黑生。

相比起我喝慣的愛爾蘭正宗黑啤的粗獷,日本麒麟黑啤則較為細膩,啤酒的氣泡亦較溫文,略略清淡,在苦澀與甘甜之間,帶有一種微妙的優雅感覺。

在香港,平日很少會在超級市場見到麒麟黑生,不知道這是否季節限定。

上星期,路過惠康,我終於再次遇上了她,於是,馬上入手一打,今個盛夏,一定又要啤一啤了。

利申:我個人實在喜歡黑啤,這篇並非什麼業配文,夏日炎炎,我只是想抒發一下我這麼多年來的啤酒情懷吧。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