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歌,需要多一點的時間發酵 | 林一峰《細水如歌》

有些時候,「懷舊」很容易令人墮入情感桎梏,主觀地認為新不如舊,令個人不能自拔,忽略面前的美好事物。 因此,我實在太怕「懷舊」這兩個字。 當「懷舊」再加上「金曲」,「懷舊金曲」這四字,更真的「比處死更難受」。 去年年底左右,林一峰推出了一張《細水如歌》專輯,是他第17張個人專輯,重新演繹了9首陳百強的經典名曲,大家不用擔心,這並非是一張單純的「陳百強懷舊金曲」致敬專輯,而是歌者試圖把昔日某個時空的情懷,經過長年醞釀發酵後,再次呈現出來。 因此,在整體編曲上,《細水如歌》沒有刻意翻新成2017年的版本,林一峰挾著他的一人一峰一結他,把舞台從香港移植到美國紐約,試圖以另一個城市的精神面貌,演繹另一個城市的優雅情懷。 在這個碎片化的年代,逐首單曲製作,逐首單曲打歌來在市場試水溫,隨時比起一口氣製作一張專輯化算。相信只有極少數創作人會像林一峰一樣,情願逐張專輯逐張專輯來做,而且,每一張專輯,他都會嘗試營造出一種統一的聲音或氛圍,《細水如歌》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討論這張《細水如歌》前,請讓我談一下林一峰和陳百強。 記憶中,應該是2003年左右,我在銅鑼灣HMV的試聽櫃位,遇上林一峰自資推出的第一張專輯《床頭歌》,那個時候,我的iPod裡,已經有那首聽完又再聽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實不相瞞,那個拷貝,我是從網絡上下載回來。 就當作是還給歌者的債,我買了一張《床頭歌》CD回家,只是,那個時候,我正開始實行我的「斷捨離」生活,回家後,我把這專輯弄了一個數位拷貝,然後就轉贈給朋友,順便也向他推介林一峰這新發現。 說來有點慚愧,那些年,我因為去了美國留學,離開了香港一陣子,剛回來時,我曾經連林一峰和林峯也搞不清誰是誰,《床頭歌》專輯還未面世前,我便試過錯把林峯誤作林一峰,在網絡下載了林峯的歌曲,一聽之下,才發覺「吓?原來係無線嚟嘅!」。 Spotify剛剛推出,我已經是付費用戶。不是笑話,可能因為聽過林一峰的歌,於是在Spotify推薦曲單中,也居然出現了風馬牛不相及的林峯。 容許我用一個比較膚淺的方法,比喻這兩位風格截然不同的歌手給我的第一印象,如果你說林峯很黎明,我就覺得林一峰很陳百強。 不是說他們的曲風歌喉很相近,而是,我總覺得他們散發出來的那份氣場,氣味很接近。 其實我也沒有認真地聽過多少首林峯的歌,所以暫且不討論他了,可是,為何我一開始就覺得林一峰很陳百強呢? 我覺得,林陳二人都有一種共同的氣質,聽他們的歌,我的心,會感到很安靜。 因為這個城市太喧鬧,所以我們更需要一些可以讓自己靜下來的聲音。有趣的是,無論是快歌中板歌慢歌都好,每次聽林陳二人的歌,我的心,都會感到很安靜。 事隔多年,透過一些報章訪問,我才得悉,原來林一峰的媽媽正好是陳百強粉絲,他除了自小被陳百強的歌曲薰陶,長大後,向來孝順的林一峰,也為此而重新演繹過媽媽偶像的歌曲,致敬之餘,亦憑歌寄意,送給媽媽。 事實上,在差不多十年前的音樂劇場《一期一會》,林一峰已經與陳百強來過一次音樂上的偶遇,期間林亦從陳百強的音樂面貌中找靈感,創作了《櫻花訣》這首優雅小品。事隔多年,《細水如歌》是林一峰再一次深入探討陳百強音樂世界的嘗試。 與其說這是重新演繹,不如說這是對80/90年代香港浪漫情懷的致敬,那個時候,香港同樣存在很多不明朗因素,但不少人還是心存希冀,嚮往著美好的將來,現在回看,當時大家可能有點單純,甚至是過份地純情,但亦正正好是因為體會到,人生的根本就是「是苦也是甜美」,所以我們才更應該讓目光放得更遠,同時好好活在當下。 傳聞中的陳百強是經常鬱鬱寡歡的人,但有趣的是,他的歌曲中,卻經常給予我們一種很正面的能量,事實上,他的嗓音,間中帶點單薄,音域亦不算廣不算有爆炸力,但卻是令人聽得親切、舒服。 我第一次聽林一峰的歌,只覺得他的聲音很「骨子」,演繹旋律的造句手法,氣質亦與陳百強相近,但林陳二人的嗓音,個人認為,發聲的方式其實截然不同。 看到《細水如歌》專輯封面上那位於紐約曼克頓區的Flatiron Building,黑白照片中卻散發出微溫的夕陽,大概已告訴了我這張專輯意圖展現的情懷。 雖然不是每齣電影都有出現過Flatiron Building,但我卻已聯想到電影《West…

賣歌者言|林一峰與他的《音樂蜂》

從前,作為一名樂迷,支持自己喜愛的歌手或樂隊的話,有兩個主要方法:買唱片和買演出門票。 現在,世界變了,唱片銷量低迷,全球屢創新低,即使你做齊以上的支持活動,也無補於事,因為你只屬於少數。 而且,你可能已略有所聞,因為入不敷支,最後因難以維生而被逼轉行的歌手樂隊,這類故事,幾乎無日無之都在發生,尤其是,在香港,這個生活成本極高,在銅鑼灣吃一碗雲吞麵隨時承惠$45的城市中。 不要以為音樂人是藝術家,就可以不吃人間煙火,音樂無價,但製作一首歌曲,背後付出的人力物力的成本,無論是買樂器、製作器材、租用錄音室、僱用樂手等等,一律真金白銀,所費不菲,音樂成本,絕非無價。 難以再靠售賣唱片賴以為生,唯有另闢蹊徑,於是較有生意頭腦的唱片公司或音樂人,開始為歌手樂隊拓展更多收入途徑,出售周邊商品、拍廣告、代言、出席商業活動、甚至是創建自家品牌,靠知名度開拓音樂以外如時裝食肆潮流精品等等,總之是衣食住行無所不及的商機。 在音樂界,更具生意頭腦的,諸如will.i.am,索性幫品牌當潮流顧問,賺得盆滿缽滿。 音樂人絕非存心不務正業,只是商業模式變了。因為,推出專輯,反而成了宣傳工具,不用賠本,已算幸運。音樂明明是核心,卻被逼變成附屬商品。 但這個世界上,仲有些人偏偏不願妥協,始終認為,音樂有價。 2015年2月,林一峰與友人成立《音樂蜂》(MusicBee.cc),是為音樂版的Kickstarter.com,匯聚全世界可能碩果僅存,仍然願意付費購買音樂的樂迷,讓他們直接集資,支持所喜歡的音樂人推出專輯,一同享受音樂成果。 作為《音樂蜂》計劃的創業作,當然由林一峰起動,於不足兩星期的時間內,第一個企劃已經達標,籌夠了超過20萬的樂迷資助,執筆之時,已經超過28萬,成績令人鼓舞,證明付費音樂未死,願意掏荷包的朋友,仍大有人在。 「現在,聽眾接不接受付費音樂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讓大家明白做音樂其實是昂貴的這個事實。」 正所謂居安思危,有關於《音樂蜂》這計劃,目前剛開始,好像反應不俗,於是我問林一峰,這一盤音樂生意,到底怎樣才能夠支撐下去? 「有關心《音樂蜂》的媒體朋友,擔心我們只憑每個案子募資成功後15%作營運費很難維持,那倒是真的。」 「只是,這是一個三贏的平台:音樂人有足夠資源開始 project,而且我們不成功不收費;聽眾有權選擇什麼值得面世的自由,並且得到計畫不成功就原銀奉還的保障;一切事成後,音樂蜂也可以靠一點點佣金作可持續發展的動力。」 「如果經過我們團隊兩年深思熟慮的考量和經營之後,還不能維持的話,輸的不是我們,而是香港的文化。」 「說真的,我跟《音樂蜂》的夥伴們 Frenzi Music與Why Interactive以香港作為《音樂蜂》的基地,開頭二話不說就來《音樂蜂》註冊,初期大部份實際付出金錢支持的用家,超過半數是來自台灣的朋友,但過了一個月後,香港的支持者已迎頭趕上,超過整體數字的一半,證明香港也有不少熱愛音樂,願意為音樂付出的樂迷。」 但說到底,《音樂蜂》最終想達到的理想,又是什麼? 「我們的理想,當然是可以提供一個平台讓年輕人可以成功踏出音樂的第一步,但現在想想,最理想的理想會是:香港人一起成就自己的音樂,更會以自己的音樂為榮。」 幾乎每個行業的「上一代」,都總愛投訴一代不如一代,於是我問林一峰,作為樂壇的大哥哥,又怎樣看香港新一代的音樂人?與兩岸三地的音樂人相比,我們的優點和缺點又是什麼? 「在我看來,我還是屬於新一代啦,哈哈,但我們得承認,大部分中國人對音樂的認知,只是旋律跟歌詞,對於所謂的’Sound’未有概念。」 「很多其他香港新一代的音樂人,大多傳承著上兩個十年的K歌文化,或是受台灣音樂人影響居多,這點對於香港在兩岸三地的突圍不是一件好事。」 「但我們還是將焦點放在優點上吧。多年經驗所得,粵語歌在很多地方還是很有地位的,而且只有香港人能做到最好,這就是香港音樂人的優勢了。」 「香港是一個很公平的木人巷,只要你肯努力,就有機制幫助你成功,在知識產權法上,香港也是兩岸三地之中最先進的。」 部份讀者都可能留意到,我絕對是音樂串流服務如Spotify及數位音樂服務如iTunes等的擁躉,我見林一峰經常有專輯上榜,我還以為他在這方面的收入,應該相當不俗,但事實上,當我問林一峰數位音樂對音樂人的宣傳有否幫助時,我卻得到一個令人沮喪的答案。 「音樂串流服務對已經有龐大錄音版權的大公司是有幫助的,畢竟會為大公司帶來多一個項目的收益。」 「然而,如果你是小公司或是獨立音樂人,只有兩個選擇:一,將東西不計成本無限上線,為不確定的現場演出機會鋪路;二,轉行對於以娛樂為本位的歌手,串流音樂平台也是有幫助的,因為他們的收入並不是來自音樂,是音樂帶給他們的東西,但對於以音樂為本位的歌手,靠串流音樂平台就很難生存。」…

MusChat|林一峰(Chet Lam) x Rudi Leung

MusChat|林一峰(Chet Lam) x Rudi Leung 林一峰(Chet Lam) — 香港最具才華的Singer Song-writer之一,行事作風低調,熱愛旅遊,近年更愛上慢煮烹調,由音樂舞台走到廚房。2015年2月,與友人成立「音樂蜂」(MusicBee.cc),是為音樂版的Kickstarter.com,除了上期的「雙林」封面故事,我也和林一峰就音樂市場的何去何從,作出了深度討論。 CL:Chet Lam RL:Rudi Leung RL:音樂是人生的必需品,抑或只不過是奢侈品? CL:問我,我一定會說是必需品,但當你想深一層,當一個市民走進一家沒有音樂的商店,通常都不會逗留很久,就算是快餐店,也會播放背景音樂;而且,有說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那麼大家認為,培養品德休養的事情,是必需還是奢侈呢?音樂,我會說是必需的奢侈品。 RL:你如何看習慣了免費「獲取」音樂的這一代? CL:這是有關世界消費習慣改變的大趨勢,音樂工作者首先要想的,並不是在音樂產品上挖盡心思掙錢,而是教育大家知識產權在文明社會運作上的重要,其他的好事自然會發生;現在已經不需要付出金錢去得到音樂,會讓聽眾願意付錢去買的,並不是盛載音樂的媒介,而是音樂或音樂人本身的精神。 RL:你認為音樂專輯還需要有如黑膠碟或CD等實體形式出現嗎? CL:2014年黑膠唱片在美國本土上的銷售增長是54%,其他除了串流音樂之外一概下跌;看看歷史,音樂媒介一直改朝換代,黑膠唱片卻一直生存著;我相信黑膠會細水長流,畢竟從消費體驗與音色兩方面看,最好的始終是它。 RL:我已經聽過有不少音樂人已放棄了靠售賣專輯這收入,認為那只是Marketing工具,你認為這是音樂專輯的唯一出路嗎? CL:可以肯定的是,依靠售賣實體CD來歸本,只會越來越艱難,但黑膠唱片連Download Code則相反;我仍然相信音樂的價值,亦相信很多人明白購買專輯的重要。 RL:對於成為了獨立歌手的妹妹,你仍不斷在她背後發功支持,是對她太過關心還是不放心? CL:關心就一定的了,我支持她是應該的,總之她有需要我就會盡能力幫忙;只是,究竟她需不需要呢?那就要問她了;有時候,我更需要妹妹,因為我常常不在香港,有她陪伴父母我就更放心了 RL:林一峰如果不彈結他,你還想學懂哪一種樂器,為什麼? CL:鋼琴;小時候一家七口住三百呎公屋,沒錢沒地方;長大後太多其他我更想接觸的事情,沒時間;對於創作人來說,樂器其實都是一種工具,最重要的還是用腦,一個滿載音樂的腦袋,才是我們最重要的一件樂器。 (原文刊登於2015年5月號Wagazine月刊,我是本文作者,本網誌版可能略有出入)

林一峰新西蘭「發現新我」之旅

2009年8月6號,由新西蘭航空香港facebook page開張的那一天開始(去timeline看看就知道啦),這個都一直是我最「上心」的客戶之一。 眨眼間已經超過兩年,老老實實,如果繼續搞一些小遊戲靠小恩小惠去呃Like,現有粉絲或新粉絲都未必會理你,而新西蘭航空作為一個香港人眼中仍屬較小眾的航空公司,我覺得,最實際還莫過於先加深大家她的認識。 要去新西蘭旅行再加上要在當地轉機周圍去,首選當然是新西蘭航空,但我想,究竟可以用什麼方法令大家「未出發,先興奮」? 最初的構思,是我們會乘搭新西蘭航空的飛機,在新西蘭四處去,拍攝好些有趣短片,然後在每條短片片尾,都會和facebook page上的粉絲有所互動,譬如儲夠Like才去片或答對相關問題有獎等等。 主要目的,除了讓消費者對新西蘭航空的航線,以及新西蘭的旅遊熱點加深了解,更希望與粉絲有更多對話。 後來我想,不如找一個既喜歡旅行,在facebook或其他social media上也有一定人氣的藝人,作為campaign的亮點吧。 我用一柱香的時間,便立即鎖定了「旅遊系」音樂人林一峰,認為他是不二之選,然後連同整個策劃向客戶cold call獻計。 客戶雖然與我看法一拍即合,但正所謂好事多磨,我們前後籌備了差不多半年,最後於今年才正式成事,真的是少一點毅力也不行哦。 既然名為林一峰新西蘭「發現新我」之旅,林公子當然會做一些平時大家較為少見到的活動。 而活動的主旨,其實也是想向大家傳遞一個訊息:所謂旅行的真諦,就是遠離自己熟悉的國度,從而尋找另一個新的自我。 還有兩個星期,這個活動就要到達尾聲,哈哈,老套一點講句,這一刻,我真的有點依依不捨。 如果你還未參加我們的抽獎活動,現在還有機會哦,快快到這裡參加吧。 以下11段片,已於過去5個星期內逐一播送,你有沒有錯過了那一段林一峰的精彩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