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我的港式可樂

大概了解到社交網絡的「些牙」(share)文化之澎湃,於是乎,三年前左右,澳州可口可樂就想出了一條絕世好橋,就是把全澳州最常見的150個名字,印在可樂罐/瓶上,然後照常營業,公開發售。(我有另一篇網誌介紹) 路過7仔的汽水櫃,看見老友的名字印在可樂汽水罐/瓶上,大家當然會「貪得意」買一罐/瓶來分享給他/她,收到「禮」的那一方,當然又會自動自覺地用手機拍張selfie,然後放上社交網絡,如是者,Like尚往來,循環不息。 大家到外國旅行,不是也常見到那些像鎖匙扣呀馬克杯呀諸而此類的紀念品,都會印上好些最常見的名字嗎?這一條本來已老掉牙的橋,給可口可樂移花接木後,瞬間卻在社交網絡爆紅,原因無他,就是因為這是可口可樂,那個經典的紅罐上,居然有我/你/他的名字哦。 話說,這個Share A Coke活動已經於70多個國家推出,最近,終於來到香港。 我一直在想,如果這個活動,傳到中文語系的國家,將會是怎麼樣?我就最想買一罐「嘉誠」,又或者是「六叔」,希望能夠借運,再想,其實「燦神」都不錯哦。 但想深一層,中國語文博大精深,名字組合如天上流星,莫講話150個名字,就算給你出夠1,500個名,其實也很難滿足到大部分人。 於是乎,來到香港,可口可樂就索性將大概200個常見的港式暱稱,譬如「女皇」、「Gag 王」、「Buddy」、「粉絲」、「達人」、「靚媽」,又或者一個廣告牌跌落嚟最少砸死十個八個的阿「Ming」、阿「Yan」、「Peter」、「Mary」等等這一類常見名字,一一印上經典的可口可樂罐/瓶上。 最近,我就頻頻在Facebook上,見到怕且都係自己買但係又扮有人送的「男神」晒命搏Like,我見猶憐。 我也不甘示弱,手上都有一罐「路迪涼」,限量限到全港只得一罐。「路迪涼」是誰?在下Rudi Leung行走江湖的中文暱稱是也。 後記:本網誌刊登後,有不少網友/朋友/老友/甚至是名人紛紛向我查詢,如何才可獲得個人冠名的可口可樂,其實,可口可樂尚未推出客製化可口可樂服務,這些在坊間出現的冠名可樂,全部由可口可樂特別訂製,是By Invitation Only,其餘恕不受理。

當青花瓷遇上米奇

一眨眼,原來已經來到迪士尼的90週年,今年為慶祝米奇老鼠大壽,炙手可熱的本地設計師兼插畫家Dorothy Tang(鄧卓越),特別炮製了這套限量版的米奇紀念品。 這套設計精美的紀念品,糅合中國青花瓷藝及其花紋風格,配搭經典米奇老鼠的造型,中西合璧,一起擦出充滿藝術性兼潮流感的火花。 透過好朋友,我幸運地獲得了其中三款紀念品,當中包括瓷碟、咖啡Mug及保溫水壺。 實在太漂亮,應該只會留作珍藏,不會捨得用了。 作為香港人,我更份外倍感自豪,因為Dorothy Tang始終是土生土長的本地設計師,見她近年推出愈來愈多與國際品牌的合作,實在可喜可賀。

有些可樂,不是買來喝,而是買來儲的。

大愛可口可樂的經典瓶裝,更令人愛不釋手的是,此品牌不定期地與不同單位潮牌的Cross Over限量紀念版。 說起來有點無稽,但有些可樂,真的不是買來喝,而是買來儲的。 時裝迷可能又要破財,繼Karl Lagerfeld和Jean-Paul Gaultier後,適逢今年是Diet Coke 30周年,於是可口可樂找來了時裝大師Marc Jacobs,分別以我愛80/90/00年代( I Heart 80s’/90’s/00’s)為題,設計了一套三款的限量紀念瓶。 現正在歐洲各地發售,率先首發的,更是萬人潮拜的巴黎時尚店colette,以及英倫經典店M&S。 知我是可口可樂粉絲,公關公司將這從英國運抵香港的限量紀念瓶,送了一套給我,真的要衷心說聲多謝。 細心欣賞,每一款式,都以對比鮮明的剪影graphic設計,當中,分別標誌了Marc Jacobs的不同經典風格。 女權崛起的80年代,穿起男性化燕尾服的女士,黑白紅對比鮮明,令人聯想起百老匯式載歌載舞的美好時光。 90年代的浮誇色彩與超高跟鞋,大紅更大紫,重複的燕子幾何對稱圖案,是為大師經典筆跡。 大師一度愛用的Polka Dots,點綴了這個略帶點兒俏皮的00年代,據說,當中的模特兒剪影,靈感來自Marc Jacobs的2013年春/夏時裝秀。 除了瓶裝,在網上還看見同一設計的三款罐裝,但橫看豎看,還是不及這經典瓶裝。 你,又是屬於那一個年代?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簡約帶禪的COTE & CIEL電腦背囊

圖片轉載自這裡 從小到大,我都是背囊黨。 是的,因為個子小,卻偏偏喜歡大背囊,所以,經常被人笑我像忍者龜。 但我一於少理,孭著背囊,我才感到自在,把所有個人求生細軟收納在一個背囊出門,我才感到有安全感。  圖片轉載自這裡 去年,因為做Air New Zealand廣告活動,有幸遇上了個子比我更小的林一峰,見面握手,大家都孭著一個大背囊,但說要鬥大,我卻輸了。 見林先生孭著的那個背囊,帆布製造,設計簡約有格,但型狀卻有點不對稱,問他是何方神聖,林先生用好像發音很純正的法文(其實我根本半句法文都不懂),吐出一個名字—–COTE & CIEL。 據說,這原來是他在歐遊時的獵物,「少人用、特別、物料靚」,聽林先生大讚,我這個背囊迷,當然也心動了。 但不想那麼不環保,貪新即忘舊,事隔多月,見我的VAUDE背囊也開始破落,是時候另覓新歡,想也不用想,就鎖定了COTE & CIEL。 話說回來,更早前,其實也留意過COTE & CIEL這品牌,但當時只知他們有出品專為MacBook而設的電腦套,在灣仔腦場也有出售,但背囊這系列,還是因為林先生背著一個,我才知道。 雖然勉強稱得上是電腦配件,但把這個來自法國,兼且充滿時裝設計味的背囊放在灣仔腦場出售,我總是覺得有點格格不入。 我平日最喜歡做mystery shopper,於是詐作無知地向腦場的女店員查詢有關COTE & CIEL的種種,最後,一律答非所問,有點可惜。 其實,我早已自己做足功課,COTE & CIEL這個法國品牌,名字的意思是「海岸和天空」 ,產品強調時裝性及功能性,物料也標榜環保。 COTE & CIEL的每件產品,都採用上回收塑膠瓶製成的CetCCycle環保物料「100%再生聚脂纖維」製作,此外,質料軟硬兼施,使用生態漂染技術ECOYA的純綿帆布及潛水布,令整個生產過程的排污及排碳量,減至最低。…

復刻「回到未來」夢幻號球鞋

那些年,我們都在旺角波鞋街門口看球鞋,但只看不買。 正所謂「男孩愛球鞋」,畢竟唸書的時代不是每一個人都家境富裕,可以負擔得起為孩子買一雙他們心中夢幻號球鞋。 大品牌當然都深明此理,為了一圓當年小男孩的夢,每隔十多二十年,總有好幾款經典球鞋復刻再現,價價一般由數百至僅僅過千,是負擔得起的小奢華,讓當年望門只可望門輕歎的小男孩,今天終可彌補那個少年時代的小遺憾。 過去這些年來,三葉草adidas就一直令我等當年的窮小子,圓了不知多少個美夢。復刻的經典球鞋,不斷輪迴再世,好像永遠出不完。 另一邊廂,Nike當然也不甘示弱,兼且更懂得借經典搞品牌營銷之道,最近的復刻經典,更絕對是夢幻中的經典,因為,這是一雙從來沒有在現實世界中出現過的球鞋。 1989年推出的電影「回到未來II」,劇中男主角邁克爾.J.福克斯,為了拯救他未來的兒子,乘時光機去到2015年的未來世界。其中經典一幕,就是Michael J. Fox穿上了一雙不用繫鞋帶,只需按一個電子感應鍵,便會自動調節鬆緊的Nike球鞋,這雙球鞋還有閃燈,並用上了像太空衣的物料製作,酷得非比尋常。 想當年,相信不少男孩都在電影院裡看得雙目發光, 並一廂情願地,希冀Nike真的會推出這一雙球鞋。事隔二十二年,這一雙夢幻號球鞋的真身終於出現,但它卻有非常任務在身。 事實上,這位當年在「回到未來」電影系列中硼硼跳跳的傻小子Michael J. Fox,1991年被診斷患上帕金森氏症,由於病情日益嚴重,直至1998年將病情公開後,他開始半退出演藝圈,同時,卻成立了一項資助帕金森氏症治療研究的慈善基金,並且身體力行,到處進行遊說,喚起各界關注。 Nike其實於去年早漏出風聲,已將當年電影內這雙球鞋的設計專利註冊,到了最近,更正式宣佈生產了1,500雙限量版「回到未來II」球鞋,取名為2011 Nike Air Mag,並放了在網站eBay上拍賣發售。所有收入,都會撥入Michael J. Fox的慈善基金,而Google創辦人之一的Sergey Brin,更會按所籌得善款數字,如數捐出同等金額。 據說投標價平均由3,500至10,000美元不等,也有說英國音樂人Tinie Tempah 出價37,500美元入手了一雙。暫時未見有最新善款數字的公佈,但相信Nike此舉已屬雙贏,既可以做慈善,亦有助宣傳品牌。 看過網上有關此球鞋的短片,造型沒錯是完全復刻了電影中的道具的,但電子感應自動索帶的未來科技尚沒有出現,LED閃燈亦只屬聊勝於無的「高科技」裝飾。雖則如此,看見此夢幻號球鞋的誕生,確實已令我輩的大男孩非常興奮,不知山寨版會否在淘寶出現? (原文刊登於Esquire中文網–時尚先生網專欄,本人是上文作者)

一公升的光

我經常也會想,我們這些從事所謂創意行業的,除了鼓吹消費外,究竟有否用我們的腦袋,為這個社會或地球貢獻過什麼。 你會告訴我廣告公司也很樂意做公益廣告呢,是的是的,我也衷心希望,假使做一兩則廣告出幾篇公關新聞稿,能夠喚起公眾關注就是最好解決方案的話。 我對名人效應絕無異議,我更是欣賞那些投入公益、身體力行的藝人,但事實上,我覺得大部份主流公益團體,都過度依賴名人救地球,遠高於創意救地球。 創意真的能救地球?最近我就新聞看到一個來自菲律賓的創意個案。 話說在馬尼拉的貧民窟,居民的家,就在那終日密不透光的鐵皮屋內,即使整個社區就在嘈吵的鐵路旁邊,環境如何惡劣,他們大部份時間也情願逗留在室外,因為負擔不起電費,在大白天,家裡也是漆黑一片,伸手見不到五指、意外頻生更不在話下。 一公升的光(A Liter of Light)是一個菲律賓的志願團體,他們參考了巴西於2002年經歷能源危機期間,一些民間自發的環保燈泡土製方法,再經由一群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學生加以改良,發起了這個讓馬尼拉貧民窟居民重見天日的活動。 這個創意發明很簡單,只要一個我們常見的一公升膠汽水瓶,注入清水和幾茶匙的漂白水,在一小塊鐵皮上開一個洞,把膠汽水瓶固定於中間,然後在鐵皮屋的屋頂上,也開一個尺寸恰好的洞,把這個小裝置陷進去,陽光穿透膠汽水瓶的上半部,另一邊廂,透過光線折射,曝露在家裡天花的瓶樽底部,就自動變成一顆發亮的「太陽能」燈泡。 每一顆「太陽能」燈泡,能發出相等於一顆55-60W燈泡的亮度,並可以持續使用大概10個月。目前,該組織已為大概一萬個家庭免費裝置了這「太陽能」燈泡,他們冀望,在2012年之前,能擴展至讓一百萬戶貧困家庭受惠。 這個活動的成本很低,但推廣至菲律賓全國各地,或甚至是其他有需要的國家,卻需要更多資金、志願工作者,還有最重要的,就是大量循環再用的一公升膠汽水瓶。現在有了無遠弗屆的社交網絡,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想支持他們的話,便更加方便,你可以到他們的facebook頁面(按這裡),又或者,到Twitter關注@aliteroflight 。 看完這個創意個案,我更相信,原來創意的威力,不僅僅在於創作驕人的宣傳活動,而是以創意解決問題,令有需要的人直接受惠,這遠比任何創意大獎的金牌,更值得令人鼓掌。 (原文刊登在筆者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Rankin深邃美麗的時計眼

拍過不少MV,廣告片也有不少,但最廣為人知的,當然還是攝影。 說的是Rankin這位來自英國的鬼才攝影師,我真想知道,他的履歷表,要多少版才寫得完。 由音樂、電影、時尚界,以至是英國皇室成員政界風雲人物,幾乎你可以數得出的響鐺鐺第一線名字,都差不多一定在他的鏡頭下出現過。 我隨意在他的Wiki找到的名字,就包括了Britney Spears、Kate Moss、Kylie Minogue、Spice Girls、Madonna、David Bowie、 Björk、Juliette Binoche、Lily Allen、Kevin Spacey、The Rolling Stones 、Vivienne Westwood、Cate Blanchett、Damien Hirst、Queen Elizabeth II和Tony Blair。 就連英國BBC也來為他歌功頌德,2009 年,BBC FOUR製作了一套Seven Photographs that Changed Fashion系列的紀錄片,其中就包括了Rankin這位英國國寶級人馬。   此外,Rankin也涉獵出版界,他是時尚寶典Dazed…

Mr Man與Little Miss的谷歌塗鴉

昨天Google的首頁又出現了充滿創意的Doodles(塗鴉),網頁每次刷新,又會出現另一個不同圖像,一時間弄得我六神無主,忙於逐一截圖。 是這樣的,昨天5月9日其實是兒童插畫家兼作家羅傑·哈格裏夫斯(Roger Hargreaves)的76 周年誕辰(1935-1988),為悼念這位曾為我們創作過無數Mr Man與Little Miss卡通人物系列的一代兒童畫家,Google於是一口氣製作了16 款創意Doodles,並且於同一日發放,。 未看名字,下面有那一位你會猜得到是誰?不管你是大朋友還是小朋友,相信當中最少有一位Mr Man或Little Miss會讓你發出會心微笑。 Little Miss Tiny 迷你小小姐 Little Miss Sunshine 陽光小小姐 Little Miss Shy 怕羞小小姐 Little Miss Naughty 頑皮小小姐 Little Miss Magic 魔術小小姐…

Jason Freeny的玩具庖丁解牛學

Jason Freeny是一位美國設計師,大學修讀工業設計,畢業後曾放浪周遊,期間自稱壁畫家和舞台設計,後來去了MTV電視台當Freelance道具設計和插畫師,及後又因為兒子的出生,為求生活較穩定,於是去了一家玩具公司做設計。 雖然這份工他也做得不長,但期間他卻發掘到自己的新興趣,就是創作了大量用電腦繪圖的偽科學玩具解剖圖,後來,覺得單單靠畫不過癮,索性開始動手將玩具解剖,然後自製內裡乾坤。 目前,在日間,Jason在紐約曼克頓當一名介面設計,繼續為口奔馳,到了晚上,當兩個小孩都入睡了,Jason便會開始進行他的玩具解剖創作。 我見過有些中文網站說Jason除了是一名藝術家、插畫師,更是一名整形師,我相信這純粹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只因為Jason在他的履歷表上自稱為Artist/Illustrator/Plastic Surgeon,實質上,見過Jason如何替塑膠玩具動手術,你會明白,Plastic Surgeon其實是調侃的自稱而已,看來又是Google Translate惹的禍。 Jason示範如何解剖米奇老鼠,然後以立體雕塑其偽科學假想內臟的過程,拍案叫絕。 元老級玩具角色,孖寶兄弟的人體解剖,骨格果然精奇,看看他的手臂,多粗壯。 卡通動畫Finding Nemo內的可愛小丑魚,連魚骨也在笑。 解剖Toy Story的三眼仔外星人,不知道它原來也有牙齒的。 My Little Pony也照宰可也?哎喲,我老婆看見肯定會哭。 經典玩偶角色,當然不會少了Hello Kitty,但這頭小貓還是胎兒,所以沒骨,但卻已長出頭上的蝴蝶結,原來愛美,真的是先天的。 Jason Freeny的精彩作品實在太多,請恕我不能盡錄,如果你有興趣的話,請到他的個人網站瀏覽一下,你更可順便購買他書籍、賀卡和玩具等等產品,幫補一下這位業餘藝術家。 你更可以到他的Facebook粉絲頁,看看他最新的作品製作情況,順便和他打打氣。 從事這尚未能成為生計的副業,Jason Freeny除了要很多的堅持,相信更要大家多多的支持。

憤怒蝙蝠鳥

在朋友的Twitter上看到來自加拿大網站 bite.ca的Angrybird特別版之AngryBatBirds,笑了大半天。 正義一方由憤怒鳥一族飾演,蝙蝠鳥帶頭,可憐的邪惡豬當然要淪為歹角,無個好「豬」,首領由Joker「豬」頂上,其他角色,你認得多少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