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Chat|黎曉陽(Michael Lai) x Rudi Leung

MusChat

黎曉陽(Michael Lai) — 香港新生代Folk Rock歌手,無論去到那裡,都總抱住一支木結他,邊彈邊唱已成其標誌,曾於【MOOV與你音樂同路】廣告中與組合“傻喇士多” (Sollasedo)演繹《我的快樂時代》而備受注目,及後以個人歌手身份,於2014年9月發表首支派台單曲《天行者》,初出道適逢雨傘運動,有感而發,寫下了《撑著》一曲,作為時代印記。

M:Michael R:Rudi

R:選擇結他這樂器,除了方便隨時在街頭演唱,還有什麼原因?
M:從前總覺得,學樂器,一定要年紀小小就開始,直至我在YouTube上看到一些結他教學影片,才發覺「臨老學吹打」並非是想像中那麼困難,加上我一直都希望能夠隨心四處去自彈自唱,於是在三、四年前,我便選擇了結他成為我的拍檔。

R:你心目中的Guitar Hero是誰?
M:John Mayer和B.B. King,他們好像能夠用結他唱歌,明明是沒歌詞的旋律,卻可以給我超越語言的感動,那一份真誠的感覺,就像一種獨特的語言。

R:誰是你的音樂啟蒙老師?
M:除了YouTube上的結他老師 “Marty Schwartz”,還有現實世界中的老師,樂隊《秋紅》的結他手Andrew。

R:你的現任結他情人是誰?
M:2011年情人節,媽媽送了一支結他給我,她名叫Taylor 114E 。

R:為何那麼喜歡在街頭演唱?
M:我享受在街頭演唱時與觀眾的近距離交流,不像在舞台上有高低之分,那種感覺很親切。

R:有沒有什麼難忘的街頭經歷?
M:基本上,每次演出都是一趟不同的歷程,更可看到人生百態。但要數最值得回味的,還是觀眾們的人情味,譬如,間中會有人會買東西給我吃、買飲品給我喝,我更試過,在唱悲慘情歌時,有人上前給我一個擁抱。

R:香港人對街頭音樂人的態度是怎麼樣的?
M:他們普遍是相當友善的,有些朋友,即使沒有停下來聽,但路過時也總會對你帶着微笑。

R:你心目中的「紅館」在那裡?
M:有太多個地方哦,無論是在火車、coffee shop、的士、巴士,或者是機場,只要需要我的音樂,那裡就是我的「紅館」,想唱就唱。

R:你認為最能夠代表這一刻的你的主題曲,是哪一首歌?
M:是我的新歌《快樂很慢》,因為這個階段的我,需要急速成長,但成長即使可以很快,快樂卻往往來得很慢。感謝林日曦為我填上這甚有意思的歌詞,相信成長中的聽眾們,會份外有所共鳴。

R:音樂能夠帶給你什麼?如果沒有學過音樂,你現在會做什麼?
M:透過音樂去分享一些情感,如果對方能夠感受得到,大家的關係一下子間就會變得很親切,像在進行深度對談一様,這就是音樂為我帶來的滿足感。如果做不成音樂人,我大概會做社工吧,因為我喜歡人與人之間的親切交流,也喜歡聆聽對方的經歷。

R:相信你的樂迷中,不少都是在社交網絡成長的一群,於你而言,社交網絡在你的音樂路途上扮演著什麼角色?
M:她像在是扮演一個月老的角色吧,可以幫我和觀眾穿針引線,讓大家互相認識,但我還是比較喜歡和樂迷面對面交談,或者在演出現場和他們互動,那才是最真實的溝通,就這方面,社交網絡無法代替。

R:在《用音樂換靚湯》一支YouTube片中,你提及過黎媽媽笑說你做音樂不能夠「搵食」,那麼你現在已經可以靠音樂「搵食」了嗎?
M:其實,從來任誰都可以靠音樂「搵食」,只是,能否足以溫飽,才是真正的難題。我經常會提醒自己:「溫飽只會令人變得懶惰,只有饑餓才可以令人清醒」。說不定,趁年輕,饑餓就是一種推動力。

R:2015年已經過了第一季,接下來你有什麼「搵食」大計?
M:今年年中我會推出首張個人專輯,錄音已進行得如火如茶,《快樂很慢》是我今年的第一首主打歌。現在香港人的生活節奏很快,根本慢不下來,而我每天會踏滑板代步,本來希望可以悄悄地追回一些時間,但有時,站在滑板上,我反而可以隨着時光溜走的瞬間,讓心情靜下來,慢慢地去享受思考。

(原文刊登於2015年4月號Wagazine月刊,我是本文作者,本網誌版可能略有出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