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dreaming of a SWATCH Christmas

(資料圖片來自這裡

80年代尾90年代初,SWATCH開始在在香港橫行,不,是SWATCH炒家開始在在香港橫行,一隻原本才三數百元的透明膠錶Jellyfish也可炒高至數千元(現在更加是天價),簡直喪心病狂,累得我等用家難以入市,幾乎每次都是只可望門輕嘆。

幸而炒家後來紛紛轉行炒樓,於是我等用家才有機會入市,擁有一隻又一隻,好像買來買去都買不完的SWATCH手錶。

當然,炒樓之風期間在香港又經歷大上大落,禍延至今,至令一眾80後90後買不成樓娶不到老婆,可能都與當年SWATCH炒家大舉轉行炒樓有關。

實話實說,當年我也一度沉迷過SWATCH,但我從來都不是什麼收藏家更枉論炒家,只買不戴是浪費。

我沒這麼奢侈,我擁有過的SWATCH,都是平日配戴居多,尤其喜歡戴來游泳,因此戴爛了很多隻,但後來,買來送給人家作小禮物的,有更多隻。

試問,只需付出數百至千多元,你便能夠買來一件瑞士製造的名牌精品,已算體面,遇上是限定版的,你更可以告訴人家要視為珍藏哦,隨時價值連城,真的一舉兩得呢。

雖然,近年我已經愈來愈少入手買SWATCH自用,但作為物輕情意重的小禮物,這早已成為一個慣性選擇。

送了這麼多年SWATCH給朋友作禮物,今年聖誕老人好像聽到我的禱告,居然跟我玩「回贈」。

剛收到從SWATCH送來的聖誕禮物,是2010聖誕限定的男女套裝手錶,兩個名字頗具詩意,分別為Winter Sun(冬日)及Winter Moon(冬月)。

每年聖誕,我們都會見到五光十色的花樣燈飾,因此這一金一銀,兼且簡約風格的設計,正好又與這個嘻嘻哈哈的熱鬧節日,形成強烈對比,這股優雅態度,有點隱世高人的感覺。

錶帶和錶身,採用一金一銀的磨沙色彩,不落俗套,我份外喜歡銀錶身金錶針的配搭,這類款式,耐看。

聽聽遠方的聖誕鈴聲,聖誕老人已駕著他的雪橇和雪鹿準備起行,是時候將你的這份禮物放進去聖誕襪裡去,還等?

2 thoughts on “I’m dreaming of a SWATCH Christma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