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 Baseball Party 熱血棒球

當明明是廣告卻拍得不太像廣告,於是,就能夠有效地吸引你乖乖地坐在下來,看足兩分半鐘。 只有在網絡時代的短片廣告,播足兩分半鐘還不會太奢侈,要是放在大氣電波的電視台播送,譬如像我們年年加廣告費的TVB,廣告客戶又那來錢給廣告公司的創作費和製作費? 日本Toyota近年的作品,都是朝這個方向走,由FUN TO DRIVE, AGAIN這一系列的廣告開始,都聰明地充份發揮了網絡廣告短片的優勢。 “Sportscars For All”,概念其實一句講完,有點像任天堂Wii當年「全民皆可成為機民」的產品概念,這一次,是每一個人的心底裏,都有一團熱血棒球之火。 不用我多說,作為國民運動,在日本,棒球就是運動的代名詞。 這個廣告在九州市的小倉街道拍攝,雖然浮誇,因為素人演員的精湛演出,卻令故事充滿真實感。 全城效應全城投入世界盃這一類的電視廣告,由Nike到CCTVB都拍過,但這個Toyota的熱血棒球,又真的令人看得熱血沸騰,看完很想打棒球哦。 更重要一點是,看完這個廣告,我真的乖乖地去了以下G’s的產品網站哦。 http://dkwt.toyota.jp/gs/

a cappella-la-la 無伴奏聲聲聲交響樂

A Cappella—–無伴奏清唱,想當年我還在念音樂學院的生涯中,是幾乎每個禮拜都有的指定活動之一。 第一屆的聯校大專音樂節,我和一班音樂系的同學,亦有幸代表了中文大學,以無伴奏清唱,重新演繹了Beatles的In My Life,還贏了那一年的全港冠軍。 無伴奏清唱實在好玩,除了要講求每一位成員的歌唱基本功,音準就是最高的難度,團員中如果沒有人是Abolute Pitch的話,大家會唱得很痛苦。 此外,還要講求合唱團員聲音上的協調性,人人都懂說Team Work重要,但要實行起來,真的要經過很多練習、磨合,真正是「唔可以淨係靠把口」。 昨晚,有幸被客戶邀請去了a cappella-la-la,這個由太古地產主辦的系列音樂會的預演,快樂地重溫了大學時代的我還在唱A Cappella的美好回憶,好像一趟時光旅程。 a cappella-la-la是Project After 6的活動之一,旨在提供於太古坊及太古城中心一帶的上班族,一個能發揮個人於工作以外潛能的「特別行動」。 這次活動在四個月前開始招募,最後精挑細選了超過40名上班族,然後展開一個長達四個月的聲樂及形體演出專業訓練,今個月,終於學有所成,登場演出。 兩個月前,我們Turn Plus團隊亦接了一個Brief,要負責替這個系列的音樂會做宣傳,客戶的要求是,希望能夠吸引更多在太古坊及太古城中心上班的朋友們,前往參加觀看這演出。 聖誕節前後,我們先在客戶的Facebook Page發了兩條短片,為這活動進行熱身,內容全部在太古地產的實景拍攝,我們找來了【一鋪清唱】 —- a cappella-la-la這活動的四位音樂導師,粉墨登場,扮演辦公室大堂及咖啡店Public的工作人員。 同時,我們也邀請了一些太古地產的同事及租客,作為臨時演員,但我們只告訴他們,我們拍攝的是非常正經的Corperate Video。 但實質上,每一次,一鋪清唱四子都會失驚無神,突然開口就唱,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為了捕捉真實反應,每一段演出都只可以一Take過,加上每次拍攝時間都只有兩小時,有點難度。 短片播出後,在有份參與的朋友圈子間,再加上Facebook粉絲們的推波助瀾,我在1月初與某某在太古坊上班的客戶開會時,他們說已經看過,反應亦相當不俗。 到了1月中,音樂會揭幕在即,我們也展開了第二輪的活動,就是在整個太古坊及太古城中心辦公大樓的範圍內,展示了全體演出者列陣的海報,鋪天蓋地。…

【五一黃金周|龍友大戰強國人動畫】幕後主腦DDED專訪

「這個年頭,香港廣告創意一代不如一代」,很多行家都這樣說。 如果純粹以本地廣告獎的標準而言,我絕對同意。但如果你問我,新一代廣告創意人,是否真的一代不如一代,這點我可以卻可以絕對否定。 的而且確,要讓創意「見光」,這個年頭,無論營商環境及客戶氣氛,都讓難度增加了不少,不要誰怪誰,大家都有責任。 這一邊箱,廣告創意人要為口奔馳,繼續唯命是從,製作著自己未必認同的創意。同時,廣告公司又有「獎」數要追,於是在主動或半推半就或被迫去做「飛機稿」(為了入廣告獎而製作的廣告,一般製作費由廣告公司主力或全數承擔)。 另一邊箱,搵食之餘,也有部分廣告創作人會自尋出路,進行課餘式習作,因為不用擔心打奬不打獎,也不用顧慮廣告不廣告,只要為創意找到出口,就好。當然,由於這是自發創作,動力皆源自個人心中一團火,難度,其實反而更高。 較早前,見有位名為DDED網友製作了一支網絡短片「爛尾的紅VAN動畫」,諷刺那套坊間評論好壞參半的港產片「那夜凌晨 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短片用上Lo-Fi如8-bit的電動動畫風格,抵死啜核,言簡意賅,不消兩日,便在網絡瘋傳,更被推上蘋果動新聞。 最近,當強國人揚言五一留金,港人誓言奉陪街拍,雙方弩張劍拔之際,DDED再下一城,為民出手,製作了另一支風格相類似的「【五一黃金周】龍友大戰強國人動畫」。 劇情嬉笑怒駡,「屎」橫遍野,雙方大戰未開始,已預視了箇中的荒謬,有識之士,無論那一方都好,未包容,先和解。 經我明查暗訪,發覺DDED幕後主腦原來是新一代的廣告人,而且與我有過一面之緣,於是,趁「五一黃金周」在即,我馬上和他做了一個網絡專訪,讓大家認識一下這位廣告界隱士和他的創作動機。 路迪涼:「點解改個名做DDED?」 DDED:「DDED = “ Diu design 衣啲 ? ” 是自譏,一些創作人不屑本地硬膠文化,認為那是低俗無聊難登大雅之堂的東西。而我的實驗是嘗試去把自己的設計技巧結合那些所謂的硬膠文化,看看能產生什麼化學作用,而形式暫時是以動畫為主,而我稱它為MK動畫。」 路迪涼:「你嘅正職係?」 DDED:「數碼廣告人。」 路迪涼:「做咗幾多年嘢?」 DDED:「好多年啦… (唔講得唔得?haha…)」 有關【五一黃金周】龍友大戰強國人動畫 路迪涼:「由構思到製作,你用了多少時間完成? 」 DDED:「2日…」…

七個哄寶寶入睡的好方法

近十年八載,不少品牌都會製作「資訊由某某某品牌提供」一類的軟廣告,試圖讓觀眾的防禦心降低,潛言默化地,增加消費者對品牌的認知及好感。 只可惜,大部份內容的可觀看性或資訊的趣味性,一般頗低,與其說軟廣告,實則是悶廣告。 Philips Avent是該公司旗下一個育嬰產品系列的副品牌,除了已為人父母者,相信其知名度一般。 有見及此,該品牌在社交平台發表了這段「七個哄寶寶入睡的好方法」短片,全部秘技,真人示範。 每一位寶寶入睡的一刻,無花無假,可愛得要命,即使我未為人父,也看得心頭像塗上一層蜜糖,甜絲絲。 雖然未有直接硬銷產品,卻立即引來四方網友正評,為人父母或或將為之者紛紛被吸引前往至Philips Avent的Facebook Page,給一個「讚」,甘心情願,願者上釣。 這可能是我看過同類軟廣告中,製作最優秀的作品之一,雖然並非新作,各位從事母嬰產品營銷的朋友們,值得參考。

一人有一個麒麟夢想

雖然,我真係堅擺到明唔識日文的。 但大概也估到,這個來自日本麒麟啤的「一人有一個夢想宣傳活動」,大致上,斷估就是回應少林足球中周星馳的那一句:「一個人如果無夢想,咁同條鹹魚有咩分別?」 是的,無論你是高矮肥瘦樣好樣醜,只要你有一個夢想,再加百分百的熱血,麒麟啤就有機會幫你實現,下面就有幾個笑爆咀的例子。 而其中,令我最深印象的,是這位看來人品老老實實的日本上班族石田先生。 他的夢想,居然就是想出現在八十年代的港產諧趣功夫片內,說到這裡,可能我未開估你就會先噓我,是的,這位兄台的終極夢想,就是要與成龍大哥同台演出。 我懇請大家先拋開近年對成龍大哥的不滿,姑念當年他的而且確為過港人揚威海外的事實,繼續看下去。 話說這位日本上班族的偶像,就是成龍大哥,受其啟發,石田先生除了自問也食過兩晚夜粥外,他更朝思夢想地,可以出現於一齣功夫片內,大展拳腳,吊下威也咁話。 劇情需要,成龍大哥當然就是他的師傅,而他的死對頭大壞蛋,就順便找他那位同樣是港產功夫片迷的同事客串吧,一於被他借故打到飛街,哈哈,齋講,已經十分爽。 看完這廣告短片,再看幕後製作特輯,發覺原來拍攝當日,當成龍大哥以極其大哥的霸氣抵達片場時,這幾位來自日本的小粉絲,還未開拍,就已經激動得痛哭流涕。 唉,釣魚台島單野,早知就搵大哥去傾啦。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Hyundai自殺廣告

這支英國廣告,開首出現了一個企圖在車廂內放毒氣自殺的情節。 最後,男主角自殺不遂,未有死去,因為Hyundai這新款環保SUV汽車的純水排氣系統,汽車排氣毒素,近乎零。 廣告推出後,惹來幾乎全民怒罵,Hyundai亦立即把這廣告刪去和公開道歉,但有網民保留了副本,放了上網。 印象中,美劇Mad Men上季最後一集,也出現了類似情節,故事中暗寸60年代的Jaguar,外表靚絕卻機件壞透,令劇中人連本來打算在車內放毒氣自殺,也因為汽車死火而失敗,最後唯有被迫使用原始的方法自尋短見,上吊輕生。 說回這個廣告,本來算是頗有創意的,也與一般看到的汽車廣告截然不同,可是,自殺這個話題實在太惹火,出現在劇集中還可以,用來做廣告的橋段,就必定會備受千夫所指了。 我把這個廣告放了在我的facebook頁,有網友留言,覺得這是扼殺創意哦,難得有如此破格的汽車廣告,實在可惜呢。 但我想,有時廣告創意人就是可能太高傲,他們未必明白,廣告始終不是純創意藝術,其實也是商品,最終,廣告的角色,是要用來討好消費者的,無論你的創意有多聰明多幽默。 更重要的是,廣告中出現的,是一款家庭車。你們覺得,看完這精彩廣告,各位會想立即入手買車嗎? 事後,網絡上有很多報導,Hyundai美國方面,也向他們的英國支部予以譴責,而Hyundai英國也與始作俑者,他們合作的那一家廣告公司割蓆,並聲明該廣告其實未經他們許可,便擅自放了上YouTube的。 唉,說到底,又是廣告創作人打獎惹的禍。 執筆之時,在YouTube上的多個版本已先後被刪,下面兩篇網文有一個可看到的版本,未看的話,好快點去看看,因為我相信有關方面會出手再刪。 伸延閱讀: Hyundai apologises for suicide ad  Desperate Hyundai Is Trying To Make Its Suicide Video Disappear — And…

日本水手服少女,大展龜波氣功。

  網絡圖片,原圖來自這裡。 問世間,我們這些60後70後的大男孩,那誰沒經歷過「七龍珠」的洗禮? 就連我們喜劇電影界的一代宗師星爺,也曾經在他的經典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中,以一招龜波氣功,直接了當地,向偉大的鳥山鳴先生致敬。 時移世易,今天3月30號,Dragon Ball Z電影版趁復活節假期在日本上畫,但氣勢相信已大不如前,香港粉絲更可能不聞不問,乏人問津。 今回那個終極大壞蛋破壞神,相信最後又一定會在悟空變身超越超級撒亞人的時候,一招被人K.O.,結局嘛,應該都還是那三幅披。 那為什麼我還選擇在今天講「七龍珠」呢?因為我發覺,日本人果然真的長情,原來除了我輩老餅,年輕一代中,居然還有不少人會向「七龍珠」情懷致敬。 不知是否事有湊巧,Dragon Ball Z電影版上畫前,最近,日本坊間便有不少由中學生自發拍攝的照片,於社交網絡瘋傳。 網絡圖片,原圖來自這裡。 相信你可能都聽過同樣來自日本的漂浮少女,今回,這些日本年輕人也是玩類似漂浮的照片,但卻是模仿被「龜波氣功」擊中一刻的浮誇反應。 這些不少由水手服少女拍攝的「龜波氣功」圖,很快便產生了meme的繁殖效果,模仿者甚眾,見圖片中,大多為中學生,證明了在年輕一代中,「七龍珠」文化仍然不死。 不知道這「龜波氣功」現象會否吹來香港?我們的80後90後,又會否對「七龍珠」有所興趣?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杜蕾斯SOS Condoms套套快遞服務

在某個講座場合中,我有幸遇上@快書包的徐智明—這位在內地首創書籍快遞服務的創業家。 @快書包的服務很簡單,到他們的網站或微博(現在微信也可以)訂貨,只要你身處各大指定中國城市的市中心範圍,星期一至五,上午九點到下午六點,無論你在家裡、餐廳、辦公室、或甚至是公園(可能公廁都可以),@快書包 都會在一個小時內將貨品送到,使命必達。 @快書包由最初的暢銷書和雜誌,到後來連零食、洋酒與雜貨也賣。情人節?當然有賣花啦,當我說笑問徐智明有沒有賣過廁紙或者避孕套,嘩哈哈,他居然說有,但廁紙毛利太低,所以只有試過賣避孕套,只可惜生意欠佳,最後失敗收場。 這個當然,情到濃時,乾柴烈火,要對方苦等一個小時?感覺可是一萬年般漫長哦。 我不肯定Durex杜蕾斯在打算提供這個避孕套快遞服務前,有沒有認真考慮過什麼叫如箭在弦,這個服務最後又會否同樣失敗收場,話說回頭,看完這個有關SOS Condoms服務的廣告後,我又真的是在神推鬼擁下,下載了這個app,然後又上了他們的網站一看。 使用這個服務,只需三個步驟,一)告訴SOS Condoms你的位置;二)選購所需套套型號;三)選擇快遞員。 快遞員都有得揀?正是。 整件事最頂癮的,就是這部份,Durex杜蕾斯想得十分週到,為免尷尬,快遞員會分別橋裝成Pizza速遞員、問路的遊客,以及交通警員,然後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將套套交到你手上。 暫時這個服務尚未在亞洲提供,但你可以上他們的網站投票,要求盡快將你的城市納入服務範圍。執筆之時,最多人投票要求的,一如所料,正正就是浪漫之都巴黎。 SOS Condoms服務尚未來到你的城市前,我奉勸各位有需要人士,還是要預先入貨或隨身攜帶,人有三急之時,還是要自己幫自己。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微電影」不是「長廣告」

最近,「微電影」成為了不少廣告客戶的Gangnam Style,幾個大廣告客戶相約在COVA喝下午茶,「微電影」很可能會成為他們互相「曬碼頭」的話題。情況就有點像闊佬闊太們,炫耀一下各自的豪宅名錶鑽戒一樣,拍過「微電影」,方為人上人。 究竟怎麼樣才為之「微電影」呢?顧名思義,「微電影」的特色,就是在於她的「微」,一般電影的長度,最少個多小時吧,「微電影」則豐儉由人,由兩三分鐘到半小時不等。 由於「微電影」的盛行,或多或少又與互聯網有關,上網看影片的習慣,一般亦以煲一集電視劇的長短最適合,如果你真的要為「微電影」加上一個時限,我會說是半小時。 本來,「微電影」是好些獨立電影發燒友,在網上發表的蚊型電影製作,究竟是那個時候開始被廣告界騎劫,將「微電影」變成了「長廣告」的代名詞,我真的不知道,我只可以肯定,大部份廣告客戶對「微電影」趨之若鶩,九成原因,是多得年年廣告費拍得住豪宅炒風熾熱的電視台。 在大台如TVB播一條30秒的電視廣告片,動輒港幣數十萬(由於香港一台獨大,據聞今年廣告費會增加最少20%)。 把廣告放上YouTube呢?零收費,長度呢,也幾乎沒限制(基本設定的上載影片長度限制是15分鐘,但你可以加時)。 對於荷包緊絀,加上平日口水多過茶,30秒廣告絕對不能滿足得到他們的廣告客戶來說,「微電影」的出現,忽然成為了他們的救星。 近期廣告「微電影」蔚然成風,令不少港人懷緬起回歸前廣告界的盛世年代,那個時候,發哥梅姐劉華黎明學友朝偉城城,粒粒電影界的天皇巨星,都一一拍過長達兩三分鐘的電視廣告片。 論製作規模,一定比目前本地新浪潮電影如彭浩翔杜文澤葉念琛等之作品龐大得多,更厲害的是,那個未有YouTube的年代,廣告客戶可以在媒體費上一擲千金,讓我等升斗市民,都幾乎一定在電視或戲院欣賞過這些大製作。 那個年代,我們還未有「微電影」這概念,只會覺得,這些有能力動員千軍萬馬,拍攝媲美大電影製作的廣告片的品牌,如此夠豪氣,一定是大品牌,”You sell. I buy”。 相對起來,現在部份開口埋口自稱是「微電影」,實情是拍得較有水準的電視廣告雜誌,還要叫你自己上YouTube收看的「長廣告」,便顯得小氣得多了。 但我還是希望,「微電影」不會步葡撻或Draw Something後塵,被廣大市民們「興完即棄」。 如果有一天,你見到金寶綠水或時昌迷你倉都嚷著要開拍「微電影」,我想,這可能就距離「微電影」的末日不遠了。 (原文刊登於e-Zone,我是本文作者,本網誌版略有修改)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絕世筍工?

最近在公司和同事們做三轆零evaluation,事前,我要先調節好心理質素,準備好如何聽聽人家苦水。 這個其實也很正常哦,作為打工仔,或多或少都對他們的工作帶點不滿呢,吐點苦水在所難免,樣樣說好的,我反而會擔心。 問世間,是否真有完美的理想工作? 物色理想工作,大部份求職廣場都會話幫到你,即使你係奄尖大少,百彈齋主。 真係咁筍?以下廣告中的這位大叔,明明有份「不俗」的好工,但他還是整天在發牢騷,並密謀跳槽。 先聽聽他如何大吐苦水。 好的,廣告第二集,大叔終於在everijob.com找到份他心目中的理想寫字樓工,可是呢,沒多久,他又開始不滿了。 呢個故事教訓我哋,正所謂「身在福中不知福」,好多時候,打工都係你睇我好,我睇你仲好。 最重要都係要快快上求職網站,搵份筍工(咦,家陣唔係興上LinkedIn咩?)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