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與童話之間 — 宮崎駿 三鷹美術館

原先守護著天空之城的機械人,移居在此守候,感覺依然孤獨。 小妹妹是真的,但龍貓當售票員當然是假的,因為本館不設即場售票。 俯瞰場館入口,像棵小盆栽,不壯觀,但很怡人。 與女友的自拍照,這路口遊人眾多,這張是唯一成功沒有把其他人攝入鏡頭內的照片。 多年前,許多許多年前,一齣「風之谷」,令我迷上了宮崎駿的作品,之後的「天空之城」、「幽靈公主」,以至近年的「千與千尋」和「哈爾移動城堡」,都一一成為了我的至愛影片。 宮崎老師的作品,總彌漫著一種帶點童真的浪漫色彩,深處又蘊涵著好些發人深省的哲學性話題,隨年月於不同時候欣賞,感受又可截然不同。 得知宮崎駿的三鷹美術館開幕後,一直也想到此一遊。今趟旅行,雖然來去匆匆,事前又沒有認真地計畫過甚麼行程,唯獨是這宮崎駿美術館,我卻有所準備,做好功課。 前往三鷹美術館,一定要事先預訂門票,你可以選擇先在香港透過JAL購票,或者像我一樣,在日本當地的便利店LAWSON的自動購票機Loppi訂票。 http://www.ghibli-museum.jp/ticket/english_r.html http://www.lawson.co.jp/lawson_more/ghibli/how_to_buy.html 前往的方法很簡單,乘JR至三鷹駅,從南口出發,步行15-20分鐘左右就可到達。你也可以選擇在三鷹駅乘搭循環專線巴士前往,車程大概5分鐘左右。 「大家一起來做迷路的小孩吧!」,這正是三鷹美術館的口號,不要誤以為這裡是甚麼主題公園,這裡名符其實是一個迷你美術館而已,但只要你是宮崎駿迷,參觀宮崎老師的工作室、看看他的親筆人物設定手稿及Story Board,以及那個運用了光學及立體模型技術來解說動畫原理展館,便足以令你樂透而忘返。至於那套館內限定放送的動畫短片,只可算是錦上添花而已,還是不及場館中的展覽吸引。 同場加影,就是製作Wallace & Gromit 的Aardman工作室的展覽,Aardman所有的影片,都是用稱之為Claymation的技術製作(即黏土模型加Stop Motion拍攝的Animation),場館內,便展出了好些拍攝Wallace & Gromit時所使用的模型原品。 全館的感動位,在於屹立在美術館天台,原先守護著「天空之城」的機械人Lambda,除了館外範圍,這裡便是唯一可供遊人拍照的地方,由於極受歡迎,要埋機械人身邊拍照,可想言之,真的一點也不容易。 我等了良久,才拍下了這張機械人的獨照,算是償了這趟旅程的小小心願。仰望這孤獨的機械人,屹立於四周翠綠的草叢間,我想,正在努力守護地球生態的鬥士們,又會否像這機械人般地孤獨?

飲番杯冰凍啤酒……..

來到東京,我暫且要將釣魚台、三年零八個月、南京大屠殺等等國仇家恨拋諸腦後,因為看見的諸多事物與等等細節,都一一教我立即愛上。 沒辦法,飯,還是人家的較香。 沒十年,也起碼有八載沒來過日本。我不是購物狂,也不算是哈日族,但來到日本,隨便逛逛街拍拍照,看看人家裝飾得美輪美奐的店舖,已是樂事。 五日四夜,一眨眼便過。雖然,其中有兩天也下著毛毛細雨,東京也較昔日的印象中來得擠擁繁囂,原宿街頭表演的樂與怒又不復見,但一切一切,仍覺完美。 後來我發現,其實,東京並非份外完美,只是,「心情改變一切」。 祝大家新一年,人人心情靚爆鏡。 杯酒當歌 曲:許冠傑 | 詞:黎彼得 | 編:許冠傑 我時常清風兩袖 吊兒郎當最自由 但得有三餐足夠 為人樂觀好少掛憂 咪彈人貪新厭舊 愛情如海市蜃樓 問天賜幾許佳偶 離合悲歡定必有 #飲番杯冰凍啤酒 高歌一曲器量厚 無謂再去為情悔疚 你盞心罨得個嬲 我懷疑天邊宇宙 有神靈管轄地球 實應要睇通睇透 成敗得失莫追究 大家要睇通睇透 成敗得失莫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