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響

佢低調,但係暗藏高傲 | KEF x Porsche Design Gravity One

有些產品,放著看已經很好,能夠發揮實用功能,當然更好。 說的,是我面前的這台藍牙喇叭Gravity One,當英式優雅貴氣的KEF,遇上德式科技美學的Porsche Design,單單放著看,就已經覺得是一件很耐看的家居陳設。 雖然是現代家居潮物,但說起藍牙喇叭,卻總令我想起初中時代,我第一部擁有的三洋手提卡式收音機,我就是喜歡拿著他,行到那裡聽到那裡。 是的,自從家裡出現了藍牙喇叭這東西後,我平時在家裡聽歌、聽Podcast的習慣,也逐漸改變了。 一如大部分香港人,雖然,我家的面積不大,但我又總是喜歡拿著我的藍牙喇叭,在家裡行到那裡聽到那裡,就像少年時代的我,拿著那部手提卡式收音機一樣,那些年,隨身聽,要拿著聽,不是戴著耳筒聽的。 不同之處,是這個年頭的藍牙喇叭,音響質素,已肯定超越當年曾經一度流行的迷你音響組合,就像我擁有的其中一款藍牙喇叭,KEF的MUO,一隻和你單挑,已經能夠發出紮實、動感飽滿的音色。 Gravity One是KEF去年年底推出了另一款藍牙喇叭,是該品牌與Porsche Design聯名推出的一系列「設計系」產品之一,論音響規格,基本上與較早前推出的MUO相同,同樣配備了 KEF 專利的 Uni-Q 同軸共點單元,透過中音高音單體的同軸音源發聲,不用中音高音兩邊走,能夠提供零死角的全方位聆聽體驗。此外,Gravity One同樣提供aptX 藍牙解碼,透過藍牙傳送,能夠發放出接近CD質素的高清音響。 Gravity One比起MUO訂價高出大概700元港幣,除了是Porche Design這賣點,還是要說說它的設計。 MUO的音響單元面向前方微傾往上,而Gravity One卻是90度垂直往上向,得出來的效果,就是聲音的擴散力更佳,空氣質感更強,比對兩者,同樣是平方的時候,Gravity One的聆聽體驗略勝一籌。 但最後,我卻決定把Gravity One留了在公司,但我主要不是為了用來聽歌。 Gravity One的雙翼設計,一體式的鋁金屬打造外殼,加上Porsche Design標誌性鈦金灰色的外殼,造型成熟低調,格調卻暗藏高傲(說起來有點像「佢低調,但係受萬人景仰」嘅食神),造型品味,一如Herman Miller的工業設計品,除了美感,更具其實用性,當我用手提電腦開會,當要播放影片,需要音響效果的時候,Gravity One就份外適合放在會議室內使用,比起當年要駁來駁去的電腦喇叭仔,音質好千倍,瀟灑多一萬倍。 更重要的,是Gravity One把所有的、播放音量調節、靜音等功能的按鍵都一一置頂,若果你使用你的手機作音樂音源的話,你同時可以接受來電,通話的時候,Gravity One就可以成為你的handfree speaker,現在,我在辦公室做conference call,發覺相比起從前直接使用手機,或者是有線的speaker phone,更方便,音量更易控制,話音亦更佳。 從此,在家裡四圍走聽歌,我會用KEF MUO,在公司Gravity One四處走開會,我會用KEF Gravity…

《h.ear》式低調好聲音

趁天氣還有點點涼,近排出門聽歌,還是經常以on-ear耳機為主。 嫌一般的on-ear耳機太笨重?最近,Sony為大家帶來一個輕便的選擇,說的是Sony《h.ear》這品牌系列的新款耳機,《h.ear》目前有兩款on-ear(有線及無線),以及兩款in-ear型號的耳機,看見它整個系列色彩鮮艷的lineup,設計簡約時尚,有別於其他Hi-Fi友味較濃的Sony耳機,加上相對「平易近人」的售價,定位明顯是鎖定年輕人的便攜音樂市場。 從Sony收到了《h.ear》系列的MDR-100AAP,是一雙炭黑色的on-ear有線耳機,開箱後發覺內裡有個硬盒,包裝很有Hi-End耳機的感覺,耳機拿上手卻很輕盈,雖然是膠製品,但很喜歡這啞色的炭黑,高級得來很低調,以價論貨,大概港幣千五蚊左右的價格,單憑觀感,性價比已相對地提高。 我用來測試的音樂播放工具,除了我的老爺iPod Classic(依然好好聲呢),分別還有Sony的Hi-res Walkman NWZX100,以及Xperia Z5 Premium手機。 音樂檔方面,除了平日在手機常聽的Spotify,採用上最高規格的320 kbit/s制式,其餘一律是Apple Lossless。 我主要聆聽的音樂種類,除了日本流行樂如Mr. Children、MISIA及小田和正,還有我的最愛John Mayer等類似的英美搖滾,爵士樂和古典音樂也少不了。 由於《h.ear》系列標榜是Hi-res Audio ready,所以我也先找來了Diana Krall《Wallflower》的高清檔,在NWZX100上進行煲機。 在MDR-100AAP上播放著的《Carlifornia Dreamn’》,Diana Krall充滿哀愁的歌聲充滿穿透力,聚焦在正中央,鋼琴靜悄悄地擁抱著背後的弦樂組,座落在音樂廳內,堂音渾圓甜美,整隊爵士樂團進入鏡頭,未有太搶鏡,但節奏仍然鏗鏘有勁。 除了「好聲」,選擇一雙耳機時,最重要的條件是什麼?我的第一項要求就是要「舒適」,太重、太侷、太硬的on-ear耳機,就算音質多發燒,我也無福消受。 戴在頭上,這雙《h.ear》on-ear耳機帶來的,是相當舒適的聆聽體驗,我在辦公室連續聽了個多小時,耳朵還未有感到疲累,兩邊耳罩內的海綿,把耳朵包得貼貼服服之餘,隔音效果也相當優秀。 《h.ear》on-ear的阻抗為24 Ω at 1 kHz、靈敏度103 dB/mW、頻率響應5–60000 Hz,用手機推高清的Apple Lossless檔,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內裡的40毫米高清驅動器單元,配合鈦塗層圓拱形振膜,大大抑制了不必要的振動,令音質相當剔透清晰。 近年,「防纏繞導線」彷彿成了不少主攻主流便攜耳機市場耳機的指定動作,《h.ear》on-ear也不例外,鋸齒形設計的導線,除了避免你的耳機和導線扭纏不清,更兼具智能手機線控及咪高峰功能,一個按鍵,便可設定為轉換樂曲或控制聲量的功能,更方便作免提通話之用,雖然這樣說,但戴著這個耳機講電話,總又是有點怪怪似的。 如果你平日出街聽歌,主要都是用手機聽類似Spotify的320 kbit/s串流音樂檔,我的耳朵告訴我,聽某些類型的音樂作品,尤其是爵士樂,這耳機是一個不俗的選擇。 為了考驗耳機對處理普通音檔的能耐,我在Spotify聽日本爵士鋼琴好手HIROMI的新作《SPARK》,她的彈奏有點神經質,間中投入到接近敲打琴鍵的瘋狂狀態,由高潮激昂之處,至低位細膩旋律造句,與另外兩位樂隊成員的對答,爵士低音和爵士鼓的定位皆清晰無論,動態感很強。 轉戰Coldplay的最新專輯《A Head Full of…

空氣中注滿好音樂的家 | UE Boom2

在千五蚊左右(HK$1500)這個價位來說,UE Boom2肯定是市場上最好聲的藍牙喇叭。 本來不想太武斷的,但第一代的UE Boom,我已經覺得滿意,來到第二代,宣稱音響播放功率增強了25%,但是否真的好聲了25%?真的不可以單憑數字看哦,之不過,當整個的體驗加起來,UE Boom2給我帶來的聆聽享受,的而且確,比起上一代,是上到另一個層次。 究竟一部單件頭喇叭,聆聽體驗可以有多好? 首先,如果你像我一樣,幾乎已經把家中大部份CD Rip成電腦音樂檔,又或者平日主要都是用Spotify或Apple Music這類串流音樂平台,作為隨身及家中的音樂點唱機,不用再添加什麼裝置,直接由手機、平板電腦或者是電腦串流播放,這個時代,藍牙喇叭實在就是你最佳的音樂伴侶。 周末在家裡,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把我的UE Boom2喇叭隨便周圍放,在聽看書時好、在廚房煮飯時好、在浴室洗澡時也好(這一代的UE Boom,防水性能達到IPX 7水平,放在一米深的水內,好停留達半個小時),一個單元,就可以足夠令整個空間注滿音樂。 把它帶到戶外,行山好、沙灘好,UE Boom2的防撞防刮花塑膠物料,亦會讓你無後顧之憂,真真正正可以十分「粗用」。 除了追加了防水功能及播放功率增強了25%,新一代UE Boom2新增了一個Mobile App,可作遙控、調較音色、甚至是更新單元Fireware。 機身亦內置了一個Accelerometer,只要輕拍單元頂部一下,即可Pause或者Unpause播放中的音樂,連續快拍兩下,就可以Skip到下一首歌。 當初,我覺得這個功能有點無聊,但我試過在廚房煮飯時,又手濕又邋遢,這個功能立即大派用場。 一如大部份藍牙喇叭,你可以一口氣買兩組單元,然後串連成立體聲喇叭。 可是,我反而覺得這反而失去了藍牙喇叭的意義,行到邊隨便放到邊,我覺得才是用藍牙喇叭享受音樂的體驗,正襟危坐,可以留給正規的音響組合。 試過不同的擺放喇叭方法,覺得UE Boom2發揮得最好的時候,是豎立式放在木書架上時,找一格接近聆聽時耳朵水平的書架,把其中兩三本書拿走,放上喇叭,你會詫異,為何一隻喇叭單元,音色可以如此優秀,視覺上、聽覺上,都是一種享受。 但你當然不能期望UE Boom2可播放出音場宏大澎湃的古典樂章,但用它播放流行曲,低音充滿彈跳力,大音量時,仔細位雖然未至於鉅細無遺,但中高音仍然清脆爽快,人聲聚焦明確,不會含糊其辭。 有朋友來我家探訪時,我更喜歡用這隻Boom2來招呼他們,吃飯的時候,隨便找個地方放,放在離飯桌較遠的位置也可,在空氣中剛剛好聽到點背景音樂,聲音就有種融入了環境的感覺。 但要小心,空氣中注滿好音樂的家,朋友來到,可能會賴著不走。

KEF MUO | 口袋裡的Hi-Fi

近年,愈來愈多高級音響品牌染指藍牙喇叭市場,而且,論音響質素,更是與昔日的電腦喇叭不可同日而語,如果你拿昔日的迷你音響組合來比較,這類新一代的有源喇叭,質素已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KEF是揚聲器(喇叭)界的英國老品牌,主要走高檔路線,但近年開始分拆支線,搶攻消費者市場,先試市場水溫的無線喇叭X300A Wireless,走書架式喇叭路線,主打電腦聽歌一族,將電腦輕易變成Hi-Fi。 緊接而來又有較輕便的EGG,除了mini USB,也可透過藍牙傳送,針對的,除了電腦聽歌一族,更吸引了家庭影院的用家。 終於來到便攜式的藍牙喇叭出馬,音響界的朋友們,相信都聽過MUON這身價接近100萬港元的超級喇叭,亦可能對設計師Ross Lovegrove這名字略有所聞,今次這隻MUO便可謂MUON的超超超迷你版,定價亦不超過三千港元,當然就是為普羅家庭用家而設。 雖然是家用版的藍牙喇叭,KEF也落足功夫,大有高級工業設計味道,放得”Design By Ross Lovegrove”這句話在產品上,當然不能失禮。 初拿上手,0.8kg的重量,已令我感到份量十足,主要是以鋁合金製作的外殼,能有效地減低共振,音色較為紮實,絕非一般塑膠藍牙喇叭可媲美,但如此「份量」,加上亦沒有防水功能,我認為較適合在家中使用。 合共有三個單元,左右護法的一對50mm單元,採用了KEF一脈相承的Uni-Q同軸點音源技術,小小身軀,已能夠發出開揚兼具層次感的聲響,中間配合一隻Auxiliary Bass Radiator,能發出雄渾的低頻。 輸入方面,採用了aptx@codec藍牙4.0技術,配合NFC的話,連接不費吹灰之力,能夠於十米內隔空傳輸低失真的聲響。 我採用iPad作控制台,先透過家中的iTunes音樂庫,傳送以CD直接拷貝的Apple Lossless音樂檔,期間亦使用過Spotify,傳送較常用的320kbps,兩者的音樂感和空間感當然有一定的差距,但鑑於一般家用音樂聽眾,相信也是以聆聽較方便的320kbps MP3音樂檔為主,因此兩者我也作了一個交替比較。 有別於我測試過其他的藍牙喇叭,KEF MUO的音質明顯來得較接近Hi-Fi的味道,性格來得較為溫文爾雅,音樂感很強。 我先用了Apple Lossless音樂檔的《Yo-Yo Ma Plays Ennio Morricone》來給KEF MUO暖身,大提琴悠揚的旋律充滿表情,襯底的管弦樂具史詩式韻味,很有空氣感,堂音甜美,但不浮誇,始終這是KEF的特色吧,含蓄而具詩意。 也想體會一下這具KEF MUO能否容納得下兩台鋼琴,《Mozart: Sonata for 2 Pianos》兩台鋼琴有很多有趣的對話,動態感很強,是一套很合適的測試曲目,我測試的是Anna & Ines Walachowski這對雙妹嘜的版本,鋼琴最低音部分的琴鍵節奏,伸延至高音的清脆旋律,立體感很強。 之後我也用了《MISIA 星空のライヴ-Best Acoustic…

音樂飛碟 上山下海 | UE Roll

我極有理由相信,這個年代的Walkman或iPod,老早已經被智能手機代替了,同時間,藍牙喇叭亦成為了不少朋友的隨身音樂玩意。 不知道你在家裡的音樂系統是如何設定,以我為例,由於我的音樂清單的主播放器,主打是Spotify,間中也會用我的 iTunes音樂庫,由於兩者都很容易跨平台串流至Apple TV或其他藍牙裝置,所以,即使在家裡,我都是習慣「行到邊聽到邊」。 可是,有些時候,我會嫌接駁Apple TV,再上家中的揚聲器系統有點麻煩,始終,一個可以方便「走位」的藍牙喇叭單元就最合適我。 之前一直使用的,是第一代的UE Boom,即使是單聲道,但音質卻相當出眾,音場廣闊有層次,它放在木台或木製的茶几上,已經可以發出令人驚訝的澎湃聲響,稱它為新一代的「小露寶」,實在貼切不過。 曾經有段日子,我就連行山郊遊都會帶著UE Boom傍身,出外長途旅行也如是,直到較早前不小心把我的那一台在旅行途中遺失了,一直念念不忘。 當我正打算入手UE Boom2,剛好遇上及時雨,公關公司給我送來了一隻體積更小、更方便攜帶的UE Roll。 單單是包裝,UE Roll已經很矚目,原來,設計單位找來了摺紙大師,為這體積小小的揚聲器作包裝設計,整個包裝,都用上了啞光油面的卡紙摺製而成,好像很環保的說,打開裡面,白底黑線斜紋的graphic,驟眼看有點眼花。 UE Roll的造型,有點像隻UFO,平放在餐檯,又有點像隻碟墊,所以,在家吃晚飯的時候,我要千叮萬囑我的太太,不要隨便亂放。 與UE Boom一樣,UE Roll同樣採用了相類似的防水防污合成橡膠塑料,機身像穿著一件潛水衣,揚聲器的表面,則被一層網紋纖維物料包裹著,同樣防水防污。 UE Boom標誌性的設計,那兩個控制音量的「+」和「-」符號,在UE Roll上變成大大地浮誇的標誌,20-30呎以外都保證看得到。 大家最關注的聲音質素,基於物理性的限制,個人認為與UE Boom有一定距離,即使放膽爆機,聲量也未算可達被鄰居投訴的程度(當然要睇你住在那裡),幸而,大音量聲響,還未見拆聲。 但我還是欣賞它保留了一貫UE Boom系的溫暖音色,人聲很有凝聚力,播放一般流行曲,雖然是單聲道,但也沒什麼好投訴了。 這隻「飛碟」的另一設計特點,是勾在背後的一條掛繩,因為防水能力甚佳,你真的可以掛在花灑,一邊洗白白,一邊聽歌,無花無假,當然,你也可以帶著它去暢泳,至於我,最常用的地點,是家中的廚房。 重量只有330g,直徑135mm,我認為UE Roll比起Boom系的喇叭,更加合適出外使用,我在網上見到有朋友索性把它繫在斜孭背囊的背囊帶,UE Roll剛好放在心口正中,有點像Iron Man。 又到了行山季節,在大自然的環境中,邊行山邊播放著悠揚的樂韻,實在另有一番情趣,我怕被人笑我扮Iron Man太小學雞,還是把這隻UE Roll掛在背囊的繫帶,行山跟在我的背後,保證有好歌聽。

KEF旗艦店|Dolby Atmos初體驗

自小在旺角長大,念中學的年代,尤其是在暑假,週末如果沒事忙,與三五同學仔蒲旺角音響店,好比現在的後生仔去卡拉OK,但我們卻不費分文。 那是一個美好的年代,有幾家相熟的音響店的叔叔,都不介意我們這班靚仔來齋聽歌無幫襯,說到底,可能就等同賣白粉一樣,慢慢地毒你,睇死你遲早會連本帶利歸還。 於是,那天我問:現在還有這類任試任玩又不會給你壓力的音響Showroom嗎? 忽發奇想,不如看看有沒有音響Showroom,願意借個場地,給我毒一下我的一班老友,回味一下當年的美好時光,這,就是男人的浪漫。 我很幸運,經知名數位廣告公司Fimmick的老闆K介紹,我認識了KEF的H小姐和E先生,我冒昧向他們借場,居然一口答應。 KEF是我讀中學年代的夢想號喇叭品牌之一,我獨愛她的斯文淡定,人聲傳真,而火爆起來,卻又可以力拔山兮。 這一晚夜,6位住家男人,各自帶著個人珍藏的CD及Blu-ray影碟,各人一杯紅酒在手,試聽這對KEF Blade 2超級喇叭,同場加映Dolby Atmos劇院系統。 排隊試聽期間,各人雀躍之場面,有點像小學雞一人拿著一個大銀(CD及Blu-ray),在機舖排隊打機。 最難忘的,是體驗這套Dolby Atmos系統時,作了AB版比較,發覺我們聽開原本已經不俗的5.1或7.1劇院效果,和Dolby Atmos頂天立地效果相比之下,相形見絀。 除了要再三多謝KEF營銷部的H小姐和E先生,成全小弟美意,並且精心安排豐富美食招待大家,此外,還要衷心感謝KEF Showroom的鍾哥,特別為我們加班至差不多晚上9點,並且即場負責指揮器材。 如果大家都有興趣體驗一下這套Dolby Atmos系統,不妨到這裡預約試機。 KEF Flagship Store地址: 2/F, Cubus, 1 Hoi Ping Road, Causeway Bay

閉上眼,我就像回到中學時代的大會堂音樂廳|KEF The Reference 5

音樂,就是如此玄妙的一件東西,她可以跨越時空,把你帶到很遙遠的地方,同時間,又可以將那很遙遠的地方,帶到你面前。 無可否認,我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雖然在油塘灣徙置區長大,父母目不識丁,但他們卻千辛萬苦,把我送到一家優秀的學校上課,在那裡,我又有機會遇上我的啟蒙音樂老師。 已經忘記了那一年我是小五小六,某個午飯時間,我在為於頂樓的音樂室裡,初次接觸到老師正在播放的澎湃無比的交響樂章(他最愛播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和「火鳥」來炸機),從此,我就開始沉醉於浩瀚無邊的古典音樂世界。 中學時代,家裡仍負擔不起Hi-Fi(其實根本沒有地方放),除了經常躲在老師的音樂室享受音樂之外,下課後我更愛流連於旺角的音響店,或者是某家在地庫專賣古典音樂的唱片店,與賣唱片的那位事頭婆談天說地。 那是一個美好的八十年代,音響店唱片店的叔叔嬸嬸明知我混吉,閒著的時候,就當吹吹水吧,都會招呼我一下的。 還有還有,間中,我也會在窩打老道的圖書館,也會舉辦一場古典音樂欣賞會,我想當年應該是有些音響器材公司贊助,依稀的印象中,當時面前總會有一對和當時的我差不多高的座地大喇叭,高中音三個單元,所發出的聲響,包圍在整個空間內,完美得像身處於大會堂音樂廳,為我們帶來《醉人音樂》的,是陳浩才先生。 古典音樂,不一定只是上流社會附庸風雅的玩意。 期間,我更開始對某幾個牌子的大喇叭,印象分外深刻,其中包括B&W、KEF和Celestion,記得當年旺角音響店叔叔說,這些都是英國喇叭,特色就是一個字—真,所以BBC電台,都指定使用KEF喇叭,作為鑑聽之用。 其實我一生人都未曾擁有過一對接近身高的大喇叭,但我經常有去大會堂和文化中心聽音樂會,印象中,我依稀記得這幾個牌子的大喇叭,音色真的和我坐在音樂廳內聽過的管絃樂團現場演出,相當接近。 如果味覺是很多人的童年記憶,對於我來說,聲音也是另一種印象深刻的記憶。 上個月底,某個下午,我一個人帶著數張CD,獨自去到KEF位於銅鑼灣的陳列室,就是想回味一下我這中學年代的回憶。 音響室内盡是頂級的音響器材,屹立在我面前,就是一對KEF座地大喇叭—The Reference 5。 KEF的朋友向我娓娓道來,有關這品牌及The Reference系列喇叭的歷史,譬如,話說每一對KEF喇叭,都是由同一位工程師,由頭至尾負責組裝的嚴謹過程的心血結晶;創新專利的Uni-Q同軸共點單元,是如何將中高音合而為一,讓人聲更純美;無論聲響多爆棚,音箱頂上那個二元硬幣,仍然是絲毫不動的完美穩定結構。 最後,最令我最難以置信的,是原來這跨越接近半個世紀的英國品牌,老早已經被某本地集團收購,KEF的老闆,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香港音響發燒友。 我把我當年最愛聽的幾套古典交響樂曲的版本,交給這套音響器材播放,同時,也帶了好些我在80年代愛聽的爵士樂和日本流行樂,順帶回味一下。 打頭陣作暖身的,是大貫妙子和山下達郎,隨後我也播放了John Coltrane的經典名作。果然名不虛傳,中音的人聲、色士風聲,立體感很強,聲音沉澱在空氣中,音質很通透,完全沒有一般喇叭的所謂箱聲。 正場上演,我挑選了蘇提及卡拉揚分別領軍下的芝加哥交響樂團及柏林愛樂樂團,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霍爾斯特的行星組曲、威爾第的安魂曲、穆索尔斯基的圖畫展覽會等等。 雖然我未有幸聽過這兩位大師的現場演出,但這些作品,我都曾經分別試過身為音樂廳聽眾,以及樂團演出者的角色參與,所以,我對樂曲的好些細節,算是略懂一二,我的”Reference”,就是我曾經在現場經歷過這些樂曲的一雙耳朵。 當日,我面前的這一對The Reference 5,完全沒有令我失望,音樂廳每件樂器間的距離感,由極細膩以至極爆棚的動態,就連大後方的一件小小的敲擊樂器,音樂表情,七情上面,細節表露無遺。 這個下午,我像坐著時光機,回到從前我坐在香港大會堂及文化中心音樂廳的座位上的一刻,那是我記憶中的完美時光,這一刻,透過聲音,我來了一次時光旅行,音樂,就是如此玄妙的一件東西。

KEF M500,真正的Head-Fi。

有位自稱抽獎遊戲小王子的朋友告訴過我,那些平日在某某品牌facebook page舉辦的有獎遊戲活動,其實中獎易過借火,唔試下就真係走寶。 較早前,見英國音響老字號品牌KEF的香港facebook page,聯同時尚雜誌Bazaar,舉辦了一個徵文比賽。 於是,我也膽粗粗寫了幾十隻字參加,最後,居然有幸地成為勝出者之一,獲得了一台KEF M500。 中學年代,沒能力擁有昂貴的Hi-Fi,我卻差不多隔天在下課後,流連於旺角的音響店舖。 那個時候,開始沉迷古典音樂的我,獨愛音色斯文淡定的英國音響,KEF、TANNOY、B&W、Mission等,都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喇叭品牌。 家中擁有好幾款大耳牛On-ear耳筒,AKG、Bose、Sony、Ultimate Ears等,當然各具特色,但還是覺得,以聲論聲,這類大耳牛耳機,一般音質還是比入耳式優勝。 說回這款新入手的KEF M500,其實是該品牌推出的第一台耳機。 初拿上手,覺得它的銀色鋁合金素材,雖然做工細緻,但有點高科技的冰冷,感覺像部MacBook Pro,佩戴起來,巖巖巉巉,我懷疑會否不舒服。 當然我沒有笨得戴著它去跑步,我只是安坐家中,靜心聆聽。 由於其框架的靈活折疊旋轉設計,戴在頭上,居然十分貼服,我也很快適應,比我先前擁有過的大耳牛On-ear耳筒,佩戴上的舒適度,更高。 事實上,那雙大小適中的仿皮耳墊,柔軟度不俗,亦不會如大部分大耳牛On-ear耳筒般焗耳,之不過,隔音效果,我認為一般。 M500耳機製作落足用料,採用40mm大口徑單元高分析力單元,支援20Hz~20kHz頻率響應,阻抗亦有32±15%ohm,可是,單純用一般智能電話或甚至是iPod Classic推動的話,相信未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先用iPhone後用MacBook Pro招呼M500,整體音響質素相當平均,播送古典樂章。 每次試機必用的Arturo Delmoni版Songs My Mother Taught Me,小提琴弦聲細膩,鋼琴作品有甜潤的堂音,斯文淡定,聽後令人意猶未盡,餘音裊裊。 繼續試聽主流搖滾音樂,效果不過不失,有點侷促,未見強勁澎湃。 連接家中的Onkyo 5.1擴音機再試, 播送了U2的360° at the Rose Bowl藍光碟,現場感之澎湃,音場之遼闊,終見真章,由此可見,此耳筒其實頗為大食。 對音響有所要求的朋友,KEF M500是真正的Head-Fi,但她卻絕對不是霎眼嬌,花多一點耐性,你才會慢慢地體會到她優秀的過人之處。

新一代小露寶--UE BOOM 360音箱

「我墮入情網,你卻在網外看,始終不釋放。」 八十年代的飛仔飛女去沙灘派對或者郊外巴別橋,晒碼頭「炸機」必備,除了唔少得嘅「愛情陷阱」,當然就是那台重到抬死人、號稱「小露寶」的雙卡式手提收音錄音機。 最難忘的情景,還有每位男士們要輪流做咕喱抬機,還有每次播不夠個半鐘就沒電,卡式帶越播越慢兼又走音,張學友變夏金城,大家急急腳換6粒1A大電速速搶救。 今時今日,「小露寶」已經變了歷史文物,之不過,和一班大朋友出動進行戶外活動,「炸機」依然是指定動作。 如果你的那台「小露寶」還在,不妨找這部UE BOOM 360音箱來挑一挑機,兩代「炸機」利器,相信可以一較高下。 至於我,雖然已經由沙灘飛哥變成行山阿伯,但在戶外地方「炸機」,依然是一件我自以為是地覺得非常爽的賞心樂事(雖然我老婆最憎)。 不要少看UE BOOM 360音箱的小水壺身材(比一個650ml的水壺略小),它的最大音量可達88 dBA,頻率範圍90 Hz – 20 kHz。 我第一次把它響起來,為了懷緬當年,我就真的是播了「愛情陷阱」,唔開聲尤是可,一開聲,我的青春,就馬上回來了。 每部UE BOOM 360音箱內含兩個 3.8 公分4 歐姆單元,另備兩組 5.0 公分被動輻射器,我嘗試把它放在共鳴較強的書房木枱上,便立即體會到它如何地中氣十足,渾圓雄厚的中低音,飽滿地散放於整個房間內。 用Micro USB叉電,叉足3.4個小時,每部UE BOOM便可以連續炸機炸足15小時,玩毅行者的話,未必夠用,但一般行山巴別橋遊船河,就一定夠用了。當然,那誰負責背著這1.2磅,就可能要「猜包揼」決定了。 嫌單筒不夠?玩大一點的話,你可以索性一口氣買夠一對UE BOOM 360音箱,用藍芽配對,雙劍合壁,到時,便可以玩立體聲了。此外,你也可以和最多8位朋友輪流做DJ,用藍芽控制,負責點歌。 當然,這都是廣告裡面的完美畫面吧,你猜我在哪裡用這台UE BOOM 360音箱用得最多? 當然不是類似沙灘派對這場合,信不信由你,那其實,是我家的廚房。 (筆者按:本文評測器材由Logitech提供,本人並無收取任何稿費等酬勞)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我與Spotify的48小時

我的老友都知道,從小到大,我是那類一天沒聽歌就會覺得渾身不舒服的人。 我的iTunes library內大概有320G的歌, 還有大量未有時間逐一rip進去的數千張CD,我想,這可能是我退休那一天的工作。 面對無止境地增長又堆積如山的音樂檔,我開始愈來愈感到不安,怕有一天,我的硬盤會突然罷工,然後宣佈死亡。其實幾年前也發生過一次,結果,我所有的歌曲檔案全部報銷,只剩下我那台iPod Classic內的160G。 自此,我一直在想有沒有別的雲端解決方案。後來,家裡安裝了一台NAS,但我只視那作為備檔之用,試過用NAS行iTunes,抄錄播放速度其實未如理想。 於是,我也開始考慮如iTunes Match等一類的其餘方案,也試用過Moov、KKBox和Soliton,但其中各有利弊,前者只可以備案能夠在iTunes store找到的歌,後者則為串流音樂服務,音質和選曲也極之大路。其實,一般流行曲的檔案我不太擔心,最麻煩的,還是我那些古典和爵士音樂的檔案。 一直有留意外國流行的Spotify,部份原因是我在美國的外甥是Spotify的重度使用者,經常看見他們在facebook分享的聽歌狀態,看見其選曲的範圍極之廣,有趣。 上星期,Spotify終於登陸香港,第一時間下載了來試玩48小時,我全程將音質調到最高的320kpbs,並一律以串流播放。我使用的手機是iPhone5,網絡是1010,我也長期啟動了LTE。 320kpbs串流播放的音質尚可接受,但網絡間中會死火,搜尋歌曲的速度亦非常一般,我用慣了iTunes,覺得Spotify這個搜尋歌曲的介面,亦有點兒混亂。 但選曲之豐富,卻是令我非常詫異的,在Spotify,我試聽了大量我從前在大學音樂資料館聽過的古典和爵士音樂,有些冷門得我難以置信。 譬如,我嘗試搜尋小提琴大師Itzhak Perlman演繹的Tchaikovsky Violin Concerto, 同時,我又居然找來大師在不同大小唱片Label的舊錄音。 我搜尋英年早逝的爵士小號手Clifford Brown,他在Emarcy旗下的歷史性經典錄音(我個人只擁有5張日本版),在Spotify上除了出現了數十張外,我更見到好幾張從未見過的致敬大碟。 中文流行曲相信難度不高,陳奕迅華星年代的所有大碟,齊。但嘗試搜尋一些日本歌譬如小田和正,就完全未見蹤影。亞洲曲目方面,相信與KKBox或Soliton等一類的大路選擇差不多吧。 平時用手機聽Spotify,回到家裡,我又試過用手機串流Air Play,透過我的Logitech Air Speaker及Apple TV播歌,託Apple鴻福,極之方便,音質也是320kpbs的可接受質素。 試聽了48小時,我對Spotify的初步印象其實是不錯的,我會視之為一個On Demand的Radio平台或Jukebox,但說到要付每個月$48的服務費,我還是有點猶疑的。 首先,如果是新歌,我會情願幫襯iTunes $8一首,因為那是我個人擁有的,Spotify則有點是像租碟服務,你不會擁有那些歌曲,但你卻可以在租借期內任聽。 當然,這又是與個人聽歌習慣有關,如果你是喜歡有一個龐大的音樂library任你揀任你試,Spotify是屬於你的,如果你較喜歡擁有和建立屬於個人的音樂資料館,你便要以另一種心態使用Spotify了。 暫時Spotify只提供每個月$48的服務費計劃,年費套餐欠奉,如果買一年有折扣,我想我會考慮一下的,但暫時,我只會使用Spotify Desktop版的免費服務。 想知道更多有關Spotify服務的事,Unwire.hk有篇寫得非常詳盡的文章,值得一讀,恕我不再重複,拾人牙慧了。 9 件用 Spotify 必要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