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bucks

私密咖啡店

話說很多年前,在旅行作家兼攝影師張耀先生的【咖啡地圖】一書的序中,讀到以下這一番話。 「咖啡館需要空間,香港沒有空間,咖啡館需要時間,香港沒有時間。」 從此,這四句說話,就像魔咒般封印了在我的腦袋裡,幾乎反過來都懂得念。 的而且確,在香港這個既沒有空間又沒有時間的城市,再加上地產霸權當道的城市,不要說咖啡店,就算是經營一家普普通通小店,也很艱難。 「有什麼好的咖啡店值得介紹?」 知我喜歡泡咖啡店,經常有朋友這樣問。 老老實實,除非你是過境旅客,一般情況下,其實我都很不太願意「洩露」那幾家我愛去的咖啡店的地點。 雖然,我很希望這類小店生意夠好,能夠維持下去;但另方面,我又怕若果他們客似雲來,我除了會很難找位外,我更怕業主會乘機加租,累得小本生意難以繼續經營。 於是乎,通常我會索性轉移視線:「聽說那裡有家Starbucks環境也挺好哦。」 但說起Starbucks,相信不少人都會Coffee Snob上身,然後嗤之以鼻。 不得不承認,去到外地,我可能都會是這樣的一個Coffee Snob,但人在香港,我又不得不感謝Starbucks在帶動這股咖啡文化/潮流上所作出的貢獻。 近年,香港出現了不少規模較小的咖啡連鎖店,甚至是小本經營的樓上咖啡店,某程度上,我覺得都是拜Starbucks所賜。 所以,我還是很喜歡光顧Starbucks的。 「那最近你最喜歡去那一家Starbucks呢?」 就是照片中這一家了,這裡真的旺中帶靜,落地玻璃,樓底極高,以香港這彈丸之地而言,嘩,奢侈到有點像在看樓盤廣告中的示範單位。 這一家新店,位於中環核心地帶,找到的話,就是你的福份(shhhhh…..但不要讓太多人知道哦)。 在那裡遇上我的話,點個頭就算了,但拜託不要和我打招呼或寒暄三兩句,更不要吵吵鬧鬧,人家還正在埋首書中的黃金屋呢。

初戀紅豆冰

永遠懷念,某年仲夏,還穿著中學校服的我,在窩打老道上那家紅寶石餐廳嚐過的紅豆冰。 透過窄窄的飲管,我起勁地把每一粒冰凍的紅豆啜到嘴裡,甜蜜蜜,透心涼。 說來老套,但那一份「梳乎」滋味,的確,有點像初戀。 多年後,紅寶石餐廳已不知去了那裡。想重拾初戀滋味,試過在不同的茶餐廳叫杯紅豆冰,可惜,每次都沒有好結果。 為了保留美好回憶,從此決定,不碰紅豆冰。 這一晚夜,多得不眠王子邀請,我去了一趟星巴克的小茶敘。 想不到,在星巴克,我再次遇上初戀情人。 遙望著她,我略帶點兒靦腆神色,雖不知所措,卻欲拒還迎。 闊別多年,見她轉變良多,看來走了一趟去東瀛。 當年的花奶,如今換來甜中帶甘的宇治抹茶;當年硬如石頭的冰塊,如今變成入口即溶的沙冰。 軟棉棉,甜蜜蜜,卻又粒粒分明的紅豆,蕩漾在抹茶沙冰之中,初戀的感覺再回來,剎那間,已解我相思多年之苦。 寒暄過後,我親暱地叫她一聲紅豆冰,她說:「哥,我如今不叫紅豆冰,我叫紅豆綠茶星冰樂。」 「你無嘢嘛?」 回到現實,我悶哼一聲,心裡想:「這個名太難記,對不起,下次在星巴克再遇,我會繼續叫你紅豆冰。」  

賣咖啡者言—–Onward 一路向前

在HKU SPACE上過我課的同學們,除了會見到我喜歡邊講書邊手中有杯星巴克(Starbucks)咖啡外,更會經常聽到我引用星巴克的案例,由品牌策略、廣告營銷、公關、以至近年大熱的社交媒體等等個案作參考。 欣賞星巴克的原因有很多,除了喜歡這個品牌的人文氣息外,更重要的是,我一直也有留意,近年這品牌所經歷的興衰及考驗。 曾經如日中天的星巴克,數年前跌入谷底,股價插水超過一半。為了讓公司止血,無奈地壯士斷臂,曾一口氣將7000家的分店關門大吉,裁員更不在話下。 此外,星巴克更要取消他們一直引以自豪,就連兼職員工也可獲得的醫療保險(要知道,在美國這個國家,打份工其中理由之一就是要有醫療保險)。 「一路向前」(Onward)是星巴克CEO霍華德•舒爾茨(Howard Schultz)的自傳式著作,內容講述了他在2007至2010年期間,正值星巴克差不多要像鐵達尼號般船毀人亡之際, 退居幕後8年後的他,如何重返CEO崗位,企圖才力輓狂瀾的故事。 相比起霍華德•舒爾茨的舊作「將心註入」(Pour Your Heart Into It),如果前者是有關這位咖啡熱愛者的80年代浪漫傳記,這新作就可說是10年代金融海嘯期間的驚險歷程,難怪本書副題為 “How Starbucks Fought for Its Life without Losing Its Soul”(星巴克如何拼命活下來卻沒有出賣它的靈魂)。 故事中雖然激情還在,但浪漫不再,因為當中霍華德•舒爾茨所面臨的每個決定,都幾乎會影響星巴克這公司的生死存亡。故事中,作者亦大方地道出,期間他所曾作過的錯誤決定,不是一味把自己描述成將星巴克從谷底拯救回來的英雄悍將。 可能霍華德•舒爾茨確實是個好老闆,書中除了講述他個人的腦袋交戰外,他用了頗多篇幅提及了他如何調兵遣將,其中又列舉了多個和他出生入死的重要人物(Starbucks文化中,他們一概被稱為Partner),只可惜,這幅人物關係圖,除非你是其中當事人,否則,有時略嫌沉悶。 幸而,當中有不少涉及作者真實體會的幕後故事,譬如星巴克內部備忘錄外泄時的公關危機、店舖食材供應鏈的處理失當、速溶咖啡VIA之誕生,以至霍華德•舒爾茨如何在金融危機期間面對華爾街投資者等等,除了可當作故事閱讀,其實更是難得的工商管理案例,值得細味。 本書以霍華德•舒爾茨的中國之旅作結束,對於這個可能是星巴克第二本土市場來說,來得雖然有點刻意,但這也意味著,星巴克如何看重中國市場在將來的發展。 不喜歡硬皮版,所以本來打算等英文版的平裝版paperback推出時才讀的,但那天在北京機場看見,忍不住買了來讀,中譯本比我想像中好,但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會建議你讀英文版的。

Starbucks Doubleshot 醒神雙槍雄

每日無咖啡不歡,一般早上,我會先在家裡來一杯用Nespresso咖啡機沖的Soy Milk Latte,邊嘆早餐邊喝咖啡邊上網。 除了我的MacBook Pro以外,這台咖啡機相信是我在家中用得最多又最喜歡的電器,每天才幾塊錢便能夠沖出較名牌咖啡店有過之而無不及水準的靚咖啡,做人有時不要待薄自己,我平日頗節儉,這是我每天留給自己的點點奢侈。 回到辦公室,咖啡因效力已過半,開工前抖擻精神,我會再來一杯,UCC的即溶咖啡既方便又有水準,117是我的至愛。即溶咖啡不夠水準?看你是買那一款吧,UCC這一款,味道總比在辦公室用隔夜咖啡粉沖得不倫不類的滴漏咖啡好喝,不相信的話,問問神探伽利略,他也是喝即溶咖啡喝出癮來的。 多得公關公司厚愛,最近給我送來了兩廂Starbucks罐裝咖啡試飲,兩款Doubleshot的口味分別為Americano及Espresso & Cream,即一齋啡一奶啡。 什麼是Doubleshot呢?有經常到Starbucks買咖啡的就知道,除了是例牌Coffee of the day外,簡單來說,一般你點的如Cappuccino或Latte一類的咖啡,都必定是Espresso base的,意思即是用上濃烈的Espresso咖啡打底,然後才混和牛奶或打好的忌廉。 而沖Espresso一般亦會逐個shot計(你見那些小小的杯,就是所謂的Espresso shot),如果沖的是一杯較大的咖啡,Doubleshot Espresso是項指定動作。當然,有些朋友可能喜歡較強較搶的咖啡味,這個時候,你就可以要求加碼,在Starbucks,每個shot都只是加三塊錢,和在茶餐廳加冰一樣平宜。 可想而知,這兩款Doubleshot罐裝咖啡,個子雖小,Espresso shot卻是打孖上,雙槍雄。 我最討厭喝冰咖啡,所以品嚐這兩款罐裝咖啡,熱飲是唯一方法。如何炮製?先將咖啡倒進杯內,放入微波爐叮45秒便可。 我從不嗜甜,平時喝咖啡也不喜歡加糖,初嚐這兩款咖啡,Americano那款齋啡還可以,另外一款Espresso & Cream,我就覺得太甜了,奶味雖則香滑,但對我來說口感還是太厚太濃。 再試,波爐叮45秒後加少許熱開水(大概加滿一個小咖啡杯),兩款咖啡的味道也剛剛好,Doubleshot Espresso隱藏的搶勁不減,醒神!! 我多希望他們會有無糖的版本哦。 有時間的話,不妨看看以下這個為這系列產品而做的「假」網頁,內容以取笑我們日常辦公室內的無聊事為主,還有幾支短片,頗鬼馬的。 http://www.energypluscoffee.com/doubleshottimes.php

It’s not about the Coffee — 先針對人才針對事的企管學

Starbucks近年四面受敵,競爭對手排住隊打崩頭地以「味道同你相差無幾但係又平過你吹咩」的姿態出現,再加上發展速度太快,導致部份分店經營不善,生意、口碑和股價一齊下滑。 但都是Steve Jobs惹的禍,他令不少已退役的CEO,以為他/她再次歸位,就能力挽狂瀾,讓式微的企業回到軌道,再起風雲。 但正如一個海港只有一個海港城一樣,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Steve Jobs,那管你是一手帶起這全球咖啡熱潮的始作俑者Howard Schultz? Howard Schultz歸位,重掌CEO之舵,能否帶領Starbucks股價走過死蔭的幽谷還是未知之數,但不知大家知不知道,Starbucks發達之路的幕後功臣中,其實有兩位Howard,除了創辦人Howard Schultz之外,Howard Behar同樣舉足輕重,當年Starbucks首次踏足日本,弄得大排長龍,就是他老哥的傑作。 眾所周知,Howard Schultz是Harvard MBA,一如他的大部份校友,他亦最愛聘請其他長春藤大學出身的MBA,但這位曾經一度是Starbucks第二把交椅的Howard Behar,出身卻較為草根,入職Starbucks前主要做傢俬零售,雖然亦並系出名門,但依然得到Howard Schulze委以重任,讓他在Starbucks積極拓展成全國品牌及上市公司之時,擔綱要職,Starbucks拓展國際市場時,他更成為Starbucks International的冧把溫。 這本書,表面上是一本有關Starbucks企業文化的指引,告訴你如何做個成功領導。但實質上,Howard Behar卻是最反對任何家長式的企業指引,他的文筆謙遜溫文,滿溢人文氣息。他的樣子,活像一個沒穿制服的聖誕老人,慈祥可親,正所謂相由心生,你話我知佢係衰人我都好難會信。 很多管理層都會教導我們辦事要對事不對人,我總覺得這是多鬼餘的,只要多過一個人,所有事情,尤其是那些最鬼麻煩的事情,九成都是和人有關,那有可抽出人的因素的道理? Howard Behar深明此道,所以,這本書內禪述的十大領導原則,亦並非甚麼大是大非的企管金科玉律,反而,其實處處都是以人為本,倡行先針對人才針對事的企業文化,當中不少令我深感認同。 即使是一本企管書,但這本書卻令人讀得舒服輕鬆,就像某個星期六的下午,到較少人流的某家Starbucks的某個角落,邊看書邊嘆杯Double Shot Cappuccino一樣。 陳豪陳豪,得喇得喇,英文發音最準係你,但唔該你借歪借歪。

晨早星巴你(四)—其貌不揚吉士包Ugly Coffee Dome

試吃過的多款Starbucks早餐中,這款肯定不是我的最愛,但我的口味並不代表大家的口味,與我同行的幾位女士們,就吃得大叫Yummy Yummy My God Auntie。 但我見這款包肯直認我很醜但我很溫柔,卻又令我產生了憐憫之心,明明不喜歡吃甜包的我,也好歹咬了它兩口。 這款包看起來有點像墨西哥包,燶口燶面的樣衰脆面,帶有醒神的咖啡香,內裡夾著蛋味濃郁的custard餡料,吃起來卻沒想像中那麼甜,呷兩口甘香的齋啡,讓甜味在齒頰間中和一下,向來不太嗜甜的我,也覺得口味剛剛好。 當我還在陶醉在咖啡的幽香中,身旁的女士們已經人人再來一件,我近期心廣體胖,還是少吃多滋味。 各位,明天請早。

晨早星巴你(二)—星巴蛋牛Corned Beef & Egg Pocket

蛋牛治烘底大家在茶餐廳我就食得多, 不過還是第一次吃到用意大利三文治包Panini (我們常見的Ciabatta 義大利拖鞋麵包),內裡夾著鹹牛(Corned Beef)加炒蛋再烘底的做法。 麵包入口表層鬆化,咬一口頓覺鬆軟,即所謂的脆面軟心,口感極佳,鹹牛經淡淡的蛋味中和,不會太鹹。 這種「港」「意」地道風味通婚的特色三文治,實屬香港Starbucks自創,之唔係又係朝朝新鮮出爐,早上十一點限量供應。 試食那天,我忍不住口,吃了三小件。

晨早星巴你(一)—Croque Monsieur 芝腿脆多

賣相有點像茶餐廳的西多士,但卻沒有前者的油淋淋,吃起來亦不覺得那麼熱氣。 厚薄適中的鬆化多士,夾著火腿,再被半融化的cheddar cheese包圍著,味道卻互不搶鏡,來一客半份多士,呷一口黑咖啡,朝早份外醒神。 這款名為Croque Monsieur 芝腿脆多的多士,每朝新鮮出爐,早上十一點前,Starbucks限量推出。

想食免費早餐?星巴你啦!

根據路迪涼梁家目視法的非正式統計,朝早走入Starbucks齋買杯咖啡就馬上掉頭走的顧客,十居其八。 佢地可能會毫不吝嗇地去Starbucks買杯靚咖啡,但係轉個頭就走去求其買個腸仔包或雞尾包,填填肚就算。 點解會咁?有人話,Starbucks根本無適合早餐份量的麵包賣,有的話都頗貴。 聽取了不少顧客意見後,Starbucks一於從善如流,近期推出了平靚正,兼且合乎早餐份量的味美包包及迷你三文治,我今早去了試食,好食到唔停得口,食完連晏晝果餐都慳番。(遲下會另有BLOG文) 不單止這樣,見大家近期被金融海嘯攪到愁雲慘霧,Starbucks便索性請大家食早餐,試食這幾款新出的味美包包及迷你三文治。 明天早上開始,Starbucks會在以下多個中環及金鐘地點(其他地點陸續有來),免費派發早餐換領券,派足一萬份。 嘩,正呀,中環愉景灣碼頭都有得派。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Starbucks 送早餐, 為香港人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