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 Cities |兩男子唱作組合

Capital-Cities_Balloons_3540x5316_Photo-by-Armen-Poghosyan

Capital Cities主腦:Ryan Merchant和Sebu Simonian 圖片來自這裡

兩生花孖公仔的女子合唱組合,一般壽命有限,因為可可愛愛跳跳蹦蹦的日子,光陰似箭,眨下眼就厭。

反而,兩男子的合唱組合,雖然也間中合久必分,但一般壽命較長,人大了便成熟了,再重組也不覺太尷尬。

兩男子合唱組合中,旺角代表有坐上了紅Van的Shine、台灣代表有動力火車、中國大陸代表有羽泉、J-POP方面又有Chemistry,此外,西方代表有八十年代紅極一時的WHAM!,但我較喜愛的,是當年那一高一矮,其中一位成員相貌似足李龍基的Daryl Hall & John Oates。

可能為了迎合市場需要,又或者是要分散投資,合唱組合近年流行大堆頭,人多好辦事,兩男子兩女子一類的合唱組合,目前買少見少。

我沒有小米盒,卻有個Apple TV,某一天,我無意中在iTunes Music Festival高清音樂會台(免費的,你還要找非法下載嗎?),看了一隊新晉兩男子組合的演出。

一高一矮,高的那位雖然沒戴眼鏡,但相信仍可以擔當少林足球內的汽車維修員那角色,身材較小的那位,你會較為面善,對啊,他那把似曾相識的大鬍子,你可能會在香港寶生園養蜂場出品的蜜糖包裝紙上見過。

所以,單憑外表,他倆應該未必有資格登上任何如MR等之型男雜誌的封面。

這一隊兩男子合唱組合,名為Capital Cities,就連名字也不太刁鑽,很平庸。

CapitalCities_TidalWave_FINAL-1024x1024

Capital Cities首張專輯”In A Tidal Wave Of Mystery” 。圖片來自這裡

兩位核心成員,Ryan Merchant和Sebu Simonian,二人均來自加州洛杉磯,2011年透過分類廣告式社交網站Craigslist結緣,大家事前都是靠做廣告音樂維生,雙方遇上後一拍即合,立即組隊,製作了”Safe and Sound”一曲,並馬上出版EP,在iTunes上出售。

一如大部份新一代的音樂人,Capital Cities都是先在網絡上紅起來。”Safe and Sound”火速在互聯網上備受廣傳,除了成為了US Alternative Songs chart的冠軍歌外,亦因為被德國Vodafone一支電視廣告採用,令Capital Cities馬上成為了一個在歐洲年輕樂迷間廣傳的新名字。此外, 亦因為歌曲中洋溢正能量氣氛,此曲亦被用作為美國Diabetes Hands Foundation的宣傳片主題曲。

“Safe and Sound”是一首徹頭徹尾的流行曲,曲首的電子drum roll fill-in,重複的跳八度上落低音電子旋律、還有analogue的synth pad,前奏已馬上將此曲定性,風格令我想起如八十年代中後期的電子舞曲樂風。

但歌曲間奏,卻出現十分霸氣的小號獨奏,聲音令我聯想起八十年代流行爵士樂界的Herb Alpert,一開聲就語出驚人。

電子舞曲背景音樂,配兩把「佬」氣十足的歌聲,再加一把用了很多effect的霸氣小號,這個組合,實在醒神兼新奇。

再加上,”Safe and Sound”的中板節奏亦很適合緩跑的韻律,每次在跑步時聽到Spotify傳來了這首歌,旋律實在太catchy,每次都令我感到雀躍非常,腎上腺素急升,前進,前進,再前進。原來,音樂真的比能量飲品有效。

翻查官方資料,大家都好像愛形容Capital Cities是一隊Indie Electro組合,沒聽過的話,我可能會直接以爲他們就是像當年Pet Shop Boys或達明一派那一類的組合,即是一人負責音樂,一人負責演唱及搞形象。

但既然大家其貌不揚,所以索性同撈同煲。Ryan和Sebu二人,同時都是Capital Cities組合的主音,就連所謂的和音二重唱,其實也不算多,大部份時間都是unison齊齊唱,久而久之,這齊唱聲音已成為樂隊的標誌。歌曲創作方面,他們同樣是兄弟二人同聲同氣,一律聯名製作。

Capital Cities所製作的,是風格十分主流的流行樂,幾乎每首歌的hook,都hit得令聽眾不得不被正中下懷,聞歌起舞。

而所謂的Indie Electro,亦可能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雖然,Capital Cities的編曲手法,使用了大量電子合成programming,但看過iTunes Music Festival中的演出的話,你會對這隊兩男子合唱組合,有著截然不同的看法。

事實上,Ryan Merchant和Sebu Simonian二人在台上演出時,一結他一鍵盤,再加上其他也是通台跑的樂隊成員,氣氛甚佳,場面更high,你會發現,Capital Cities絕對不是那類只懂躲在錄音室的電子組合。

478628467-1

Ryan Merchant和Sebu Simonian二人很懂搞氣氛,現場演出可觀性甚高。圖片來自這裡

而且,來到現場表演時,Capital Cities的演出,除了部份預先program的部份外,更還是一律以現場彈奏為主的,二人面對觀眾,甚懂製造騷動,以音樂帶動氣氛。

至於所謂的電子,可能主要來自樂隊成員愛用的一台舊式電子合成鍵盤Roland Juno-106,又或者,在編曲上,譬如像”Kangaroo Court”及”Chartreuse”等歌曲中,Capital Cities又總愛用上不少八十年代色彩的電子琶音Synth Arpeggio。

但事實上,除此之外,Capital Cities的音樂絕不會過於電子程式化,電結他、小號、演唱和音等,令錄音室內的現場演出氣氛甚佳。只要聽過一段,下一次副歌再來的時候,你就會自動如著了魔般,拿起無影咪,跟著大隊齊唱。

據某個訪問說,Capital Cities至愛的樂隊是Pink Floyd,同時,二人的音樂亦深受Michael Jackson及Stevie Wonder等人的影響。

“I Sold My Bed, But Not My Stereo”內的歌詞,正好把二人少年時代熱愛音樂的輕狂,描繪得淋漓盡致,邊開著車,邊播放這歌曲的話,會馬上把當年終日顧著dup帶聽歌的黃金時代,歷歷帶到目前。

“Patience Gets Us Nowhere Fast” 同樣是一首內容青春氣息甚濃的歌曲,但由兩位中佬唱出,旋律的結構十分厲害,幾乎每個段落,都似是要在努力抓緊聽眾的聽覺神經。

“Love Away”令我聯想起八十年代的電子怪傑Howward Jones,是一首中板節奏,快快樂樂的老實情歌,電子味道雖濃,卻又是現場跳躍感十足。

較早前,我參加了一趟「香港畢拉山15公里古蹟越野賽」,我很清楚記得,當跑到大概10公里的時候,我跑上斜路已乏力非常,可是,那一刻卻如有神助,耳筒中傳來了“One Minute More”這首歌,由前奏的16分3連音的平行八度電鋼琴旋律開始,我已開始逐漸感到豁然開朗,重複的電子bassline,更好像在推進我疲累的雙腿努力向前。

「百聽不厭」這四個字可能太老土,但Capital Cities這張”In A Tidal Wave Of Mystery”專輯,我的確聽了很多次,尤其是,當我要多一點正能量補充的時候,我就會找他們出來,和我充一充電,隨時勁過飲兩支葡萄適。

原文刊登於MR雜誌2014年5月號,本網誌版本略經修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