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rican Dream | LCD Soundsystem繼續追尋,電音Post-Punk》

「搞乜鬼呀,搵張長輩者圖就當唱片封面?」

不是我一個人說的,在臉書上看到好幾位資深樂迷朋友,當LCD Soundsystem的第四張專輯《American Dream》終於推出時,見到那個藍天大白雲的唱片封面圖,都有類似的第一反應。

大家對唱片封面設計負評如潮,但說到底,買了唱片,聽音樂才是正經事。LCD Soundsystem解散後轉軚回歸,音樂實在做得太好,於是,成功地轉身射個三分波。

《American Dream》這專輯在9月1日面世,截至9月7日,不出一個星期,就登上Billboard 200排行榜,榮登第一位,是樂隊的第一張冠軍專輯。

而更有趣的,是有別於近年大行其道,在網絡音樂串流平台上先造勢的宣傳手法,LCD Soundsystem今次反而沒有在網絡上先紅起來,逆流而上,反而在「傳統」CD、黑膠唱片或甚至是付費下載的銷售數字上,一支獨秀,一個星期,專輯就創下了81,000張銷售的成績。不知是否餓了太久,樂迷似乎都願意乖乖地掏荷包買唱片。

我見,就連在專經營高清音樂檔案的HDTracks網站,《American Dream》一張專輯下載,承惠USD17.99,也有不少捧場客,曾一度成為暢銷榜第一位,證明只要是好音樂,就有樂迷願意付費支持。

回帶2011年,LCD Soundsystem在紐約市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行了一場「告別音樂會」,事後,樂隊更將現場演出輯錄成《The Long Goodbye》專輯,為解散畫上完美句號。

之不過,離開,就是為了要回來。

當大家真的以為曲終人散,玩了五年失蹤後,2015年卻傳出樂隊復合的消息,2016年香港的《Clockenflap》,演出名單中,更出現了LCD Soundsystem這名字。只可惜,事後樂隊主腦James Murphy聲稱為專注製作專輯,臨時取消香港、亞洲其他城市及澳洲等地區的巡迴演出,讓不少樂迷好夢撲空。

坊間有不少樂評視《American Dream》為樂隊主腦James Murphy向David Bowie的致敬,的而且確,在音樂元素上,亦處處出現了Bowie的音樂DNA。

而重點上,Bowie本身已經是一個集百家大成的音樂變色龍,向Bowie致敬之餘,James Murphy亦全力發揮小宇宙,糅合了多種不同的音樂元素,整張專輯,猶如一個跨越70至90年代的音樂剪貼簿。

我一口氣將把整張專輯先聽一次,感覺上,我覺得自己好像剛聽完一張Post-Punk或Electro-Funk的雜錦專輯,樂隊豁出去的演出,交出最好的十首作品,精彩。除了Bowie,我還隱約聽到David Byrne、New Order、The Cure、Brian Eno、Robert Fripp等等大量不同音樂單位的聲音,琳瑯滿目,大大台的Vintage電子樂器在耀武揚威,電子樂音色彩豐富,令人聽得雀躍,同時間,部分音樂內容卻帶點怨憤及沉重。

而更重要的,是當中的聲音,仍然是充滿著LCD Soundsystem特色,這位老朋友,別來無恙,只是換上了幾件「古著」外套、穿上了幾雙復刻波鞋,偶爾給你點點懷舊驚喜,但他,還是他。

1.《Oh Baby》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Analog Synthsizer的機械式聲效像拍子機,然後加入聲量肥且厚的電音Synth Pad展開,充滿70、80年代的電子舞曲味道。在網絡上讀到,有耳朵靈敏的外國樂評發現,原來,此曲的樂曲結構及氣氛,帶有Synth Punk組合Suicide名曲《Dream Baby Dream》的味道。

2. 《Other Voices》
一派Talking Heads曲風的高壓New Wave衝浪歌,歌曲全程以密集的敲擊樂節奏貫穿,Verse的部分,主要都是用半說唱的控訴式頌唱,後段的Verse,再加入女聲演繹,即興的Vintage電音,亦不斷開始左右穿插。

3. 《I Used To》
大踏步,大鑼大鼓,純Drum Beat為歌曲開路,先來個鋼琴低音電子聲效吊吊味,然後,每四個小節的頭拍再來一次,進入副歌,其他高音聲部的迷幻Analog Synthsizer副旋律陸續登場,很80年代色彩的前奏鋪排。這是樂隊主腦James Murphy借David Bowie上身的低調舞曲,中斷的電結他獨奏,籠罩著淒美的酸澀氣團。整張專輯中,這是我重聽頻率最高的歌曲。

4. 《Change Yr Mind》
繼續來Bowie上身,開首的電結他聲效咆哮,充滿張力的鋪排,這是James Murphy的夫子自道,講述他在樂隊解散後,然後又出爾反爾,重組期間的心路歷程。襯托著主旋律的,是那條古惑又陰森的bass line。歌曲後半段,出現愈來愈多的不協調和弦聲響,電結他像瘋子上身般在怪叫。不斷重複的Verse,主音的平衡八度旋律,唱法也實在很Bowie。

5. 《How Do You Sleep?》
James Murphy對被昔日工作夥伴出賣的控訴,看來他至今仍意氣難平,一唱就唱足9分鐘。不斷重複敲打Tom Tom的Drum Pattern,成為編曲的主要骨幹。而James Murphy開首低吟,以至是副歌吶喊的唱腔,竟然有點Bono的那一團火,後中段開始,加入了更多Monophonic Analog Synthsizer的Appregio及重炮低音,繼續用歌曲投訴,徹底地樂與怒。

6. 《Tonite》
典型的80年代風格電子舞曲,彈跳力強勁的Analog Synthsizer Bass Line,由頭至尾帶動著整首歌曲,配合Vocoder的和音,很有樂隊早期的特色,也像邀請了Daft Punk進入舞池,一起的士夠格。

7.《Call The Police》
這是專輯中最具Indie Rock色彩的快歌,混音刻意弄得粗糙,James Murphy的歌聲像被放置在樂隊的中央,被樂手包圍,很有在Live House內的舞台感。”We all, we all, we all, we all know this is nothing”開首這旋律,不難令人聯想起New Order名作《Procession》,結他solo方面,也明顯有取材自Brian Eno的St. Elmo’s Fire,是一首紮實的輕搖滾歌曲,令人想起80年代初的美好搖滾時光。

8. 《American Dream》
專輯中罕有的慢歌,歌詞道出了一個一夜情翌日早上醒來的場景,3/4拍子的Ballad,是首電音版的華爾茲,節奏由肥厚的電子低音帶動,副歌部分,充滿懷舊電子氣氛的音樂不斷在回應歌手,像在漫遊太空,而飄逸中,卻充滿酸澀味。

9. 《Emotional Haircut》
「嗱喳」的噪音電結聲,Snare Drum敲打得既密集又進擊,混合了一些電子聲效,和音對話,帶點瘋瘋癲癲,有點70年代後期DEVO或Joy Division一類的Post Punk。歌曲逐步進擊,直到最後,歌手筋疲力竭,崩壞倒地。

10. 《Blank Screen》
說這是樂隊為他們敬重的David Bowie致意的輓歌,其動機實在明顯不過。話說Bowie在製作他生命旅程上的最後一張專輯《Black Star》期間,曾經邀請James Murphy合作,但最後,卻因種種理由而沒有成事,但期間,Bowie仍不斷鼓勵James Murphy應該復出,重組樂隊。全曲長達12分鐘,電子樂音所營造的氣氛,一致性很強,沒有太多高潮起復,是首帶點Brian Eno風格的Ambient Ballad,音樂像沉溺在一個冥想的氣氛內,尾段有長長的一段純音樂,讓苦澀味揮之不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