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Songs of Experience》| 成人殘酷物語

話說某天我在地鐵站遇上U2新專輯《Songs of Experience》的宣傳海報,那是一張單吊西4-SHEET燈箱廣告牌,但這是一張二合一的廣告牌,廣告的上半截,分了給同一家唱片公司的EMINEM的新專輯。 不要和我說各花有各眼,這張海報的設計,雜亂無章得像一張平時在工廠區街口派發的開倉特賣場傳單 。看到這個二合一炒雜錦的安排,我心裡亦暗想,唱片公司的宣傳人員是否覺得,U2和EMINEM的兩班樂迷,真的可以像食神名句「爭乜嘢吖,溝埋做瀨尿牛丸吖笨」呢? 因為眾目睽睽,我被逼只在心底裡暗暗地爆粗,有機會的話,我其實真的很想告訴唱片公司的宣傳人員,像這樣的廣告,拜託不要再浪費金錢也罷。這是一隊成軍了超過40年,還在出專輯做世界巡迴演出的搖滾班霸啊,你以為他們是二打六嗎?。 基本上,這個年頭,全世界的唱片公司都生意難做,但我更慘不忍睹的是,唱片公司的宣傳也愈做愈不起勁,負責推廣音樂的,可能以為自己在賣洗頭水護髮素,才會做得出這「半張」廣告牌的決定。 我不知道香港還有多少名U2的死忠樂迷,K-Pop當道的這年代,年輕一輩的又會否知道U2的光輝歲月,反正我每張專輯還是會支持就是了,但老老實實,家居空間有限,我老早已經絕少購買實體唱片了,這個年頭,除了上Spotify聽歌,只有絕少數想擁有的新專輯,我才會在iTunes store買。 去年是U2的《Joshua Tree 30th Anniversary》音樂會世界巡迴演出,適逢我也約了幾名中學老死在美國加州reunion,於是我也去一趟,親身目睹老而彌堅的U2現場演出的震撼,不要羨慕我,我認識的幾位外國朋友,更是相約了一班中學老死,專誠去U2的家鄉,愛爾蘭的都柏林朝聖,現場的震撼,至今難忘。 話題轉回新專輯,其實,早在在2015年的《iNNOCENCE + eXPERIENCE Tour》演出期間,U2已經同步籌備下一張專輯,本來作品已寫得七七八八,並打算在2016推出,可是,樂隊卻因期間世界政局發生的重大變遷,當中包括英鎊脫歐、美國總統大選及北韓核武威嚇等,向來關注國際時事的U2,決定把部分作品重寫,並且延遲推出。, 2017年的《Joshua Tree 30th Anniversary》巡迴音樂會既畢,2017年12月1日,U2第14張專輯,《Songs of Experience》終於誕生。專輯封面上當模特兒的兩位年輕人,分別是Bono的兒子,以及The Edge的女兒。 雖然與上一張專輯《Songs of Innocence》好比姊妹作,可是,相比上回高調地在iTunes讓超過5億用戶免費下載,今回《Songs of Experience》的宣傳,便顯得低調得多,但甫一推出,依然不費吹灰之力,順利打上了美國Billboard流行榜冠軍。 如果說《Songs…

三十年磨四劍 | U2《Joshua Tree》30週年

個人對於《Joshua Tree》的記憶,印象深刻得有點匪夷所思,還要是有畫面有氣味的。 還清楚記得,在那個還沒有互聯網的時代,除了收音機,唱片店就是我發掘好音樂的地方,我第一次接觸到U2《Joshua Tree》這專輯,是在旺角女人街的一家唱片店內,那是1987年,差不多是我執筆的這一刻的這個連牆壁也彷彿在哭泣的回南天的四月季節。 有關U2,當時我其實還沒有怎麼地情有獨鍾,對這樂隊的認識,我亦只限於《Sunday Bloody Sunday》和《Pride(In The Name Of Love)》兩張7吋細碟,作為一隊樂隊,我只覺得他們有點兒特別,算是有屬於自己的聲音,主音Bono引吭長嘯的粗獷嗓音,像長期在繃緊的狀態,一聽難忘,但他那種唱法,我初時總是想,應該會很傷害聲帶吧,他到底能夠唱多少年? 說回那個回南天的黃昏,我下課後,如常去了逛唱片店,外邊潮濕的天氣與唱片店內的涼快乾燥形成強烈對比,唱片店內的黑膠唱盤,傳來Bono重複地唱著《I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這副歌尾句,《Joshua Tree》這黑白帥氣的唱片封套,放了在唱盤附近的當眼位置,我問我熟悉的唱片店售貨員可否拿來一看,我開始仔細地唱片封套,細閱每首歌的名字。 在相信只有幾百呎的唱片店舖空間內,除了Bono每一句都傾盡全力的仰天吶喊,我更聽到The Edge的結他回音聲彷如在教堂的天花頂彈來彈去,Rhythm Section兩位成員,Adam Clayton和Larry Mullen ,卻巧妙地把像風箏般飛來飛去的二人穩定著,我在擠迫的旺角的一個狹小空間,卻聽到空間無限的音樂。 店員把黑膠唱片翻了一遍,Side A換到Side B,我大概在那裡站了半小時過後,才如夢初醒,之後,我乖乖地付上$35,把這張黑膠唱片拿了回家,沿路上,我暗地裡覺得,這將會是我可以聽很久很久的一張唱片。 結果,《Joshua…

U2|Songs Of Innocence 赤子之心 音樂人皆有之

平均每次讓樂迷餓足五年,U2每次推出新專輯,都的確有種蓄勢以待,例不虛發的感覺。 當然,或多或少,這亦與樂隊在每次推出新專輯時,都懂得利用傳媒製造話題有關。 今次未推出,先興奮的動作,就是與Apple iTunes的合作,推出之初,但凡任何擁有iTunes軟件的朋友(即是說所有用iPhone、iPod或者是iPad的朋友),整張【Songs Of Innocence】 專輯,推出首五個星期,一律免費下載。 雖然,後來卻惹來點小麻煩,不知是否因Apple內部為了要跑數,所以,把U2 整張新專輯 ,直接自動上載往所有iCloud用戶的雲端帳號,毋須批核,自動送禮。 當然,此舉惹來不少iOS用家的不滿,認為此乃U2音樂霸權(也可稱之為Apple 霸權),不少流行榜亦因為此舉有篤數的嫌疑,對所有iTunes免費下載的數字,一概不認數。 最後,這次「任君下載」的創舉,一個月內,交出了一張8,100萬名聽眾和2,600萬張專輯下載的成績表。當然,這只是Apple的官方數字,可能只是數字遊戲。 另一方面,暫時在數字上看來,免費下載亦影響了實體專輯的銷量,首個星期開賣,只售出了2萬5千張,對於不少樂隊來說,算是不俗,但作為樂壇班霸的U2,成績當然仍有點強差人意。 對於U2今回這免費下載策略,受到不少行家批評,認為這是貶低了音樂價值的大錯行為,但無可否認,面對全球實體唱片的萎縮市場,這種豁出去的營銷手法,卻又可能開創了一個新的音樂商業模式的先河,最重要的是,不用搞什麼大龍鳳,U2已經成功製造話題,獲得媒體廣泛報導。 據聞,這次的專輯大贈送,負責埋單的Apple,大概給了一億美元,U2的新專輯未推出,已經自動止蝕。 但當然,「佢係Bono你唔係」,這樣的如意算盤,合作的單位還要是由Steve Jobs年代已經關係良好的Apple(據聞Bono是和Tim Cook直接講數的),一般樂隊,只可以繼續望著他們,自吃葡萄。 回到音樂本身,我還是覺得,U2最厲害之處,就是作為一隊老牌搖滾樂隊,卻三番四次為樂隊重塑出不類型的音樂風格。 由早期的Post-Punk,以至後來加入受監製Daniel Lanois及Brian Eno影響的另類搖滾聲音,及後又將工業搖滾、電子舞曲、Hip-Hop等不同元素,交替地滲入U2的樂隊聲音之內。 音樂編排的多樣性,但在歌曲旋律上,U2卻從來沒有走向偏鋒,反而愈來愈懂得如何駕馭主流音樂的流行榜,老中青樂迷,一律通殺。 樂隊的靈魂人物Bono,他那引吭長嘯、唱得聲嘶力竭隨時像會不支倒地、遊走於真聲與假音之間的標誌性嗓音,亦成為了樂隊的其中一件厲害的樂器。 主音結他手The Edge,多年來也沉醉於他那配上了層層疊疊電音效果的環迴結他riff,每次一出聲,已是先聲奪人。看過樂隊現場演出的錄像,對於他以一人之力,足可力拔山兮的電子結他音罩,每次看,也不得不拍爛手掌。 相信亦沒有多少位樂隊的低音結他手,可以將Adam Clayton般站到樂隊的更前位置,除了”New Year’s…

U2新專輯iTunes免費下載帶來的啟示

昨天大家都在雀躍地討論Apple的發佈會,熱烈地研究應該入手那一部iPhone6,又或者是明年才登場的AppleWatch。 你就罵我這份人老套吧,坦白説,自老Steve仙遊後,Apple產品雖然仍然維持著一定水準,但產品發佈會已不能同一日而語,從前我當煲劇般收看的MacWorld,到現在我上YouTube找精華片段看的,已經算是賞面。 對於我來說,今次發佈會的兩大亮點,是為U2將整張最新專輯“Songs of Innocence”,放在iTunes任君免費下載兩星期,同時間,Apple亦宣布其Apple Pay以指紋認證的支付平台,即將於10月面世。 新產品年年都有,但一個新的ecosystem的誕生,才是非同小可,而這方面,Apple向來擅長捆綁式營銷,Apple Pay的出現,肯定是可影響到未來網絡生態的大事件。 那麼Apple Pay和U2新專輯又有什麼關係呢? Apple虎視眈眈的,就是當消費者將來在使用iTunes購物時(那怕你幫襯的只是$0.99美金),要乖乖地將個人的信用卡,綁定在iTunes的帳號,這張U2最新專輯,就算是餌引吧(雖然,下載歌曲之時,你並不需要綁定信用卡)。 Apple的目標消費群,是全球擁有信用卡的U2粉絲及其他樂迷。 U2這隊搖滾老將,已經坐擁了不少成熟樂迷,他們大多擁有資深的樂齡,但尚未必是iTunes這類電子媒體的用戶,他們可能擁有較高的消費力,是iTunes最想羅致的一群。 同時間,U2亦希望透過iTunes這坐擁全球5億用戶的平台,跨越地域界限,接觸到更廣泛更年青的樂迷。反正這個年頭,專輯某程度而言已成為音樂營銷的副產品,開放免費下載兩星期,絕對是除笨有精。 更何況,有關下載的數據,譬如下載數字最高最快的地區或城市,大有可能可成為樂隊分析市場潛力的工具,說不定,U2策劃下一次在那一些城市舉行音樂會時,就會以此作為參考。 那天和一位App Developer朋友談及他的生意,他公司的音樂軟件同時推出了iOS及Android版本,一律免費下載,然後才追加in-app purchase,有趣的是,Android版本明明下載數量佔大多數,但說到付費,卻是iOS用戶遙遙領先,由此可見,作為一個支付平台,Apple Pay的發展潛力,絕對大有可為。 在不久的將來,商家們會愈來愈重視的,就是這透過移動裝置的支付平台,指紋認證,相信比NFC或傳統Bar Code,更有趣更具顛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