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大耳牛

天氣開始逐漸轉涼,又到了可以將我的入耳式耳塞收入櫃筒,讓我的大耳牛耳筒出場的時候。

耳筒又會和天氣有關?這個當然,大熱天時,不要說是大耳牛,就連一般中型的頭戴式耳筒,我戴起上來也一定會馬想變成蒙古皇帝打仔——大汗踏細汗,不是說笑。

其實,平日聽歌,我很少用來用去都是同一對耳筒的,因為基本上,一般質素較好的耳筒,每一對其實都有自己的性情,獨特的音色。

但講到要好好享受音樂,大耳牛始終高出入耳式幾皮,這是物理性的關係,無得鬥。

這對來自Sony新副品牌PIIQMDR-PQ1,我已試聽了近一個月,煲了三十六個小時以上。

論造型,其街頭塗鴉文化的設計,明顯是針對愛聽流行曲的年輕人,於是乎,我亦刻意先用了好些搖滾及電子舞曲元素較強的日系韓系流行曲來為她開光,音樂檔案全部以320kbps的解析度從CD轉檔。

用一般封閉式大耳牛耳筒,我最怕是過份浮誇的所謂低音震撼,從而令耳筒的音質有點「燥」底,聽得人心都煩。

於是我刻意用有點「燥」底的BOA的兩首新歌Hurricane Venus和Game測試,MDR-PQ1播放出的電子低音旋律,有質感,味精亦不會過濃。電擊低音鼓的節奏紮實中仍遊刃有餘,彈跳力強勁。

整體而言,樂器與人聲音色取得不俗的平衡位,唯獨高音部份不夠突出,但就音樂感而言,這類節拍強勁的歌曲與MDR-PQ1又實在匹配。

之後我亦試了些以acoustic 樂器為主的歌曲,椎名林檎斎藤ネコ合作的「平成風俗」就最適合不過,碟中運用了大量Big Band爵士樂的編曲元素,面對如此豪華的音樂大場面,MDR-PQ1未有怯場。

聽打頭陣的Gamble一曲,椎名林檎的「燥」底歌喉忽然溫柔起來,融化於澎湃的管弦樂中:幾首編曲較簡單的歌曲,低音大提琴的牛筋味不俗,爵士鼓的Cymbals 和Hi-hat有金屬光澤,光亮得來不刺耳。

唯一美中不足,是其中音部份略顯侷促,高音部份,可以更清更銳的話就更好。

值得留意,MDR-PQ1兩邊音鼓的設計是略略向後傾斜,除了為了獲得更佳的貼耳享受外,相信目的是在耳筒內營造更強的音牆效果。

此耳筒阻抗達70 Ω,我先後用了我的音響組合、電腦、iPod和iPhone進行反覆鑑聽,前者不用說,後兩者一般更大概只需用六成音量已能輕鬆推動,所以,可見MDR-PQ1應該是特別為照顧隨身聽音響器材而設的。

我的結論是,MDR-PQ1這耳筒雖然在設計及用色上略帶浮誇,但音質上卻沒有過份渲染,以音質而言,我更覺得她其實是相當溫文,與Sony的DJ系列耳筒不同,有著Sony一貫錄音室鑑聽耳筒的忠實特質,是為「日式溫柔」。

最後,也有要彈一下的地方,就是如此巨型的大耳牛耳筒,明明是預了讓你帶出街用的,為什麼會連跟機袋也沒有一個?況且,此耳筒完全不能摺疊,要隨身帶著使用就真的有點不方便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