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一篇blog收幾多

給編輯大哥改了我原有的標題,這篇文的調調就好像忽然正經起來了。

發了這篇稿後,同文專寫專寫政治、社會和教育的庫斯克老師告訴我,他也有人開過價,不過沒有成交。

但大家的結論就是,有些時候,即使是受人所托來寫一兩篇blog,道義、理念、交情才是考慮因素,人情,基本上是無價的。

「問我一篇blog收幾多,究竟一張相算幾多,我笑住回答斗零都無收過。」

你寫一篇Blog收多少錢?你發一條微博或者Twitter是不是按字數收費?你可不可以幫我的客戶拍幾張像你在台灣拍的Instagram照?每一張計還是有套餐價?

被人問價,原來並非什麼候選港姐公仔箱姐仔專利,即是如我等男人老狗,但因為托e-Zone這地盤的鴻福,讓小弟的一籃子社交網絡平台也有不俗收視,於是乎便間中會惹來廣告或公關公司江湖中人留言問價。

站在專業廣告人立場,個人認為只要有申報個人利益,而並非偷偷摸摸試圖魚目混珠,人各有志,我是絕不反對博客或甚至是網站製作「軟廣告」內容的。

受落不受落,就由讀者自行決定吧,blogger好,媒體也好,正所謂成也廣告敗也廣告,終日只顧著為廣告客戶獻媚的話,前途好極有限。

可是,當我轉回blogger身份,作為非必要靠寫鱔稿維生的我,不是扮清高,而是對於有真金白銀「贊助」叫我寫內容,我還是會多謝夾承惠,通通謝絕的。

試問,人家借了我手機試用或請我吃了一頓飯,某程度不是已經「贊助」了我嗎?

但如果再要另收小費,本來可拖可欠的人情,就會立即變為有單有據的指派工作,人家想你怎樣寫,你就要怎樣寫,這樣的話,我就覺得會令社交分享為興趣此事兒完全變質了。

之不過,那管我已誓神劈願,重申本人絕無就所發過的網誌或圖片或微博收取客戶費用,可是,就正如高官用人肉錄音機說一百次清者自清最後還是「水洗都唔清」一樣,部份朋友還是會覺得我在社交網絡上的一舉一動,即使不涉及金錢瓜葛,總是還會含有利益輸送的。

譬如,見我近期少了在某商場打卡,就有人一口咬定我與這客戶關係決裂;放了一張「飯後嘆杯啡,狀態即升呢」的照片上facebook,又會有人質疑:「這不是某某我家死對頭廣告公司的客戶嗎?你想搶人家客戶乎?」;我為某牌子手機的精彩廣告喝采而撰寫了一篇網誌,更有人直接恭喜我贏了這個新客戶。

假使這個世界人人居心皆可測,就像古龍的小說世界一樣,那會是多麼累人的一件事情哦。

看來,大家都覺得,社交網絡根本就是公私不分的,但其實,「寫blog無絕對,只求有水吹」,拜託各位,有時,真的不要想得太多。

拿他們沒辦法,最近我也開始自我檢討,為免讓大家有過多猜度,今後再有人問價的話,我決定會開個天價來趕客,實行十萬港元起標。

如果這樣還有人堅持要送錢入我袋的話,我會將所有收入扣除行政費用,然後悉數捐給麥當勞叔叔之家兒童慈善基金會,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原文刊登於e-Zone,我是本文作者,本網誌版略有修改)

較年輕的讀者未必知道「問我」這首歌,就趁這個機會,一起來重溫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