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排毒

digital detox

最近,有位朋友和我說:「今個禮拜開始,我打算要連續detox三個週末。」

我好心地回應說:「好事嚟嘅,見你面如死灰又帶點水腫,其實都係時候。」

朋友目露凶光地說:「我呸,沒想到你這麼沒常識,我那來需要排毒美顏佬?此detox不同彼detox,我這療程叫digital detox。」

真的是一百歲唔死都算新聞,原來,除了求其在產品名稱前加上organic這個字就可以賣貴大大話話三十巴仙外,現在digital也成了新貴。這一個,相信你懂的。

的而且確,digital detox是近年歐美各地崇尚靈性生活天人合一之樂活一族的至「潮」活動。最近,我見連矽谷宅誌WIRED也有專文報導,苦口婆心嚷著叫大家要及時進行數碼排毒,洗滌心靈,我終於開始覺得,事態嚴重。

平日,我們「毒」前「毒」後地取笑那些對數碼產品及社交網絡科技瞭如指掌的朋友,同時間,當我們遇上數碼生活上的疑難雜症時,這些「毒」友頃刻又會化身成超級英雄,拯救閣下脫離於危難。如今,大家的數碼生活已經如魚得水了,我們卻反轉豬肚就是「毒」,呼天搶地去鼓吹數碼排毒。

即使是digital detox這個名字,已經被美國一個專門舉辦「數碼排毒營」的公司註冊。參加一個週末療程,平均索價大概是一部32G iPhone5S的價錢,由此可見,這已經發展成一宗大生意。

所謂的「數碼排毒營」,不外乎在營內禁止任何使用數碼電子產品--包括智能電話電腦數碼相機等,進食的每一餐當然又是organic麥皮生果等一類的健康食品。此外,每天重點,就是要強制性地參加多個瑜伽、冥想、團隊交流、人生教練講座,諸如此類等活動。

但正所謂有圖有真相,上他們的網站,你還是會見到不少有關這個「數碼排毒營」的團友照片,當然,去完參加「數碼排毒營」,在臉書上「堅公佈」一下是常識。

較早前,星巴克在內地也發起了一趟「抬頭行動」,鼓勵大家用一杯咖啡的時間,暫且放下手機,不要做個低頭族,十分有意義。我見內地網民也相當踴躍參與,紛紛在微博上發了多張V字手勢照片以表支持,是的,低頭不低頭也好,重點是,大家還是要先做低頭族用智能手機透過社交網絡上向大家「堅公佈」。

你需要數碼排毒嗎?其實我也間中會自行修煉,譬如,久不久我會跌了部iPhone而暫時被逼用回我那部NOKIA 3210啦、上錯一個連屋企都收不到3G4G的電話台啦、電腦只用IE6同BING弄至無心上網啦、齋睇e-Zone卻謝絕灣電旺電等數碼勝地進行柏拉圖式的靈欲分流啦。

還有,我最近開始學人養白鴿,希望有朝一日不用發電郵,改用飛鴿傳書,雖然,我還是找不到如何可同時Cc多人之方法。

像我這樣,久而久之,習慣了後,你就會懂得自然排毒,毋須假手於人。到時,大概又可省回一筆,多買一部iPad mini「毒」一下了。

(原文刊登於e-Zone,我是本文作者,本網誌版略有修改)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