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很多)話要說 | 盧凱彤新專輯《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我有(很多)話要說 -盧凱彤新專輯《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大家不用數了,盧凱彤這張新專輯的名字,長達十八個字。 的而且確,盧凱彤實在有很多話要說,她還要一口氣用十首歌喋喋不休來跟你講,當中涉及很多私密對話和社會議題,核電、污染、城市人抽離、青少年自殺、同性婚姻、抑鬱症等等,要有多個人有多個人,要有多社會性有多社會性。 又和我們一樣,盧凱彤像是一個充滿無力感的旁觀者,我們都找不到答案,很無奈,只是默默地繼續在憂心忡忡,間中也帶有一點兒惶恐。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在默默地自我安慰,告訴自已,事情始終會過去,人成熟了,就會懂得怎麼樣去面對。 因為都是要說自己想說的話,整張專輯的歌詞,都是由盧凱彤一個人包辦。歌曲方面,除了方大同和林宥嘉客串的兩首,幾乎大部分都是由她曲詞編唱奏包辦。 官方資料告訴我,原來這張新專輯是盧凱彤成立個人唱片品牌Rockmui Ltd的創業作,難怪事事親力親為,個人的參與度極高,除了曲詞編唱奏,有些歌曲更幾乎是她一個人的獨腳戲。聯合監製及琴鍵手,是亦師亦友的長期拍檔蔡德才,電子樂團Pixel Toy的何山也有客串合力監製。其餘參與的樂手,主要都是The Ripples Band的成員,打鼓的阿勳、觸執毛的結他手MikeOrange、低音結他手Fergus等等。 先一口氣把整張專輯聽完,可以聽得出,除了編曲,在錄音和混音上,尤其花了頗多心思,有很多特別的音響效果,盧凱彤的聲線色彩,也有很多不同的演繹層次。 翻查資料, 我才猛然醒起,盧凱彤上一張專輯《你安安靜靜地躲起來》,已經是2012年的事,雖然,我的Playlist上還是播著《誰》和《囂張》(又話說這其實是她在2014年以Ellen & The Ripples Band推出的EP內的單曲),有趣的是,盧凱彤的歌曲,卻好像沒有太大的時間性。 1.《還不夠遠》是承接著上述《誰》和《囂張》那類一貫盧凱彤風格的Indie Rock樂隊作品,前奏先來幾下像還在試音狀態般的電結他Chord,鋒利地劈下來,然後樂隊一齊起動,由兩個重複的電結他Major 7 Arpeggio牽動著,像在公路上準備出發一起向前衝,Verse 1完結後,盧凱彤馬上奏起她充滿標誌性的Guitar Solo,這段反而更像是此曲的Chorus,來到Bridge「我們看見的宇宙是個平面」的一段,樂隊像進入另一個層次的高潮,鼓花四濺,樂隊繼續在高速公路全速進發,「只管去冒險,看我越走越遠」後,以像啟動起直升機引擎般的重複電子節奏作回應。高潮過後,稍為靜了一下,前奏的Major 7 Arpeggio再次響起,低音結他、琴鍵逐一加入,然後成員逐一離場,只留下鼓手一人。 2.《我們的皇冠》是緊接上首歌的中快板Pop Rock,前奏的Guitar Solo是先來給大家暖身,讓大家入戲後,Verse…

李榮浩的「榮式帥歌」| 《有理想》

2014年當他拿到台灣金曲獎最佳新人時,作為樂迷的你,可能還不知道李榮浩是誰。 後來,聽到歌姬王菲盛讚他的歌為「帥歌」。 最近,八卦新聞又頻頻報導他和楊丞琳的戀情。 但坊間有關他的新聞,聽得最多,還是John Mayer鐵粉大罵他的歌褻瀆了大家的音樂偶像,包括同樣自認是John Mayer粉絲的李榮浩本人。 除了抄襲John Mayer的指控,網上抨擊他的抄襲指控還層出不窮,還包括E神唱腔(大家只是音域相似哦)、姐卵「矇豬眼」及談吐氣質(吓?咁都得?)。 事實上,這位來自安徽的中國音樂創作人,19歲入行,出道已經11年,曲詞編全包辦,除了唱歌,還彈得一手好結他,可能由於喜歡John Mayer喜歡到入血入骨,作品中尤其是Guitar Riff及Chord Progression,的而且確,經常流露著少許對偶像「致敬」式的影子。 可是,以歌論歌,無論大家批評他如何帶著別人的影子,但我仍實在難以否認李榮浩的才華,更何況,短短三張專輯,來到這第3張《有理想》,音樂上的驚喜,整體不及上兩張專輯,但「榮式帥歌」風格已經成形。 當然,如果你硬要挑骨頭出來,你總是有辦法找到少許人家的影子,因為在這個太陽之下無新事的世代,已很難再有什麼音樂新元素是由石頭爆出來,完全沒有出處的,但如果大家因為這些因素而抹煞了李榮浩音樂的可取之處,我覺得會是太可惜哦。 1.野生動物 唯一並非曲詞包辦,由黃偉文填詞的歌曲,為這張專輯打開序幕,一個沉鬱的minor key鋼琴前奏展開這歌曲,verse 1進入,原來是與前奏同一個的旋律,短短重複的幾個音符,旋律變化不大,於窄幅徘徊,有點像喃喃自語,「慾望的魔都」這句旋律動機,伸延至Pre-chorus一段的「等待著追捕」 ,一直伸延至副歌,才開始略帶激昂,高潮之處,「所謂的深愛或孤獨」這句假音轉得不費吹灰之力,嗓音帶點孤獨傷感。 2.滿座 Distortion電結他Broken Chord與鋼琴展開輕輕的咆哮,另一邊廂,另一支電結他加入在搭訕,有點像在控訴,慢板的輕搖滾序幕,Verse重複了兩次後,短短的Pre-chorus展開,很快便進入Chorus,「一生未必會滿座,都曾經來過」這兩句的Major7 Chord,旋律進入得實在太悅耳。中段電結他Solo再次進入Chorus,情緒一直被旋律牽引著,「我們向右偏左的墜落,琢磨著尋求自我,連帶愛人親友你我都包括」這Chorus尾段,歌者像在驀然回首。 3.有理想 這是一首較為輕快佻皮的歌曲,前奏口哨加吟唱的半音階旋律已經定調,「穿的也不算貴,黑白灰,儘量自費」有點像在自嘲,這段Verse重複了一次,便直接進入Chorus,「其實都算是有理想啊,都是廢寢食忘啊」都是前奏音樂的旋律回應,李的唱腔也顯得較平日隨意不羈。 4.爸爸媽媽 這是整張專輯中我最喜歡的一首歌,除了是因為歌詞中訴說對父母親的感恩寫得太好外,這首歌中所演繹出的情感,亦是相當真摯動人,Chorus的「爸爸媽媽給我的不少不多,足夠我在這年代奔波,足夠我生活,年少的輕狂不能用來揮霍,也曾像朋友一樣和我訴說。」旋律非常琅琅上口,加上歌詞的感染力,唱得肉緊之處,實在很難不跟著唱。但拜託不要再說他的唱腔像陳奕迅了,兩者音域實在太接近,我反而在幻想,如果這首歌交由陳來演繹,可能又會有另一番滋味。 5.流行歌曲 很中國流行小調的味道,以Chorus來開首,電結他彈奏的前奏,卻來點Country Rock的功架,來到主菜的Chorus,旋律反而變得有點平板,曲名是流行歌曲,好像有點反諷意味。…

只怕不夠時間看林二汶白頭

看着at17兩位青春少艾初出道,那個時候,我已是36歲左右,身邊有位朋友取笑我這位中年大叔,為何這麼喜歡聽這兩位小妹妹的歌。我這位朋友,初時其實以為at17是類似Twins的組合,這個,當然是個美麗的誤會。 這個世界上,可能有兩大類喜歡透過音樂尋回逝去青春的大叔樂迷,第一類是在信和追AKB48最新歌舞演出DVD,尋求視覺官能上的青春;第二類則像我,喜歡聽at17的歌,是為了咀嚼她們歌曲中散發的青春氣息,既勵志,也治癒。 來到這個年頭,兩位前at17成員,一位快到30歲,另一位已30出頭,而我這位樂迷大叔,依然還有留意這兩位「小女生」的歌,我也好像是一個長輩般,終日憂心著她倆的發展,她們的歌,又能否維持當日那一份真摯的赤子之心。 今年較早的時候,知道林二汶正打算踏足中國舞台,參加內地的真人秀音樂節目,近年中港關係緊張,於是,我又在憂心忡忡,心怕她會因此而得失了香港原有的樂迷。 但最後,我這位大叔的憂心,其實都是多餘的。 看「中國好歌曲」這節目,看林二汶踏實的演出,我發覺,這位當年蹦蹦跳的小女生,如今已經是一位收放自如的成熟女子。雖然,在這個真人秀的比賽中,林二汶最終沒有脫穎而出,但卻在台上發亮過,讓更多人認識到她的音樂才華,感動到更多人。 《至死不渝》是昔日at17歌曲《才女》的舊曲新詞版,當年的版本有點電子迷幻,配上了普通話的新歌詞及新編曲後,變成了一首雋永清新的窩心情歌,副歌部分的優美旋律,聽過一遍後就會讓你繾綣在心頭。在「中國好歌曲」這節目上,也出現了一個林二汶和哥哥林一峰合唱的版本。 《只怕不夠時間看你白頭》是在「中國好歌曲」節目的考核賽中,林二汶要在24小時高壓下完成的曲詞包辦作品,當時,考核老師周華健出了「團圓」這個題目,然後要每位參賽成員就這個題目以歌曲回應。 歌曲內容,幾乎是每個要出外闖蕩的子女的心聲,既體會到父母對他/她們的支持與祝福,同時間,亦對自己未能有足夠時間陪伴父母親而感到內疚,一眨眼,驀然回首,父母親的美好年華已悄然逝去,慨嘆要及時把握餘下的日子,好好多見父母一面。 「終於回家,看見你了,卻發現夢想不能換回時間,最好的,錯過了。」的而且確,夢想真的不能換回時間,尤其是和家人共處的時光,來到副歌末段,我聽到已世故了的林二汶,聽到由這位30出頭的女子對我這位大叔的叮嚀,默默地,我又為她奉上一份祝福。 後記:當我知道林二汶會把這兩首歌在musicbee.cc以募資的方式發行,我二話不說就馬上拍下支持了,雖然,由於我不想家中又堆多一張CD,我選擇了購買高清的音樂檔版本,但事後,在臉書上見到相信和林二汶差不多年紀的舊同事,分享了她收到這CD一刻的心情,原來,這位朋友一直都擔心這個企劃能否成功募資,收到簽名CD時,才終於釋懷,看來,經常為這位大街女子憂心的樂迷,不止我這位大叔,還有與她同齡的樂迷。

YOYO 岑寧兒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音樂流浪者之歌

大概在三、四年前,開始留意這一位來自香港的小女孩,她的歌聲,零零星星地在YouTube上出現:有些是她在音樂會上的和唱演出、有些是她和清唱組合「張山」的現場現出、有些是她的個人小Live Gig、還有電影插曲、廣告歌、個人作品MV等等,當中,有官方的,但有更多是非官方的。 可是,在唱片店裡,還是很難找到她的唱片,向音樂圈的朋友打聽,據說,大部分的時間,YOYO都留在台灣,更大部分的時間,她不是正在演出,就是在前往演出的旅途上。 YOYO的歌聲,有一種很獨特的率性魅力,她不是那種典型的甜美女嗓音,但她一開腔,你卻又很難不放慢腳步,停下來用心細聽。作為一名歌者,她就是會讓你覺得,你就是她面前唯一的一名聽眾,再寂寞的你,也不會感到孤單。把所有伴奏的音軌關掉,即使是清唱,單憑一把聲音,她就已經能夠把你征服。 和身邊的80、90後朋友閒聊,他/她們總可以對其實只推出了兩張EP:【4-6pm】和【2/2】的YOYO的作品,如數家珍。此外,相信你亦不會感到詫異,這些年輕樂迷中,同時也不乏是陳綺貞、張懸、林二汶、盧凱彤等等獨立女聲的歌迷。 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將「獨立女聲」歸類為一種音樂類型,作為一名60後MR大叔,我嘗試去了解,我的結論是,大家都愛「獨立女聲」,就是因為她們都象徵著一份堅毅與倔強的態度,同時間,又有一份能撫慰心靈的溫柔,老土點講句,正所謂的剛柔並濟,這方面,我們MR是注定輸蝕的。 我亦大致上可以肯定,在兩、三年前,YOYO在香港及台灣或甚至是大陸,其實已累積了足夠的樂迷支持,推出專輯,應該沒什麼問題。可是,這個年頭,音樂圈的商業模式,推出專輯,老早只成為了音樂人宣傳的一部分,隨時是一項「支出」,多於真正的收入來源,這也難怪,對於推出專輯,YOYO似乎也不太著急。 較早前,我在另一本雜誌的音樂專欄,透過電郵訪問了YOYO,問她的專輯【Here】為何會姍姍來遲,據她所說,箇中原因,就是因為要兼顧香港及台灣兩個工作地點,同時又要平衡音樂會和音和個人演出的工作,要雙軌同步進行,因此而走得慢了,再說,她實在相信,每一首歌的製作,都需要時間和空間的醞釀,不是刻意要讓樂迷久等,而是真的需要點時間。 YOYO 岑寧兒 【Here】 1.明天開始 為整張專輯定調的第一首歌,YOYO以懶洋洋的歌聲,躺在沙發上輕描淡寫地,抱著結他開口就唱,副歌就連略帶沙啞的喉嚨音也收錄進去,第二次進入Verse,其他樂器加入了,YOYO還是一副漫不經心,到了Chorus重複,才開始略為精神抖擻,輕爵士節奏配上Horn Section溫柔的襯托,如午後溫暖的陽光,進入音樂過門,Trombone、鋼線結他、低音結他、Drum Set 逐一站到台前來一趟Solo,Chorus後半部,讓我想起當年黃韻玲的”關不掉的收音機”,當然還少不了Michael Franks的靈感。 2.Glow 輕輕如薄紗的Synth Pad,襯托著魚絲結他展開前奏,Verse 1像透過窗簾滲入的和絢陽光,Chorus後進入Bridge的一段和音合唱,有點非洲民族曲風的詠唱意味。雖然歌聲毫不相似,但此曲中的YOYO,卻讓我聯想起Julia Fordham,有種不吃人間煙火的優秀氣質。 3.哪裡 歌曲由鋼琴以一個Major 7 Broken Chord展開,電子鼓節奏推進,逐步加上其他和弦樂器,Verse 2啟動,整個Rhythm Section響起,馬上叫人投入一股清新的輕爵士氣團,像在乍暖還寒的春日午後,樹影婆娑,在沙灘旁邊的渡假屋,呷一口冰凍的啤酒,Chorus後半段的電結他Solo,配合如醇酒般豐厚的和音,如果要在這張專輯選主題曲,大概就是這一首。 4.Interlude…

MusChat|Yoyo(岑寧兒) x Rudi Leung

Yoyo Sham(岑寧兒)— 新生代創作女歌手,由香港兒童合唱團唱到紅館陳奕迅演唱會,更曾經於麥當勞廣告聲之演出《You are the sunshine of my life》而備受矚目。近年主力於台灣發展,先後推出過兩張EP,然後讓樂迷餓足幾年,2015年1月,終於等到她的首張個人專輯《Here》。 Y:Yoyo R:Rudi R:是因為一直太忙,還是想讓樂迷望穿秋水?為什麼要等到今年才發表首張專輯? Y:可能因為過去幾年台灣與香港兩邊跑,在和音工作跟自己的演出上面找平衡,好像同時在走兩條路,所以走得不快吧。也因為我希望給每一首歌雕塑成形的關係,要遇上合適的夥伴,把每一個環節做好,這些都需要時間。我沒有刻意要讓人等待,但我很感激還在等待的人。 R:今天的你,與當年成立張山時候的你,或者回帶再遠一點,15年前大夥兒在兒童合唱團的你,最大的改變和不變是什麼? Y:其實我們幾個從來沒有要做一個團體/組合叫做「張山」,然而5年前的「張山十年演唱會」意外地開始被認識,最後變成這樣。15年前的我們更簡單,就是合唱團裡面有點囂張又愛玩在一起的好朋友。今天的我最大的改變是如此認真地把唱歌當成了事業,不變的是喜歡。 R:師承李宗盛,音樂與音樂以外,覺得兩者間最大的得著,分別是什麼? Y:如果不是遇上大哥,沒有北京那幾年,我大概不會開始寫歌。那幾年因為寫歌的練習而加深了對歌曲的理解,也對唱歌很有幫助。感激大哥那幾年總會抽時間聽我的功課,給我意見,更感激他推動我去挖掘自己的潛能與限制。音樂以外的得著就是學習做音樂的生活方式,克服欠缺自律的困難,面對和處理自由,始終浪費了的時間是自己的,沒有人會替你可惜。 R:首張個人專輯命名為《Here》,背後的動機是什麼? Y:《Here》對我來說有很多意思,比如專輯裡的音樂和設計裡的點滴都是分享我怎麼來到今天的過程,how did I get here,這些歌今天來到這裡,我也來到了這裡。 而且生活上長期遊走於幾個城市,習慣了一種「不在這兒又不在那兒」的感覺,直到我發現,無論我在哪裡,身處的地方就是這裡,不再覺得自己此時該在別的地方。 R:見你經常與結他形影不離,你的結他好拍檔是那一把?有沒有幫襯李宗盛老師的Lee Guitars? Y:與吉他形影不離大概是一個誤會,通常做訪問他們都喜歡叫我拿吉他拍照,可能這樣比較容易介紹一個寫歌的人,其實我對吉他非常敬畏。吉他可以幫我寫歌,但演出我就不太能駕馭,所以我沒有買很多吉他,也沒有研究,但我很喜歡木吉他的聲音。在我擁有自己的吉他之前,我用的是工作室裡面那些Lee Guitars的樣本,離開北京後也只是借家人不用的Ovation,後來買的第一把屬於自己的吉他是takamini,現在還是最常用它。也有一把Lee Guitars,baby系列的「當下」,無論樣子還是音色都很漂亮。 R:以歌唱技巧而言,你覺得在唱合唱團與在演唱會當和聲相比,最大分別在那裡?…

音樂給你的勇氣

「今朝早聽到呢首歌,好開心哦。」 以上是經常出現在我家,我和我太太的對白。 對於你來說,在生活裡,音樂又扮演著什麼角色? 我相信,這晚出現在林二汶音樂會的朋友來說,音樂,就可以是給予心靈的一種力量。 一曲既畢,這種力量,會停留在身體內一段時間,讓你更有勇氣,去面對明日的挑戰,去走一條前景未明的陌生路。 一如林二汶這張新專輯的主題一樣,會讓你繼續On The Go。 這一晚夜,我路過這張音樂會的海報,我低頭合十,不是想搞笑,而是,我真的心存感激,多謝上天讓我有機會學音樂。 於是,無論生命上面對不同的挫折,說我阿Q也好,我依然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 正因為,音樂這好朋友,經常給予我勇氣。 不要讓音樂停下來,要永遠On The Go。

方大同的《危險世界》其實有多危險?

由第一張專輯Soulboy開始留意方大同。 相信是與他的成長背景有關吧,發覺他的音樂備受歐西流行樂薰陶,歌曲中,音樂素材取自50年代至80、90年代,像台於老店內的Jukebox,橫跨好幾個十年。 手到拿來,他又隨時會Stevie Wonder、Marvin Gaye、James Brown、Michael Jackson、Eric Clapton、或甚至是John Mayer上身,結他、鍵盤、爵士鼓都玩得一手。 看過方大同的現場演出,總覺得此子雖然身形單薄得像新馬仔,音樂力量卻十分強橫,更似有三頭六臂,什麼都想涉足、什麼音樂崗位都要撈一把。 在華語樂壇而言,雖然我不想拿陶喆來和他比較,但以「歐西流行曲風」的定位而言,可能目前還是他們兩位做得最出色了。 只是,就音樂種類變化而言,方大同似乎來得更「貪」,更想作更多不同的探索,除了R&B、Soul、Funk、Blues Rock、Hip-Hop,以至Michael Jackson式的電子舞曲,音樂尋根的寬度很大,像似要把從小累積的音樂體驗,以自己的聲音逐一重塑一遍。 出道接近十年,音樂技巧愈見成熟,製作預算方面,亦聽得出似乎愈來愈有本錢了。這張最新專輯「危險世界」,編曲之豐富,班底陣容之強勁,更聽得出,可能是他最具野心的一次。 單單在混音方面,便已經找來了Phil Tan、Fabian Marasciullo及Ken Lewis,這三位曾經先後與Usher、Rihanna、Janet Jackson、Kayne West、JayZ等大牌國際級樂手合作過的大師級人馬來負責。此外,還有Benjamin Wright這位曾經與Michael Jackson及Justin Timberlake合作的編曲大師,也為專輯內撰寫了弦樂的部分。 《危險世界》是專輯的主題曲,順理成章亦是第一首主打歌。樂曲的前奏,以「倒帶」混音的弦樂聲效,緊湊地連接兩個小節的十六分之一音符展開序幕,頗有史詩式大作品的氣勢,結他如利劍般甫一展開,單刀直入的電子節拍,方大同亦開口就唱,樂曲A-B段交替,C段副歌來個變調,氣勢頗有Scream那個時期的Michael Jackson的影子,這首歌,相信沒有多少個人敢在K房點唱。 全曲六分多鐘,後半部卻用了接近三分鐘的時間來作純音樂間奏,層次豐富得令人「耳」不暇給,編曲技巧之賣弄,更有點接近在炫技的感覺,氣勢之磅礡,聽起來,亦像是科幻大電影的配樂。 一般Hip-Hop內容,都是較多怨氣或甚至是會有三級情節,《Peace》卻是一首「乖仔版」的Hip-Hop作品,內容是宣揚和平,可惜Rap的部分我就總是聽不出什麼味道來,Tia Ray合唱的表現亦不見突出,反而最後一分多鐘的結他Solo,卻是全曲最有睇頭的地方。 以一首20年前的中國大陸流行曲,李春波的《小芳》為藍本的《小方》,是一首方氏自傳式的作品。他將原曲的副歌移花接木,成為新曲的A段,中段也加入了Rap的部分,雖然這是電台主打作品之一,可卻是整張專輯中,我最沒感覺的作品。總是覺得,當方大同唱起「謝謝你給我的愛」的時候,實在是有點過於矯情,聽得我渾身不自在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