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的光,這個世界變得很有詩意—-「乘著光影旅行」

上星期,電影公司公關來了個電郵,說希望博客朋友們能夠對「乘著光影旅行」此電影多多支持,但我想,不去買票看,就說不上什麼支持了。

謝絕了贈券,在此片正式在香港開畫的週末晚上,我和太太去了ifc Palace,買了票進場看,投入了這段光影旅程。

電影既畢,大部份觀眾都留了在座位上,細讀熒幕上繼續滾動著的幕後工作人員名單。

此場面說明了一件事,當晚和我一起進場看此片的朋友,那一刻都被感動了,因為這個故事,正正就是要獻給電影背後默默耕耘的一群人,他們都值得我們這些電影愛好者尊重。

正如電影開首便說:「要製作一分鐘的電影,就得用上很多的一分鐘;在製作每一分鐘的電影時,不知不覺地,投進其中的,竟然是我們的生命。」

八十年代尾我才開始迷上電影,後來到我剛剛入行做廣告的那個年代,又多得VCD的流行所帶來的方便,本來較少有機會接觸到的台灣電影,也多看了。

相比起我們港產片的密集式娛樂官能刺激,那個年代的台灣電影就好像要來考驗一下我們的耐性,但那種明明是彩色,感覺卻像黑白電影的風格,卻又看得我為之着迷,其中不能欠缺的,當然就有侯孝賢導演的電影。

因為侯孝賢這三個字,我又間接留意到李屏賓這名字,如果導演是一部電影的大腦,攝影師就是帶我們進入電影中一明一滅的光影世界的眼睛。

李屏賓的眼睛十分厲害,過去廿多年來,除了老拍擋侯孝賢,他更成為了王家衛、姜 文、Gilles Bourdos、陳英雄等導演的眼睛,他讓我們看到,是真實世界中最匪夷所思地別具詩意的光影。

很難想像,為什麼在亞洲電影市道如此的今天,除了貴精不貴多的所謂大片外,還會有人小本經營這類傳記式紀錄片。

主角李屏賓雖然並非寂寂無名之輩,但若果電影某程度總是要展現出一種glamor,此片又實在是顯得實而不華。

用了三年時間,導演姜秀瓊和關本良追隨李屏賓,走遍了台灣、香港、日本、法國、挪威等地,從攝影師的目光去看這一位攝影師。

紀錄片所說的,不僅是一位攝影大師成名軌跡,當中更娓娓道來了一個追求夢想的故事,而這個故事卻又充滿着矛盾,李屏賓為追求夢想鍥而不捨的美好故事背後,卻又蘊含犧牲了本人最掛肚牽腸的家人這淡淡哀愁。

身邊常聽到有人說熱愛做音樂、熱愛做電影、熱愛做廣告,但你的熱愛程度有多少?你可以犧牲和放棄的,又可以去到那個程度?

電影看罷後我在想,李屏賓先生的故事,給了我很大啟發,我腦海中出現了「就地取材」這四個字。

來到拍攝場地,不怨風,也不怕雨,順應大自然,他只會專注在現場把握最美妙的光影,在有限條件中,發揮無限。

導演召集歸隊,他便單人匹馬上路,身邊不用有推心置腹的助手,來到現場,有誰在,就跟誰合作,只顧把在場每一個人的最好一面找出來。

這個年頭,我們都給制度寵壞,「就地取材」已成為了一種稀有的工作能力,我問問自己,也問問身邊的太太,我們能否做到像李屏賓一樣?

我不知道,就儘管隨著光影去看,希望能找到光影最美麗的一面。

後記:李屏賓、姜秀瓊、關本良,以及無數我所喜愛的電影的幕後工作人員,如果有天有機會我在街上遇上你,我一定會向你說聲謝謝,雖然spotlight永遠未必會打在你們的身上,但你們藏在這若暗若明光影背後的身影,我反而覺得更帥氣。

One Reply to “因為他的光,這個世界變得很有詩意—-「乘著光影旅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