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與愛情—home for two專訪

自問沒資格在那些什麼名人家居一類的專題中見報,所以當Modern Home雜誌的記者說要和我做專訪,又不是問我有關於工作上的話題時,初時我也覺得有點兒突兀。 但後來聽記者道明來意,說想我分享一下我對「運動與愛情」的看法,感覺上,角度頗為新鮮,雖然還是覺得自己沒什麼資格發表意見,最後還是在盛情難卻的情況下,答應了人家。 雜誌方面找了插畫家KY,來為我這篇訪問畫了插畫,一幅圖畫勝過我的千言萬語,真的到位。

穿過大潭,再行到深水灣。

平安夜翌日,宿醉可能還纏繞著你,你吊住半條人命臥在床上。 我早已榮升涼伯,Party難醉早不適合我,至於我那早幾年還在吉隆坡,隔晚夜蒲兼長駐各大夜場做DJ打碟的女友,也可能受了我的感染,平安夜只與我到了東涌吃飯兼看電影,第二朝一覺醒來,便諧同她的另一馬來好友,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到了衛奕信徑遠足。 路線不詳,只管有山就拾級而上,大概行了兩三個小時,回程時到了深水灣看著沙灘,嘆番杯冰凍啤酒,比起在喧囂的老蘭酒吧隊啤,如此方式可能較適合我。 我從前有位朋友經常抱怨話香港不及美國,毫無Lifestyle,想接觸下大自然難過登天,我這天從中環碼頭搭了幾十蚊的士便來到這裡,在這山頭居高臨下,成個山都無人,我愈來愈覺得我這位朋友,唔係盲就係痴痴地。

秋高開始氣爽,行山將會更爽。

雖然,每次趕不上船時,我還是會邊媽叉罵邊嚷著要搬回出市區。 但每逢週末,當我和女友Natalie與小狗Sophie一家三口,不用15分鐘「行程」便可以到在家附近的後山享受行山之樂(整個行程大概兩個小時),我又會覺得,住在愉景灣,還是較適合我。 得閒的話,千祈唔好話入嚟探我,多晒。

呢排唔行山等幾時?

近排多了城市島的遊客趁週末入來愉景灣,大部份人相信都是先入來嘆個海景午餐,然後到東涌的Factory Outlet Shopping Shopping 再Shopping。 趁近排的微涼天氣,我建議大家如果入來愉景灣的話,不如早一點,先在12點左近來過Sunday Brunch,然後嘆一輪海景,飲杯咖啡咁話之後,最理想莫過如大概在3點半左近出發,經稔樹灣步行至神樂院,趕及黃昏上山看日落,然後才漫步到銀礦灣,在臨海的鬼佬Pub China Bear叫杯Murphy’s Stout,享受6點鐘左右的日落餘輝,飲飽啤酒,再到鄰近碼頭的海鮮酒家,整番個唔駛三百蚊就可以四個人分的海鮮餐,大概八點左右散Band。 計我話,咁,先為之Very Good。 昨天,我如常作以上所述的行程,途中遇上一對住在九龍城的加拿大+美國情侶,他們說,即使是舟車勞頓,這同樣是他們經常指定的週末行程,一邊和他們閒聊,我一邊用我的Canon G7傻瓜機按下快門,記下我的此刻心情。 如果呢一刻有杯Starbucks Latte俾過我飲,咁,就更加為之Very Good喇。

新一年,登高去。

新一年第一天,過去幾年節目都是睇叱吒,今年拿不到叱吒入場券,於是節目改為 —行山。 我們一家三口,先來個Brunch,到四點本左右開始起行,行上山頂睇黃昏,入黑前,再從山頂緩跑回家,天寒地凍,卻出足一身汗。 新的一年,有個最平凡,但又極之健康的開始。 希望大家的2008年,也是健康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