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有Google Glass

「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所以,我很討厭Google Glass。

討厭到什麼程度?討厭到我在e-Zone寫了一篇文來力數它如何不是,告訴廣大的讀者,此物害人匪淺。

我更一口咬定,Google Glass的原創意念,是來自鳥山明先生,Sergey Brin的,其實是老翻。

如果你真的擁有一副Google Glass,我祝你好運,行路要小心。

Google Glass

Google Glass不是Google發明的,那是鳥山明先生在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初的構思,原型設計於七龍珠中出現,由撒亞人王子比達所配戴。

由於是「初號機」,印象中,當時那個裝備尚未有聲控功能,要探測對手戰鬥力的話,比達還是要手動按一按,然後資料才會出現在眼罩前的屏幕。

那個年代,除了香港,我肯定美國西岸的矽谷小子們譬如後來創辦了Google的Sergey Brin等,早就中了七龍珠的毒,被鳥山明先生將他偉大的構思,如電影Inception中的橋段般,植入了他們的腦袋裡,待時機成熟,他們就會自動波做事。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如果有一天Sergey Brin因Google Glass拿諾貝爾獎的話,他將會在台上公開多謝鳥山明先生的悉心栽培。

較早前,Google Glass公開招募首批用家, 但凡你年滿18歲,只要在鬼佬版微博Twitter或Google+上,以#ifihadglass為題,寫一篇50個字的短文,你就有機會,率先以$1,500美元訂購該產品。

這個#ifihadglass活動雖然已經結束,不少網民還在熱烈討論中。

但正所謂「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加上我這份人向來愛唱反調,所以我認為,Google Glass這東西弊多於利,以下是我本應打算以反諫計贏取這活動的八段申請文本,反正我已成功無望(申請人必須是美國公民),姑且就拿出來和大家分享一下。

#ifihadglass 遊行時單眼怒啤阿Sir,被控襲警好平常。

#ifihadglass 戴著上公廁扮型,被維園阿伯一口咬定,我係督伯一名。

#ifihadglass 陪老婆行Victoria Secret扮乖仔,反而被靚女顧客罵我無禮,幹嘛用眼睛幫她度三圍。

#ifihadglass 成日瞄住單邊眼鏡電子屏,廣東道遇上夏蕙姨仍單眼眨不停,姨姨問我是否對她一見鍾情?

#ifihadglass 長期眼睛想旅行,失驚無神,跟了小明上深圳。

#ifihadglass 習慣兩手Fing Fing,聲控對住電腦落命令,見到老闆都未識停。

#ifihadglass 事事問Google,向判斷力Say No,蕉皮近在眼前兩步路,都要問聲:Google呀Google,我踩好唔踩好?

#ifihadglass Google Map上腦,依賴到無譜,入到屋企,居然蕩失路,點算好?

(原文刊登於e-Zone,我是本文作者,本網誌版略有修改)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