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威,就要戴頭盔。

image001

要威,就要戴頭盔。

講得出做得到,法國Progressive Dance 電子組合Daft Punk,威足十幾年,頭盔也戴足十幾年。

最近,找來不老潮童Pharrell Williams主唱,再搭上60歲的結他神Nile Rodgers,聯手炮製了今年首張單曲Get Lucky

甫一推出,旋即成為多個流行榜冠軍,一個月內賣出超過606,000張,大有機會問鼎2013全年單曲之冠。

先不得不提Nile Rodgers,年輕樂迷未必知道他是何方神聖,他老哥除了是一代結他funk神外,他更是一名超級監製兼作曲人,1978年領軍樂隊CHIC憑一首Le Freak,全首歌幾乎靠副歌一句Freak Out!,便開創了當年的士夠格先河。

之後,Nile Rodger更炮製了Madonna的Like A Virgin、David Bowie的Let’s Dance,以及Duran Duran的Reflex等超級勁歌金曲,由七十年代紅到九十年代。

飛越時空,來到2013年,Nile Rodger攜手Daft Punk這對電子音樂怪傑創作了Get Lucky,果然是一副七十年代的Jazz-Funk-Disco模樣,除了中段的招牌Vocoder機械人歌聲,其實全曲也不太電子,MV中,見兩個機械人一個彈Bass一個打鼓,其餘大部份都是真樂器打真軍。

回歸的士夠格,當然要多得Nile Rodgers,這首歌的世界裡,絕對是他的主場,當這位老人家一柄Fender Stratocaster在手,即如退隱高手重執絕世好劍,密集Groovy的結他riff飛來飛去,例不虛發。

可是,曲風卻依然貫徹Daft Punk這對機械人寶貝的特色,旋律動聽琅琅上口,跳躍節奏,叫人一聽馬上坐立不定,心情雀躍。閉起雙眼睛,你也不難會幻想到士高內Mirror Ball正閃爍不停,光影打在躍動中人潮的衣香鬓影上,那是一個快樂無憂的年代。

Get Lucky其實已在我的Playlist快樂地狂Loop了無數次,Random Access Memories新碟剛上架,我居然整天在Spotify聽足了兩次半(有半次是繼續loop Get Lucky的)。

全張大碟,大部份歌曲都以真人樂器演奏主打,有真鼓有真電結他,鋼琴以至是管弦樂。

電子樂器聲響當然仍不絶於耳,但卻大多只成為了樂手彈奏樂器的其中一種,而並非配以大量的電腦程序,以及sampling的聲音剪貼。

除了Get Lucky,全張碟最能抓住我聽覺神經的,就是與老牌作曲人Paul Williams(此君曾寫下的經典金曲無數,最多人熟悉的,便包括了Carpenters的We’ve Only Just Begun和Rainy Days and Mondays),一起炮製的Touch一曲。

這是一首極具野心,長達八多分鐘的作品,歌曲分為多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段落。

先由具實驗色彩的電子音效打開序幕,Paul Williams弱不禁風的老人嗓子,與孤獨感的電子琴音伴奏徐徐漸進,頃刻間,弦樂推進又漸漸跳入了中板的的士高舞池,小號伸縮號單簧管繼而起舞,上山下海,倒帶音效把你捲入漩渦,急轉直上,到達高潮部份,節奏回復慢版,由Vocoder合唱重複唱出”if love is the answer, you’re home”時,我已覺得我已是魂游九霄之外,懸浮在外太空中,眺望著蔚藍色的地球的同時,合唱團加入繼續重複詠唱,高潮過後,萬籟俱寂,只餘下Paul Williams的孤獨歌聲。

大碟中,還使用了不少中古電子音樂元素,你會聯想到,那些像電話接線生機台般,左一串右一串電線東穿西插的七十年代Analog Modular Synthesizer

在樂隊的背後,這龐然巨物發出了一些如武林高手發功時發出的電音聲波、上落音階的琶音(Arpeggio),以及像心臟脈搏儀般響起的嘀嗒節奏。

碟中向電子大師致勁的作品Giorgio By Moroder,正好就是這類示範作品,有趣的是,大師傅Giorgio Moroder居然沒有直接參與此曲製作,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出了有關他的電子音樂旅程,然後Daft Punk才在他的談話錄音上配以音樂圖畫。

回到從前,找到未來。可以見得,整張大碟的向樂壇前輩們致敬的意味很濃,但Daft Punk厲害之處,就是他們無論拿出多Old School 的音樂元素,都有本事可以妙手回春,飛甩老套。

音樂部份的現場演奏感十分強,說到底,所謂的科技電子樂音,最終還是以人為本。

(原文刊登於MR雜誌2013年6月號)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