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跑友跑鞋普查2017

先利申,我的公司並沒有任何運動品牌的客戶,做這個調查,純粹個人興趣。 但我本身是一個Sneakers Geek,對波鞋很有興趣,我喜歡adidas Original和Puma的經典波鞋,也喜歡穿Nike的跑鞋行街街,之不過,平時認真跑步的話,我主要還是穿Asics或者是Mizuno。 今年是的渣打香港馬拉松2017,大會贊助是Nike,算是第一次有一個較為像樣的運動大品牌贊助,賽前亦投入了很多的資源宣傳,於是我便很好奇地想,這會否影響到參與跑手的品牌選擇? 如果你問我,全馬或半馬的跑手們,應該不會因為廣告或品牌公關活動而影響到他/她們的選擇,最少,Nike未必能夠輕易過到跑步教練那一個關。 可是,作為一個大眾品牌,貫徹品牌的經典格言”If you have a body you’re an athlete”,我覺得Nike瞄準的,主要是新跑手或者所謂的休閒跑手,這類休閒運動員,市場潛力,以數量計,一定比認真的跑手為之高。 但一如由70年代尾80年代初開始的Nike Women一樣,針對了一個較為大眾的藍海,長線看,才是商機所在,當然,這方面,要看得很長線,因為要培養社群、孕育普及文化,要投入很多資源,外面亦未必見到。玩短線的話,品牌通常只會找幾個大明星助威,催谷一下曝光率就搞定。 因為好奇,我在渣打香港馬拉松2017賽後,在我的私人臉書帳號及個人臉書頁發了一個問卷,想理解一下跑手的跑鞋選擇,真的要感謝幫手廣傳的朋友,短短兩天,我搜集了超過500個樣本。   樣本中,主要是全馬及半馬的跑手,男女性比例是6成半對3成半,接近8成朋友有在賽前或賽後分享照片到社交網絡,專心跑步,沒有聽歌的朋友超過6成。 說到大家可能最有興趣的結果,還是要說到跑鞋。 一如所料,Asics一直領先,佔了接近3成、Mizuno則有超過2成半、大會贊助Nike排第三,佔超過1成半、緊貼在後面的是adidas,也有超過1成、New Balance有接近半成,其餘零星出現了的小眾選擇,還有跑步運動店力推的Brooks、Saucony和Hoka One。 細心一點看,全馬絕對就是Asics和Mizuno的天下、半馬是Asics遙遙領先,Mizuno及Nike緊貼在後面、10K領先的是Nike,其次是差不多平手的adidas和Mizuno。 雖然我這個樣本只有500多人,未必夠代表性,但某程度,卻證實了我先前的假設,就是認真的跑手依然會選擇Asics和Mizuno,而10K的輕跑手中,Nike卻佔了一定優勢。 而我對調查的結論是,作為第一年的大會贊助,Nike當然沒那麼快會影響到跑友的品牌選擇,說到底,跑鞋的質素能否給予跑友信心,還是最重要的關鍵。 事後有網友說,除了跑鞋,跑步運動服的市場也很龐大,同樣是兵家必爭之地,我為什麼沒有問這方面的問題。 我個人認為,跑步運動服由於涉及的品牌,種類隨時會比運動鞋為多和複雜(一個人上下身內外可以同時穿幾個品牌),為了簡化問卷,所以我今次沒有作這方面的深入調查,可能下一年我會考慮一下。

成熟型格大叔的至愛 | New Balance 990

New Balance(1906)、Puma(1924)、adidas(1949)、Nike(1964)….。 不是最近看見New Balance的110周年企劃,我從來沒留意過,這個來自美國波士頓的品牌,原來較諸其餘的經典運動品牌,更老。 想當年,New Balance 990推出的時候,便是以一百元美金的標價及Made In USA作定位,事隔30多年,目前在美國標價平均一百七十元美金左右,加幅不算離譜。 雖然,我自問是一名波鞋控,但實不相瞞,我從來沒有買過一雙超過一千塊(港幣)的波鞋。 不是我負擔不起,而是,我總覺得,花一千塊買一雙波鞋,說到底,都是用來穿得很粗的,實在有點兒奢侈。 更何況,對於那些大熱潮款,我從來都沒興趣追捧,人人都覺得潮的,也通通不要預我。 可是,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想放縱自己,奢侈一下的話,我唯一的選擇,一定會是這一雙New Balance 990。 這一雙灰色的「阿伯」鞋,1982推出,至今已經來到第四代,但款式,其實都好像沒變過。 無他,這可能並非像余文樂那類潮人會穿的款式,而是那些像坂本龍一、李宗盛,美國總統奧巴馬、又或者是Steve Jobs這類人士獨沽一味愛穿的長青款式,有關於潮流,他們都沒興趣和大家一追再追。 時日如飛,我也終於到了這個成為大叔的年紀,亦好像開始懂得欣賞New Balance 990的成熟低調,還有那堅持美國製造的人手工藝,對於一個品牌來說,頑固,是一種美德。 最近990的第四代推出,#‎990V4‬ 這個hashtag充斥了整個網絡,在社交網絡上,也有些紀錄片開始流出,令我對這個品牌,以及這個經典款式背後象徵著的品牌精神面貌,產品了強烈的興趣。 首先打頭炮的,是New Balance Logo及品牌定位的原創人Terry Heckler。 在以下片中,這位品牌設計大師,如數家珍地,解釋了New Balance鞋款以數字命名的由來。 坂本龍一已經當了New…

KEF旗艦店|Dolby Atmos初體驗

自小在旺角長大,念中學的年代,尤其是在暑假,週末如果沒事忙,與三五同學仔蒲旺角音響店,好比現在的後生仔去卡拉OK,但我們卻不費分文。 那是一個美好的年代,有幾家相熟的音響店的叔叔,都不介意我們這班靚仔來齋聽歌無幫襯,說到底,可能就等同賣白粉一樣,慢慢地毒你,睇死你遲早會連本帶利歸還。 於是,那天我問:現在還有這類任試任玩又不會給你壓力的音響Showroom嗎? 忽發奇想,不如看看有沒有音響Showroom,願意借個場地,給我毒一下我的一班老友,回味一下當年的美好時光,這,就是男人的浪漫。 我很幸運,經知名數位廣告公司Fimmick的老闆K介紹,我認識了KEF的H小姐和E先生,我冒昧向他們借場,居然一口答應。 KEF是我讀中學年代的夢想號喇叭品牌之一,我獨愛她的斯文淡定,人聲傳真,而火爆起來,卻又可以力拔山兮。 這一晚夜,6位住家男人,各自帶著個人珍藏的CD及Blu-ray影碟,各人一杯紅酒在手,試聽這對KEF Blade 2超級喇叭,同場加映Dolby Atmos劇院系統。 排隊試聽期間,各人雀躍之場面,有點像小學雞一人拿著一個大銀(CD及Blu-ray),在機舖排隊打機。 最難忘的,是體驗這套Dolby Atmos系統時,作了AB版比較,發覺我們聽開原本已經不俗的5.1或7.1劇院效果,和Dolby Atmos頂天立地效果相比之下,相形見絀。 除了要再三多謝KEF營銷部的H小姐和E先生,成全小弟美意,並且精心安排豐富美食招待大家,此外,還要衷心感謝KEF Showroom的鍾哥,特別為我們加班至差不多晚上9點,並且即場負責指揮器材。 如果大家都有興趣體驗一下這套Dolby Atmos系統,不妨到這裡預約試機。 KEF Flagship Store地址: 2/F, Cubus, 1 Hoi Ping Road, Causeway Bay

尋找他鄉三間波鞋的故事 | Adidas: the hidden hoard

品牌如果有好故事,其實往往比起硬橋硬馬賣廣告有效,說到底,自有人類歷史以來,我們都喜歡聽故事。 這個尋找他鄉波鞋的故事,去到阿根廷,故事有點夢幻,更帶點大男孩的浪漫。 圖中這位老伯的珍藏,相信任何一位三間波鞋迷看到,肯定興奮過睇AV。 尤其是,像我這類經歷過Made In Germany和Made In France的三間波鞋的那個年代的粉絲,在那個遙遠的美好時代,世界工廠中國尚未出現在地球上。 看得我如癡如醉之餘,我更覺得這比起那些什麼”Is屙In”系列廣告,這才是如假包換的三間經典。 為了向這短片致敬,我已連續著了三間波鞋加運動外套三日。 伸延閱讀:Adidas: the hidden hoard

向瓶裝水說再見

近年,幾乎每次與新相識的客戶開會,話匣子都由我放了在桌面的可循環使用水瓶(簡稱「隨身瓶」)開始。 「不用客氣,我自己帶了水。」 人家問我要喝點什麼,我通常就是這樣回答的。 為了個人健康也好,為了減少不必要浪費支持環保也好,城市人自備「隨身瓶」,早已成為一股默默地起革命的生活態度。 因此,無論在辦公室、健身室,或進行戶外活動的時候,攜帶一個「隨身瓶」,在不知不覺間,已演變成一種都會時尚。 由從前孤獨的我自備水瓶,到近來身邊已見愈來愈多朋友跟我一樣,加入了這個「隨身瓶」的行列。 原因無他,由昔日只可以在售賣專業戶外運動的專門店搜購,到現在於不少售賣生活百貨的時尚點,你也可以選購得到林林總總的「隨身瓶」,選擇多之餘,設計也愈來愈顯時尚。 到外國的網站或博客網看看, 不同品牌的「隨身瓶」的消費者評測,已成熱門話題。 說到「隨身瓶」,我暫時最喜歡的,還是首推SIGG這品牌。 很難想像,這個於1908年成立的百年品牌,能夠想像到今天會以如此形式修成正果。 SIGG 鋁鎂合金隨身瓶,輕便、防漏,更可以盛載電解質飲料、果汁,或甚至是其他碳酸飲料(可我還是建議多喝水),更重要的,是除了在尺碼上,SIGG 在圖案設計及相關配備上的選擇,也是多得令人眼花瞭亂。 不知不覺間,SIGG更已經成為設計師喜愛的塗鴉畫版。 在圖案設計選擇之多的程度,對於講求時尚的朋友來說,已愈來愈難找到能抵抗得到它誘惑的原因。 SIGG其實不用賣廣告,替她免費宣傳的,就是那些經常被狗仔隊偷拍到的荷里活明星名人,在週末逛街時,拿著這設計隨時比他們更搶眼球的「隨身瓶」,早已成為這些潮人的標誌。 如果你嫌鋁鎂合金的隨身瓶太笨重,不妨可以考慮一下Bobble這品牌,其設計者,是素有「塑膠詩人」之稱的Karim Rashid,在他的鬼斧神工下,就連本來最普通的環保隨身膠水瓶,都可以忽然變成潮物。 Bobble的設計極之簡約,渾圓曲線的透明水瓶,帶點佻皮,頂頂有一個有多種鮮艷顏色選擇的瓶咀,下面居然還有一支像過濾棒的小裝置。 其實,看見”Make Water Better”這一句的產品標語,你大概已猜到,Bobble不止是生產膠水瓶而已,這設計得有型有格的「隨身瓶」,更是內有乾坤。每個水瓶的瓶蓋,都會設有一個活性炭濾水器,能夠將自來水淨化,去除雜質兼水中的氯,變成合乎NSF International Standard 42衛生水平的可飲用食水。 Bobble採用可100%循環再用的BPA Free塑膠製成,每個活性炭濾水器可用300次,大概可以用兩個月左右。 我試過覺得這炭過濾後的自來水,味道居然不錯,可是,如果你渴得要命,想喝得痛快的時候,你可能會對Bobble的過濾速度有點不耐煩。 但願今後大家都會少買瓶裝水,多用「隨身瓶」,自備「隨身瓶」更並非是一時潮流,而是一種持續的生活態度,地球會因此而感謝你。…

「1600熊貓遊香港」教曉我的事

看到這個標題,如果你真的以為這個藝術展覧活動會教曉全港七百多萬人知道要從生活小節做起為保育出一分力的話,你就未免太天真。 記得中學有位老師的教誨:「無論你學習那一個學科都好,我希望你們能夠獲得的,不是書本上知識,而是當中的啟發。」 當然,在現今這個功利的社會,未必會明白啟發的重要性,於是,很多人會質疑,讀歷史、地理、音樂、美術來幹嘛? 今次在PMQ搞這個藝術展覧,事前又要在全港九新界搞快閃,意義何在?是否真的可以達到有效宣揚保育的意識?於是,大家又會質疑,普羅市民中,尤其是那一班為求一睹熊貓而追趕跑跳碰的朋友們,知否自己所為何事? 我的看法是,主辦單位可以做的,就是要提高大家的關注,讓各位自行反思,而不是硬生生去「教育」我們,藝術展覧,往往就是這樣,能夠接受到多少,要看受眾個人的水平。 當然,無可否認,是次活動,也有太多不足之處,不同參與的協力單位,爭艷鬥麗,發佈的訊息太多太亂太頻密,令原作者先生Paulo Grangeon所想宣揚的保育訊息,未必能表達得淋漓盡致。 事實上,自從「1600熊貓遊香港」展開以來,連日來除了各大報章外,全港市民更目睹來自四方八面熊貓照片旋風式洗版,有不少朋友開始覺得,實在不勝煩擾啊。 更有市民投訴,「1600熊貓遊香港」這快閃活動,有關當局安排不善,閃得太快太倉促,累得不少市民與熊貓緣慳一面,撲空而回。 於是,有朋友批評,到底這些一窩蜂由你我他至各大明星名人自拍自high的活動,參與其中的朋友,又有多少真正明白「1600熊貓」這活動背後的意義,其實是象徵全世界目前只剩下1600隻左右的熊貓,而且,全球生態正面臨嚴峻威脅,瀕臨絕種的動物植物被破壞的生態環境,又豈止於熊貓? 面對這些批評,我聽說有些參與了這次活動的義工朋友,有點耿耿於懷。 各位義工朋友,我想告訴你們,正正因為這些批評,大家不是就因此而提起了對保育的關注嗎?我們應該慶幸,批評者之中,有不少正好就是間接幫助了大家認識這次活動背後的真正意義。 要怪,就只好怪這「1600熊貓遊香港」活動太受歡迎,黃鴨仔好、星星好、網絡公投也好,香港人就是如此喜歡去一窩蜂做同一件事的,有了Facebook,這類事情的效果,往往隨時被放大千百倍。 如果有人別有用心,想從中「抽水」,令事件變質,這也是避無可避的,因為,如果「來自星星的你」還是有市場的話,相信大家還是會繼續洗版的。 各位朋友,如果你極度厭惡這些Facebook洗版活動,我會建議,你要做的,是把你的這些朋友block了,但拜託不要怪罪這1600隻可愛的紙糊熊貓。 據知「1600熊貓遊香港」前後招募了百多名義工,參與兩個星期的快閃活動,日矖雨淋,四出奔馳。 最後一天快閃,一度黃色暴雨,大會曾經考慮取消,但他們依然堅持,冒雨拿着那些紙糊熊貓供大家拍照,就是為了不想前來的市民失望。 活動之後,我亦知道這批義工朋友,已自行組織了更多的民間「1600熊貓遊香港」快閃活動,以紙糊熊貓作為親善大使,探訪更多不同階層的朋友們,用人傳人的方式,以生命影響更多生命。 我相信,經歷過過這次活動,這班義工朋友,將會團結成一股新力量,繼續為我們香港這個城市,締造更多好人好事。 最後,我也要申報一下,我其實也是這次「1600熊貓遊香港」策展活動的義工之一,活動前後,我負責協助主辦單位有關在網絡及社交媒體上的傳訊策略,相比起這一批勞苦功高的義工朋友們,我所扮演的角色,微乎其微。 如果大家都是有心人,還是有興趣想認識更多關於「1600熊貓遊香港」背後所宣揚的保育意識的話,不妨稍移玉步,6月25日至7月17日期間,到PMQ參觀該展覽活動.帶同小朋友去一起學習,更好。 有關活動詳情,請按這裡。  

當青花瓷遇上米奇

一眨眼,原來已經來到迪士尼的90週年,今年為慶祝米奇老鼠大壽,炙手可熱的本地設計師兼插畫家Dorothy Tang(鄧卓越),特別炮製了這套限量版的米奇紀念品。 這套設計精美的紀念品,糅合中國青花瓷藝及其花紋風格,配搭經典米奇老鼠的造型,中西合璧,一起擦出充滿藝術性兼潮流感的火花。 透過好朋友,我幸運地獲得了其中三款紀念品,當中包括瓷碟、咖啡Mug及保溫水壺。 實在太漂亮,應該只會留作珍藏,不會捨得用了。 作為香港人,我更份外倍感自豪,因為Dorothy Tang始終是土生土長的本地設計師,見她近年推出愈來愈多與國際品牌的合作,實在可喜可賀。

黑夜「螢」跑 Skechers GOrun2 Night Owl

在跑步鞋的世界,你可能怎樣數也不會數到Skechers這品牌的,坦白說, 至少我是真的這樣想的。 更何況,第一次見到GOrun2 Night Owl這雙黑底發青光螢光漆膠邊的夜光跑鞋的顏色配搭,以鞋論鞋,以款論款,實在有點不敢恭維。 但,鞋不可以貌相。 未試跑,先試穿行街。鞋身極為輕盈,鞋面及左右兩邊採用的彈性透氣尼龍網面,後踭設計較一般跑鞋略為低筒,鞋底物料充滿遊刃彈性,整雙鞋的構造也相當富彈性,彷如穿上一雙襪。 踏踏步,包圍及承托感卻極之不俗,鞋型貼腳之餘,亦固定得相當穩陣,意想不到地有安全感。 鞋身前半部略寬,讓腳掌有足夠活動空間,落地時甚舒適,長時間穿著,亦不會侷腳。 再在Gym試跑幾公里,感覺上,幾乎不用break in,已經可以上街去跑了。 某個周末黃昏,在家附近的後山試跑一小時,鞋身的螢光物料預先已吸夠了光,天色入黑後兩邊發亮,效果非常突出,終於明白,黑底螢光漆這個配搭,原來「螢」得有道理。 再說,這窩釘狀的浮粒鞋底設計,抓地的性能亦相當好。 先後分別穿過普通厚度及較厚身的短筒跑襪,發覺普通厚度跑襪感覺更佳,鞋底及鞋墊的緩衝性能足夠讓你感到安心,雖然我和你都未必是赤足跑友,但貼地的cushion的感覺有多好,這個你懂的。 戶外試跑20-30公里左右後的戰績,鞋踭有點輕傷,看來要改善一下跑姿。 Skechers GOrun 2 Nite Owl這款跑鞋的設計,原型基本上是GOrun 2,我認真地試著了兩個月後,事後上網到Runners’ World找資料,才發覺在美國地區的跑友,對這元祖款式及其他類似的跑鞋型號如GOrun Ride2(向品牌公關求證,此款式較GOrun2多25% Resalyte™ 物料,援震力較強,更適合作一對訓練鞋),評價甚高。 之不過,平日見Skechers在香港的廣告宣傳,一直都是主打非專業的偶像明星路線,專業折扣減,亦實在很難予人一個較為認真專業的運動品牌形象。 拜讀外國跑友網站的高度評價,才赫然發現Skechers近年一直主打Performance跑鞋及戶外運動鞋,只是自己一直卻是孤陋寡聞,有眼不識泰山。個人親身體驗後,更覺所言非虛。 多謝Skechers的香港代理送了這一雙跑鞋給我試穿,給了我一份意想不到的驚喜,這一雙GOrun 2 Nite Owl,相信將會是我2014年上半年最常穿的跑鞋。…

We Print Originals – 3間力推3D?

近年創意圈子備受討論的3D掃描及3D打印技術,幾乎任何一個品牌有本事染指,就必定有可能創造話題。 但技術及資源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主辦單位能否透過這創意科技,融入品牌的概念中。 最近adidas的企劃we print originals,除了是香港首創,我認為更有趣的,是創作單位能夠將originals這品牌,以「重塑經典」這創作概念,融入3D掃描及3D打印這兩項技術中。 在adidas位於尖沙咀漢口道的旗艦店,由9月5號至18號,正舉行「3D重塑經典展覽」這企劃,展出了多位城中潮人的3D打印手辦人形,他們當中,包括了陳奕迅、何韻詩、達明一派、周柏豪、林海峰、Shine、許志安、梁漢文、李嘉欣等等,星光熠熠,目不暇給。 幾乎每件作品都有概念,全部都是和這些名人心目中的經典事物有關,當中,又有多少也是你曾經歷過的經典事物? 當中被3D掃描的,包括了雙層巴士、郵筒、唱盤、上海理髮店的理髮椅、當然少不了,還有經典的三間波鞋。 這個展覽,全盤由來自香港的創作團隊AllRightReserved一手策劃,也動用了來自杜拜的技術團隊作支援,作為香港人,的確值得驕傲,值得大家支持。 不得不提,就是只要你在6間adidas專門店購物滿$3800,你就可以到adidas漢口道旗艦店,由專人為你進行3D掃描,並且於2-3星期後,獲取屬於你個人的迷你版3D打印手辦人形,名副其實是你的mini-me。 想擁有一具像展品般的20m高彩色3D打印手辦人形? 只要捐出$50給「願望成真基金」換取同等面額adidas禮券一張,即可體驗3D掃描,將你的3D掃描照片上載到facebook或instagram,僅記要寫上#WePrintOriginals這hashtag,獲得500個或以上的Like,你就有機會擁有這個價值$4000的個人手辦人形。 要儲齊500個Like,的確有點難度,暫時,我只儲了50多個,仍需努力。

有些可樂,不是買來喝,而是買來儲的。

大愛可口可樂的經典瓶裝,更令人愛不釋手的是,此品牌不定期地與不同單位潮牌的Cross Over限量紀念版。 說起來有點無稽,但有些可樂,真的不是買來喝,而是買來儲的。 時裝迷可能又要破財,繼Karl Lagerfeld和Jean-Paul Gaultier後,適逢今年是Diet Coke 30周年,於是可口可樂找來了時裝大師Marc Jacobs,分別以我愛80/90/00年代( I Heart 80s’/90’s/00’s)為題,設計了一套三款的限量紀念瓶。 現正在歐洲各地發售,率先首發的,更是萬人潮拜的巴黎時尚店colette,以及英倫經典店M&S。 知我是可口可樂粉絲,公關公司將這從英國運抵香港的限量紀念瓶,送了一套給我,真的要衷心說聲多謝。 細心欣賞,每一款式,都以對比鮮明的剪影graphic設計,當中,分別標誌了Marc Jacobs的不同經典風格。 女權崛起的80年代,穿起男性化燕尾服的女士,黑白紅對比鮮明,令人聯想起百老匯式載歌載舞的美好時光。 90年代的浮誇色彩與超高跟鞋,大紅更大紫,重複的燕子幾何對稱圖案,是為大師經典筆跡。 大師一度愛用的Polka Dots,點綴了這個略帶點兒俏皮的00年代,據說,當中的模特兒剪影,靈感來自Marc Jacobs的2013年春/夏時裝秀。 除了瓶裝,在網上還看見同一設計的三款罐裝,但橫看豎看,還是不及這經典瓶裝。 你,又是屬於那一個年代?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