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景灣

不用手拿不好吃的Paisano’s巨無霸Pizza

「香港吃到的Pizza,九成垃圾。」 我那位意大裔,說起話來極為神似Everybody loves Raymond內的Robert,來自紐約的美國朋友K,帶點氣憤地說。 「Pizza Express的勉強還可以,但是吃Pizza嘛,用刀刀叉叉怎麼過癮?我還是懷念那些大大塊,餅身鬆厚,芝士香脆,堆滿配料,然後用手拿著吃的New York style Pizza。 」朋友K愈說愈激動。 但後來,朋友K終於找到他懷念多年的家鄉薄餅,那就是坐落在中環SOHO區,Paisano’s的Giant Pizza。 24吋的巨型Pizza,配料落得大方不小家,切一塊給我,已夠飽當一餐飯,想起當年我還在美國讀書的日子,就是經常吃這類街坊式Pizza店的平靚正巨型Pizza醫肚。 最爽的就是,因為還是熱騰騰的,這片Pizza只可以用指尖勉強拿著來吃,真滋味。 令我這位其實也是我鄰居的朋友K更開心的是,最近,Paisano’s居然開到來愉景灣。 昨天本來打算是來個下午茶餐,巧遇Paisano’s後,按捺不住,點了一片Pepperoni Pizza,再來一杯Asahi生啤,坐在懶洋洋的廣場內,就來個提早的晚餐吧。 才下午五點,已覺夕陽醉了。

愉景灣龍友出沒注意

山長水遠搬入愉景灣住,其實就是貪其人煙稀少,撞口撞面都是本地居民街坊街厘,除了入來探朋友的,一般日子甚少城市遊人。 但近年由於多了一條陸路交通東涌outlet mall加上媒體報導,愉景灣開始成為了部份朋友週末打發時間的好去處。近來又由於數碼攝影的興起,擁有一部單鏡機加長短火已屬民間最普及的文娛活動,於是週末來訪愉景灣的朋友當中,龍友數目日增。 我發覺在愉景灣見到的龍友們的一大特色,就是他們喜愛將我等居民、我們的寵物,或者是人家的小孩,都會視為珍禽異獸,二話不說,咔啪咔啪,舉機就影,也有甚者會喜歡深入人家平房的花園前,放好腳架,來張到此一遊。 我也很喜歡影相,但當我在平靜的禮拜天,於廣場休閒地嘆著下午茶時,見到龍友,無名之火又真的按捺不住。

七一沒去遊行,去了昂平行大運。

如題,但請不要問我為什麼沒去遊行了,我近來愈來愈覺得真理不會愈辯愈明,你睇阿陳生單料就知。 Anyway,雖然由愉景灣去昂平其實很方便,但由於我女友堅持這是家庭活動,一定要帶小狗,所以這天早上,我們先要從愉景灣搭船到梅窩,再從梅窩搭百幾蚊的士到昂平市集。 我們先在昂平市集吃個午飯,再在附近的寶蓮寺大佛、茶園、心經簡林及鳳凰徑山腳等地方走個白鴿轉,到大概3點左右,烈日沒那麼當空時,便開始從昂平360纜車下沿途的山徑,由山頂行到落東涌。 當然不可以話行就行,因為帶著小狗,我們除了每人帶足差不多3公升的飲用水外,更要先讓小狗濕身,才可以出發。 搭過好幾次昂平360纜車,還是第一次以雙腿走同一條路,路標說全程3小時,那天我們用最悠閒的步伐,沿途又不時停下來拍照,最後用了2.5小時抵達山腳。 天公做美,這天的天朗氣清,漂亮得簡直有點匪夷所思,所以我都係立定主意,旅行無所謂,移民就咪攪我喇,香港的確是一塊福地。

秋風起,跑步去。

昨天晨早天朗氣清,我與女友參加了在愉景灣舉行的10K Charity Run。 平日在愉景灣跑步,多選擇黃昏或晚上,較少在晨光第一線中進行,驀然發現,感覺原來如此美好。 賽程展開,沿斜坡上山去,路經幽幽樹蔭、抱擁海天一色的舒懷景緻,當去到臨海兩排的獨立單棟住宅,你會遇上那些坐在家門前向你遞上飲用水的小朋友,或者穿上紅色制服在向你打氣或作出方向指引的Volunteers。 雖然只有數百人參加,但其氣氛較在市區舉行的賽事,毫不遜色,事關這裡,有較多左鄰右里的參與。 所有金融風暴股市大瀉煩人工作都暫且拋諸腦後,我想起曾經看過的一句Nike的廣告標語”Who said you can’t run away from your troubles?” 香港人,一起加把勁,起跑吧。 不少人扶老攜幼/狗,湊湊熱鬧。 這家人推住BB車,追到我索氣。 我還在跑上斜坡,已經見有不少人在跑回程。 跑到索晒氣,快來張合照。

秋高開始氣爽,行山將會更爽。

雖然,每次趕不上船時,我還是會邊媽叉罵邊嚷著要搬回出市區。 但每逢週末,當我和女友Natalie與小狗Sophie一家三口,不用15分鐘「行程」便可以到在家附近的後山享受行山之樂(整個行程大概兩個小時),我又會覺得,住在愉景灣,還是較適合我。 得閒的話,千祈唔好話入嚟探我,多晒。

呢排唔行山等幾時?

近排多了城市島的遊客趁週末入來愉景灣,大部份人相信都是先入來嘆個海景午餐,然後到東涌的Factory Outlet Shopping Shopping 再Shopping。 趁近排的微涼天氣,我建議大家如果入來愉景灣的話,不如早一點,先在12點左近來過Sunday Brunch,然後嘆一輪海景,飲杯咖啡咁話之後,最理想莫過如大概在3點半左近出發,經稔樹灣步行至神樂院,趕及黃昏上山看日落,然後才漫步到銀礦灣,在臨海的鬼佬Pub China Bear叫杯Murphy’s Stout,享受6點鐘左右的日落餘輝,飲飽啤酒,再到鄰近碼頭的海鮮酒家,整番個唔駛三百蚊就可以四個人分的海鮮餐,大概八點左右散Band。 計我話,咁,先為之Very Good。 昨天,我如常作以上所述的行程,途中遇上一對住在九龍城的加拿大+美國情侶,他們說,即使是舟車勞頓,這同樣是他們經常指定的週末行程,一邊和他們閒聊,我一邊用我的Canon G7傻瓜機按下快門,記下我的此刻心情。 如果呢一刻有杯Starbucks Latte俾過我飲,咁,就更加為之Very Good喇。

新一年,登高去。

新一年第一天,過去幾年節目都是睇叱吒,今年拿不到叱吒入場券,於是節目改為 —行山。 我們一家三口,先來個Brunch,到四點本左右開始起行,行上山頂睇黃昏,入黑前,再從山頂緩跑回家,天寒地凍,卻出足一身汗。 新的一年,有個最平凡,但又極之健康的開始。 希望大家的2008年,也是健康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