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idas

尋找他鄉三間波鞋的故事 | Adidas: the hidden hoard

品牌如果有好故事,其實往往比起硬橋硬馬賣廣告有效,說到底,自有人類歷史以來,我們都喜歡聽故事。 這個尋找他鄉波鞋的故事,去到阿根廷,故事有點夢幻,更帶點大男孩的浪漫。 圖中這位老伯的珍藏,相信任何一位三間波鞋迷看到,肯定興奮過睇AV。 尤其是,像我這類經歷過Made In Germany和Made In France的三間波鞋的那個年代的粉絲,在那個遙遠的美好時代,世界工廠中國尚未出現在地球上。 看得我如癡如醉之餘,我更覺得這比起那些什麼”Is屙In”系列廣告,這才是如假包換的三間經典。 為了向這短片致敬,我已連續著了三間波鞋加運動外套三日。 伸延閱讀:Adidas: the hidden hoard

We Print Originals – 3間力推3D?

近年創意圈子備受討論的3D掃描及3D打印技術,幾乎任何一個品牌有本事染指,就必定有可能創造話題。 但技術及資源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主辦單位能否透過這創意科技,融入品牌的概念中。 最近adidas的企劃we print originals,除了是香港首創,我認為更有趣的,是創作單位能夠將originals這品牌,以「重塑經典」這創作概念,融入3D掃描及3D打印這兩項技術中。 在adidas位於尖沙咀漢口道的旗艦店,由9月5號至18號,正舉行「3D重塑經典展覽」這企劃,展出了多位城中潮人的3D打印手辦人形,他們當中,包括了陳奕迅、何韻詩、達明一派、周柏豪、林海峰、Shine、許志安、梁漢文、李嘉欣等等,星光熠熠,目不暇給。 幾乎每件作品都有概念,全部都是和這些名人心目中的經典事物有關,當中,又有多少也是你曾經歷過的經典事物? 當中被3D掃描的,包括了雙層巴士、郵筒、唱盤、上海理髮店的理髮椅、當然少不了,還有經典的三間波鞋。 這個展覽,全盤由來自香港的創作團隊AllRightReserved一手策劃,也動用了來自杜拜的技術團隊作支援,作為香港人,的確值得驕傲,值得大家支持。 不得不提,就是只要你在6間adidas專門店購物滿$3800,你就可以到adidas漢口道旗艦店,由專人為你進行3D掃描,並且於2-3星期後,獲取屬於你個人的迷你版3D打印手辦人形,名副其實是你的mini-me。 想擁有一具像展品般的20m高彩色3D打印手辦人形? 只要捐出$50給「願望成真基金」換取同等面額adidas禮券一張,即可體驗3D掃描,將你的3D掃描照片上載到facebook或instagram,僅記要寫上#WePrintOriginals這hashtag,獲得500個或以上的Like,你就有機會擁有這個價值$4000的個人手辦人形。 要儲齊500個Like,的確有點難度,暫時,我只儲了50多個,仍需努力。

「男人的浪漫」之四:白波鞋

      從前有首歌,有句歌詞唱住「最難忘你嗰套白衫白褲」,每次聽到,我都會覺得這不知是攞景抑或贈慶的,又或者是,這句歌詞其實有骨。 大佬呀,除了讀中學的男生或做醫護人員的阿Sir外,我真的無見過多少位風度翩翩的男士,會以這副白馬王子裝束行走江湖的。 但凡一個成年男人,白衫白褲,其實是極之不方便的,你知道嗎,我們平時又大汗又喜歡行旺角波鞋街,很容易弄髒哦,除非你打算天天拿你的衣服去乾洗吧。 可是呢,男人又實在是相當自相矛盾的動物,一方面會笑人家白衫白褲太Kai,另方面,明明穿在腳上是更易弄髒的,不少男士,卻偏偏又會對白波鞋情有獨鍾,有時更近乎執著。 過去十多年,我已作過無數次抽樣調查,先後問過無數60後至90後的男性朋友,當中,十居其九都告訴我,他們家裡擁有過最少一對白波鞋,部份朋友,更喜歡重覆買同一款白波鞋,時間可以橫跨半個世紀,直到永遠,多浪漫哦。 穿著白波鞋的奧義,是一定要將波鞋保持得白白淨淨,其中,更可能包括鞋底。 為了保持白波鞋的完美雪白,即使平時最不修篇幅的男士,都突然會有股歇斯底里般的潔癖,每次穿著過後,當然都會把鞋抹得乾乾淨淨,不會假手於人。 此外,他們間中更會出動到沙膠(強力擦紙膠),來清潔鞋底的膠邊,比中學時做功課更整齊。 有段日子,我更曾經試過,家中常備一支白色的大龍染皮水,用來修補鞋面上那些輕微的傷痕。 男人對白波鞋這癖好,相信應該是由白飯魚開始的,白飯魚之後,白波鞋首選,就視乎鞋主所屬年代。 不要和我爭論,60、70後的大男孩,白波鞋之選,一定是三葉的Stan Smith,無得傾。 Stan Smith這款網球鞋,主要分有人頭版和Logo版,如果穿後者版本的,一般會被前者藐視。 什麼是人頭版?之唔係就係好似龍發製藥咁,有老闆個大頭嘜印著。但同樣是大頭嘜,人家放了在波鞋的鞋舌上,卻又是有型得多。 之不過,其實,除了自己穿鞋時會看見這個大頭嘜,一般情況下,人家是不會見到的。 經典的三葉Stan Smith,60、70年代的時候,本來是法國製造,多高貴多浪漫,到後來,當然都是來自強國。 見全白Stan Smith長賣長有,到了90年代,三葉更索性連本來白底黑間的另一經典款式SuperStar,照版煮碗,推出了純白顏色,同樣大受好評。 除了三葉,我那個年代的年輕人熱切追捧的,當然少不了飆馬啦,究竟,飆馬有那款經典白波鞋? 印象最深刻的,都應該是Wimbledon這一款,雖然較為冷門,但我親眼見過發哥著過,作為當年的潮流指標,我身邊也有幾個有錢仔同學跟風入貨。 除了三葉及飆馬兩兄弟,其實還有其他小眾選擇,K-Swiss這一款,相信你都可能見過劉華著過。 此外,Band仔之選,又點少得Converse的帆布鞋呢?但這款白波鞋,要持續美白的話,難度就可能是最高了。 講起帆布鞋,其實還有Pro-Keds這款高級白飯魚,同樣地,若果不慎於下雨天著了出街,九成水洗都唔清。 最後,數到80、90後的白波鞋首選,其實皇者已是呼之欲出的,勝出的,當然就是低筒AIR FORCE 1。 第一款AIR FORCE 1於1982年面世,但真正哄動起來,我想還要到2007年,適逢AIR FORCE 1 25周年的時候。 Nike一口氣推出了大量不同顏色的復刻版AIR FORCE 1,而其中,又以全白的那一款最受歡迎,幾乎每十個大男孩,就至少有4-5個有一對看門口。 我聽聞,為了保留最完美的純白,有部份的AIR FORCE…

四眼‧跑鞋‧迷你裙

又到了跑步季節,又到了各大運動品牌宣傳新款跑鞋的時候。 今時今日,主流品牌大多會以贊助跑步賽事,又或者找個知名運動員或名人代言,除此之外,廣告都不外乎鬥款式鬥設計鬥科技,廣告人於是絞盡腦汁,刮肚搜肠,在想,究竟還可以鬥什麼? 日本創作總監說:我想通了,不如鬥鹹濕。 (老總不用擔心,我當然知道metroPOP是本入屋雜誌,以下內容不會含色情成份。) 可能是文化差異的關係吧,日本人的創意,章法永遠是很難估計得到的。鬥鹹濕只是戲言,實質上,這一則廣告是以一個樂而不淫的手法,講述adidas running旗下的超輕跑鞋adizero的優勢。 優勢是什麼?就是超輕,輕得連廣告中的這位仁兄,一位長得絕對不像運動選手的綠短褲四眼仔(他有點像瘦版的Ian Wright),也能夠爆發驚人小宇宙。 請過來這邊的實驗室—adizero Lab看一看。先計算好所有反風阻反地深吸力等物理程式,然後,工作人員悉心把十多個穿上迷你裙半身模特兒公仔,成一直線排好. 過程一絲不苟,細微如迷你裙離地面的高度,也要精確計算。 好,槍聲一響,開跑。四眼仔以一百米短跑的動作,一個箭步,飛奔掠過這十多個半身模特兒公仔。速度實在太快,慢動作重播,見四眼仔每掠過一條迷你裙,產生恰好的風力,令裙底春光隨即乍現,連關過關,像葉問師傅一樣,中中中。 最後一關,由日本寫真女優黒澤由莉加真人示範,裙底春光再現(咳咳,不好意思),擋也擋不住,All Light All Fast的adizero,果然名不虛傳。 高科技的adizero,對決無科技的迷你裙,強弱懸殊,前者當然旗開得勝。但我想知道,這則廣告,最後又能否贏得消費者的歡心? 拜託adidas香港的客戶,千萬不要把這日本廣告拿來香港播,我等電車男當然會看得眉飛色舞,但在中環ifc上班到PURE做Gym的那一班女強人,不僅會向廣管局投訴,更隨時會拿着你對家的Nike關刀來劈你的,你最好考慮清楚。 (原文刊登在筆者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三間 is all in

不得不承認,我對adidas這三間東西總有點情意結,最弔詭的是,當穿上那些西瓜頭復刻波鞋時,我便會立刻如時光倒流,回到自己精力最旺盛的慘綠少年時代。 那個時候,你呀我呀阿肥龍阿高佬阿靚仔中等等,全部a都還是頭痛濃密兼且在球場上自問叱吒一時。 所謂的advertising或marketing,其實都不外乎賣一個夢給消費者,樓盤廣告如是,運動品牌也如是。 但我還是較心甘情願被運動品牌催眠,因為最低限度,給他們弄得心情亢奮徹夜難眠後,我總又能夠抖擻精神穿起跑鞋走一回十公里路,大汗淋漓後,疲憊的身驅內卻有星矢的小宇宙燃起,再悶人的工作我都可視為挑戰,見一關,闖一關。 新一輯的三間廣告,就是可以給我這種充滿「能量力」的感覺。 ____is all in是三間最新的全球廣告口號,空格上可填上什麼?適隨尊便,除了原作者adidas,也可以是其他旗下的代言人,除了見慣見熟的新西蘭欖球團隊All Black、碧咸、美斯及NBA新星路斯外,更有趣的是,今次一起加盟三間團隊的,還有來自街頭文化、流行音樂和時尚潮流等不同界別的icon出現,人山人海,每個人只閃過兩三秒。 “is all in”所宣揚的,是如運動員般對自己所愛事物全傾全力的一種生活態度,所以,除了音樂小天后Katy Perry,當你看到陳奕迅也成了此系列廣告亞洲版的港隊代表,一切其實也變得順理成章,一切皆有可能。 怎樣才可以衝出香港?除了你要在自己份內領域做到有國際水準外,你看看陳奕迅在廣告製作特輯的訪問中,操得一口流利的英國口音英語,你就會明白,這位每次站在舞台上時也全傾全力,唱得盡跳得盡的音樂人,談起自己的工作,更是「吹」得興起,充滿激情,吹神這個綽號,的確所言非虛。 eason is all in十分貼切,donald is all in又如何?(哎喲,不要打頭不要打頭…..) (原文刊登於本人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28年後又一條好TRON

80年代初,如果當是你已經懂事又有接觸過電腦的話,你還記得當是用的什麼電腦嗎? 印象中,我的有錢仔同學家中已有正版的Atari或Apple,我第一次接觸的,應該是黃金電腦場砌機的老翻Apple II,還要是人家不要掉給我的舊機。是呀,連磁碟機都未有,用的是卡式機,當時的個人電腦,速度行8 Bit。 1982年的TRON(電子世界爭霸戰),都可說是那個年代電腦特技片的經典了,試想像,當時的電腦,還是Green Mon的年代,莫要講互聯網了,但這齣電影,已經和你講電腦駭客,講電腦世界內的虛擬世界。 只不過,我對此片的記憶近乎零,只記得劇中人的電子造型,當然,還有那台「高科技」電單車。 現在回看可能得淡笑,但想當年,我頗肯定,無論是大友克洋或鳥山明,在創作其動畫中的電單車時,都一定有受此影響。 玩電影復刻,已成為了荷里活電影工業近十多年來的必殺技,所以,28年後的今天,TRON又得以重見天日,據悉,迪士尼為投資此片,耗資3億美元。 以現今的科技及財力,拍攝當年此科幻片的續集,技巧上,要贏,一定毫無難度(看,這電單車,未埋位已贏爆),但能否成為經典,卻是未知之素。 電影未上畫,但在戲院看了預告片,型爆的發光貼身衫造型,加飛碟格鬥及賽車場面,已令人看得興奮。 預告片接近尾聲,字幕打出Music By Daft Punk,更是令人興奮得尖叫起來。 不知道,Daft Punk兩名成員會否在電影中客串,在以下這音樂預告片中,就出現了兩鏡,襯絕。 忽然想起,曾經見過以下兩件TRON x adidas的珍品,當時沒有買,但現在想起來,真有點後悔了,尤其是那件三間外套。

adidas The Quest 尋找他鄉的國腳

相比起關刀牌,adidas向來與世界性的足球賽事更有淵源,事實上,自七十年代起,adidas已開始為世界盃製作官方的指定足球,我家有位七八十年代曾經在好幾隊甲組球隊效力的姐夫,想當年,我只記得他開口埋口只有adidas,印象中,他連星期日飲茶都是穿三間的。 話說回來,貴為今年世界盃的官方指定品牌,adidas當然在廣告上也投放了不少資源,但在策略而言,與關刀牌有點不同的,就是adidas沒有採取了於世界盃開鑼前5-6星期才開始展開密集式廣告,業界常用的所謂BIG BANG策略(曾特首的起鐃就是這類),adidas為世界盃而製作的Every Team Needs “……”廣告系列,其實在世界盃前18個月已經展開。 Every Team Needs “……”的廣告系列,清一色由施丹(Zidane)以一個第一身的說書人角色,四出尋找不同國家隊的國腳背後的故事。 (不知為何,此角色讓我想起當年徐克的經典電影「蝶變」中,由劉兆銘飾飾演的那以撰寫武林逸事為生書生的方紅葉。) 打響頭炮是Every Team Needs The Spark(港譯強隊需要霹靂旋風腿,救命)的美斯,有興趣可看我的舊Blog一則。 世界盃如戰在弦,Every Team Needs “……”系列演變成Every Team Needs The Quest主題,除了主題廣告及大量短片外,更有一個Facebook Matchups牙較戰,每場比賽,都由兩名國腳代表,由你決定誰會出線,32個參賽國家,32支強隊,32名國腳。 然後,有關每名國腳背後的奮鬥故事,你亦可由此連接到adidas的世界盃官網,欣賞那個以互動漫畫/短片進行的網頁,整個體驗充滿電影感,手法有別一般網站製作,很大工程呢。 但今年世界盃不斷爆冷,所以這個Every Team Needs The Quest的Facebook Matchups牙較戰,很多人都甩了牙較。 執筆之時,決戰前席即將來臨,上Matchups看看派彩,大家都買重代表西班牙的大衛韋拿(David Villa)將會勝出,到底Every Team Needs The Blaze還是Every Team Needs The Firestarter呢?你又會怎樣決定?

好波獻給你—–世界盃官方足球進化史

為了替即將舉行的2010世界盃之專欄造勢,New York Times 與著名攝影Jens Heilmann合作,製作了這張平面稿,順帶亦為美國隊打氣加油。 20個官方足球列陣,氣勢不亞於將歷界足球先生並列的陣勢。 我還是最喜歡1970年墨西哥世界盃的那款經典造型,不知道你的心水是那一年?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0/06/06/magazine/20100606-world-cup-balls.html

adidas Original的Starwars系列

adidas Original將於2010年1月推出Starwars系列,除了星戰化的經典鞋款外,當然少不了服裝系列,服裝中除了例牌到有點「行」的圖案Tee外,還是以黑武士的那款連帽衛衣較具誠意,之不過,如果真係成套著出街,你都咪話唔Geek。 有興趣知多一點的話,可以到adidas的網上商店睇睇。 我對白兵這款鞋最有興趣,全因印上了白兵圖案的這條鞋舌。 adidas還為這個launch做了一個宣傳網站,用上了Facebook Connect又有段煞有介事的短片,但感覺上頗為混吉。

強隊需要霹靂旋風腿

我那個年代嘅靚仔,相信就算如我呢類唔踢波嘅孱弱書生,都依然會對足球小將著迷,最近看見adidas嘅新廣告,見到「強隊需要霹靂旋風腿」呢句認真得來帶點凄美地幼稚嘅廣告語,立即我勾起了當年看足球小將時嘅美好回憶。 電視廣告中嘅施丹,有點像當年一手發掘出戴志偉嘅勞比度叔叔,當然,果位真係當正足球係老死嘅美斯,亦施展出逢人過人嘅優美腳法,風采與泰來不相佰仲,射球果刻雖然無使出衝力射球,但腳法巧妙敏捷之處亦甚有戴志偉嘅影子。 你唔好以為我飲醉酒呀,我真係好認真寫呢篇Blog o架,足球小將當年真係著adidas o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