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星戰鳥

發展到今時今日,Angry Birds憤怒鳥已經超越了一個普通的遊戲,成為了一個真真正正的品牌。 任何其他品牌與憤怒鳥埋身,都幾乎一定能擦出火花,最重要係,你有無本事同佢癲埋一份? 曾經與美國NASA合作,上太空已經不是第一次,但今次憤怒鳥卻打算衝出月球,以光速飛行,到很遙遠的很遙遠的銀河系的另一個國度,參與星球大戰。 也許,你會認為憤怒鳥與星戰兩者是風馬牛不相及,但事實上,自星戰推出動畫系列之後,很明顯,Lucas Films 這單位一直想將品牌年輕化(入戲院看星戰第一集的60/70後,請舉手),與憤怒鳥合作,正好有助將這計劃又邁進一大步。 11月8日將會是「憤怒星戰鳥」推出日期,屆時,相信絕對能同時吸引到憤怒鳥和星戰的兩批粉絲大打出手,不打機不罷休。 不可不知,今回憤怒鳥更是照顧到所有平台玩家,由iOS、 Android、Windows Phone、Kindle、Mac、PC,以至執筆時還未正式推出的Windows 8,真的不得鳥! 先來暖暖身,不妨到這個網頁(請留意,這個其實是用tumblr起的Blog),選擇投入憤怒鳥還是惡魔豬的正反各一方。 我見暫時黑暗勢力稍弱,於是我也決定棄明投暗,你,又會如何選擇?

Freddie Mercury化身憤怒鳥大王

持續與消費者創造對話性(Converstional)卻不一定與銷售相關的內容,是新世代品牌的成功之道。 譬如,大家稍有留意的話,都會見過Google不定期(其實早有安排)的頁面Logo更新,由紀念某名人冥壽、大時大節,或甚至和你說聲生日快樂(只要你有登入他們的服務及有塡寫過生日日期),就是令品牌不停活化的好例子。 較早前,在eCMO論壇上聽到Angry Birds創辦人之一Henri Holm的演說,也有提及此點。今天看見的新搞作,正是紀念著名樂隊QUEEN主音歌手Freddie Mercury於9月5號的66歲冥壽之特別企劃。 “Freddie For A Day”是一年一度紀念這位殿堂音樂人的籌款活動,目的是替協助愛滋病患者的Mercury Phoenix Trust籌募經費。 有見及此,今年Freddie Mercury將於這支Rovio特別製作的短片內,化身憤怒鳥大王,客串演出一角,載歌載舞,唱出經典名曲Bicycle Race。 以此特別造型製作的限定版Freddie Mercury x Angry Birds TEE,亦將會於Rovio網站出售,所得收入,當然又是捐給“Freddie For A Day”基金。 懂得與民同樂,正是建立品牌之道,難怪Angry Birds如此成功。

網絡創品牌 社交建口碑

屈指一算已是第五屆,一年一度,由香港互動市務商會舉辦的eCMO論壇,剛於上星期假香港生產力促進局舉行,今年以「品牌創建及危機管理」為題,與會嘉賓講者合共13位,出席人數超過300人。 CMO者,首席營銷官是也,顧名思義,eCMO論壇正是為從事數位營銷的業界朋友而設。此論壇一年比一年熱鬧,討論踴躍,可見數位營銷在香港愈來愈備受重視。 論壇由消費者委員會總幹事劉燕卿女士作開幕致詞,她以最近加拿大麥當勞在社交網絡流傳的一支影片為例,片中麥當勞公司的營銷人,居然來了一個自我「踢爆」。 她在麥當勞買了一個漢堡包,然後直接拿到廣告製作公司的攝影棚內,如數家珍地,向觀眾解釋進行廣告拍攝的前期及後期加工。 當然,事前事後的漢堡包,賣相相差甚遠,可是,麥當勞公司的營銷人卻是希望透過此片,向公眾交代:雖然廣告內的漢堡包都經過美化粉飾,但所有食物材料,其實還是取材自麥當勞餐廳的。 劉女士以此為例,正是想說明,今時今日,在這個社交網絡盛行的年代,創建品牌已不能再憑大賣廣告自吹自擂,每個企業都要提高產品的透明度,以更人性化和軟性的手法,與消費者進行相向接觸。 消費者對媒體內容的選擇,愈來愈來得主動。Google香港的總經理Philip Chan亦指出,目前不少家庭的媒體娛樂,隨時起碼是三個屏幕:電視、手機、平版電腦,同時交替進行,而其中,網絡視頻的收視率,更是直逼傳統電視媒體。 在香港,單單是YouTube,每個月便已經起碼接觸到超過250萬名觀眾。 來自PCCW媒體部的副總裁Lofai Lo則認為,當舊媒體遇上新媒體,媒體人或營銷人必須捨棄以自我為中心的硬銷心態,必須換上如產品開發者般的腦袋,不斷以創造用家價值為思考前題,從而研發媒體產品。 論壇上他以1083這傳統電話查詢服務為例,當來到智能手機的世界,單把服務硬搬過去已絕對不行,必須要反覆思量,如何在用家體驗的角度,創造更多附加價值,即使在產品上滲入廣告元素,道理都是一樣。 智能手機在香港大行其道,滲透率極高,亦間接造就了本地手機營銷公司Cherrypicks的崛起,該公司的行政總裁Jason Chiu在論壇上便提出了O2O(Online-To-Offline)這概念,在香港,30%的手機用戶有透過手機搜尋及購物的習慣,他認為只要透過智能手機普及這優勢,便能夠與傳統的戶外或平面媒體相結合,把商機直接變成購買行為。 該公司所開發的如iButterfly、TownCheck及即將推出的SmartD等智能手機軟件平台,便把隨時隨地用手機上網這習慣,轉化成向消費者提供適時適地性的購物優惠或產品推介。 今屆論壇亮點之一,相信是非來自芬蘭的憤怒鳥(Angry Birds)高級副總裁Henri Holm莫屬了,究竟憤怒鳥在營銷上有什麼成功訣竅?他先解構整個遊戲的核心,就是要向用家說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 雖然故事骨幹簡單,每一次還是講述憤怒鳥為奪回被偷去的鳥蛋,如何向惡魔豬報復的橋段,但故事卻可以由此出發,推出不同的季節性版本,由萬聖節或甚至中國人的中秋節都可以。 最近的創舉,更是與美國太空總處合作,由地面打到上太空(當然,這其中相信是有關機構的贊助內容)。但萬變不離其宗,玩法、故事可以很簡單,先引人入局,但要駕馭這遊戲,就絕非易事,同時,又要配合不時更新的版本內容,保持新鮮感,這樣就能繼續抓緊用家的心了。 在短短的兩三年內,單憑一個手機為主開發的遊戲,憤怒鳥已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角色,週邊產品無孔不入,更成功進軍電影和主題公園遊樂場,Henri一語道破:不斷累積紛絲,才可建立品牌,但回報不一定要直接來自紛絲(即無需急於向用家收費),建立好品牌,就可以從中獲得更高回報。 到了今天,憤怒鳥已經成為了一個媒體平台,獲得世界各地無數品牌的青睞,吸金?無難度。 雖然是香港土生土長的國際品牌,國泰航空卻是這類公開論壇的稀客。作為該品牌的數位及社交網絡營銷經理,Ali Bullock其實平日也甚活躍於社交網絡圈。 目前,他的團隊為該企業管理多個不同的社交網絡帳戶,單是在facebook,便已經有19個為照顧不同市場而設的粉絲頁,合共有35萬粉絲追隨,除此之外,在Twitter及微博,你也不難找到該品牌的足跡。 Ali指出,雖然目前社交網絡已成為品牌營銷不可或缺的部份,他卻認為,品牌經營者切忌為做而做,必先要進行內部溝通,制定好工作目標。以國泰航空為例:一)建立品牌口碑;二)提高客戶與品牌參與度;三)電子商貿;四)客戶服務;五)危機管理,這都是該公司社交營銷團隊的主要目標。 但話說回頭,由於目前群眾較習慣(或主動要求)透過企業的社交網絡進行溝通,品牌建立和管理社交網絡帳戶,已面臨一個事在必行的境地。而好像國泰航空這類大企業,更加需要主動地監察網絡上的品牌口碑,有必要時,盡量讓客戶服務人員參與,提高整個客服過程的透明度。 即使是投訴,只要處理得宜,社交網絡上的客服管理,往往較傳統渠道具更正面的效果。 今屆eCMO論壇嘉賓眾多,演說及討論超過7小時,請恕筆者未能將每位嘉賓的演說逐一節錄,唯會上大部份嘉賓也提出了兩個重點: 一)透過數位媒體(其中包括社交網絡及智能手機)建立品牌,其成效及重要性已不亞於傳統媒體。…

鳥兒當自強,憤怒闖出名。

早陣子一個家庭晚飯聚會,我看到一個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的情景—-六十多歲的婆婆嚷著問孫兒借iPad玩Angry Birds,然後玩得不亦樂乎,有借無還。 鳥族的蛋蛋給邪惡的豬偷走了,鳥族勢保家園,紛紛變成神風突擊隊—憤怒鳥,以玉石俱焚的方式,丫叉彈炮彈飛鳥殺入豬欄…. 由一個簡單到不得了的童話式故事開始,有一系列可跨年齡層的可愛角色,遊戲的規則亦簡單得可以,再加上一聽就過耳不忘的主題音樂,令憤怒鳥可能成為孖寶兄弟之後,史上最受歡迎兼可跨越媒體的電動遊戲角色。 目前,Angry Birds坐擁7千5百名下載用戶,當中有下載了付費及含廣告免費版本的,比率大概是1比2.5,每月平均收入約有2百萬美元(截止2011年1月)。 相比於社交遊戲之王Zynga旗下皇牌Cityville的每月1億活躍用戶(截止2011年1月),Angry Birds的4千萬名活躍用戶(截止2011年3月)雖然尚有距離,但此遊戲勝在已成功地營造起去勢如虹的品牌效應,每隻平均售美元$12 – $15的毛公仔,目前已賣出了最少2百萬隻,下一步,Angry Birds更會順勢殺入荷里活,推出電影動畫或甚至是電視片集,其次,還有緊隨而來如漫畫、桌上玩具、飾物、衣服、電話套等等大批周邊產品。 Angry Birds的始創公司Rovio Mobile Ltd,這家來自芬蘭獨立遊戲發展商,最近更獲得一批曾注資Facebook、Groupon和Skype的投資者的青睞,注入了美元4千2百萬,銳意將Rovio打造成一個一如迪士尼般的娛樂媒體王國。 Rovio的成功故事,相信鼓舞了不少這個2.0世代的創業者,最近讀了不少分析Rovio成功訣竅的文章,有時間的話,可連接到下面逐一分享,但大致上,Rovio的成功,有以下幾點我覺得可值得大家借鏡。 世上沒有必勝方程式,唯有不斷嘗試,失敗後再調較,然後再嘗試。Angry Birds是Rovio創作的第52款遊戲,當時公司正處財政窘局,不成功便成仁,Angry Birds推出以來,亦曾作多次的版本修改,並非次次成功。 創業不要被地域限制,要將眼光放諸四海。Angry Birds來自人口只有533萬的芬蘭,卻成功地打入英美這龐大市場,同時,在如瑞典、丹麥、希臘、捷克及俄羅斯等國家,同樣大賣。 簡單就是美,創意愈能去蕪存菁,愈有伸延空間。可能很多人依然不相信,就算是結構最宏偉複雜的偉大建築物或交響樂,往往也是由一個最單純的主題動機(Motif)開始,變化才可永恆,檢視創意時,試想一想,你可不可以在三言兩語間便解釋清楚,以Angry Birds為例,答案是肯定可以的。 不囿於單一平台。Angry Birds雖然在iOS平台上發跡,但甫一成功,便同時登陸Android平台,兩個平台亦迅即平分春色,各佔2千萬用戶,以廣告收入為主的Android平台,每個月平均有1百萬美元進賬,除了iOS及Android,Angry  Birds亦進駐市場佔有率全球依然最高的Symbian,下一步,將積極由手機打入Wii、PS3 、Xbox360等傳統遊戲平台。 忠於自己,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投機,才能把事情做得好。Rovio幾位核心創辦人當初都是把Angry Birds視為興趣習作,不計算太多成敗,先做好,做得開心才算,成也好敗也好,過程已賺,沒有累積了51個遊戲的失敗經驗,Rovio未必能修成正果,煉成Angry Birds。…

「憤怒鳥」上以色列電視台與「邪惡豬」大打出手?

過去幾個月來,我眼見身邊不少朋友,都因為沉迷Angry Birds,大人大姐,終日玩得茶飯不思。 更有平日本來不打電動的,說連Level 4都過不到,於是愈玩愈Angry,難怪Angry Birds長期成為iPhone及Android下載榜的冠軍,就連New York Times等大報也有推介(按此看相關報導這裡)。 Angry Birds好玩之處,在於一個敵我分明的單純世界,Angry Birds的雀仔蛋被Evil Pigs偷了,為保家園,Angry Birds以日軍敢死隊般的「鳥」肉炸彈,空襲Evil Pigs陣地。 全球超過60個國家下載,坐擁最少6百50萬下載次數,Angry Birds除了變成了一個現象,更迅速成為一種文化。 除了生產玩具之外,目前,據聞Angry Birds的遊戲出版商Rovio,現在正與荷里活的製作人洽談電影大計,是的,Angry Birds正準備晉身大銀幕。(按此看相關報導這裡) Angry Birds最近殺入了以色列搞笑電視節目’Eretz Nehederet’ ( A Wonderful Country),話說節目主持人企圖平息干戈,希望能勸服Angry Birds與Evil Pigs停戰。但當然,最後都是初而口角,繼而動武收場。 Angry Birds講粗口(說穢話)的那一刻,我真的爆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