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黃金周|龍友大戰強國人動畫】幕後主腦DDED專訪

「這個年頭,香港廣告創意一代不如一代」,很多行家都這樣說。 如果純粹以本地廣告獎的標準而言,我絕對同意。但如果你問我,新一代廣告創意人,是否真的一代不如一代,這點我可以卻可以絕對否定。 的而且確,要讓創意「見光」,這個年頭,無論營商環境及客戶氣氛,都讓難度增加了不少,不要誰怪誰,大家都有責任。 這一邊箱,廣告創意人要為口奔馳,繼續唯命是從,製作著自己未必認同的創意。同時,廣告公司又有「獎」數要追,於是在主動或半推半就或被迫去做「飛機稿」(為了入廣告獎而製作的廣告,一般製作費由廣告公司主力或全數承擔)。 另一邊箱,搵食之餘,也有部分廣告創作人會自尋出路,進行課餘式習作,因為不用擔心打奬不打獎,也不用顧慮廣告不廣告,只要為創意找到出口,就好。當然,由於這是自發創作,動力皆源自個人心中一團火,難度,其實反而更高。 較早前,見有位名為DDED網友製作了一支網絡短片「爛尾的紅VAN動畫」,諷刺那套坊間評論好壞參半的港產片「那夜凌晨 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短片用上Lo-Fi如8-bit的電動動畫風格,抵死啜核,言簡意賅,不消兩日,便在網絡瘋傳,更被推上蘋果動新聞。 最近,當強國人揚言五一留金,港人誓言奉陪街拍,雙方弩張劍拔之際,DDED再下一城,為民出手,製作了另一支風格相類似的「【五一黃金周】龍友大戰強國人動畫」。 劇情嬉笑怒駡,「屎」橫遍野,雙方大戰未開始,已預視了箇中的荒謬,有識之士,無論那一方都好,未包容,先和解。 經我明查暗訪,發覺DDED幕後主腦原來是新一代的廣告人,而且與我有過一面之緣,於是,趁「五一黃金周」在即,我馬上和他做了一個網絡專訪,讓大家認識一下這位廣告界隱士和他的創作動機。 路迪涼:「點解改個名做DDED?」 DDED:「DDED = “ Diu design 衣啲 ? ” 是自譏,一些創作人不屑本地硬膠文化,認為那是低俗無聊難登大雅之堂的東西。而我的實驗是嘗試去把自己的設計技巧結合那些所謂的硬膠文化,看看能產生什麼化學作用,而形式暫時是以動畫為主,而我稱它為MK動畫。」 路迪涼:「你嘅正職係?」 DDED:「數碼廣告人。」 路迪涼:「做咗幾多年嘢?」 DDED:「好多年啦… (唔講得唔得?haha…)」 有關【五一黃金周】龍友大戰強國人動畫 路迪涼:「由構思到製作,你用了多少時間完成? 」 DDED:「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