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C微單新世紀—Samsung NX100試用報告(三)/馬來西亞邦咯岛之黃昏

上星期到了馬來西亞一遊,當然隨身也是帶著我正在試機的Samsung NX100。 發覺了此機即使對弱光也非常敏感後,旅途中我也儘量把握機會,但凡有優美光影的情景,也不會放棄捕捉的機會。 以下照片,地點均為馬來西亞的渡假勝地Pulau Pangkor(邦咯岛),全部在手持無腳架的情況下拍攝,亦沒有經過後期加工。 f/3.5 1/40秒 ISO 100 等了很久,大概於午後3時半左右才check-in,準備好人字拖出門,卻無意見到露台門罅偷偷透進房間的光影。 f/5 1/160秒 ISO 100 吃罷晚飯,回到酒店大概是六點半左右便看到此情此景,立即拿出相機按下快門。 f/4.5 1/125秒 ISO 100 穿過泳池,看見面前孤單的涼亭,背著光,樹影的輪廓反而充滿味道。 f/5 1/200秒 ISO 100 漫步到沙灘,已見地面一片金黃,黃昏來得很快,把握機會,再按下快門。 f/5.6 1/200秒 ISO 100 回頭再看,天色已沉,樹影已被夜色吞噬,海面的鱗光,卻份外醉人。…

帶著ST550去旅行(二)—我很醜,但我好味到你口水流。

抵達吉隆坡,在機場租了車,入到城已經差不多三點,第一時間,當然就是去了醫肚。 早聞若然要在KL搵好o野食,就一定要到街邊檔搵,熟路的女友(她是馬來西亞人)和她的老友話,既然係第一餐,不如就食「豪」一點。 但原來所謂「豪」,都係每人30蚊港紙唔駛的路邊蕉葉咖哩放題任食餐。 聽人家說馬來西亞的節奏比香港慢得多,但講到食,效率卻相當高,我們才坐下,侍應已拿拿臨幫我們舖好一人一塊的蕉葉,我還在諗吃什麼時,前菜已在我面前出現。 先來點瓜菜,這邊的芽菜明顯比我們在香港食慣的粗大,青瓜相當爽口,咖哩薯仔有點像我們平常吃的韓式冷盤前菜,但這款較辣。 我知我知,這三桶咖哩汁的賣相真的嘛嘛,但查實係極好味,佢地分別係魚、牛及羊汁味,我個人就最喜歡魚汁味。 你睇你睇,成「篤」倒落堆飯度,嘩,真係好肉酸,但撞鬼佢丫,點解又咁鬼好味。 我的主菜(當然還有不能盡錄的其他菜色),就是上面的兩款—炸洋蔥魷魚和炸雞,這兩款美食表面上相當熱氣但查實係極之極之熱氣,但當中醃製的香料,味道相當複雜兼充滿層次,食了幾乎成碟我除了還未停到口,我還在想在想,究竟裡面用了什麼香料醃製的呢? 我還是很懶地只啟動了我這部Samsung ST550的Smart Auto Mode,任相機幫我選用設定場景,除了店舖的兩張照片,上面的幾張食物相,都是微距場景拍攝的。我發覺這部機好像對綠色特別情有獨鍾,四周環境的綠油油效果都亦為突出,還好,照片拍出來的色溫平衡感良好。

帶著ST550去旅行(一)—初到貴境吉隆坡

剛踏出飛機,步入吉隆坡機場,便隨手拿出我的這部新DC仔在機場內四圍亂拍,也不太理會什麼人手設定了,一於全程場景Mode,Point & Shoot就算,如果還要我左度右度,就無資格做傻瓜機DC仔了。 步向搭乘接駁輕鐵的月台的走廊,先舉起相機,看看這27MM廣角鏡拍攝可以有多wide,啟動的是風景Mode,感覺上較肉眼看到的景象遼闊。 太懶了,索性用會自動替我揀場景的Smart Auto Mode 智能場鏡識別功能(嘩,點解中文翻譯咁鬼長o架),拍攝輕鐵月台,哈,他居然自動揀了人像Mode,奇! 還在等車,舉起手就拍,女友早一晚近乎沒睡,晨早又搭了第一班機,依然睡眼惺忪,Smart Auto Mode又自動幫我揀了人像Mode,今次又真係幾Smart。 上車了,舉起手又拍,指向扶手,自動轉為微距Mode。 隔著玻璃,一邊享受著從車廂外滲入來的熙暖陽光,一邊沿路亂拍下了這幾張,全程自動揀了風景Mode。 基本上,這部Samsung ST550的Smart Auto Mode都幾Smart,是真正極適合懶人如我的傻瓜機。拍攝的畫面雖不算特別銳利,但色彩很自然,無愧背著Schneider鏡頭的金漆招牌,另外,此機對焦亦相當順暢兼快手,作為一部Point & Shoot DC仔,算是交到功課了。

背影

起初看見這照片,女友的Auntie說,不明白我為何好端端的不從前面拍,偏要拍背面。 可能是小時候讀過朱自清的背影吧,長大後,我總覺得,每個背影,都好像有個旁人未必看得到的故事。 我曾經在這裡說過,這照片,是去年十一月,女友的婆婆來香港旅行時,在昂坪360拍的。左邊的是婆婆的媳婦(即女友的媽媽),右邊是婆婆的孻仔(即女友的叔叔),我跟隨在他們的後面,看見這幅美麗的圖畫,便按下了快門。 女友回馬來西亞奔喪,我們買了一個相架,將這張相裱起,她帶了回家去。女友說,家人都說了和那位Auntie類似的話,唯有相中的孻叔,卻愛不釋手。 昨天女友Auntie來電,說她看見孻叔把這張相,珍而重之地放了在家中的電腦桌旁,她看多了幾次,最近開始明白,背影後的故事,原來真的更動人,更耐聽。 追憶 林子祥 曲︰林子祥 詞︰林振強 編︰鐘定一 童年在那泥路里伸頸看一對耍把戲藝人 爺爺木偶令到它打筋斗使我開心拍著手 然而待戲班離去之後我問 為何木偶不留低一絲足印 為何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 從前在那炎夏里的暑假跟我爸爸笑著行 沿途談談來日我的打算首次跟他喝著酒 然而自他離去之後我問 為何夏變得如冬一般灰暗 為何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 從前共你朦朧夜里 躺于星塵背後 難明白你為何別去 留下空空的一個地球 徘徊悠悠長路里今天我知道始終要獨行 閑來回頭回望去追憶去邊笑邊哭邊喝啖酒 然而就算哭仍暗私下慶幸 時日在我心留低許多足印 從前從前曾共我一起的仍然在心里逗留 從前誰曾燃亮我的心始終一生在心內逗留

婆婆喪禮上的街坊

女友從吉隆坡奔喪回來,關於婆婆喪禮,有趣事一則。 話說女友家是大家庭,兒孫滿堂,家人又喜歡在婆婆家打躉,幾乎每個周末在家中舉行的婆婆飯局,閒閒地兩三圍簡直粹料,於是乎,周末時到街市買菜,婆婆成為了大客仔。 婆婆生前人緣甚佳,深得街市的街坊們愛戴。但意想不到的是,婆婆喪禮上,居然也出現了這些街坊,前來致祭。 當中包括:雞佬成、豬肉榮、賣魚勝、菜欄嫂、雜貨舖東叔東嬸、生果珍、的士陳、飛髮晶等人(全部名都係我老作,但真有其人,不能盡錄)。個個有情有義,帛金做足(要知道他們當中不少收入微薄)。 女友更說,成班街坊,雞佬成喊得最勁。有趣的是,無人知道他們是如何收風知道婆婆仙遊的消息,家人沒有刻意考究,總之有心便是了。 這是一個很周星馳電影中的畫面,真正的笑中有淚。 對於香港人來說,街坊一詞,好像已收了入歷史博物館,我們的下一代,問他們甚麼是街坊,他們可能會問你,是不是十年前政府話要拆,但係又好多人反對的那個東西? 很懷念六十年代油塘灣屋村的街坊 — 成日請我食粉果的潮州婆、見親我都叫我做Batman仔的藥材舖白師奶、晌屋企攪主日學結果一日都俾我們一班嘩鬼呃飲呃食的耶穌婆。你地好碼?我係阿肥師奶個孻仔呀,我大個仔(佬)喇,我好聽你地話,無入黑社會呀(因為佢地嫌我細粒唔收我),你地幾好丫嘛?無乜嘢千祈唔好搵我呀(怕且佢地多數都唔晌處咯)。

婆婆走了

昨天傳來噩耗,女友的婆婆離開了。 婆婆中風是兩星期前的星期六,熬了十多天,最後於昨天早上,靜悄悄地離開。 婆婆是馬來西亞人,說得一口流利英式英語,兼且是家中唯一還懂得寫中文的成員,女友邊洒淚邊笑說,婆婆離開後,家中成員想找人問自己的中文名字怎麼寫,將會成為一大難題。 這張照片,是去年十一月,婆婆來香港旅行時,在昂坪360拍的。左邊的是婆婆的媳婦(即女友的媽媽),右邊是婆婆的孻仔(即女友的舅舅),我跟隨在他們的後面,看見這幅美麗的圖畫,便按下了快門。這張照片,亦成為了我對婆婆的最後印象。 那次到港一遊,對於十多廿年沒來過香港的婆婆來說,一切的感覺,都像是完美。 星期日擠得水洩不通的彌敦道、招呼九流的廟街糖水舖、見你是遊客不騙你才偷笑的女人街街邊檔、等了兩個多小時才可成行的昂坪360,她都一一以和藹的笑容說著:好好,好好。 我覺得,這位年近八十仍精神奕奕兼比我好胃口的婆婆,是正能量超人的化身。 不少香港人,永遠事業第一,朋友第二,家庭包尾。對於家人,很多人會很容易地take it for granted。我看見婆婆和她家人的親密關係,親情以外,我更覺得,能維持這種家庭關係,多少和這正能量有關。 大家不用羨慕,因為這種正能量,其實就在你左近。 婆婆,我會永遠記住你的笑容,因為,你幾乎有你的孫女咁靚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