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為未發生的那個未來,放棄已擁有的這個現在。

時間像一陣風,剛剛才來,未及時看清楚,卻已經走了。

今年復活節,已是領養了Sophie的第四個Good Friday,事有湊巧,剛過去的週末,在家的附近,我們遇上了Sophie從前的女主人。

還記得三年前,她告訴我們正打算要和丈夫生小孩,家中又已經有另一頭四歲多的拉布拉多犬,加上快將要搬去另一個地方較小的家,所以才逼不得已地,把養了只一年多的小Sophie,送給別人。

時隔三年,再遇上了她,見她一臉憔悴倦容,和她打個招呼,當遇上還對她熱情有加的Sophie,卻變得開朗起來,但燦爛的笑容背後,仍可見掩不住的神傷。

「我和我的先生分開了。」

「咦,為什麼Sophie好像沒怎麼長大過?」

三年過了,她既沒有成為母親,她當時恐怕會長大得太快,狹小的家居會容納不下的小狗,今天還是一頭小個子。

她邊向我們道別,眼裡邊帶點依依不捨。

我問身邊的小Sophie,你還記得你從前的主人嗎?她說:「Wharf Wharf。」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