懾人懾到殺死你的「浪攝流」

Screen Shot 2014-05-14 at 10.36.36 pm

電子數碼產品的廣告,不外乎三大類。

第一類,鬥spec。

大大個產品特寫然後將product catalogue內的重點傾巢而出,盡數。

第二類,鬥名星。

找個當紅炸子雞代言,廣告內生硬但歡樂地望鏡頭拿著產品扮愛用。

第三類,鬥型格。

靚景靚人靚art direction,有型得來還要在media budget上夠霸氣。

FUJIFILM的「浪攝流」廣告系列,我真不知道應如何歸類,總之以上三類都好像不是,硬要歸邊的話,我覺得,是要和大家「鬥想法」。

想法,是一件捉摸不到的事情,可以是一種印象、可以是一種思考行為、也可以是一件心靈上的虛無產物,間中,也像夢境。

看過這麼多輯「浪攝流」的電視廣告,就是愛死她抽象的廣告印象。

任你鬥spec、鬥名星、鬥型格,怎樣鬥也好,也不會及得上這個「鬥想法」的層次,說到底,想法,永遠是最主觀的,你只可以選擇喜歡或不喜歡。

反正也是市場上的小眾品牌,我覺得,FUJIFILM的客戶膽敢另闢蹊徑,起碼,在層次上,已贏了對手一著。

FUJIFILM的市佔率很小嗎?沒問題,少人用,反而一下子間,變得更型了。因為,你已經屬於Think Different一族。凡夫俗子鬥得你死我活的俗世事,就由得他們去鬥吧。

今天下午搭的士途中,看到了「浪攝流」最新一輯的電視廣告「美與逝」,聲音,其實不太聽到,但單看畫面和字幕,已經感受到那一份淒美的震撼。

30秒的廣告,感覺,居然像條長片。那些下下長達數分鐘的所謂微電影,亦即是我常稱之為的長廣告,相比之下,頓然變得面色蒼白,空洞乏味。

最尾一幕,女主角的靈魂,被攝走了,作為觀眾的我,魂魄,也隨這廣告而被攝去了。

「 生命是一場徒勞的雪,就只有虛幻的美。」

「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妳,被我攝下了。」

這一刻,我,也被KO了。

後記:廣告中出現的日本藝技、古舊的火車車廂、漫天白雪渺渺等情景,還有當中的悲中有美美中有悲、對明知生命到頭來都是徒勞卻依然全情投入這徒勞等情懷,相信靈感都是自川端康成的長篇小說《雪國》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