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龐克搖滾,比紅牛更醒神。

franz_ferdinand_right_thoughts_right_words_right_action_high_res

Franz Ferdinand: Right Thoughts, Right Words, Right Action

先旨聲明,這張專輯,臨睡前,千萬不要聽,除非,平日你有本事喝完一罐紅牛後,還可以抱著頭呼呼入睡。

主音Alex Kapranos令人亢奮的搖滾嗓子好、洗腦式的狂掃結他riff也好、就連低音結他的旋律,以及瘋狂的鼓樂節奏也懂咆哮似的。Franz Ferdinand這樂隊的音樂,基本就像是興奮劑,每次聽完,腦細胞都會自然變得異常地過度活躍,臨睡前聽的話,祝君好運。

不知為何,興奮劑這名詞,感覺上,我認為那是極之70年代尾80年代頭的,Franz Ferdinand這樂隊,我也覺得,他們好像是滯留於那個年代的時空的。

歷史不斷會重演,2002年出道,距離上一張專輯差不多四年了,專輯第一首主打單曲,我是先在YouTube上聽/看到的,如果你嫌我「回到原點」這說法太老土,當你將他們首張大熱作品Take Me Out與Right Now這兩首歌的MV連歌連畫面side by side去比較,基本上,你就會發現,這其實就是同一系列電視連續劇事隔了幾個劇季後稍作改動的主題曲片頭哦,「回到原點」是肯定的,幸好不是「原地踏步」就是好了。

那麼,Franz Ferdinand的原點是什麽?

一如大部份樂隊的淵源,四位來自蘇格蘭格拉斯哥城(Glasgow)的樂手,AlexKapranos (主音+結他)、Bob Hardy (低音結他)、Nick McCarthy (節奏結他+琴鍵+和音),以及Paul Thomson (鼓+敲擊+和音),本來都是屬於不同樂隊的成員.樂隊主腦Alex Kapranos 在某派對上和Paul Thomson先結緣,二人一拍即合,開始一起寫歌,隨後兩位成員也先後加入。

2002年,Franz Ferdinand正式成軍,開始醞釀專輯,製作了多首歌曲,2003年簽約獨立唱片公司 Domino Records,該公司亦為樂隊發行了首張單曲Darts of Pleasure,唱片封面則由AlexKapranos設計。此曲在英國流行榜上攀升到第43位,翌年亦入圍NME Awards of 2004。

加快步伐,樂隊與曾任Cardigans監製的Tore Johansson合作,一起移師瑞典的Gula Studios,密鑼緊鼓,全力投入專輯製作。2004年1月頭炮推出單曲”Take Me Out”,Franz Ferdinand一鳴驚人,登上英國流行榜第三位,打鐵趁熱,樂隊同名專輯Franz Ferdinand甫一推出,同樣打入三甲。

最重要的是,樂評人對這隊新紮師兄寵愛有加,英國音樂雜誌NME給了這專輯9分(10分是滿分),更一口咬定,認為Franz Ferdinand大有潛質成為Beatles、The Rolling Stones、The Who、Roxy Music、Sex Pistols等殿堂級樂隊的繼承者,是一隊「足可改變你一生的樂隊」。

被捧了上天,Franz Ferdinand的能耐又如何?相對起前輩如Coldplay或Travis等後Brit-pop組合,同樣以搖滾電結他為主菜的四件頭樂隊的Franz Ferdinand,前者的溫文爾雅,顯然易「聽」,與後者的狂躁放縱,截然是兩碼子的另一回事。

基本上,Franz Ferdinand的聲音,更接近於Post-punk Revival及New Wave的獨立搖滾,這種將70年代尾80年代頭的樂隊聲音重塑,並以更為複雜的編曲結構,稍加少許電子樂音的聲音。

Franz Ferdinand的大部份作品中,派對舞曲意味很濃,但所謂的舞曲,其實是更接近在家中或小Live House中舉行的狂野跳舞派對(當然在香港一般家庭是不可能的),氣氛極之狂野放縱。樂隊大部份歌曲的結他riff,基本上就像是為Guitar Hero這電動玩意而設,你一邊聽,真的沒可能可以正襟危坐,你只會無情白事,不自覺地雙手抽搐,然後一個人在客廳彈起空氣結他來。

樂評對Franz Ferdinand第二第三張專輯的評價好壞參半,事隔幾乎四年,看來樂隊銳意要以此專輯”Right Thoughts, right Words, Right Action”進行Reboot。總括而言,這張專輯的確像是樂隊的新曲加精選,每首歌都像集合了樂隊的精華元素,每首歌曲點到即止,可聽性甚高。

franz-ferdinand-right-action-heart-chart

第一首主打歌”Right Now”,索性連MV都似足是”Take Me Out”的續集,當然找回同一導演Jonas Odell的動機也明顯不過。基本上,此曲就是一口氣將樂隊最具獨立流行搖滾爆發力的一面秀出來,低音結他好、節奏結他也好,同樣都有hook位,密不透風,處處讓人琅琅上口。

類似地神經質,同樣會迫你跟著Guitar Hero上身的編曲,緊接而來還有”Evil Eye”和”Love Illumination”,兩者都會讓你不自覺地跟著跳跟著扮玩樂器,副歌部份要幫你洗腦的話,也絕無難度。

當我隨著”Love Illumination”的旋律手舞足蹈間,我一邊在幻想著自己是旁邊horn section中搖著頭吹著低音色士風的成員,轉過頭,我又好像見到Madness樂隊六子在鬼馬地跳著rockabily,中段來的一段老氣橫秋的電子琴間奏(但MV內卻見雙簧管)。

來到”Stand On The Horizon”,開首本是斯文淡定,進入副歌部份才露出真面目,感覺上,大家都好像David Bowie上身了,有點姣有點glam。”Fresh Strawberries”中,斷音(staccato)的電結他旋律甫一開聲,加上副歌部份的甜味和唱,立即覺得有點像向60年代中的Beatles致敬的意味。 全碟最短的一首歌”Bullet”,只有2:44,無影手結他節奏狂野高速,副歌部份迫得你不好意思不舉手搖擺跟著唱,不想生命危險的話,不要聽著來跑步。

派對下半場,情緒略為緩和。”Treason Animals”此曲的鋪排則較難觸摸,是全碟唯一實驗意味較濃的聲音。緊接而來的”The Universe Expanded”用了較多的實驗性電子聲效來作引子,以迷幻的聲音,把你的不安情緒帶到某個地步後,進入副歌卻又來甜美快樂,但最後好景不常,又回到迷幻詭異的奇夢裡。

”Brief Encounters”是一首奇異的中慢板歌,編曲層次多變,前奏先以古老的電子合成器聲效,把你帶到充滿七十年代色彩的太空漫遊,那個是人人帶著一個紅A太空喼便會覺得自己很型的年代,副歌單刀直入,尾聲部份與突與其來的粗獷結他獨奏交接,突然又回到太空浮游,未見高潮已終結。

”Goodbye Lovers & Friends”明顯就是一首閉幕曲,戲劇化的節奏推進,首段有點像唱獨腳戲的主角登場謝幕,在spot light下向大家高歌「歡樂今宵再會」,副歌忍著淚說Goodbye之餘仍有絲絲甜意,最後,舞台紅幕徐徐落下,各位觀眾晚安。

(原文刊登於MR雜誌2013年9月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