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s Zimmer的音樂圖畫

因為喜歡看電影,愛屋及烏,欣賞電影之餘,也愛欣賞配樂。

因為喜歡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愛屋及烏,欣賞Christopher Nolan電影之餘,也愛欣賞Hans Zimmer的配樂。

電影配樂已經不單單是伴菜這麼簡單,是電影畫面的一部分,對,有些電影配樂,真的有聲有真相,有些電影場面,單憑配樂,便可以營造出比肉眼看到的更震撼、更澎湃、更美不勝收的影像。

Hans Zimmer的電影配樂,尤其是替Christopher Nolan編寫的電影配樂,尤為出色,尤其是構成電影色調氣氛的主要成分之一。

在YouTube看過兩位大師的多個訪問,一如大部份傑出大導演與配樂大師的「拍檔」關係,除了合作無間,二人更有種莫逆之交的感覺,而且,導演在電影配樂上的參與度,也極之高。

而據當事人講,Hans Zimmer在接到每個案子之前,試過不止一次,Christopher Nolan更會故弄玄虛,不給劇本、更遑論電影片段,只會給作曲家說一個概念,連故事的細節都不會事先張揚。

在創作Interstellar旋律的時候,作曲家連這原來是一齣有關太空故事的電影也不知道,導演只解釋了一種微妙的父女情感關係,還有一些超越時空的生與死給作曲家知道,大致上,作曲家只在思考一些概念的情況下,便要開始進行創作。

到作品開始成形,Christopher Nolan才把更多有關這電影的元素,像「擠牙膏」般逐點給Hans Zimmer知道,然後,作曲家會根據這些「新材料」,繼續炮製整齣電影的配樂。

有別於另外一位我極欣賞的電影配樂大師John Williams,Hans Zimmer的作品,在音樂的旋律性上,絕對遠不及前者,尤其是,當拿來放在音樂廳欣賞的時候,他創作的電影配樂,論娛樂性,更未必及得上和電影一起欣賞的時候強。

事實上,除了少部分替迪士尼創作的音樂,他的作品中,很少有什麼令人耳熟能詳、過耳不忘的大旋律,音樂更注重配合畫面的氣氛營造,有些時候更像是音響設計(Sound Design),是真正地為電影服務。

Christopher Nolan作品特色之處,就是每一齣電影,都有一種風格獨特的色調,當然,電影配樂也不例外。Hans Zimmer為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做音樂,也和導演心有靈犀,音樂的和弦及配器,都像沾上了油彩顏料的畫筆,揮筆與著墨之間,要濃烈的時候,就可以有多濃烈、要飛舞的時候就可以有多飛舞,幻化出來的色彩層次,就像是螢幕前畫面的一部分。

Christopher Nolan近作《Dunkirk》 ,電影分海陸空三個不同的時間軸進行,畫面上,也刻意地調節成不同場面的色調(有網友笑說整齣電影都像VSCO Cam的color filter樣本),音樂上,Hans Zimmer也為不同的色調,譜上不同的音樂顏料,時而藍綠暗誨、時而橙黃悶熱。

除了像氣團般的音樂色調,Hans Zimmer最常用的好幾種音樂技巧,其中一些,幾乎已成為了作曲家的作品簽名般的特色,其中兩種,也應用在了在《Dunkirk》的配樂之內。

第一、電影的骨架是三個時間軸,音樂/音響元素上,也和時間有關。

首先,你會不時在電影中聽像鐘錶般的滴答滴答響聲,有些時候,時間令人像在熱鍋上的螞蟻般被煎熬,度日如年;有些時候,時間卻像在鬼門關前、咄咄迫人,死亡一線近在眉睫。根據一篇訪問中透露,電影中的鐘錶聲,其實是聲音取樣自Christopher Nolan送給Hans Zimmer的一隻古董砣錶,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是貨真價實的陀飛輪聲音。

Hans Zimmer似乎向來對鐘錶滴答滴答入樂情有獨鍾,由《Sherlock Holmes: A Game Of Shadows》、《Dark Knight》、《Interstellar》,以至最近的《Dunkirk》,除了鍾情的低音銅管外(錄音時,他一般會僱用比起正規管弦樂團雙倍人數的銅管樂手),這「滴答滴答」的鐘錶聲,老早已經成為了作曲家的常用樂器之一。

想像一下,電影中時間概念,本身已經是一個有趣的命題,一齣一百多分鐘的電影,隨時已記載了故事主人翁的整個人生,但我們在觀看的時候,電影世界中部分情節或場面,卻是與現實世界中的時間軸同步進行。

Hans Zimmer巧妙地應用了「滴答滴答」的鐘錶聲,讓觀眾投入電影世界中的時間內。時間,基本上是一個相對概念,同一分鐘,有人會覺得很漫長,也有人會覺得被時間追趕著。

第二、另一種不得不提,經常重複在Hans Zimmer電影配樂中出現的音樂魔法,是為Shepard Tone。

這其實是一種令聽覺生成錯覺的音響技巧,當旋律不停在多個不同音域的八度音重疊出現(音階向上或向下皆可),我們的聽覺就會被騙,聽到聲音像是在無止境地往上爬或往下墮,有點像個無底或無頂的漩渦。

而Hans Zimmer就是巧妙地使用了這種技巧,單憑聲音,便可以營造出令觀眾窒息的氣氛。

觀看電影時,連同緊張的畫面,觀眾便好像永遠逃離不開一個如深淵般的音響濃霧。這種效果,像夢魘,戲劇性很強,可以把近乎令你會坐立不安的情緒,逐步推進,咄咄迫人,令你透不過氣來。除了《Dunkirk》,在《Dark Knight》、《The Presitge》等電影配樂中,亦有應用了這種聲音設計技巧。

有朋友不知道,以為這是電子音樂的聲效,但其實,這是用樂器同步演奏多個八度音階做成的掩「耳」法,電子樂器、管弦樂團都可以做到類似效果。

Hans Zimmer好像與超級英雄電影份外有緣,除了《Dark Knight》的蝙蝠俠,《Man Of Steel》的超人,以至近期大熱的《Wonder Woman》(只有主題曲是出自他的手筆,大師可能太忙,配樂已由他人代勞),在他的音樂世界中,超級英雄總比我們熟悉中的陰暗抑壓。

事實上,由80年代入行開始,Hans Zimmer已經創作了超過150部電影的配樂,但據他親自剖白,他已決定暫停為任何超級英雄電影做配樂。

或多或少,在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世界中,Hans Zimmer會嘗試作較多的聲音設計實驗,聲音亦往往更接近電影中的色彩,除了上述提及過的電影配樂,《Inception》中的電結他混合管弦樂、《Interstellar》中的大型管風琴、《Dark Knight》中實驗性較強的弦樂及低音銅管樂,都是最佳例子。

但當他的「老闆」是Disney或者是DreamWorks的時候,譬如那齣令他一舉成名的《Lion King》,以及小朋友都喜歡的《Pirate of The Caribbean》及《Madagascar》主題曲,Hans Zimmer又能夠展示出他創作大旋律,以及較平易近人的電影配樂的功力。

此外,由於近年英美電視市場回勇,於是,Hans Zimmer也會間中客串,為Netflix的電視原創劇《The Crown》,以及BBC的《Planet Earth II》等,編寫主題音樂,非常多產,多勞多得。

當然,我最期待的,還是下一次,Christopher Nolan與Hans Zimmer相遇時擦出的火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