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的除夕派對—陳泗記的中環路邊燒烤

雖然老爸煮得一手好菜,但老媽子的廚藝有時卻可以幾嚇人,因此,我自少在家中反而養成了「好又一餐唔好又一餐」的習慣。

但正所謂傻人有傻福,即使是一個毫不嘴刁的人,但卻自問甚有口福,人家吃不到的珍饈百味,久不久又會送到我口裡,完全不用靠OpenRice飲食男女U Magazine米芝蓮之類的推薦,又或者,正因為我毫不嘴刁,我反而能夠從平凡的菜色中,找到能自得其樂的最高享受。

學周星馳話齋:「只要用心, 人人都可以是食神。」我想,其實做人也何嘗不是這樣。

位於中環士丹利街的陳泗記大排檔,你大可隨便在OpenRice找到不少劣評,大半都是說他們菜色如何平庸服務如何不周到等又等到你頸都長諸如此類。

哈啊,但不知為何,我和我的太太卻經常喜歡幫襯,幾乎每次坐低點菜都是由四哥或四嫂幫我們發牌,餐餐我們也吃得滋味無比,兩餸一菜再叫支啤酒埋單都係一百幾十,平凡的家常菜色,街坊街里的環境,我覺得那是人生的最大享受。

陳泗記的老闆四哥是位性情中人,對等得不耐煩的客人的投訴通常啋你有味,但他對他煮的餸菜選料烹調都極有堅持,他鑊鏟下的無油落鑊菜甫肉鬆煎蛋堪稱一絕,如果你和他邊喝啤酒邊談得上兩句,他更會有些餐牌上沒有的私伙好菜色醒你。

老闆娘四嫂與四哥的怪皮氣性格可謂一凹一凸,她除了經常要為正在發脾氣的四哥向客人及伙計打圓場外,她更是一位和藹可親的慈母,開口埋口也是掛念著正在讀碩士課程的兒子,擔憂他畢業後能否找到份好工云云。

每年的除夕夜,陳泗記都會休業一晚,招待他們的熟客、老街坊和親戚好友,在這大牌檔搞其路邊派對,當晚雖然無勁歌熱舞,但勝在又有得食又有得抽獎,入門券——無價。

四哥四嫂,多謝你們一直以來煮給我們兩公婆的珍饈百味,更多謝你們請了我們參加這個除夕派對,在路邊燒嘢食,真係好鬼囂,好鬼爽。

下年你就算唔請,我都一定會不請自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