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Kazuki是我在UC Berkeley讀書時認識的朋友,我不是他的同學,但那個時候,他經常「白撞」來到我所住的宿舍,找當地的美國學生練習英語。某個星期五晚,大部份美國學生都出了去「蒲」,他最後連我都不放過,要我陪他講英文。

「香港人都像你一樣可以講流利英語嗎?」

為了維護香港的名聲,我說:「是呀,很多人被我說得還要好得多。你來到香港,只講英語也可以哦。」

「真羨慕你們呢,做過英國殖民地,可以從幼稚園就學英語。」Kazuki讚嘆地說。

往後的日子,他經常繼續找我練英語,就這樣,我們就算是成了朋友吧。

已經有差不多五年沒見過Kazuki,昨晚,他路經香港,雖然來去匆匆,只有短短兩三個小時的時間,初時我也幾乎想放棄,但他仍堅持要見我一面。

「見到你依然精神奕奕,那我就放心得多了。」原來,Kazuki從他另一位日本鄉里(也是我們大家的common friend)口中,得悉我早三年前差不多於同一年內,經歷了好幾件人生路上的沖擊。

原來,這位朋友一直也在擔心著我,但又一直也不好意思開口問候,足足等足三年,即使平日在MSN遇上,他也隻字不提。

日本人很含蓄,日本男人更甚。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大家心照,等閒約過再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