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好友爸爸—單車

那晚聽陳奕迅演唱會,聽到「單車」這首歌,不期然想起我那已離世的父親。期間,湊巧亦收到好友傳來的電郵,得知他爸爸剛離開了的消息。

不管是那個年代,代溝總是永遠都存在的問題,父與子的溝通問題,好像又份外嚴重。有些父親少說話少溝通,有些父親則過份關懷太多干預,平衡點,永遠總像很難出現。

可是,印象中,我這位好友的爸爸,和其他的父親很不一樣。

小時候,我經常上好友的家中流連,雖然我只是十歲八歲的虱豆窿一名,但世伯每次都總會和我寒暄幾句,邊嘆報紙,邊「印印腳」與我談笑風生。

到我十多二十歲,某個週末下午,他更興之所致,居然與我分享他的賭馬之道,還叫我跟他下注買外圍馬,我和他看了好幾場,到了最後一場,我終於下定決心,花掉了我那個月僅有十月八塊的「積蓄」,押注下去,好歹也領略了我人生第一次和目前為止最後一次的賭馬和輸馬的滋味。

想當年,每次與好友從他家出發去逛街前,總會和世伯說聲再見,我永遠難忘他邊盯著我這位好友、邊叮囑他不要太夜回家的慈祥目光。一覺醒來,世伯跟我們說再見的情景還歷歷在目,沒想到今天,終於要和你說再見。

世伯,相信你一直以我這位老友你的兒子為榮,所以,我亦相信你一定會能夠安心上路,請好好保重。

歌名:單車
作曲/編曲:柳重言 填詞:黃偉文
不要不要假設我知道
一切一切也都是為我而做
為何這麼偉大 如此感覺不到
不說一句的愛有多好?
只有一次記得實在接觸到...
騎著單車的我倆 懷緊貼背的擁抱

*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 誰要下車
難離難捨總有一些 常情如此不可堆卸
任世間再冷酷 想起這單車還有幸福可惜
(任世間怨我壞 可知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

經已給我怎會看不到
雖說演你角色實在有難度
從來虛位以待 何不給個擁抱?
想我怎去相信這一套
多疼惜我卻不便讓我知道
懷念單車給你我 唯一有過的擁抱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
哪怕遙遙長路多斜
你愛我愛多些 讓我他朝走得堅壯些
你介意來愛護 又靠誰施捨

Repeat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