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Bond Theme Songs | 一脈相承邦歌曲》

screen-shot-2014-12-23-at-3-33-20-pm

像我這一輩的港英餘孽,難免對占士邦電影有的多少情意結,由60/70年代的曹達華、張英才、胡楓、曾江、謝賢等一代男神,80年代的最佳拍檔許冠傑,以至90年代周星馳,都不止一次在電影內向占士邦致敬。來到今時今日,即使經歷過不知多少次改朝換代,”Bond, James Bond”依然是我心目中的真正男神代表。

所以,就算我買不起Aston Martin,至少我都要有一隻Omega Seamaster傍身,之不過,我一定不會隨便在街市憂鬱地拿著一杯Dry Martini,以免被認錯為國產凌凌漆。

說起占士邦電影,我尤其愛看開場序幕的主題曲片頭,通常,音樂一響起,就會出現一鏡接一鏡浪漫而神秘的女性胴體剪影,同時間,占士邦又會在一些具象徵意味的點題畫面中穿插,明示暗示劇情概要卻從不劇透。

除了邦女郎,邦歌曲同樣是焦點所在,話說邦歌曲大概可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較具標誌性的純音樂主題旋律,另一類則為每集找來由當紅歌手/樂隊演唱的主題曲。

分析邦歌曲,就要由純音樂的《James Bond Theme》開始。

任何一個年代的占士邦,都必定會在那個經典的”Gun Barrel Sequence”中出現過。甫一開場,音樂展開,畫面中見到由槍膛瞄準望出去的主觀鏡,一步一步尾隨著占士邦的剪影,然後占士邦一個華麗轉身,對著鏡頭「砰」開槍。

事實上,邦歌曲的音樂風格,一開始已由《James Bond Theme》一錘定音。而這一段標誌性的純音樂,首次出現在1962年的Dr.No,第一集的占士邦電影內。

前奏先來幾下充滿霸氣的銅管樂齊奏,高聲部與低聲部先來音樂對答,氣勢先聲奪人。然後就出現一組帶半點神秘的「三上一落」半音階旋律,是為畫龍點睛的占士邦「主題動機」(Motif),時至今日,此音樂動機融入了所有的占士邦電影配樂中,無處不在。

「主題動機」出現兩次即四個小節後,用電結他彈奏的主旋律,開始進場,那是60年代最「潮」的Surf Rock Style Guitar,所謂的「飛仔歌」風格。

歌曲進入後半段,由神秘的Surf Rock,逐漸推進至華麗的Big Band Swing風格,充分反映出占士邦冒險神秘中,又帶半點不羈浪漫的特務生活。

《James Bond Theme》面世以來,先後被重新演繹兼出版過超過70個版本,元祖版本由配樂大師John Barry大樂隊演繹,及後由於大受歡迎,由Big Band爵士樂大師Count Basie,以至純電結他飛仔樂團組合The Ventures等,皆有重新演繹,成為另一經典版本,但在編曲方面,與原作分別不大。

來到較近代,向《James Bond Theme》致敬的音樂人,還包括了爵士噪音怪雞實驗樂手John Zorn、電子實驗音樂天團Art Of Noise、電子舞林怪傑Moby、著名電影配樂人David Arnold等等,人多勢眾,遠超所有邦女郎的總和。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是占士邦的主旋律二號,首次出現於1969年的同名電影,雖然可能較少朋友認識,但當中的「主題動機」,仍會間中出現在不同的占士邦電影配樂中,聽聲如見人,旋律相當「型棍」。

樂曲先來一段敲擊式的Horn Session齊奏,緊接用當年「潮爆」的樂器Moog Synthesizer彈奏出低音旋律,然後進入首段主旋律,由低音銅管部一路領航,主旋律重複,爆炸力強勁的小號加入,更加威風凜凜,之後繼續是由小號高音吼叫,低音銅管及敲擊樂接棒和應。

除了上述兩首較接近配樂的純音樂作品,另一條主線的占士邦音樂,當然少不了每一集的勁歌金曲。是的,每一集的主題曲主唱者,其注目程度,不下於每一集都要換畫的邦女郎。

可是,一如每一集的占士邦內容,占士邦主題曲都並非次次精彩,偶有失準亦更屬家常便飯。事實上,幾乎所有被選為主題曲演唱的歌手/樂隊,都是「一次性」使用,但仍有唯一例外,占士邦音樂史上,就有Shirley Bassey這位黑人奇女子,先後主唱了《Goldfinger》、《Diamonds Are Forever》和《Moonraker》三集的同名主題曲,她那把既充滿霸氣又幽怨的嗓音,可能是除了《James Bond Theme》以外,最Iconic的占士邦聲音。

占士邦一共拍了24集,要數我最喜愛及最討厭的占士邦主題曲,由於篇幅所限,真的不能一一盡錄了。

除了Shirley Bassey的《Goldfinger》,我最喜愛的,便包括了明明是插曲,卻變成了受歡迎得像主題曲的《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此曲由當時已經68歲垂垂老矣的Loius Armstrong演繹,灌錄完此曲不久,他便已經撒手塵寰,令歌曲平添一重淡淡哀愁。

唯一拍得住Shirley Bassey般的霸氣,可能要數Tom Jones《Thunderball》,此曲中的占士邦DNA,無論是華麗幽怨的大旋律,標籤性的銅管樂獅吼,占士邦「主題動機」也滲透在其中的弦樂副旋律中。

除了要帶點特務神秘韻味,風流倜儻的占士邦主題曲,間中也會逢場作興,來一些柔情似水的大路流行主題曲,但我對這類作品興趣一般不大,唯一例外,可能只有Nancy Sinatra的《You Only Live Twice》,由首段到副歌,此曲都像充滿占士邦浪漫場面。

只不過,我還是覺得,作為占士邦的主題曲,一定要有點《James Bond Theme》的DNA才算到位,霸氣、神秘、浪漫、史詩式、華麗,「三上一落」的半音階旋律,都必須兼而有之。近年我最喜愛的占士邦主題曲中,Garbage的《The World Is Not Enough》、Adele的《Skyfall》、以至是最新一首Sam Smith的《Writing’s On The Wall》,都算是屬於這一類作品了,但即使是好歌,是否好戲,卻未必有保證的,這一點,你懂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