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物語

《人,因夢想而偉大 | Coldplay | A Head Full of Dreams》

2014年,經歷婚變風波,樂隊Coldplay主將Chris Martin以治癒系的沉鬱聲音,創作了一張內容極為私密的【Ghost Stories】專輯,如果我稱之為【年度最佳掟煲專輯】,相信沒有多少人會反對。 人總需要勇敢生存,【Ghost Stories】專輯推出後,Chris Martin馬上收拾好心情,極速反彈,就連巡迴演唱也沒有,便馬上與樂隊開工籌備緊接下來【A Head Full of Dreams】這一張專輯,典型Coldplay正能量陽光氣息,再次湧現,但可能令樂迷失望的是,與此同時,坊間亦傳出消息,話說這極可能會是樂隊的告別作。 「這是有關於愛、接納與包容任何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It’s about love and acceptance and embracing what happens to you)。」Chris Martin如是這樣形容這專輯。 此外,除了老拍檔Rik Simpson,亦找來了Beyoncé及Rihanna背後的製作單位Stargate,據聞監製對樂隊非常嚴謹,要求樂隊製作了大批demo錄音,然後才逐一甄選,交上十首demo,隨時有八首被監製打回頭。難怪Chris Martin也自嘲地說:「感覺上,我們像回到未有唱片公司簽約前的時候了。」 參與客串的樂手歌手,亦可謂鑽石級陣容,隨便數幾個名字,Beyoncé、Merry Clayton、Tove Lo、Noel Gallagher(Oasis主音結他手),甚至是前妻Gwyneth Paltrow等等,最後隆重介紹,還有特別嘉賓(雖然只是新聞片段錄音),自稱為Coldplay粉絲的美國總統Obama。 不理三七廿一,我第一時間把整張專輯一口氣聽完,就直接地覺得,就好像它的封面設計一樣(令我聯想起橫尾忠則的經典海報),這是一張色彩斑斕的專輯,像要一口氣向很多音樂單位(包括Coldplay本身)的樂隊聲音致敬,同時間,亦注入了更多的電子舞曲元素。 琅琅上口的旋律,大多洋溢著快樂氣氛,令你很難不邊聽邊手舞足蹈,除了保證你會按捺不住開始自彈無影結他,你也許最低限度也會跟著節奏去拍手、彈手指,當然還有一齊唱oh-oh-oh,似是要在告別前鄭重告訴大家,Coldplay是一隊不折不扣的流行樂隊。 1.”A Head Full Of Dreams” 前奏先以霧氣籠罩的Ambient電子樂音啟動這趟音樂旅程,氣勢磅礴,然後,電子舞曲節拍徐徐邁進,你會以為是Brian Eno進入了Coldplay的Studio坐鎮,重複節奏的Guitar Delay…

《去吧RubberBand兵團 | Gotta Go!》

霎眼間,RubberBand的字母順序專輯已經來到《G》第七章了(但這卻是第八張專輯),屈指一算,已經來到第十二個年頭。要在香港這樂壇撐十二年,已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更何況是要四(五)個人一條心的一隊樂隊? 樂隊和歌手的分別在哪裏?我覺得樂迷對樂隊的期望,一般比對個人歌手的期望為高,除了在音樂上的造詣,還有能否與樂迷一起成長,為他們身處於的那一個時代發聲,作為一隊樂隊,彷彿這些就成為了他們的天職。 無獨有偶,RubberBand大部分的歌曲,都經常與探討成長中的困惑有關,內容也會涉及本地話題,《Gotta Go!》這專輯不例外。 音樂上,今次找來了王雙駿當專輯的監製,也積極參與了所有的編曲和部分的作曲,長達一年的製作,無論在演奏或者是編曲部分,相比起樂隊從前的專輯,明顯來得更成熟豐富和多樣性,音樂性更強,而且,當中有很多細位值得細意欣賞。 1.《Gotta Go!》 為專輯打響頭炮的一首歌,開首先來段Analog Synthesizer的Arpeggio,是七十年代典型的電子太空聲音,樂隊齊奏進入,前奏氣勢有點演唱會序幕,略帶點神經質的結他Riff橫空闖入,先聲奪人,「Bong Bong聲」的Snare Drum比起平日的RubberBand來得較為「躁底」,原來是多得客席鼓手恭碩良!他帶領著樂隊進入Chorus前的幾下Fill-in,未出發,先亢奮,相信泥鯭有一定壓力。歌曲後半段,注入了更多電子元素,中段音樂間奏再回到Chorus後,歌曲由樂與怒搖身一變成電子舞曲,樂隊成員像帶上了Daft Punk的太空頭盔,震盪中搖晃的電子低音,令整隊樂隊擺動起來,熱鬧過後,再回來一個搖滾樂隊陣容的終曲,霸氣地閉幕收場。 2.《挾持》 相信這是不少處於這個大時代的朋友們的心聲,要選擇站在高牆與雞蛋其中一邊,正如歌詞中所講「當初的堅持,流亡在何處,心中的天使,情人很擔心,雙親介意,等幾時至可以」,要在家人與個人的立場之間作出取捨,實在太難。音樂而言,是抒情的Pop Rock,電鋼琴與弦樂的編曲,增加了這首歌的流行味道,琅琅上口的Chorus大旋律也來相當流暢悅耳,很有K歌的潛質。 3.《許多年以後》 先不要猜度這首歌用普通話演繹的動機是什麼,但當初聽時,可能由於咬字發音的關係吧,演繹的情感上,感覺總是有點搔不到癢處似的。但站在音樂角度,要RubberBand處理這類Soul Ballad,絕對沒有任何難度,我亦很喜歡結他與Rythm Section方面的處理,反觀電鋼琴部分就彈得有點流水作業,說到底,這可能並非目前樂隊陣容成員所擅長的樂器吧。 4.《Alive》 都說這張專輯RubberBand要以兩文三語來和大家見面,粵語、普通話後,又來了一首「鬼鬼地」的純英文歌,風格是略帶Disco-soul和Funk味道,營造出的悅耳氣氛,我聯想起MJ的《Love Never Felt So Good》,都是甜蜜蜜、充滿陽光感的開心情歌,很喜歡在前奏、中段間奏,以及後半段Chorus於背後Ad Lib的長笛,配上樂隊的快樂節奏,互相產生了奇妙的化學作用,令人聽得開懷,名副其實的Alive。 5.《#sorrynotsorry#》 連歌名也來玩社交網絡潮物Hashtag,相信是別有用心,想貼緊互聯網時代的脈搏。音樂上是帶點Hip Hop味的搖滾,歌曲內容道盡年輕打工仔的心態,講起「我哋呢班打工仔」,大家很難不想起Sam Hui,難怪就連主音的唱腔,也忽然來得有點像他,中間來的一段Rap,有點反叛,卻未見十分激進,其實,我覺得,RubberBand是可以再憤怒一點的。 6.《休眠》 情深款款的抒情Pop Ballad,樂隊暫且退席,弦樂鋼琴五重奏,優雅的旋律,略帶淡淡哀愁,很悅耳動人的一首歌,不是說笑,我認為動聽得可以成為愛情韓劇的主題曲。 7.《七》 可能是專輯中最具「政治」意味的一首歌,就憑「在黑暗角落裡,重新定義,什麼叫七俠五義。」這幾句,話題已經呼之欲出。音樂素材方面,用的卻是充滿調侃意味的Rockabily,節奏和唱法都有點鬼馬,但奇怪的是,明明是演繹一個本土議題,所用的語言卻是普通話,不知是否別有用心? 8.《堅彌地城》 請容許我大膽假設,此曲對於RubberBand而言,可能就是《Stairway to Heaven》之於Led Zeppelin般的一首標誌性作品吧。樂曲由霧氣籠罩的電結他節奏展開序幕,Verse…

《我最喜愛的10首占士邦主題曲》

97回歸祖國後,在港人心目中,占士邦此英國餘孽的地位,似乎依然比英女皇事頭婆為高,大家繼續在每集都又讚又彈的情況下,乖乖地買票入場,我和占士邦有個約會,集集風雨不改。 屈指一算,今年已經是第24次出動了,每一集,除了這位擁有一雙憂鬱的眼神、唏噓的鬚根、神乎奇技的鎗法、掌心蕩漾著一杯Dry Martini的占士邦,少不了的,還有集集換畫的邦女郎,以及每次開場時展開序幕的主題曲,這不僅是指定動作,更加是占士邦國度裡的宗教儀式。 除了早期的純音樂,每一集的占士邦主題曲,都會找來一位當紅歌手/組合來演繹,可是,亦和所有占士邦電影一樣,這些主題曲都是好壞參半,當中,又一如所有的邦女郎,大概可分為霸氣沖天、撲朔迷離、秋水伊人、傾國傾城、紅顏禍水、巾幗鬚眉、婀娜多姿等等類型。 1.John Barry 《James Bond Theme (From “Dr. No”)》: 作曲家John Barry在第一套占士邦電影中,立即為這角色的出場定調,60年代的「摩登」電結他、配以大量很Glam的Big Band Sound,聽聲如見人。 2.John Barry 《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 稱得上是占士邦二號主題旋律,雖然可能比較少人認識,特務旋律依然神秘中帶浪漫,低音銅管非常「型棍」,依然聽聲如見人。 3.Loius Armstrong 《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本來是插曲,卻再三被發掘成為經典James Bond金曲之一,68歲的Loius Armstrong灌錄這首作品時已經病入膏肓,當時只錄了一Take,成為經典絕唱。 4.Shirley Bassey 《Goldfinger》:可能是比邦女郎更Iconic的女性,先後主唱過三套占士邦電影主題曲,一開聲,立即霸氣沖天,巾幗不讓鬚眉。 5.Shirley…

《星戰流行榜》

時為1977年,戲院內,抬頭看,大熒幕上見一望無際的浩瀚星空,字幕徐徐展現”A long time ago, in a galaxy far, far away”,威武澎湃的鼓號曲同步奏樂,《Star Wars》的音樂宇宙亦正式展開序幕。 《Star Wars》這電影系列,除了透過史詩式的故事橋段、豐富的人物角色、令人看得目不暇給的科幻特技,此外,深受後浪漫主義管弦樂曲影響,由作曲家John Williams譜曲的大型電影配樂,跨越了前傳後傳六集,同樣也俘虜了幾代星戰迷的心。 不說可能不知,John Williams當初為《Star Wars》譜曲時,已經心思細膩地進行計算,除了為每一位主角度身訂製了一個主題旋律,亦為某些故事橋段,設定一些別具象徵意味的音樂素材,一如華格納歌劇內的旋律動機手法。 因為篇幅所限,《Star Wars》的音樂宇宙亦太龐大,我只集中介紹我認為最具代表性,由Episode IV至Episode VI內出現過的5首經典作品清單。 1.《Main Title》 每一集的序幕曲,都必定由它帶頭響起,千年如一日。事實上,這首氣勢磅礴的英雄式Fanfare,亦被作曲家稱為Luke Skywalker主旋律,首三集(即始於Episode IV)中,由於人物角色為主線關係,出現的次數相當頻密,同時亦有配合不同氣氛的變奏,及後則演變為星戰國歌級的份量,是的,我真的見過有朋友,在電影開場的時候想站立起來致敬。 2.《The Force》 這是JEDI武士的主題旋律,最早在Episode IV的《Binary Sunset》一幕中出現,旋律蕩氣迴腸,賺人熱淚,及後亦像Luke的主旋律一樣,經常以不同模式,在所有集數的《Star Wars》中出現。大致上,這音樂主題可分為兩大風格,一為感人肺腑的慢版,二為雄壯威武的進行曲版。 3.《Princess Leia》 由於首套《星戰三步曲》的劇情主線,都是由Luke和Leia兩兄妹帶動,代表第二人物這主題旋律,當然同樣出現次數甚頻,及後前傳第三集《Revenge of the Sith》的尾聲,亦曇花一現地出現了一次,其暗示不言而喻。 4.《The Imperial…

《星戰交響曲 Star Wars Symphony》

時為1977年,當《Star Wars Episode IV : A New Hope》橫空降世,除了電影中的人物角色科幻特技令當年的老中青觀眾看得如癡如醉,當中的音樂,甫一開場,字幕打出,由銅管樂齊奏的威武旋律響起,那一種澎湃的震撼力強,一錘定音,已經註定成為經典。 即使是70年代,荷里活的大製作電影配樂,其實已經不是什麼前無古人的事情,但為何,John Williams替《星戰三步曲Star Wars Trilogy》所創作的電影配樂,會成為經典中的經典? 事實上,為首齣《星球大戰》電影譜曲前,John Williams已經在荷里活電影圈中薄有名氣,先後憑《Fiddler on the Roof 錦繡良緣》和《JAWS 大白鯊》贏得奧斯卡,而《星球大戰》在開拍期間,卻一直受到荷里活圈中人一致看扁,更有不少人認為這齣嚴重超支超時的電影,隨時會爛尾收場,由此可見,如果不是基於對George Lucas的信任,相信很難想像一位這樣的音樂大師,會願意替這齣電影的配樂投下如此心力。 雖然《星戰三步曲》後來也追加了三部前傳,但其最具備標誌性的星戰音樂世界,還是建基於首三集的配樂中,當中的音樂素材,豐富得可以不斷循環變奏再變奏。 的而且確,John Williams為《星戰三步曲》投入的心力,遠比他當時創作過的任何一套電影配樂為多,還記得,想當年我敗了我儲足幾個月零用錢入手的《Star Wars Episode IV : A New Hope》配樂專輯,是一套雙卡式錄音帶,音樂長度幾乎是兩套交響曲的總和,而且,此專輯更罕有地內含詳細的演出名單,LSO(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是演出樂團,擔綱演出的每一名樂手,都居然人人有名有份,有點像古典音樂會的場刊。 那個時候我剛開始學習古典音樂,對擔綱演奏的LSO,當然略有所聞,因為恰巧當時的明珠台星期日有個古典音樂節目,駐場樂團就是他們,發覺這樂團的銅管樂組所發出的聲響輝煌燦爛,樂團中的首席小號Maurice Murphy和首席長號Denis Wick,都是名氣響噹噹的大師,在這套卡式錄音帶的演出名單上見到他們的名字,已教我興奮莫名。 《星戰三步曲》的電影配樂之所以厲害,是因為John Williams以編寫管弦樂交響詩的氣派,去處理整套電影的音樂,而並非純粹的配樂。作品中處處流露出他備受後浪漫主義作曲家的大型歌劇及管弦樂作品的影響,編曲幾乎用盡整隊樂團的每一件樂器,他在代表每個主要角色的旋律的處理手法上,更尤其深受Wagner歌劇鉅著《Ring Cycle》的影響。 在Wagner音樂世界的語言中,有一個德文術語叫Leitmotiv(主導動機),意指一個貫穿在整套音樂作品內的旋律動機,這些「動機」可以是象徵人物角色,也可以是一個具某種獨特意義的象徵式旋律,「動機」每次出現,就代表某個角色,又或者是某個概念的場面出現。「動機」可以按故事發展推進而變奏,每次出現的編排都可以截然不同,但卻會令聽眾聽聲如見人,聽聲如見畫面。 《星戰三步曲》最具標誌性的Leitmotiv,當然首推主角Luke…

《James Bond Theme Songs | 一脈相承邦歌曲》

像我這一輩的港英餘孽,難免對占士邦電影有的多少情意結,由60/70年代的曹達華、張英才、胡楓、曾江、謝賢等一代男神,80年代的最佳拍檔許冠傑,以至90年代周星馳,都不止一次在電影內向占士邦致敬。來到今時今日,即使經歷過不知多少次改朝換代,”Bond, James Bond”依然是我心目中的真正男神代表。 所以,就算我買不起Aston Martin,至少我都要有一隻Omega Seamaster傍身,之不過,我一定不會隨便在街市憂鬱地拿著一杯Dry Martini,以免被認錯為國產凌凌漆。 說起占士邦電影,我尤其愛看開場序幕的主題曲片頭,通常,音樂一響起,就會出現一鏡接一鏡浪漫而神秘的女性胴體剪影,同時間,占士邦又會在一些具象徵意味的點題畫面中穿插,明示暗示劇情概要卻從不劇透。 除了邦女郎,邦歌曲同樣是焦點所在,話說邦歌曲大概可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較具標誌性的純音樂主題旋律,另一類則為每集找來由當紅歌手/樂隊演唱的主題曲。 分析邦歌曲,就要由純音樂的《James Bond Theme》開始。 任何一個年代的占士邦,都必定會在那個經典的”Gun Barrel Sequence”中出現過。甫一開場,音樂展開,畫面中見到由槍膛瞄準望出去的主觀鏡,一步一步尾隨著占士邦的剪影,然後占士邦一個華麗轉身,對著鏡頭「砰」開槍。 事實上,邦歌曲的音樂風格,一開始已由《James Bond Theme》一錘定音。而這一段標誌性的純音樂,首次出現在1962年的Dr.No,第一集的占士邦電影內。 前奏先來幾下充滿霸氣的銅管樂齊奏,高聲部與低聲部先來音樂對答,氣勢先聲奪人。然後就出現一組帶半點神秘的「三上一落」半音階旋律,是為畫龍點睛的占士邦「主題動機」(Motif),時至今日,此音樂動機融入了所有的占士邦電影配樂中,無處不在。 「主題動機」出現兩次即四個小節後,用電結他彈奏的主旋律,開始進場,那是60年代最「潮」的Surf Rock Style Guitar,所謂的「飛仔歌」風格。 歌曲進入後半段,由神秘的Surf Rock,逐漸推進至華麗的Big Band Swing風格,充分反映出占士邦冒險神秘中,又帶半點不羈浪漫的特務生活。 《James Bond Theme》面世以來,先後被重新演繹兼出版過超過70個版本,元祖版本由配樂大師John Barry大樂隊演繹,及後由於大受歡迎,由Big Band爵士樂大師Count Basie,以至純電結他飛仔樂團組合The Ventures等,皆有重新演繹,成為另一經典版本,但在編曲方面,與原作分別不大。 來到較近代,向《James Bond Theme》致敬的音樂人,還包括了爵士噪音怪雞實驗樂手John Zorn、電子實驗音樂天團Art Of Noise、電子舞林怪傑Moby、著名電影配樂人David…

Mr.的《現實遊戲》有多現實?

我先得坦白承認,在這張專輯《現實遊戲》之前,基本上,我從來沒有認真地聽過Mr.的音樂。 我更想老實告訴大家,作為日本樂隊Mr.Children的忠粉,我除了覺得Mr.就連改名已經犯了原罪,其實我也曾經因為歌路太接近,我一度很討厭五月天,總覺得,這兩隊港台樂隊,在不同程度上,都有抄襲Mr.Children之嫌。 但重點是,罷聽之前,我根本未有認真地聽過這兩隊樂隊的歌。 的而且確,兩隊樂隊都有很多其他不同樂隊的影子,我不打算為他們護航,但我想說的是,在音樂歷史上,由海頓、莫札特以至貝多芬,早期作品都有相互作品的影子,音樂創作,如果你夠幸運又可以捱下去的話,應該是一條很長很長的路,而風格,需要時間醞釀。 直接點說,Mr.這張新專輯《現實遊戲》,第一次聽,我還是覺得,當中依然有很多不同樂隊的影子,尤其樂隊樂器編排的聲音上,我好像隱約聽到U2的The Edge,又或者Green Day的Jason White 埋藏在裡面。 但認真細聽,我不得不承認,Mr.是一隊在技術上相當紮實和成熟的流行樂隊(鼓手技術尤其突出),風格亦已經逐漸形成。 我這樣說出來,一定會被人罵,但我認為,你可以繼續懷緬80、90年代的香港樂隊,但以樂隊技術而言,Mr.的而且確已超越不少前輩。 我是先在Spotify聽這張新專輯的,新歌其實只有6首,其餘都是現場演出的錄音。開頭兩首的歌〈現實遊戲〉和〈雙面人〉,很有先聲奪人的氣勢,編曲上也跳出了Mr.昔日的框框,不是五件頭的Band仔聲音。後來上網找點資料看看,才知道這兩首歌是前Swing的Jerald監製及參與了編曲的作品,難怪Mr.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脈。 1.〈現實遊戲〉 電子合成器密集式的琶音前奏,電結他如利劍般闖入,Verse重複時低音結他加入,有相當突出的襯底旋律,Transitional Bridge「世界太快,變節太快,到處破戒,各有各派,怎麼猜」的1/16機關槍節奏是個神來之筆,鋪排切入令Chorus來得澎湃,中段音樂過門部分鼓擊節拍Double Time過後再次接入Chorus,整首歌的曲式下了很多心機,層次感逐步推進相當豐富,聽得出編曲者在樂器編排上所花的心思,低音結他的旋律,尤其出色,港Band少見。 「豺狼在叫號,聽得到,夜雨風高;棋盤上制度,要得到,就要乞討;誰投入笑著做,忘掉那自傲,全為了後路。」看見這段歌詞,有沒有少許政治意味?那就視乎你怎樣詮釋吧,當然,這也可以是樂隊成員的現實寫照,但距離對社會現狀的控訴,暫時還是有點騷不著癢處。 2.〈雙面人〉 今次不用結他,用了一段切分音節奏的鋼琴作前奏,先來一段憂怨的結他Solo,整首歌曲,除了站在最前線的主音及節奏結他手有一貫的發揮,Funk Rock的節奏,Mr.較罕有地Chok著唱著打著彈著,樂隊鼓手及低音結他手雙劍合璧,有更突出的表現,副歌首句有五子Mr.一起合唱的Chorus,樂隊的整體性更強,很期待有機會聽到這歌的現場演出。 3.〈愛你〉 擺明居馬的大路Rock Ballad一首,有少許在美國公路開車時在收音機聽到的FM Rock的感覺,Chorus在重複的結他riff伴著下,將把大家的心情推上一個蔚藍色的晴朗天空,樂曲很有正能量,我會選擇來作為跑步的熱身歌。 4.〈一句〉 這是一首歌頌友情、親情、愛情的歌曲,叫大家要多點開口表達關懷,不要心照就算。樂曲先以很平和moody的前奏緩緩展開,歌曲逐步推進,很典型又容易討好的中板Pop Rock,Chorus位的那句「一句」,旋律相當到位,聽過一次,一定會懂得跟著唱。 5.〈邊城〉 樂曲的前奏及Verse都帶點憂怨氣氛,電結他更帶點藍調的憂鬱,伴著電子合成器的聲效,更形成了一股揮之不去的唏噓無奈氣團,Chorus「誰挑起對立如輻射」這句的旋律,「如輻」兩個字間的那個perfect fifth interval旋律上得很靚,歌手真假音轉換亦顯出功架,事後我上YouTube找他們的現場演繹,同樣貨真價實,主音唱得細膩出色。 6.〈熱血〉 上網翻查資料,才知道這其實不是新歌,是2013年為Nike一個競跑活動而寫的歌曲,難怪是一首由節奏到和音到Guitar Riff都充滿運動能量的歌曲,的確熱血勵志,但個性欠奉。 後記:我約略在Spotify重聽了Mr.的舊作,發覺《現實遊戲》這專輯在音樂技術上有明顯進步,但現實是,有別於對一般歌手,有不少樂迷,對樂隊的社會性,通常會有一定程度的期望,現實告訴我們,純粹玩Pop Rock,當一隊流行樂隊,已經會被部分樂迷自動判了死罪。 但老老實實,有些時候,憤怒、控訴、謾罵,其實也可以是為了迎合市場,用以作出另一種模式的包裝,當然,在現今香港這個政治氣候,你更需要被逼選擇和公開你的立場。 始終不是一隊獨立樂隊,始終是簽約於國際唱片公司旗下,Mr.的位置,始終有點尷尬,再者,如果是純玩流行樂,樂隊在香港這市場,始終並非大部分樂迷的選擇,也許,這就是流行樂隊在香港樂壇處於的現實。

《Ryan Adams | 當1989遇上1989》

1989這個年份,實在是太敏感,在某些國度,更加會是被消失了的那些年。 可是,美國流行鄉謠音樂界甜姐兒Taylor Swift,卻對這個年份念念不忘,難怪必有迴響。 1989,不單單是Taylor Swift的出生年份,這張於去年推出的《1989》專輯,亦是她個人音樂旅程的里程碑,是她想公告天下,本小姐再並非大家心目中那個鄉謠音樂界的金髮娃娃,她的音樂,也有流行搖滾元素,拜託停止標籤。 音樂路上脫胎換骨後的Taylor Swift,先後高調地向Spotify及Apple Music「說不」,除了贏得不少樂壇行家的掌聲,也贏了專輯的銷量,在美國開賣,首周發行即創下128.7萬張的成績,執筆之時,截至2015年7月,全球銷量已過860萬。 都說過念念不忘,當然繼續必有迴響,2015年9月,《1989》又再掀起大家注目,當然,不是什麼新曲加精選這低級伎倆,而是居然有人把整張《1989》的歌曲重新灌錄,一曲不漏,一首歌也不能少。 此君果真藝高人膽大,說的是素來特立獨行,音樂充滿另類鄉謠搖滾風的創作人Ryan Adams,天啊,大家也摸不著頭腦,為什麼這位40歲的大叔,會翻唱這位25歲小妹的歌曲?而且,更不是單單翻唱一首,而是整張專輯的cover version?是否純粹為搞綽頭?「抽水」博人氣? 你可以說這是網絡世代的PR Stunt,專輯推出前個多月,Ryan Adams先在他的個人社交網絡帳號Instagram及Twitter上發貼,事先張揚他正在進行新專輯的錄音,並且將會以The Smiths般的曲風,演繹整張《1989》,此言既出,馬上已經惹來粉絲們的注視,有人以為他純粹「吹水」。 為證明所言非虛,他繼續發功,在Instagram繼續發放了好幾張錄音室內拍攝的照片,見在譜架上,居然出現了好幾首Taylor Swift《1989》內的作品的曲詞。 粉絲們開始在雀躍地尖叫,瘋狂回應,但最意想不到的是,當中,居然包括了Taylor Swift本人。 她居然用個人的官方帳號,開始與Ryan Adams搭訕,並直接向對方確認,是否真的在重新翻唱她的整張《1989》專輯? 當得到對方的再三確認,Taylor Swift馬上興奮得像個小粉絲:“Cool I’m not gonna be able to sleep tonight or ever again and I’m going to celebrate…

大時代的小人物|李拾壹《小人物語》

去年李拾壹發表第一張個人專輯《大膽小鬼》時,剛巧遇上佔中事件,回想那一段日子,相信大家的腦袋都份外忙,臉書好、新聞也好,話題都都集中了在同一個地方。 過去一年,在不少零零碎碎的音樂活動中,都見到李拾壹的蹤影,作為一名音樂創作人,相信,抱著結他的現場音樂演出,才是他發表音樂的最佳模式。 除了現場演出,我見李拾壹也很努力地在社交網絡經營著他的小社群,間中也會和大家玩玩點歌遊戲。最近,臉書推出了視頻直播功能,他也馬上進行了他的超迷你演唱會,很追得上潮流的說。 說穿了,這個大時代,歌手反正不用再上勁歌金曲,又或者,靠逢迎大台去爭取所謂的大眾曝光,隨時遠不及花更多時間,直接與支持自己的樂迷接觸。 課餘習作,李拾壹也為何韻詩譜曲《是有種人》,同時亦參與她走入社區的《18種香港》一連串活動,算是在音樂以外,走入社群的另一嘗試。 說回《是有種人》這首歌,不太像李平時的歌曲,旋律未有太多的棱角,有點兒台灣的文藝氣息,讓人聽得心境平靜,同時,又有一種靜靜地起革命的莫言感動。 事隔一年,李拾壹終於發表了他的第二張專輯《小人物語》,雖然,聽說前後籌備製作的時間只有5個月,但樂迷就是如此刁難的,看看曲目名單,只有7首歌,老老實實,有點不上不落啊,我心想:「李拾壹,你是不是這麼快便沒貨賣?」 去年,我第一次接觸李拾壹的歌,是《死等》和《少年圍揼的煩惱》,都是些甚有爆炸力、跳出了廣東歌框框的歌曲,同時,也聽得出,這位新生代的香港音樂人,是喝Radiohead、MUSE、Kula Shaker、Arctic Monkeys等一類樂隊的奶水長大,然後再「溝溝埋埋」Bombay Bicycle Club、Two Door Cinema Club、Vampire Weekend等等新生代搖滾樂團的元素,集各家之大成。 這一次,整張專輯,都好像與過去一年香港所發生的大小二三事有關。 劈頭出閘的《小李》,有點像是《死等》的延續,曲詞都是觸及到近年的所謂廢青文化,而《小李》則是要反映出網絡的haters,又或者是「什麼都要鬧一餐」的風氣,事實上,喜歡好、不喜歡也好,這現象已經成為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音樂上,《小李》秉承了李拾壹受Post-Punk樂隊影響的風格,節奏狂野、急躁,帶怒火,幾把電結他,像鋒利的電鋸,這種能量,在香港樂壇,很缺乏,我真的希望愈多愈好。 反而,歌詞上就顯得太溫文,套用台灣人常說的一句:「不夠屌哦!」如果我是李拾壹,我一定會出一個家長指引版本,「小」得更暢快,李拾壹,不如下一次索性找「怒人」樂隊合作吧。 《十個放火的少年》當然就是講佔中現場後期發生的現象,是向當年達明的《十個救火的少年》致敬,達明玩的是加勒比海風情的輕快舞曲,但此新曲除了在歌名上作致敬,我覺得在音樂上,其實可以致敬得徹底一點哦,達哥的出現,幾句維園阿伯式對白、副歌合唱和二胡獨奏,感覺上卻覺得只是「搭枱」,實在有點浪費,這個題目,本來可以做時代的見證,可以去得更盡。 順帶一定要一提,我見到有些網絡樂評稱《十個放火的少年》的曲風,是承襲自《十個救火的少年》的雷鬼(Reggae),這是大錯特錯的哦,兩者都並非雷鬼呀,天呀,想知道什麼是雷鬼音樂,麻煩上YouTube找找來聽吧。 《波多野結衣》是一首毒男(正確稱呼應該是毒L)自白,編曲可能是整張專輯中最骨子的,弦樂和魚絲結他為主的襯底,後來也加入了鋼片琴。旋律整體有很多兜兜轉轉的真假音交替,李唱得揮灑自如,副歌一句的跳八度假音,令歌曲充滿「那個少男不懷春」的詩情畫意,立即活靈活現,據我估計,這首歌的副歌一句「波多野結衣」,九成是曲詞一起來作的。 雖然,我不肯定李是否真的是波多野結衣的影迷,但這首歌以李的身份唱出來,卻似乎相當有說服力,試想一下,如果這首歌由音域差不多的假音王古巨基唱出來,相信就會變得尷尷尬尬了。 看到《下剋上》這個特別的歌名,於是上網翻查,才赫然發現這原來是來自日本戰國時代的一個術語,是指位於低位的人物,透過政治或軍事手段,奪取主家的大權。 這首充滿搖滾火藥味的歌曲,合作單位是樂隊Killersoap的Rocky,二人的音域其實很像,唯後者的聲線在高音部分的爆炸力更強,都是講以下犯上,小人物上位的主題,我也不懂如何為這首歌分類。前奏結他Riff馬上變成與Verse 1 unison的開始,然後,很快便衝入Bridge的直路,進入Chorus後,奇怪哦,竟然好像變成另一個人寫的歌,整體風格,有點像Franz Ferdinand與MUSE的總和。 可能是受到Bombay Bicycle Club一類樂隊風格薰陶的《Something I want you to know》,歌曲的旋律及編曲,糅合了Post-Punk、電子舞曲、Indie Rock等等的元素,音樂的世界,可以很大,硬要把這歌分類的話,有點難度。 三拍子的《難查字》,是一首風格清新的小情歌,音樂過門的部分,電結他Solo及小鼓的編曲十分精緻,回到Verse 1的重唱,編曲上滲入了少許Ambient…

星戰神曲《The Force》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但凡資深《Star Wars》粉絲互相問好的時候,暗語大概就是這一句。 當然,你可能會笑說我太過Geek了,但起碼我不會用錯《Star Trek》內火神星人的問好手勢,向《Star Wars》粉絲們打招呼,那才是貽笑大方。 之不過,如果你告訴我你懂《Star Wars》,我就覺得,你應該同樣懂得《The Force》這首電影中最具象徵意味的主題旋律,這是我們的軍歌,除了問候一聲“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大家理應起碼唱得出兩句《The Force》的旋律。 是的,這可能是除了每一集《Star Wars》開場時的指定音樂外,貫穿了每一集《Star Wars》中的主題旋律。每一次,當這主題旋律一響起,就是代表與JEDI武士有關,講及《The Force》、正運用《The Force》,或甚至是歌頌著《The Force》一刻的劇情。 最新一集的《The Force Awakens》,看不同版本的電影預告片,恰如其名,都再次聽到《The Force》這主題旋律的高調回歸,作為星戰粉絲,那一刻魂魄如被召喚,一聽到就馬上被「撻著」,興奮莫名。 就連PS4遊戲《Star Wars Battlefront》的宣傳廣告片,主角跳上X-Wing戰機的一幕,我們又再次聽到《The Force》主題曲奏樂響起,有點像召喚著敵愾同仇的戰友們,再次聯手,對抗敵人。 這首象徵JEDI武士的主題旋律,最早完整地(電影較早地方也有零碎版本)出現於Episode IV的《Binary Sunset》一幕,Luke Skywalker遙望兩個夕陽,像是感懷身世,心有戚戚焉,法國號先悠揚地吹奏出一段獨白式的旋律,旋律後半部,弦樂組整體合奏,把氣氛推至一個蕩氣迴腸的高潮,短短8個小節,已經交足戲。 另一個注目版本,是在《Episode IV》內,一眾主角被頒英勇勳章的一幕,《The Force》變奏成加冕進行曲,樂曲威風凜凜,在專輯內名叫《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