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場浪子的失戀自白《John Mayer | The Search For Everything》

提起John Mayer這名字,不少人都又愛又恨,尤其是為數不少的男士們。 倜儻不倜儻可能見仁見智,但卻肯定風流,Jennifer Love Hewitt、Jessica Simpson、Minka Kelly、Jennifer Aniston、Katy Perry和Taylor Swift等等大眾情人可人兒,都在他排名不分先後的情人榜之列,何止羨煞旁人,簡直讓不少妒忌者如我,巴不得給他萬箭穿心。 雖然,曾經一度,有名完唱又口不擇言,但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更何況,John Mayer的音樂天賦實在了得,曲詞編演唱一概包辦,無可置疑,是光芒四射,才情滿瀉。他筆下的歌詞,直率而真摯;他寫過的旋律,琅琅上口卻不易在卡拉OK跟著唱;他彈過的結他演奏,像在唱歌,blusey樂句下下夭心夭肺、節奏又令你不得不隨拍子躍動。 John Mayer的現場演出尤其好看,彈奏結他時,像元神出竅全新抽搐的小動作,已經成為他的獨特標誌,經常被搞笑藝人模仿。他的現場錄音《Where the Light Is》專輯加音樂紀錄片,正正就是這位Guitar Hero的音樂紀錄,百聽/看不厭。 話說,因為受盡千夫所指,John Mayer其實也漸漸學乖,同時也開始學曉修心養性,回歸單身後,已重新投入他的音樂人生,萬事以音樂為重。 上一張專輯《Paradise Valley》在2013年發行,一眨眼已經是四年前的事。快要踏入四字頭階段,昔日的壞男孩,正努力蛻變成熟男,John Mayer在一篇Rolling Stones的訪問中透露,《The Search For Everything》是他花了最長時間醞釀的作品,在過去這幾年間,令不少人大跌眼鏡地,他居然以隨團結他手的身份,追隨殿堂級老牌搖滾天團Grateful Dead核心成員的分支樂隊Dead & Company,進行全國巡迴演出(巡演還在進行中),除了豐富了對傳統美式搖滾的體會,更讓人重新認識到,John…

李榮浩的「榮式帥歌」| 《有理想》

2014年當他拿到台灣金曲獎最佳新人時,作為樂迷的你,可能還不知道李榮浩是誰。 後來,聽到歌姬王菲盛讚他的歌為「帥歌」。 最近,八卦新聞又頻頻報導他和楊丞琳的戀情。 但坊間有關他的新聞,聽得最多,還是John Mayer鐵粉大罵他的歌褻瀆了大家的音樂偶像,包括同樣自認是John Mayer粉絲的李榮浩本人。 除了抄襲John Mayer的指控,網上抨擊他的抄襲指控還層出不窮,還包括E神唱腔(大家只是音域相似哦)、姐卵「矇豬眼」及談吐氣質(吓?咁都得?)。 事實上,這位來自安徽的中國音樂創作人,19歲入行,出道已經11年,曲詞編全包辦,除了唱歌,還彈得一手好結他,可能由於喜歡John Mayer喜歡到入血入骨,作品中尤其是Guitar Riff及Chord Progression,的而且確,經常流露著少許對偶像「致敬」式的影子。 可是,以歌論歌,無論大家批評他如何帶著別人的影子,但我仍實在難以否認李榮浩的才華,更何況,短短三張專輯,來到這第3張《有理想》,音樂上的驚喜,整體不及上兩張專輯,但「榮式帥歌」風格已經成形。 當然,如果你硬要挑骨頭出來,你總是有辦法找到少許人家的影子,因為在這個太陽之下無新事的世代,已很難再有什麼音樂新元素是由石頭爆出來,完全沒有出處的,但如果大家因為這些因素而抹煞了李榮浩音樂的可取之處,我覺得會是太可惜哦。 1.野生動物 唯一並非曲詞包辦,由黃偉文填詞的歌曲,為這張專輯打開序幕,一個沉鬱的minor key鋼琴前奏展開這歌曲,verse 1進入,原來是與前奏同一個的旋律,短短重複的幾個音符,旋律變化不大,於窄幅徘徊,有點像喃喃自語,「慾望的魔都」這句旋律動機,伸延至Pre-chorus一段的「等待著追捕」 ,一直伸延至副歌,才開始略帶激昂,高潮之處,「所謂的深愛或孤獨」這句假音轉得不費吹灰之力,嗓音帶點孤獨傷感。 2.滿座 Distortion電結他Broken Chord與鋼琴展開輕輕的咆哮,另一邊廂,另一支電結他加入在搭訕,有點像在控訴,慢板的輕搖滾序幕,Verse重複了兩次後,短短的Pre-chorus展開,很快便進入Chorus,「一生未必會滿座,都曾經來過」這兩句的Major7 Chord,旋律進入得實在太悅耳。中段電結他Solo再次進入Chorus,情緒一直被旋律牽引著,「我們向右偏左的墜落,琢磨著尋求自我,連帶愛人親友你我都包括」這Chorus尾段,歌者像在驀然回首。 3.有理想 這是一首較為輕快佻皮的歌曲,前奏口哨加吟唱的半音階旋律已經定調,「穿的也不算貴,黑白灰,儘量自費」有點像在自嘲,這段Verse重複了一次,便直接進入Chorus,「其實都算是有理想啊,都是廢寢食忘啊」都是前奏音樂的旋律回應,李的唱腔也顯得較平日隨意不羈。 4.爸爸媽媽 這是整張專輯中我最喜歡的一首歌,除了是因為歌詞中訴說對父母親的感恩寫得太好外,這首歌中所演繹出的情感,亦是相當真摯動人,Chorus的「爸爸媽媽給我的不少不多,足夠我在這年代奔波,足夠我生活,年少的輕狂不能用來揮霍,也曾像朋友一樣和我訴說。」旋律非常琅琅上口,加上歌詞的感染力,唱得肉緊之處,實在很難不跟著唱。但拜託不要再說他的唱腔像陳奕迅了,兩者音域實在太接近,我反而在幻想,如果這首歌交由陳來演繹,可能又會有另一番滋味。 5.流行歌曲 很中國流行小調的味道,以Chorus來開首,電結他彈奏的前奏,卻來點Country Rock的功架,來到主菜的Chorus,旋律反而變得有點平板,曲名是流行歌曲,好像有點反諷意味。…

Ultimate Ears UE9000開聲文

基於物理性的差異,使用耳罩式耳筒欣賞音樂,與入耳式耳機的感受,當然是截然不同。 連續使用了UE9000三星期,上班下班途中都聽(充電一次,足夠使用一星期)。但每次跑步時,換回我平日用的UE700,驀地裡發覺,耳朵已給寵壞。 UE9000內建四個平衡電樞驅動單元,分別由一組高音、一組中音,以及兩組低音組成,音域相當廣闊。 我主要以藍牙傳輸模式煲機,期間也有以接線連到iPod Classic及電腦交替試聽,作過AB版比較,令我詫異的是,無線與有線所獲取的音響質素,除了隔音效果外,兩者差異不算太大。 於是乎,我開始索性全程以藍牙傳輸的無線模式下,分別透過iPhone4S及HTC One X進行鑑聽,兩者相比之下,後者明顯推得較為輕鬆。 我先用個人試機必聽的John Mayer,他的Heavier Things大碟內第一軌Clarity,樂器舖排得充滿層次,開首的rhythm section暖身,已是為試機而設。 低音鼓的鼓皮聲,跳躍感強卻不模糊,低音電結他鏗鏘有勁卻不渲染。中高音部份的鋼琴單音旋律和電鼓的kick,清晰而不刺耳。 但仍是一貫UE的溫文本色吧,絕對是我的那杯茶,當然,我仍不會排除,有朋友會嫌它低音的力水不夠澎湃。 接下來的Roy Hargrove一人操刀的horn section,John Mayer的假音嗓子等也十分遼亮,穿插其中的多條節奏木結他音軌,紋理盡現,音效電結他聲音,像在我面前由電結他擴音機音箱發出,音質溫暖,副歌部份,所有樂器出動,包圍感很強。 之後,我也採用了幾首節奏較強勁的舞曲,包括David Guetta及Maroon5等進行試聽,發覺UE9000在電子舞曲方面的表現稍弱,彈跳力不及我先前問朋友借用過的Beats Studio。可是,如果拿同樣是藍芽的Beats Wireless來比較,在聽舞曲的表現而言,兩者大概勢均力敵。 大概摸清UE9000的特性後,我開始找來了一堆編曲較多傳統樂器的搖滾樂作品及爵士樂來聆聽,電結他擴音機音箱的音樂色彩,看來在此耳機發揮得更好。 我找來了舊片一張,Dire Straits的名曲Sultans of swing出來試聽,煲了三個星期的UE9000,展示了它最佳狀態下的真本領。 電結他的溫暖感如陳年佳釀,愈聽愈有味,Mark Knopler的豆沙喉及solo結他站了在樂隊的正前方,左右分別給低音和節奏結他包圍著,令人聽得暢快。 再播靚聲王Corrinne May的Beautiful Life,開首純以鋼琴、木結他與甜美的人聲,已足以征服大家耳朵,中段副歌鼓擊激情加入,動態對比不浮誇。…

溫文儒雅的「輕量感」入耳式耳機–UE700

因為以iTunes作為我的音樂管理庫,所以平日我的便攜音樂播放器,順理成章便是以iPod Classic或iPhone為主。 說到耳筒,除了天氣較熱的日子,一般我會盡量用頭戴式耳筒,但當天氣太熱,我便會使用入耳式耳機。 由於是每天「粗用」,兼且聆聽環境一般都在上下班的路途上,所以我不會選擇太貴的耳機,原則是「夠用」就好,目前使用的,是一對一千港元左右的AKG K-370。 我有位在Logitech工作的朋友,知我終日音樂不離耳,又喜歡在做運動時聽音樂,於是便給我送來了這對UE 700型號的入耳式耳機,讓我試試。 UE 700並非高階型號,造價大概港幣千二左右,較諸市面上最流行的UE TripleFi 10(在我的辦公室內,起碼有超過5位同事擁有),平宜了一千多,所以相信是屬於UE「非客製化」耳機中的中級型號吧。 隨機附送四對不同尺碼的矽膠耳塞,以及兩對記憶綿耳塞,記憶綿壓縮後能自動膨脹,佩戴時便能達到更貼耳、抗噪更佳的效果。 再看看她的基本規格: Frequency response: 20Hz–20 kHz Impedance: 40 Ohms, 1 kHz Sensitivity: 113 dB SPL/mW at 1kHz Weight: 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